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八一章 视察义学

第一八一章 视察义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道光拿不定主意之时,张尔汉在门口躬身禀报道:“禀皇上,大学士王鼎、户部尚书汤金钊、礼部尚书奕纪在外递牌子求见。”

    道光脚步一顿,转念就明白过来,三人是来为求雨一事而来的,京师一个多月来滴雨未下,他这个天子,得亲自去求雨,不过,三人来的正好,正好征询一下三人意见,当即便道:“让他们进来。”

    待的王鼎三人进来见礼之后,道光便径直道:“广东巡抚怡良奏报,鸦.片走私之根源在于对外贸易的长期不对等......。”将易知足的分析说了一遍之后,他才道:“诸位对此是何看法?”

    王鼎一听,便知这必然是易知足的见解,怡良不可能有这番见识,略一沉吟,便道:“回皇上,此番见解,可谓是一针见血,直指根底。”

    原是吏部尚书,才调任户部尚书的汤金钊跟着道:“回皇上,微臣窃以为,确实颇合情理。”

    礼部尚书奕纪却直言不讳的道:“回皇上,奴才不懂经济,但听着亦觉有理,年年亏本,又不能不做生意,哪能不想别的法子?”

    道光听的一笑,伸手一抬,道:“都平身。”待的三人谢恩起身,他才道:“既然都觉的有理,你们且说说,一旦全面禁绝鸦.片走私,会否影响广州对外贸易。”

    听的这话,三人都不敢乱开口,粤海关是天子南库,一年关税有一百四五十万两白银,这笔银子主要是划拨给内务府的,而内务府的主要职能就是管理皇家事务,也就是说,粤海关实则就是皇帝的钱袋子。

    道光既然问了,三人也不敢不回话,略微思忖,户部尚书的汤金钊开口道:“回皇上。因为鸦.片走私,一年流失白银数千万两,禁绝走私,广州的对外贸易。必然会受影响,不过,十三行对外贸易输出的大宗商品主要是茶叶,数十年来,英吉利和花旗国已经习惯饮茶。微臣窃以为,即便有影响,亦不可能长久。”

    道光瞥了一眼案几上的折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三人,王鼎心知汤金钊没说到点子上,他心里一动,这既然是易知足的分析,怎么可能没有建言?那小子想做什么?修铁路!

    想到这里,他连忙躬身道:“回皇上,商贸往来。本就是为逐利而来,禁绝鸦.片,洋商又将处于不断亏损的处境,长此以往,鸦.片走私极有可能禁而不绝,即便能够禁绝,亦有可能死灰复燃,再度泛滥。

    微臣窃以为,对外贸易的长期不对等,实是祸患的根源。朝廷在禁绝鸦.片的同时,必须因循利导,以妥善解决贸易的不对等,唯有如此。对外贸易才能长期兴盛。”

    这番话算是说到道光的心里去了,他也担心因为禁烟而导致对外贸易断绝或是难以禁绝鸦片走私,当即微微颌首道:“定九可有良策?”

    王鼎虽然猜到易知足很有可能会借这个机会促进道光下决心推动铁路修建,却不愿意主动说出,他躬身道:“回皇上,
美女快过来帖吧
鸦.片利大。微臣窃以为难有替代之物。”

    道光含笑道:“铁路修建,可能替代?”

    “回皇上——。”王鼎斟酌着道:“铁路修建,耗资不菲,想来利润亦不少......大清疆域辽阔,数十年也未必能修得完,况且修建铁路乃是利国利民之举。”

    一听突然绕到修建铁路上面来了,奕纪想开口反对,却突然意识到,这是事关道光的钱袋子——粤海关的关税是否会受影响,况且还是道光自己主动提出的,他连忙识趣的闭上嘴。

    瞥了他一眼,道光才道:“若是修建铁路,对于洋人的控制必然有所松动,他们会借修建铁路之机深入内地,传教或是习我中国文化。”

    不待王鼎开口,汤金钊便道:“皇上,此不足虑,可着洋人先在广东或是广西修建铁路,着人学习,一旦掌握了铁路修建技术,再自己修建内地铁路,至于传教,可着地方官员严密监视,不允许传教,不允许教洋人认字写字。”

    这倒是可行,道光微微颌首,已是拿定了主意,让十三行尽快将佛广铁路建成,以便朝廷详细考察,看看铁路火车是否真有说的那么好。

    广州,黄埔港。

    一艘漂亮的全帆装快速帆船缓缓驰进了港口,船头上,奥利芬满脸兴奋的指着广州城的方向,高声道:“广州,前面就是广州!我谨代表奥利芬行,十三行、元奇银行,欢迎诸位来到广州!”

    望着前面一大片黑压压的似乎望不到头的建筑,望着河两岸停泊着的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空隙的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船只,一群第一次来到广州,在海上漂泊了三个月时间的年轻人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他们终于来到了远东的第一大港口,世界上最繁荣最兴盛的港口!

    船一进港,奥利芬就迫不及待的溜下船,乘了一艘小船前往西关,将近一年时间,他从广州到法兰西,从法兰西到波士顿到纽约,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广州,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尽快见到元奇的易大掌柜——易知足!

    易知足就在距离黄埔港不远的元奇义学,每次来义学,他都不要义学的先生陪伴,换一身学生装由着性子逛,看扩建的工程进度,学生寝室的内务,食堂的伙食,有时候就在树荫下看操坪上的学生上体育课。

    当然,与义学几位暂定的校领导交谈,了解学校的各种情况和各种需求是必不可少的,义学初建,而且学校里还有洋人,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自然不会少,每次他来,最头疼的就是进会议室。

    今天也是这样,在会议室跟着几个校领导谈了近一个小时鸡毛蒜皮的琐事,他才头昏脑涨的出来,正准备回西关,迎面遇上的一个学生却怯怯的叫了声:“大掌柜。”

    看了对方一眼,似乎有些印象,易知足含笑道:“是元奇学徒?”

    那学生伶俐的躬身道:“王立秋见过大掌柜。”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