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八六章 茶马古道

第一八六章 茶马古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粤海关监督的全称是‘钦命督理广东沿海等处贸易税务户部分司’,不过,粤海关虽然以管理对外贸易和征收关税为主,实际上却具有对外交涉、海防、贸易以及内外防范等多种职能,其运作是以两广总督和广东巡抚为中心。¥╤,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豫堃一到广州,在上任之前才会先来总督府和巡抚部院拜访,当然,这只是一次礼节性的拜访,谁也不会谈及公务,一阵闲侃之后,怡良便端茶送客,不过,他却将易知足留了下来。

    送走豫堃,怡良也就随意起来,折回签押房,一落坐他就端起茶杯呷了口茶,而后才对易知足道:“豫堃是从苏州织造任上迁升的。”

    听的这话,易知足有些莫名其妙,苏州织造局——苏州官办织造局,专为织造宫廷所需丝织品的,主官就是苏州织造,正五品,虽然品级不高,却是皇帝的心腹,这是在提醒他豫堃是道光的心腹吗?

    见易知足不明白,怡良笑了笑,道:“知足有所不知,苏州织造还兼管浒墅关,浒墅关是个烫手山芋,这些年来没有哪一年的关税能够足额征收,历任苏州织造多会因为浒墅关的关税不足额而赔钱,倒霉的能赔上十数万两银子。

    与苏州织造境况差不多的还有淮安关监督,嘉靖以来,粤海关监督多是从苏州织造和淮安关监督任上提拔,这是变相弥补他们,让他们获得足够的赔补亏空的银子。”

    合着粤海关监督个个贪婪无度,还是这么个原因?易知足登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朝廷这简直就是刻意纵容粤海关监督贪污!

    见易知足的表情颇为精彩,怡良吞的一笑。道:“如今这世道,怪事层出不穷,这不算什么,朝廷如此安排,也是迫于无奈,否则苏州织造和淮安关监督可就没人敢去做了。”

    “谢大人点拨。”易知足欠身道。怡良这话确实是提点他,豫堃就是来捞银子的,要交好他,简单,塞银子!

    “知足不用客气。”怡良含笑道:“有道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各行有各行的难处,做官的也就是人前看着威风光鲜..就说朝廷,其实也挺难的,入不敷出。寅吃卯粮..。”说着,他话头一转,道:“在藩属国种植出好品质的鸦。片,知足究竟有多大的把握?”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沉吟着道:“大人若是想确证,需的遣人前去试种,否则口说无凭。”

    “缅甸、安南与云南交界的地方。”怡良轻叹了口气,道:“我若是云南巡抚。这事倒也不难..。”略微一顿,他将话头挑开。径直道:“知足能否通过商道前往试种?”

    鸦。片哪里都能种,不一定非要到缅甸、安南与云南交界的地方,但易知足却希望同时解决英国人在阿萨姆的茶园,略微沉吟,他才道:“据在下所知,川藏滇一带有茶马古道通往缅甸、安南、印度。不过,听闻马帮皆是亦商亦匪,若是要派人去试种,就得组建一支可以掌控的马帮。”

    茶马古道?怡良眼睛一亮,他也并非孤
少女降头师吧
陋寡闻之辈。隐隐似乎听说过茶马古道,组建一支亦商亦匪的马帮前往那片地方试种,这是个不错的法子,而且他也不担什么风险,若是一旦成功,云贵总督的位子非他莫属!

    略微沉吟,他才笑道:“看来知足对那块宝地也是势在必得。”

    “大人说笑了不是。”易知足含笑道:“在下不过一介行商,手可伸不到那么远。”

    “鸦。片暴利,知足难道就不动心?”怡良瞥了他一眼,道:“此事大利朝廷,一旦成功,朝廷必有封赏,那块宝地也必然会先由知足打理几年,此实乃是名利双收之事。”说着,他爽快的道:“有什么条件,知足尽管说,但凡是力所能及的,我绝不推诿!”

    易知足笑了笑,道:“大人对严禁鸦。片没有信心?”

    “知足难道有信心?”

    “若是吸食鸦。片者死罪,倒也能禁绝鸦。片。”

    “不可能!”怡良断然说道:“吸食鸦。片者多是官绅士商,若是朝廷宣布以一年为期,不戒除鸦。片,便是死罪,必然内乱不止,朝廷不敢冒这风险!”

    默然半晌,易知足才道:“银子不是问题,组建一支小规模的马帮费不了几个银子,但名不正则言不顺,既然是为朝廷效力,自然需要一个正当的名分,否则也不利于招募人手。”

    要名分,这要求确实不过分,易知足一介行商,又是元奇大掌柜,道光亲赏的四品顶戴,没有名分,他岂肯做这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这个简单的要求可就难倒了怡良,八旗不用想,绿营也是有定制的,团练倒是可以,但总得有个由头才是,没有匪乱,他鼓捣团练,那无异于是掰屁股招风——自找病害。

    搜肠刮肚想了半晌,怡良也没能想出个法子来,瞧他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易知足还真是替他着急,忍不住提点道:“听说下面府县经常闹匪患..。”

    怡良一楞,随即反应过来,为什么非的在广州办团练,在下面哪个府县不能办团练,又不是易知足亲自训练,他只是出银子而已,想通这点,他呵呵笑着道:“朝廷经制之师的名分,我是给不了的,唯一能给的名分就是团练,知足想在哪里办团练,就折腾点动静出来。”

    有他这句话就够了,易知足也不急于表态,当即道:“这不是小事,在下得仔细琢磨一下,稍后再回复大人。”

    怡良连连点头道:“确实得仔细斟酌。”顿了顿,他又接着道:“小规模马帮怕是济不了事,既然是名正言顺的办团练,规模也就不妨大点,少说也得二三百人才行,种的可是鸦。片,要确保万无一失。”

    这话正合易知足的心意,他点了点头,道:“大人说的是,不过,这得从云南广西招募人手,那片地方皆是深山峻岭,丛林密布,广东人可适应不了。”

    “还是知足想的周全。”怡良呵呵笑道:“不过,从云南广西招募人手,须的给本地乡绅许些好处..”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