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一零章 会见义律

第二一零章 会见义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一早起身,前去正院给父母请安,陪着说了会子话,便出了门赶往西关码头,在附近茶楼胡乱吃了些早点,就叫了艘快船前往长乐,他昨日路过河南岛时就留意到长乐机器制造厂的高大烟囱已经修建好,虎门之行,耽搁了他几日时间,不知道那些个半桶水的花旗技工是否设计好了机器锻造的流程,顺德龙江机器缫丝厂如今可是等米下锅,真心耽搁不起。※%※%,

    匆匆进了工厂,他直奔锻造车间,进的车间大门,就见里面一片忙碌,似乎是在安装机器,看来,他们并没因为他不在而放慢进度,唐德贵、萧明亮、王小七几人都围在一旁观看,这些事情他们根本插不上手,一则不懂,二则语言也不通,只能在旁干看,一群小翻译反倒是忙前忙后。

    见的易知足进来,唐德贵几人都是一喜连忙迎了上来,见礼之后,唐德贵含笑道:“咱们不知道大掌柜购买了锻锤机,将黄埔港的机器卸下运来厂子里,清点归类的洋技工才说有锻锤,今儿正安装测试。”

    卫特摩带来的机器里还有锻锤?易知足还真不知道,机器的英文专业性太强,他根本看不懂,当时只瞟了两眼,不过他去年下订单的时候,机器制造类的倒是重点,有锻锤并不意外。

    “好。”易知足含笑点头道:“这段时间,我事情多,你们自己要学会自主的合理安排,不要养成事事都等我来决定。”说着,他看向唐德贵道:“你是一厂之主。得将担子挑起来。不能空有其名。”

    “属下明白。”唐德贵连忙点头道。

    “走。看看去。”易知足说着踱了过去,唐德贵亦步亦趋的道:“一众洋技工设计的锻造流程,咱们都看不懂,还得请大掌柜掌眼。”

    易知足点头道:“嗯,都拿过来,就在这里看。”

    见的易知足过来,一众洋技工的态度大为改变,纷纷打招呼。易知足一个也不认识,含笑一一回应,随后也站在一旁看热闹,萧明亮凑在他身旁道:“听洋技工说,机器能挥动一千斤的锻锤。”

    一千斤?看来是个小锻锤了,不过用过锻打缫丝机的零件应该是足够了,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一千斤就惊讶了,大的锻锤重上万斤,别急,以后咱们厂子会陆续安装的。”

    “上万斤的锻锤?”王小七惊诧的道:“这机器能带的动?”

    “没问题。”易知足含笑道:“这几日。零件粗坯没落下吧?”

    “回大掌柜。”王小七连忙回道:“各种零件粗坯一直在加工,今日安装。才歇工。”

    “模具呢?”

    听的问及模具,王小七有些担心的道:“模具倒是铸造了一批,但这锤子太重,小的担心模具受不住。”

    这些东西易知足可就爱莫能助了,他含笑道:“活人还能让尿憋死?这事你们自个想法子解决。”

    说话的功夫,唐德贵已经拿了一叠设计图纸过来,易知足接过图纸进了车间办公室,一张张的翻看,这玩意他确实不懂,但一对比,好坏他还是分的出来,这年头的机器锻造简单,略略翻看了一遍,他心里已是有了底。

    选了选,他抽出设计的最详细的一张,对萧明亮、王道:“粗坯加工都可以直接在锻锤上进行,粗坯加工,胎模预锻、终锻、切边、矫正,这就意味着一个零件需要一套模具。“说着,他笑了笑,道:“具体的还是让洋技工来给你们解释。”

    说着,他看向唐德贵,道:“我当初许诺是奖励多少来着?”

    “二百银元。”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做个宣传栏,将这份设计图纸张贴在车间门口,奖励.....。”他看了看设计图纸上的名字,道:“奖励这个叫保罗的二百大洋,提为车间副主管。”

    “二百大洋!”萧明亮迟疑着道:“就这么几个字,几幅图,就值二百大洋?”

