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一九一章 女工高薪

第一九一章 女工高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何叔泰一改之前的犹豫,态度坚定的要用女工,易知足不由的暗笑,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什么有伤风化之类的道德规范和约束根本就不值一提,让他们对比男女不同的生产效率,他们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比他强行要求使用女工省事的多。

    一旁伍长青满脸兴奋的道:“这还只是一天,就能达到这个效果,再过几日,待的众女工技术熟练之后,岂非真能达到十倍效率?再不济的也有六倍效率?”

    “伍公子说的是。”何叔泰笑道:“现在看来,机器缫丝的效率果然相当的高,而且缫出的丝也都是上等丝..。”

    听的这话,一众行商子弟尽皆大喜,这次来顺德,就是来考察机器缫丝效果的,东煌丝业股份公司认股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机器缫丝效果好,也就意味着他们各家的商行又多了一条财路,谁个不高兴?

    见众人欢欣雀跃,何叔泰含笑道:“晚宴之后,众丝商想请大掌柜谈谈东煌丝业股份公司的事宜,不知大掌柜..。”

    “今日乏了,不谈。”易知足干脆的道:“明日咱们去厂里再说。”

    何叔泰连忙道:“好,大掌柜请。”

    次日,吃过早餐,易知足一行人才前往缫丝厂,进了厂,易知足直接就前往缫丝车间,说实在话,他也有些好奇,女工的生产效率怎的就比男工高出那么多来?

    昨日成绩最好的女工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妇,正全神贯注于缫丝,加之车间里噪音本来就大,易知足一行来到她身后观看,她根本就没察觉,自顾熟练的索绪、理绪、集绪、穿瓷眼、捻绡、补绪、接头、弃丝。

    只看了几眼,易知足就知道这女人必然是惯于缫丝的,她的手法和动作与前日的那个男工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在处理断丝的时候,两个断头都不见她有打结的动作。直接往嘴里一送一咬,接头、弃丝就一气呵成,着实是让他叹为观止。

    他总算是明白差距在哪里了,蚕丝细柔易断。稍有照顾不周,就会断线,只要有一个动作慢了,就会导致连锁反应,就会手忙脚乱。就会越忙越乱,越乱就越慢,这女工技术娴熟,掌管着六十个丝口,依然是游刃有余,轻松自如。

    从车间出来,易知足忍不住问道:“出现断丝,那女工是如何接头弃丝的?是用舌头?”

    “不错。”何叔泰笑道:“她是用舌头打结,用牙齿咬断多余的丝头,我问了下。大多缫丝的女子都有这个习惯,比用手打结更快更好,而且还可空出一只手照顾其他丝口。”

    这舌头得多灵活?易知足摇了摇头,赶紧收神,回头看了一眼,见众人都跟了出来,他才道:“找个地方说话。”

    厂里没有会议室,地方宽敞的就是休息室,众人入内,易知足在众人的礼让下当仁不让的在上首坐了。扫了一眼或坐或站的众人,道:“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要说的,尽可直言。”


都市神级强者无弹窗


    见没人吭声。胖的跟弥勒佛似的王朝揖轻咳了一声,开口道:“之前大掌柜说机器缫丝能收十倍之效,说实话,我是一直不相信,前日为止都还不相信,昨日女工上机试产。方知十倍之效,还真有可能。

    十倍咱们暂且不说,缫丝车间的情形,大伙儿都看到了,六倍是没问题的,我留意了一下,以六倍计算,一日可缫丝四两,一台机器一月可缫丝十二斤,一年一百四十四斤。

    机器缫出的丝是上等生丝,比中等生丝价格贵三成,总的算来,机器缫丝一斤生丝的利润是一两银子,一台机器一年能赚一百四十四两..。”

    见他欲言又止,易知足道:“逊之别藏着掖着,尽管直言。”

    王朝揖冲他拱了拱手,道:“大掌柜,二十台缫丝机,一年所赚三千两不到,八万元投入,着实太贵,原本有意入股的几个丝商都被吓退了。”

    “谁说八万元只有这二十台机器?”易知足瞥了何叔泰一眼,道:“东煌丝业股份公司龙江机器缫丝厂就靠这二十台缫丝机,一年缫丝二十五担?”

    何叔泰一呆,结结巴巴的道:“大掌柜指的是.。。龙江厂计划安装的四百台机器.。。这才八万元?”

    “什么叫才八万元?”易知足又好气又好笑的道:“这么一台破机器,两百银元,难道还便宜不成?”

    一众丝商登时面面相觑,转瞬间,一个个眼睛都有些发红,两百元一台的缫丝机,这还是花三倍高价从法兰西购买,转道花旗国漂洋过海运来的,那广州仿造出来的缫丝机多少元一台?五十?四十?三十?三个月时间就可以回本?

    易知足瞥了王朝揖一眼,道:“逊之方才算的不对,一台缫丝机一年赚不了一百四十四两,你没扣除人工成本和生产成本,机器缫丝要消耗煤,机器也有损耗,还有人工薪水支出,缫丝女工的薪水一个月四块大洋,一年就要扣除四十八元,这就合三十三两银子,再扣除其他消耗开支,一年也就能赚一百两。”

    一个月四块大洋!不仅是丝商,就连一众行商子弟都大觉意外,市场行情,日工工价不过一日七八十文,月工工价少则千文,多则两千文,缫丝女工一月四块大洋,这可是四千二百文,这价钱开的也太高了!

    一众行商子弟都以易知足为首,虽觉的意外,却没人吭声,伍长青却是知道,易知足并非不了解市面上的行情,这一年多来,他参与了元奇义学的修建,天宝表厂和西关报馆的改建,还有长乐机器制造厂和四个安置村的修建,哪能不清楚市场上的工价行情?

    王朝揖却是想当然的认为易知足不了解行情,笑了笑,道:“大掌柜有所不知..”

    话未说完,何叔泰就打断他的话头,道:“在下等愚钝,不解大掌柜何以要给缫丝女工开出如此高的工钱,还望大掌柜指点。”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