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五五章 庄家思维

第一五五章 庄家思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顺德,城南,迎恩桥。

    顺德城南最为繁华,南门市,下河口市、迎恩桥市、伏波桥市几乎连成一片,其中又以迎恩桥市最为热闹,吃过早茶,易知足便在解修元的陪同下一路逛至迎恩桥附近。

    易知足此番前来顺德,一则是整合顺德钱行,二则就是考察缫丝市场,为明年开办机器缫丝厂做准备,迎恩桥市十分热闹,但一路逛下来,出售鲜茧的却不多,生丝倒是不少,逛了一阵,他忍不住问道:“是否有专门的鲜茧市场?”

    解修元听的一笑,道:“大掌柜有所不知,百姓养蚕采茧之后,手艺熟练的便自行缫丝织绸,或是卖生丝,或是卖绸缎,手艺不熟的才会售卖鲜茧,但也多是卖给缫丝作坊,一众缫丝作坊跟蚕户常年收购,径直就在作坊收购,无须来市场采买,是以市场鲜茧甚少。”

    也就是,还没形成茧市,易知足皱了皱眉头,如此一来,明年开办机器缫丝厂,收购鲜茧,怕是还的费一番手脚,要从蚕户和缫丝作坊手里争抢蚕茧,价格的涨幅怕是不,正常竞争他倒不怕,担心的是砸了人家饭碗,激起矛盾,看来,之前的未雨绸缪是正确的,机器缫丝厂离不开顺德丝商的协助。

    既然蚕茧少,他便将注意力放到了生丝上面,今年气温低,春茧上市迟,但前二批春茧缫出的生丝已陆续上市,一路问了下价格,好一的生丝价格在一两五六,次的一两二三,这价格可就有些低了,显然是受了影响。

    解修元轻声解道:“俗话斤茧斗米,斤丝石米,实则一斤丝价比一石米价要略高二三钱,如今一斤丝价比一石米价还要略低,相比于去年,丝价已经下跌了两成。”

    看来解修元来顺德这些天对生丝还是下了番功夫的,易知足沉吟了下,才道:“生丝价格下跌,缫丝是否受影响?”

    “那倒没有太大的影响。”解修元道:“生丝价格下跌,缫丝作坊倒是可以压低鲜茧价格,减少收购数量,但蚕户却是不能不缫丝,不可能看着鲜茧坏掉,如今生丝还未大量上市,一旦大量涌上市,价格还要跌。”

    两人在市场转了一圈,回到分行,略微洗漱,到内堂坐下,喝了杯凉茶之后,易知足才开口道:“顺德丝商大额资金被套在广州茶市的消息已经传开了罢。”

    解修元头道:“已经传开了,这两日有不少外地丝商赶来顺德,不过他们似乎都不急于收购生丝,想来是在等生丝大量上市,价格进一步下跌。”

    易知足了支雪茄,缓缓道:“顺德丝商巨额资金被套在广州茶市,经过这几日时间,消息已经四下散播开来,所有人都会预料到顺德的生丝价格会大跌,外地外省丝商必然会蜂拥而来……。”

    略微一顿,他才含笑道:“派人通知孔建安,着他每日统计山西票号在广州的一众分号的详细汇兑情况,然后派人快船送来顺德。

    顺德丝商巨额资金被套在广州茶市,但巨额额资金究竟是多少?怕是没几个人清楚
贵族纹章txt下载
,着孔建安放出风声,就茶市套牢顺德丝商一千一百万资金。

    再有,着孔建安、梁介敏召集一众分号掌柜会议,凡大额放贷,必须严格执行担保抵押制度,所有股东也必须遵循这一制度,任何人不得例外。”

    解修元心头一跳,大掌柜这是要以顺德生丝价格大跌而诱饵,绞杀外地外省的丝商?这可不是广州茶市!略微迟疑,他才开口道:“顺德生丝市场不同于广州茶市,怕是不容易操纵,一则生丝出口数额不大,二则生丝价格高了,丝商未必会买。”

    易知足笑了笑,道:“咱们调集了近千万现银来顺德,是顺德生丝市场最大的庄家,所思所想,必要异于众人,而且还须琢磨透众人的想法,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有利可图。

    易位而处,假如你是熟悉顺德生丝市场的丝商,听闻顺德丝商巨额资金被套在茶市,第一反应是什么?”

    “顺德生丝价格会大跌。”

    “然后呢?”

    “机会难得,自然要乘这个机会大量购买……要大量购买,本金不足,向钱庄借贷大额资金,然后兴冲冲的杀奔顺德。”

    易知足笑道:“等你杀到顺德一看,生丝价格没跌,反而比去年还涨了两成,你又会如何决断?”

    “那就要看是否还有利可图。”解修元皱着眉头,苦着脸道:“若是还有薄利,那也得硬着头皮买,借贷的银子要还利息,薄利总比空手而回的强。”到这里,他忍不住笑道:“大掌柜这次只准备赚一把?”

    “要求不高,三成利即可。”易知足抽了口雪茄,缓缓吐了出来,道:“咱们这次不是来打压生丝价格的,恰恰相反,咱们是来救市的,不能让生丝崩盘,明年要在顺德开办机器缫丝厂,机器缫丝厂的效率高,对蚕茧的需求量大,因此,咱们得托住生丝价格,不能打击蚕户的积极性。

    虽是救市,但咱们不能赔钱,不仅不能赔,还必须的赚,元奇如今正快速扩张,需要稳定人心,不能亏,也亏不起!”

    到这里,他略微一顿,道:“你将顺德丝商被套在西关茶市的详细情况以及目前的处境散播出去,直接,他们这次损失至少在六成以上,而且解套的时间会拖到十月——海贸旺季结束之时。

    这消息散播开来,必然会造成恐慌,生丝价格会进一步下降,咱们也无须继续观望,消息散播之后,就开始着手收购,从缫丝作坊开始,不论是生丝还是绸缎,都收,不过,别收的太明显,低价吸货时,一定要隐蔽低调…..。”

    话未完,一个伙计在门口禀报道:“禀大掌柜,有两位丝商在外求见。”

    听的有丝商求见,易知足一笑,随他前来顺德的义源丝缎行黎掌柜想来已经会转广州,眼前可正缺熟悉顺德生丝行情的丝商。

    解修元起身接过拜帖一看,笑道:“是何淑泰、王朝揖二人,他们的消息可真灵,大掌柜是否见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