    易知足笑道:“二千大洋也不止,你们不仅要跟洋技工学,自个也要多琢磨,能琢磨出新玩意,我也不吝奖励,象复杂的零件加工,机器的缺陷和改良之类的,有功劳的我都不吝重赏。”

    锻锤的安装到的下午才完成,开机测试,完全是洋技工们进行,看着大铁锤轻而易举的将烧红的粗坯打进模套,两三锤就成型,王小七按耐不住上前也尝试了一次,唐德贵兴奋的道:“这机器真是太厉害了,这也太轻松了,大掌柜,一年两万缫丝机,属下现在可是有信心了。”

    “有信心就好。”易知足含笑道:“尽快定做模具,实行大批量生产,如今正是缫丝旺季,等着缫丝机急用......。”话未说完,抬头就看见伍长青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一见面,伍长青便道:“大掌柜可算是回来了,伊利铁路公司的安德森都快发疯了,天天上门来堵我。”

    “走,出去说。”易知足笑着出了车间,这才道:“长青没给他安排?”

    “我哪里知道你是不是有意拖延?”伍长青没好气的道:“真不知道虎门有什么好玩的,居然一去七八天。”

    “这事上船再说。”易知足含笑道:“现在就赶去见奥利芬他们。”

    两人上了船,伍长青才问道:“虎门情形怎么样?”

    “很不好。”易知足道:“若是爆发战争,根本就拦阻不了英国人的舰队。”

    “那怎么办?”

    “帮虎门炮台更换火炮,请美国炮手给他们训练炮手。”

    伍长青担心的道:“来得及?”

    “没问题。”易知足笃定的道:“战争爆发至少是后年海贸旺季,时间来得及。”

    伍长青道:“说实话,我对那些个绿营兵丁没信心。打海盗都不行。如何跟英国海军打?”

    “我对水师官兵也没有信心。所以才出银子让关军门招募义勇。”易知足含笑道:“另外,我准备出银子在虎门再新建几个炮台,有水师,义勇,再加上咱们的护商团,我担保英军过不了虎
神级仙医在都市帖吧
门,长青尽管放心,不过。你得给老爷子吹吹风,估摸着要二百万银元,银子元奇可以出,但如此大数额,股东怕是有意见。”

    “能有什么意见?”伍长青不以为意的道:“不过就二百万,长乐机器厂一年就赚回来了,东煌丝业,一年少说也有二百万,他们有什么话可说?这事先别声张,元奇的账期要到明年罢。明年再说,再说了。虎门的投入也不是一次到位的,这事不用担心。”

    说着,他一笑,接着道:“知足兄犯糊涂了不是,这事完全可以推到朝廷身上,就说是朝廷勒令捐输的,总督府、巡抚部院、水师提督署总不至于拿了银子话都不说一句罢?话说回来,元奇如此大的规模,又怎么可能少得了对朝廷的捐输?”

    “还真是糊涂了。”易知足自失的一笑。

    略微沉吟,伍长青才道:“知足兄急着见奥利芬他们,可是为了采买火炮的事情?”

    “长青有路子?”

    “澳门。”伍长青道:“所有的海船船主采买火器火药都是在澳门,从澳门的外商手中可以购买到西洋各国的火器,不过,如此大量采购,就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这个能耐了。”

    易知足心思灵敏,当即问道:“上次咱们从美国人手中采买的火枪贵了多少?”

    “不贵。”伍长青笑道:“知足兄从总价砍掉了三成,比起澳门的价格还略微便宜了六七个大洋。”

    “那是因为那批枪不是咱们订购的,否则可没那么好说话。”易知足说着略微沉吟,稍加权衡后才道:“先跟美国人谈谈,看看情况,即便是贵上一成也无妨,咱们毕竟是要长期与美国合作,给他们点甜头也无可厚非。”

    两人在西关码头上了岸径直前往新豆栏街伯驾开办的眼科医局,遣小厮前去请奥利芬和卫特摩后,两人才进门,眼科医局的生意很好,伯驾忙碌的根本没时间招呼他二人,打了个招呼,便让两人自便。

    易知足熟门熟路的进了后院的会客厅,随即取了两支雪茄,丢了一支给伍长青,接过雪茄熟练的点了,伍长青才道:“知足兄为什么不愿进商馆区,总是喜欢在这里见他们?”

