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六八章 骨肉均匀

第一六八章 骨肉均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书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很熟悉却又似乎有几分陌生的三弟,心里百感交集,半晌不出话来,如此优厚的条件,他还能什么?可怜他纠结了半天,对方却丝毫不在意,还随手送了他一份天大的人情。

    要对于易知足的变化,他这个做大哥的是最最想不通的,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他这个三弟在短短数月之间,仿佛是完完全全的变了一个人似的,变的连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还有,他哪里来如此多的银子?迟疑了片刻,他才问道:“你那个天宝表厂,伍家该不会真的拿出了四十万真金白银来买两成股份吧?”

    “当然得拿真金白银来买。”易知足笑道:“大哥该不会以为是弟自吹自擂,往自个脸上贴金罢?”

    “这么外面的传闻都是真的?”易知书一脸狐疑的问道:“你真精通钟表?可家里这些年钟表出了毛病,都是请的钟表匠来修理的。”

    “外间都有些什么传闻我可不清楚,不过钟表我还真精通,都是偷偷摸摸学的。”易知足着眨了眨眼睛,道:“怕被你们知道了训斥,哪里敢在家中充能?我不爱读圣贤书,你们却偏偏压着我读......。”

    “外间还你精通西学。”

    “什么精通,都是他们瞎吹,不过是在黄埔跟着一些西洋船员水手厮混,学的一皮毛。”

    “一皮毛?”易知书扬了扬眉头,道:“只是一皮毛,就能让总督大人对你青睐有加,大加赏识,就能写出《铁路兴国十八条》和《国债论》?”

    “那两篇文章是请马应龙写的。”易知足讪笑着解释道:“不过要西学,我知道的还真只是一皮毛,西学博大精深,尤其是在天文地理、机械制造、金融经济等方面,远非国学所能及,而且他们擅于学以致用......。”

    到这里,他顿了顿,道:“我最近准备筹办机器缫丝厂,要向英美商人进购一大批机器设备,这得通过孚泰行,届时还要劳烦大哥。”

    “筹办机器缫丝厂?”易知书皱了下眉头,道:“做事贵在专一,你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怕到头来一事无成?”

    易知足呵呵笑道:“大哥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就这秉性,做事没个长性......。”话未完,厮在门外禀报道:“禀少爷,严公子严世宽前来拜访。”

    一听严世宽来了,易知足不由的大喜,这来的可真是时候,他是真是不想跟这个便宜大哥继续聊下去,当即便吩咐道:“请他进来。”

    这等若是在端茶送客了,易知书很有些不满,这几个月来,三弟变化很大,但似乎一直是有意无意的在躲着他,平日里很难找到机会坐下来详谈,今日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这才没聊的几句,严世宽又来了。

    心里虽然不满,但易知书也很无奈,如今老头子在三弟面前都端不起架子,何况他这个兄长,更何况他们两兄弟差着十多
动漫穿越APPsodu
岁,平素里相处也谈不上亲热,怕是在对方心里,自己这个亲兄弟还及不上严世宽这个狐朋狗友有分量。

    尽自心里不情愿,他还是识趣的站起身,叮嘱道:“三弟顺德一行,遭遇劫持,母亲很是担忧,这才没宽心几日,父亲又病倒,三弟这几日多抽出时间陪陪母亲。”

    易知足连连头应承,一路将他送出了院子,恰在院门口遇上严世宽,见他不是一个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厮,不由的细看了一眼,才发现那厮是严妹装扮的,不由的暗笑,连忙拱手行礼送走易知书,转过头来,才轻笑道:“这才刚刚进屋,你们如何就知晓了?”

    “这还不简单。”严世宽道:“世伯醉酒昏迷,你焉有不赶回来之理?你若回来,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辰。”

    严妹却是轻声道:“方才听闻世伯已经醒了,已无大碍了罢?”

    易知足头道:“郎中是轻微中风,已然无碍。”

    三人着话进了房间,严世宽取出一支雪茄递了过来,自己也叼了一支麻利的上,吞云吐雾的道:“听闻三哥在顺德遭人绑票,我可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当初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去!”

    易知足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犯不着后悔,我跟他们一声,下次将你也绑一票,让你好好过过瘾,不过,我这次能够脱身,可是花了十万大洋,你叫令尊准备好大洋,随时可以过瘾。”

    “十万大洋!”严世宽登时愁眉苦脸的道:“那还是算了,咱是穷人,玩不起。”

    “得,那赶紧赚钱,攒够了银子好过瘾。”易知足揶揄道,着他却是想到了林三娘,当即问道:“天源街,利亨泰茶号的林三娘,你可认识?”

    “林三娘?”严世宽眨巴了下一双眼睛,才道:“三哥是服毒自尽的那个林三娘?无端端的,提她做什么?”边他边冲着易知足眨了几下眼睛。

    还真有那么回事?易知足一阵无语,瞧死胖子这模样,他们跟林三娘确有往来,难不成林三娘的死还真跟他们有瓜葛?瞥了一眼严妹,见她一双妙目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当下也好多问,含笑道:“妹这些日子似乎是清减了些。”

    严世宽撇了撇嘴道:“一天到晚茶不思饭不想,哪有不清减的?”

    “五哥又在乱嚼舌头。”严妹不好意思的嗔怪了一句,心虚的道:“人家夏天本就没什么食欲,什么茶不思饭不想的。”

    易知足笑了笑,道:“女孩子胖了身形不好看,但瘦了也不好,体弱则多病,你们不日就要去上海,一别经年,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听的这话,严妹心里甜丝丝的,轻声道:“知道了。”

    严世宽却大煞风景的道:“早就提醒你了,三哥喜欢不胖不瘦的,要看起来不胖,但又有肉的,那叫什么来着......骨肉均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