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五三章 信口胡诌

第一五三章 信口胡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这话,易知足心里一动,冒充天地会的会员,或许可以顺利脱身,不过这念头一闪,他就赶紧掐灭,他对天地会毫不了解,天地会的切口暗语手势什么的一概不懂,想在这个老江湖面前蒙混过关,根本没有可能。

    老江湖,老江湖也怕遇上新问题,心念一转,他装模作样的犹豫了一番,最后,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沉声道:“实不相瞒,在下是兴中会执行委员,本会亦是矢志反清,对于历朝历代的起义多有研究,而且对西洋各国的起义和政体也颇有研究。”

    这话一出来,依真人不由的一呆,那白衣女子和丫鬟也齐齐望了过来,三人都从来没听过,还有一个专门研究造反的兴中会,执行委员又是个什么职位?

    略微沉吟,依真人才有些狐疑的道:“恕贫道寡闻,广州地面从未听闻过兴中会之名……。”

    “依真人未曾听闻,亦属正常。”易知足煞有介事的道:“兴中会成立时间不长,不过才三年时间,而且从未对外公开招揽会员,都是反复试探,秘密招揽,目前招揽的全是精英骨干,当前主要任务是制定纲领,这包括理论纲领、基本纲领、政治纲领以及经济、军事、文化纲领。

    建立健全兴中会的组织结构,组织制度,会员的权利、义务以及纪律。订立兴中会的短期目标和长远目标,拟定各种详细的计划、制度等等。

    兴中会当前最主要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赚钱!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造反自然不能没钱,军械被服粮饷兵马,哪一样也离不开钱,咱们执行会的短期目标就是筹集一千万!”

    “一千万?”依真人瞥了他一眼道:“元奇银行两千万也不止。”

    “依真人笑了。”易知足含笑道:“元奇银行的银子,那是股东的,是储户的,哪能随便挪用,我这里给诸位透露一,咱们兴中会最根本的一个制度,就是保护私有财产!私有财产圣神不可侵犯,就是贵为皇帝,也绝对不能随意侵犯百姓的私有财产!咱们自然要以身作则,不会随意侵犯他人私有财产。”

    丫鬟好奇的问道:“执行委员是什么职位?大不大?”

    易知足笑了笑,道:“执行部是兴中会最重要的部门,执行部一共五个委员,所有大事,由五个委员商议决定。”

    “你的纲领,是指的什么?”

    “大纲和要领。”易知足道:“兴中会各个时期内的任务和行动步骤。”

    依真人问道:“那你们兴中会的宗旨是什么?”

    “宗旨包含在政治纲领中。”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咱们兴中会的政治纲领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新朝,平均地权。”这是同盟会的政治纲领,他信手拈来,只是将民国改为新朝。

    丫鬟鼻子一皱,不服气的道:“哼,比反清复明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易知足瞥了她一眼
神文文明帖吧
,假装没听见,依真人却是缓缓了头,敢明目张胆的提出建立新朝,平均地权,这兴中会确实不简单,比起他们遮遮掩掩打出个反清复明,强的不是一星半。

    他心中的疑虑渐消,已是相信确有兴中会的存在,毕竟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些东西,不可能随口就能胡诌的出来,闲着没事,谁会一天到晚琢磨这些造反的事情?更何况对方的头头是道,别是寻常的商贾,就是帮会的一般成员也不出个大概来,非得核心骨干,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些。

    丫鬟沉不住气,见易知足不理她,又讥讽道:“你们兴中会筹备了三年,还在筹备?可真应了那句话,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造反不是请客吃饭。”易知足神情严肃的道:“兵凶战危,关系到数百万数千万人的生死,岂能不慎重?兴中会这几年来广泛收集情报,权衡利弊、估量实力、周密策划,就是等待时机,等待外敌入侵,等待内乱四起,等待大灾大害。

    若是没有适合的机会,别十年,二十年也得等,莽撞行事,只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对兴中会来,每一个精英骨干,每一个会员都是宝贵的,我们必须对每一个会员负责任,不能让他们的鲜血白流,因此要选择最好的时机,以最的代价夺取胜利!”

    听的这话,依真人不由的暗叹了一声,跟兴中会一比,白莲教青莲教简直就是野鸡把式,丫鬟却不服气的道:“的好听,还不是纸上谈兵,你们没有会众,一旦时机成熟,也只能干看。”

    “一叶知秋,听过吗?”易知足反唇相讥道:“天下大乱,必有征兆,有钱有粮有武器,随时随地都拉起一支队伍来。”

    “你们哪来的武器?”

    “跟洋人……。”易知足似乎意识到漏了口,连忙打住。

    依真人一笑起身,道:“不打搅易大掌柜用餐,咱们先出去。”

    出了后院,来到前面大厅,落座之后,依真人才长叹了一声,道:“白费了一番心思,没想到这子也是帮会中人,而且在帮中职位不低,这可是难办了。”

    白衣女子淡淡的道:“不如就当做绑票?”

    “不妥。”依真人摇头道:“这子若只是一般商贾,倒无不可,既是同道中人,如此做便有违教规,有违道义,传出去,没的坏了咱们青莲教的名声,再则,兴中会虽然目前尚未招揽会众,但其志不,实力不弱,一旦起事,必然一飞冲天,犯不着与他们接下梁子。”

    丫鬟道:“咱们不,如何传的出去?”

    “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依真人幽幽的道:“绑架这子,咱动用了不少人手,时日一长,不可能不走漏风声,这子是兴中会的重要人物,又是元奇大掌柜,这时节,怕是整个广州城都轰动了,黑白两道应该都在四处打探他的下落。”

    丫鬟不甘心的道:“那怎么办?就这么放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