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零六章 四大盐商

第二零六章 四大盐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易知足一脸尴尬,潘仕明打着圆场道:“谁还没个年少荒唐时,知足以前更是西关有名的浪荡子,既是无伤大雅,就此揭过便是......大家都别站着,坐.....。”边说他边给金兰香使了个眼色。

    金兰香抿嘴一笑,盈盈一福,道:“不知易公子与萱姐姐相识,是小女子孟浪了,易公子、伍公子请坐,小女子为诸位冲壶好茶,以表歉意。”说着,她轻轻拽了下许怡萱,转身出了厅堂。

    见许怡萱跟着出了门,易知足不由的暗松了口气,“知足兄素来能言善辩,不想也有难堪之时。”伍长青笑着调侃了他一句,才介绍道:“这是舍妹,这是表妹孔**。”

    伍长青拱手笑道:“让二位姑娘见笑了。”

    伍慧玲和孔德雅年纪都不大,只在十五六岁间,孔德雅平素里极少跟年轻男子见面,难免有些紧张和拘谨,矜持的点了点头,却不吭声,伍慧玲却不同,大大咧咧的有些男孩子气,况且又有伍长青在场,她一点不怯,笑吟吟的道:“易公子大名,小女子可是如雷贯耳,听说您要开办女子机器缫丝厂,可有这事?”

    这事传开了?不可能,龙江机器缫丝厂还没开始对外大量招收女工呢,易知足不由的瞥了伍长青一眼,伍长青轻咳了一声,假意训斥道:“又偷听为兄谈话不是?”

    伍慧玲一点不惧他,追问道:“真有这事?”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确有此事,怎的,伍姑娘对机器缫丝厂招收女工感兴趣?”

    “这么说。”伍慧玲道:“一月四元的工钱,也是真的?”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是的。”

    “我要去缫丝厂看看。”伍慧玲一脸兴奋的道。

    易知足一阵无语,这根本就还是个孩子,伍长青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胡闹不是?回去看三叔怎么管教你。”

    金兰香出了厅堂便吩咐丫鬟道:“去看看水烧开了没有?”而后拉起许怡萱的手进了西厢房。这才含笑道:“姐姐素有男儿气概,不是小心眼儿,为何对易公子耿耿于怀,不依不饶?”

    “谁耿耿于怀。不依不饶了?”许怡萱白了她一眼,打趣道:“妹妹一开口就偏帮外人,可是动心了?”

    “谁偏帮了。”金兰香笑道:“姐姐可是心虚,倒打一耙。”

    “不跟你斗嘴。”许怡萱道:“这人油滑轻浮,狡诈**。浪荡本性......。”

    “没姐姐说的那么不堪吧?”金兰香疑惑的道:“表哥轻易不夸人的,可是对易公子却推崇备至,姐姐会不会误会......?”

    “**,水烧开了。”

    “哎——,这就来。”金兰香应了一声,道:“回去咱们再细说。”

    不一会,金兰香就带着丫鬟上来给众人斟茶,见许怡萱没跟着出来,易知足如释重负一般,顿觉轻松不少。相比起叽叽喳喳的伍慧玲和闷葫芦一般的孔德雅,金兰香则显的落落大方,善解人意,他忍不住偷偷的打量了几眼,还别说,伍长青还真是没白夸,这金兰香还
妖闻奇谈录sodu
真的是如珠似玉,不仅肤白如脂,而且貌美如花,身材也不错。

    “小女子不擅茶道。献拙了,诸位请慢慢品尝。”金兰香说着若有若无的瞟了易知足一眼,福了福便自退下。

    易知足哪有心思品茶,呷了几口便使眼色。潘仕明也不愿多留,男女私下会面,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当即就起身告辞。

    从后门出了院子,易知足抽出折扇扇着道:“这跟做贼似的,拘的我一身细汗。”

    伍长青打趣道:“是心虚罢。”

    “我有什么心虚的?”易知足说着忍不住打探道:“那许姑娘时常女扮男装。又是一双大脚,这是怎么回事,一般大户人家女子不是都缠足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伍长青道:“俗话说,娇儿不上学,娇女不缠足,大户人家女子不缠足的并不少见。”

    “那许姑娘瞧着似乎不小了,怎的还没成亲?”

    潘仕明看了他一眼,道:“知足该不会是对许家**有意吧?”

    “这话可别乱说。”易知足连忙摇头道:“只是好奇罢了。”

    “许家与金家素来交好,许姑娘与表妹走动也勤,我听闻她提及过许姑娘的事。”潘仕明含笑道:“既是知足有兴趣,我就说几句,许姑娘是指腹为婚,夫家是洞庭席家,只是因为未婚夫身子不好,一直没过门,父母对她应是有些愧疚,所以对她较为放纵。”

    指腹为婚,还是嫁了个病鬼?还远嫁到洞庭湖!易知足不由的暗自叹息,这可真应了红颜薄命这句话,见他不吭声,伍长青偏头看了他一眼,道:“知足兄该不会是喜欢大脚姑娘吧?”

    “大脚有什么不好?”易知足道:“我还准备在《西关周报》上发表文章,号召废除缠足陋习,缫丝厂女工若都是小脚,如何站得起几个时辰?”

    “千万别。”伍长青连忙道:“这篇文章一刊载,知足必然为千夫所指,那可影响元奇的声誉。”

    这倒也是,易知足沉吟着道:“那换个笔名发表。”

    听的这话,潘仕明心里暗喜,那金兰香什么都好,就是从小受许怡萱的影响,死活不缠足,家里也娇惯,由着她性子,看来,这事有戏!他也不点破,试探着道:“广州四大盐商,李家、许家、金家、孔家,知足今日一下见了三家,可有中意的?”

    合着许家、金家、孔家都是大盐商?看来他这个钻石王老五在广州还是颇受欢迎的,不过,只见一面,就让他定下婚姻,这未免儿戏了点,略微沉吟,易知足才开口道:“这事得讲究缘分,不可强求。”

    缘分?什么缘分?潘仕明一楞,道:”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知足所指的缘分是什么?”

    “我早跟双亲约定好,婚姻由我自己做主。”易知足道:“缘分,这还真不好说,若是纳妾,一见钟情是缘分,若是娶妻,日久生情是缘分。”

    “日久生情?”伍长青笑道:“看来知足兄的喜酒没个三五八年是喝不到的。”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