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六七章 兄弟之谊

第一六七章 兄弟之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西关,丛桂坊,易府。

    老爷易允昌昏迷不醒已经一日夜,易府上下一片愁云惨淡,大少爷易知书在正院里焦躁不安的来回踱着,一方面是担忧父亲的病情,一方面则是纠结,易允昌这情形,即便能够清醒过来,怕是也不可能再执掌孚泰行,孚泰行行商该由谁来充任?

    十三行的商行除非倒闭,否则不允许自由解散退出,行商病故或是精力不济,有子子,无子兄弟,总得有亲属上,多年来,他一直协助父亲打理孚泰行,是孚泰行行商的不二人选,若是在数月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接手孚泰行,但如今老三易知足却展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商贸之才,让他有了退出的机会。

    易家人丁单薄,这一代就他们两兄弟,按照行商的惯例,两兄弟必然是一人充当行商,一人另行发展,如此,一旦商行倒闭,才不至于被全部牵连,总能留下一房,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惯例,实在是十三行倒闭的概率太高了。

    是接手孚泰行?还是借这个机会脱离行商行列?他为此是纠结无比,老三如今是元奇大掌柜,又才被皇上封赏四品戴,虽然不是行商,却胜过行商,而且元奇与十三行本就密不可分,他若接手孚泰行,就等若是两兄弟都入了行商,一旦出事,易家就会被一锅端了。

    借这个机会脱离行商行列,他又有些不甘心,虽这几个月来孚泰行利用茶叶崩盘赚了不少银子,但如今仍然还有十余万的欠债,若是他脱离孚泰行,就算老三不让他分担债务,他也是不名一文,分门立户之后,又厚着脸皮去找老三借银子?他还真拉不下这脸!

    “少爷,少爷。”一个厮一溜跑着过来,欣喜的道:“老爷醒了!”

    “醒了?”易知书精神一振,连忙快步赶往正房。

    正房外,林氏及几个妾正守在门外,一脸关切的向内张望着,见的易知书快步而来,林氏连忙摆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移开几步,到的台阶下才轻声道:“唐郎中正在为你父亲把脉......。”话未完,抬头却见易知足快步而来,不由的一喜,道:“你三弟赶回来了。”

    易知足快步赶到林氏跟前,跪下道:“孩儿不孝......。”

    “快起来。”林氏虚扶了他一把,道:“回来就好,你父亲方才刚刚醒了过来。”

    醒了?醒了就没有性命之忧!易知足心里大为欣喜,顺势起身,冲着易知书拱了拱手,算是见礼,这才问道:“父亲可能开口话?”

    “没话,只是睁开了眼......。”三人着话,唐连生已经缓步出了房间,一众人连忙围了上去,不待众人开口问询,他就含笑道:“脉象平稳,已无大碍,只是需要细心调理。”

    听的这话,众人都长松了口气,唐连生接着道:“易昆官这是轻微中风,这酒是决然不能再喝了,也不宜劳心劳力,不宜骤喜骤怒,须的静养,这些日子语言会有些不利,无须太过担心,过
刻之痕sodu
段时间就能恢复。”

    着,他看了易知足一眼,道:“三少爷这两日最好不要探视。”

    易知足了头,唐郎中这是担忧易允昌见了他之后情绪波动,林氏开口道:“既无大碍,咱们也就安心了,乐儿一路奔波,想来也乏了,去窗外给你父亲请个安,赶紧去洗浴更衣。”

    如今天气正热,易知足从顺德一路赶来,一身汗味,他也不矫情,起身去窗外磕头请安之后便径直回了东跨院,春梅夏荷两丫鬟虽是欢天喜地,却也不敢失了礼数,都尽力压抑着,前前后后张罗侍候易知足洗浴更衣。

    沐浴更衣出来,易知足顿觉神清气爽,胡乱吃了些心,他正准备去正院陪陪母亲林氏,厮却前来禀报,大少爷来了,他不敢怠慢,连忙起身迎了出去,在跨院迎上易知书,两人一路谈论着易允昌的病情,进屋落坐之后,易知书话头一转,道:“父亲轻微中风,不宜再料理孚泰行,三弟有何打算?”

    孚泰行?易知足还真没考虑过这问题,一直以来,他压根就没考虑过接手孚泰行,略微沉吟,他就将球踢了回去,“兄长是何打算?”

    易知书也不兜圈子,试探着道:“十三行的情况,三弟如今已经很是清楚,三弟虽不是行商,却与行商无异,为兄以为,从长远考虑,咱们两兄弟只能一人充任行商,不知三弟是何想法?”

    这话明摆着是不想接手孚泰行?易知足对此倒也不觉意外,这数十年来十三行行商频频破产,对于充任行商,所有行商子弟皆是唯恐避之不及,其实对于十三行,他也并不看好,虽现在有了元奇银行,十三行的日子要好过的多,但他很清楚,鸦.片战争一爆发,十三行又得大出血,不仅是十三行,元奇银行也得大出血!

    有道是虱子多了不痒,他本就是元奇大掌柜,不是行商却胜过行商,再兼个行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他自个手头的事情实在太多,根本就无暇兼顾孚泰行。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兄长虑的甚是,元奇银行这边我无法撒手,这孚泰行行商也索性由我充任,不过,兄长也知道,我从来没有打理过孚泰行的商务,而且手头的事情也不少,无暇分身兼顾,孚泰行还须的兄长打理。”

    这个要求可谓是合情合理,但易知书脱离了行商之列,却不想再帮着打理孚泰行,略微犹豫,他才沉声道:“三弟接掌孚泰行,为兄就当自立门户......。”

    自立门户?易知足一楞,随即笑道:“孚泰行如今还欠着多少债务来着?”

    “十二万多。”

    只剩下十二万债务了?看来他们在茶市赚的不少,易知足笑了笑,道:“我既是挂着孚泰行行商之名,这些债务自当我来偿还,以后孚泰行的例行进贡和临时摊派,也概由我来支出,至于孚泰行正常的商贸盈亏,就全由兄长自负,兄长也无须另立门户,孚泰行就是兄长的门户,如此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