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五四章 荣任顶航

第一五四章 荣任顶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厅里安静了半晌,白衣女子才开口道:“青莲教与兴中会的宗旨大同异,两者各有优劣,那易知足既能入兴中会,为何就不能入青莲教?”

    “嗯?”依真人眼睛一亮,道:“接着。”

    “兴中会的精英骨干,想来应该都是读书人和商贾,这些人最擅长争权夺利。”白衣女子沉吟着道:“这易知足年纪轻轻,又是元奇大掌柜,背后还有十三行支持,既入兴中会,必然也是野心勃勃之辈。

    兴中会有兴中会的优势,咱青莲教也有自己的优势,易知足入青莲教对他也必然是大有助益……。”

    丫鬟插嘴道:“那家伙是兴中会的人,加入青莲教,对咱们有什么益处?”

    “对咱们的益处自然不会少。”白衣女子缓声道:“咱们可以通过他获得兴中会所掌握的情报资料,了解兴中会的动向,还可以通过他向洋人购买火器,也能通过他来赚钱!”

    “脚踏两条船,出卖帮会利益,此乃帮会骨干大忌。”依真人道:“只怕此人未必会愿意。”

    白衣女子眉头一挑,冷声道:“他今日抖出的兴中会的事情已经不少了,纵不愿意,也由不了他!”顿了顿,她接着道:“不过,此人也非易与之辈,青莲教须的真心实意的待他,给他足够的好处,否则难以驾驭,此人若驾驭得法,真人争夺教主之位时,必然是一大助力。”

    略微沉吟,依真人便颌首道:“好,你们去跟他谈,若能入教,我亲自引他入门,给他航的教职。”

    酒足饭饱,易知足叼着雪茄站在窗口纳凉,院子就在河边,凉风习习,倒也惬意,见的两女子又折了回来,他心知对方是商议出了结果,当即虚迎了两步,见礼落座后,他便闭口,等候对方开口。

    白衣女子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的道:“易大掌柜有杀害林三娘的嫌疑,又见过依真人和本航的真面目,若想活命,唯有入我青莲教一途。”

    还是要逼迫他入教?易知足一阵无语,迟疑了下,才道:“我是兴中会的执行委员……。”

    “兴中会与青莲教并不冲突,大家都是为了推翻满清。”

    这就是不讲理了,易知足眼睛一翻,道:“在下实难从命…..。”

    “那就下河喂鱼虾。”白衣女子着干脆的起身,一甩袖子,径直出门,丫鬟跟在身后,临出门时转身对他扮了一个鬼脸。

    来真的?易知足一愣,连忙招手,丫鬟一笑,连忙快步折了回来,笑道:“怕死了?”

    “不是怕死。”易知足理直气壮的道:“死有很多种,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般死法,就是轻于鸿毛,不值!”

    “别拽酸文。”丫鬟笑吟吟的道:“是不是同意入教了?”

    “入教对我有什么好处?”

    “没有。”

    “那还是送我下河喂鱼虾吧。”

    “你这人可真逗。”丫鬟笑道:“现在又不怕死了?不怕死的轻于鸿毛了?”

    “人活着,必须有尊严,没有尊严,还不如去死。”

    “一身酸气。”丫鬟白了他一眼,才道:“依真人亲自引你入门
我的私人电视台txt下载
,给你航的教职,咱们青莲教分五行、十地、航、保恩、引恩、证恩、添恩等几个教职,凡入教之人,皆是由添恩递进,你一入教就是航,仅次于十地,这在地方,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够有尊严了吧?至于其他好处,你自个跟真人详谈。”

    易知足好奇的道:“依真人就是十地之一?”

    “嗯。”丫鬟颌首道:“依真人是后天外五行之一,十地大总之一,负责两广教务。”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入教可以,但我没时间传教,也不会背叛兴中会,而且…..也没什么钱,别看我是元奇大掌柜,那只是人前风光……。”

    “瞧你这不情不愿的样子……。”丫鬟嘴巴一撅,道:“放心,你情况特殊,没多指望你。”

    的好听,真要如此简单,还有必要非的逼着他入教?易知足心里暗自腹诽,但形势比人强,如今生死都操在别人手中,还能怎么的?先虚与委蛇,脱身之后再。

    杏坛镇距离龙江和顺德都不远,次日一早,易知足独自一人闷闷不乐的乘了一艘快船前往顺德县城,县城外大良河码头附近一片紧张气氛,所有过往船只一律都有船拦截检查,见这情形,易知足知道必然是冲着他来的,看来,这番动静闹的不。

    快船一靠岸,几个汉子就跳上船来,易知足刚一露面,领头的一个伙计就惊喜的叫道:“大掌柜!”随即伶俐的躬身道:“的总号杨大千,见过大掌柜。”

    见是解修元从总号带出来的伙计,易知足含笑了头,那伙计抬起身兴奋的扬手向四周高呼道:“大掌柜回来了!大掌柜回来了!”

    与伙计同行的几个汉子却是一言不发的就扑向船上的两个船夫,见状,易知足连忙阻止道:“不关他们的事,他们是我雇请的。”

    解修元也在码头上,一见这面有动静,随即飞奔而来,到的跟前,他迅速的打量了易知足一番,见他毫发无损,这才拱手道:“恭迎大掌柜!”

    见他两眼都是血丝,显然是**没睡,易知足心里有些感动,道:“都辛苦了,让他们撤了,另外马上遣人回西关,给众人报个平安。”他在杏坛镇就已经请人去西关报平安,但由元奇的伙计回去报平安,西关众人才会真正相信放心。

    进了顺德县城,回到元奇在顺德的分号,屏退众掌柜伙计,解修元才心翼翼的问道:“大掌柜是如何脱身的?”

    易知足不想扯出青莲教,他昨晚入教,虽无人观礼,但却被迫留下了一份亲笔书写的入教盟誓书——类似入教申请书,而且落款的日期还是一年前的,扯出青莲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借口,他在船上早就想好了,当即就轻描淡写的道:“答应送他们十万大洋,为他们保密。”

    十万大洋不是数,解修元却是觉的千值万值,他清楚易知足在茶市赚了些银子,当即含笑道:“大掌柜吉人自有天相,在下已吩咐备下酒宴,为大掌柜压惊。”

    易知足却是问道:“这事没报官吧?”

    “没有。”解修元道:“孔掌柜来信,特意叮嘱,暂不报官。”

    易知足了头,如此,倒省了些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