    “咱们的身份太敏感。”易知足喷出口中的烟雾道:“商馆区里英国商人太多,不想跟他们虚与委蛇,而且,我也不希望英国人过早察觉元奇与美商频频往来。”

    “掩耳盗铃。”伍长青哂笑道:“如今谁个不知元奇与美商打的火热,长乐机器厂那高耸的烟囱,你当英国人看不见?”

    “好吧,主要是不想跟傲慢的英国佬打交道。”

    “英国人可真不经念叨。”伍长青说着微微扬了扬下巴,站起身道:“义律来了。”

    义律?易知足一楞,他怎么来了?英国驻华贸易商务总监义律他虽然没见过面,但对于这个人,他却是知道的,而且详细的打听过。

    随同义律前来的还有中国通马儒翰,一进门,穿着西服打着领结稍稍有些秃顶的义律便很客气的道:“方才经过医局,听闻易先生、伍先生在此做客,冒昧前来拜访。”

    马儒翰连忙在一旁介绍道:“这位先生是大英帝国驻华商务总监督——查理·义律爵士。”

    易知足放下手中的雪茄,站起身,很是热情的伸出手,用英文道:“原来是总监督阁下,久仰。”

    马儒翰在旁介绍道:“这为是元奇银行大班,易知足先生。”

    义律与他握了握手,道:“易先生的英文说的很好。”

    “谢谢,马先生的中文也说的很流利。”

    伍长青含笑伸手道:“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总监督阁下。”

    “伍先生,很久没见了。”

    几人寒暄落座,义律径直说道:“大英帝国与清帝国有着二百多年的商贸历史,作为驻华商务总监督,我希望两国的商贸能长期稳定的发展,希望两国间的贸易更为对等和公平,对于首任驻华商务总监督律劳卑勋爵的强硬作风,我感到很遗憾。

    听闻易先生不仅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对欧洲的情况也很了解,而且与总督大人关系很好,能否请易先生交涉一下,我希望能与总督大人见面,就两国的商贸问题进行磋商。”

    “总监阁下的请求,我会如实转告总督大人。”易知足含笑道:“国家大事,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商人能轻易干涉的,还请总监阁下见谅,我能做的也就是传个话。”

    “易先生可不是一般的商人。”义律道:“我听说,元奇准备修建广州到佛山的铁路,而且元奇还在河南岛西边建了一个机器制造厂,冒昧的问一句,易先生这是要在广州大力发展工业吗?”

    “总监阁下的消息真灵通。”易知足含笑道:“不错,元奇确实想在广州大力发展工业。”

    “易先生是个很有想法,而且也很了解这个世界,与一般的清国官员和商人很不一样。”义律说着深吸了口气,道:“不过,我很不明白,易先生应该很清楚,大英帝国是最早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工业技术最为完善也最为先进,而且与清国有着长期的商贸往来,易先生要在广州大力发展工业,为什么不选择与英国合作?”

    易知足看着他道:“听闻贵国长期以来一直严禁技术工人离开国家,而且还严禁机器出口......。”

    “这是污蔑。”义律义正言辞的道:“大英帝国早就解除了机器出口的限制,更不会限制国民出国。”

    “真有这事?”易知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义律沉声道:“确实如此。”

    易知足当即认真的道:“听闻贵国铸炮技术领先全世界,枪炮不是中空铸造,而是实心铸成,铸成后用水钻膛,再用蒸汽动力设备旋削,炮膛精密,质量甚佳,无须担心炸膛的危险,

    这套机器设备,贵国是否肯售卖,价格好商量,以元奇的实力,价钱不是问题。”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