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七八章 得寸进尺

第一七八章 得寸进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易知足顺溜的说出要引进各种机器设备和工厂,邓廷桢、怡良不由的面面相觑,都不敢贸然表态,虽说两人贵为督抚,但广州却不是两人能够一手遮天的地方,这里还有个天子南库——粤海关。壹看书·1?k?an?s?h?u?·c?c?

    粤海关监督的地位不高不低,在总督、巡抚、提督、学政之下,在布政使、按察使之上,但却是由皇帝简派,有直接上奏权,带有钦差色彩,一定程度上可以看成是皇帝派在广东的耳目。

    其他事情还好说,但易知足引进各种机器设备和工厂,断然是无法瞒过粤海关的,默然半晌,见邓廷桢依然一声不吭,怡良暗自腹诽了一句,暗忖这便宜还真不是好捡的。

    见两人都一言不,仿佛庙里的两具泥胎,易知足心知两人怕担担子,估摸着还得上奏请旨,既是如此,不如索性都说出来,他绕了偌大一个圈子,为的可是扩大义学的规模,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拿定主意,他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开办钢铁厂,机器制造厂,引进各种机器设备,不可避免的需要一批技术工人,也就是工匠,为此......。”

    他一开口,邓廷桢便明白他的意思,当即打断他的话头,道:“引进各种机器设备和工厂,这是闻所未闻之事,况且朝廷对于洋人素来防范甚严,佛广铁路只是特例,不可引为成例,此事朝廷未必会同意.....。一看书w?ww·1·cc”说着他看向怡良,含笑道:“悦亭以为如何?”

    这是要他表态,怡良不再迟疑,一脸正色的道:“那倒未必,朝野上下虽然赞成严禁鸦.片,却并不赞成断绝对外贸易。

    知足的分析不无道理,鸦.片走私的根源既然在于双方贸易的不平等,那么朝廷厉行禁烟,禁绝鸦.片走私,就必须建立平等的贸易往来。引进铁路引进各种机器设备和工厂,虽说是未有之创举,但相比起鸦.片走私,却不啻于是天壤之别。朝廷未必就不会同意!”

    他这番话等于是表明态度,极力赞成易知足的三条建言,邓廷桢含笑道:“既是如此,那就一客不烦二主。”

    这是要他独自一人上折子,怡良既不客气。也不装糊涂,当即一拱手道:“下官谢部堂大人。”

    “悦亭无须客气。”邓廷桢说着看向易知足,道:“此事牵扯颇广,知足切忌逾矩,静候圣裁。”

    怡良却是满脸笑容的道:“本官不擅长经济,对于鸦.片种植亦不甚了解,还的劳烦知足将三条建言详加阐述,你尽自放心,本官密折拜。一??看书??·1要k?a?n?s?h?u?·cc”

    “谢中丞大人体谅。”易知足连忙欠身道。

    “还有——。”邓廷桢似乎才想起,提醒道:“黄爵滋的《请严禁漏卮以培国本事》目前尚且处于讨论之中。《西关周报》最好不要刊载,有关严禁和弛禁的话题都不要涉及,以免遭小人攻讦。”

    “在下明白。”易知足连忙道,其实《西关周报》每刊行,都要预经总督府审核,邓廷桢的提醒不过是省却报馆的一
塞外江南笔趣阁
些麻烦。

    《西关周报》是易知足办的?怡良颇有些意外,这份小报他是看过的,有一版是专门介绍一些西洋见闻,他觉的较为新奇,还刻意遣人收集历期行的旧刊。

    邓廷桢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提醒。无异于是在提点他,总督府对这小报甚是上心,他不由的暗笑,初来乍到。他可不会没事找事,况且他才承了易知足一个人情,笑了笑,他才道:“《西关周报》刊载的西洋见闻,知足是如何知晓的?”

    “回中丞大人。”易知足含笑道:“十三行常年与外商打交道,不乏精通夷语者。刊载的西洋见闻,多是出自洋商之口。”

    邓廷桢道:“悦亭有所不知,知足本身就精通西学,说的一口流利的英吉利和花旗国语,对于两国文字都能读写,与一众外商也常有往来。”

    “原来如此。”怡良笑道:“难怪知足眼界开阔,原来是学贯中西。”

    “中丞大人过誉。”易知足连忙谦逊道,一眼瞥见邓廷桢伸手索茶,他连忙起身行礼,恭敬的告退。

    出的总督府,易知足有些闷闷不乐,原本以为筹办钢铁厂、机器制造厂这等事,邓廷桢就能做主,毕竟道光已经默许了佛广铁路的修建,这应是顺理成章之事,不想居然还要请旨,他是真有些担心,道光会不会同意,这可是有得寸进尺之嫌,一旦道光心里不喜,这事可就有些麻烦。

    对于在附属国种植鸦.片,他没做什么指望,道光眼下是一门心思严禁鸦.片,即便动心,也断然不会朝令夕改,或许在鸦片战争之后,这事才有转机,不过,对新上任的巡抚怡良,他倒是颇有好感,此人敢在这风口浪尖进言在附属国种植鸦.片,可谓是颇有胆识。

    回到元奇总号,进的容园,金英手脚麻利的打来水侍候他洗脸净手,一年时间,她稍稍长高了些,却丰满了许多,脸庞也白皙不少,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端上凉茶,她瞥了眼门口,见小厮李旺不在,便轻声道:“师姐明日过生,你陪我一道去罢。”

    对于那个冷艳的白芷,易知足心里有些怵,能不见面,最好是不见面,当即板着脸道:“小小年纪,过的什么生?别没事找事,你是生怕没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金英早就熟知他的秉性,当即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道:“一天到晚呆在这四方天里,人家闷的慌......。”

    “少来。”易知足不假辞色的道:“三天两头不见人影,你还闷的慌?一年时间不到,你已经从我这里支了三百个大洋了,我这是养丫鬟?养千金**也不用如此贵!要不要我给真人写封信?”

    金英脸一红,心虚的道:“哪有三百?”

    “你每支一次钱,都有字据,要不要拿出来核对一下?”易知足说着起身,做势去取账本。

    “少爷,少爷,奴婢知错了。”金英连忙蹲身道。

    听她称呼少爷,易知足瞥了门口一眼,见是李旺进了院子,轻哼了一声,道:“等下再跟你算账。”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