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一六章 军队身股

第二一六章 军队身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大掌柜亲自出马训练义学学生,自然是吸引了义学所有师生的目光,总督大人允准元奇组建护商团的事情也迅速的传开,罗副校长——罗胜章积极配合,动作迅速的贴出告示——在义学公开招募元奇护商团成员,加入护商团就是加入元奇,享受元奇学徒待遇——一月一块银元,入团之日起开始计算工龄。

    告示一张贴出来,就在义学引起了热议,元奇的待遇之高,在整个广州城都是有公论的,给学徒开工钱的也唯有元奇银行,一月一块大洋,这是月工的中等工价,这还不是最吸引人的,最吸引人的是工龄,元奇的工龄比银子更值钱,三年一次的考核,通过考核就能顶上身股,这才是在元奇安身立命之本。

    一个下午时间,护商团的人数就急剧增长到了三百六十八人,几乎是符合招收条件的学生都加入了护商团,这情形导致了义学先生们的不满,大部分学生都去军训了,教室里稀稀拉拉的没剩下几个学生。

    听闻罗胜章的抱怨,易知足含笑道:“罗校长别急,我自有分寸,以后,清晨体能训练,上午正常开课,下午军训,另外,义学正在扩大招生,过两个月,新学生就会源源不断的进入义学,不用担心。

    另外,义学执教的先生待遇,我有意进一步提高,给予先生们元奇的身股,既是元奇义学,义学先生也就是元奇人,另外,你给先生们吹吹风,元奇义学的事情,不要在外间提及和议论。”

    “这可是好消息。”罗胜章欣喜的道,略微迟疑,他才试探道:“那些个洋先生们也给身股?”

    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中外一体,一视同仁。”

    在义学食堂与军训的学生们一道吃了晚餐,易知足才乘船离开义学。他没回西关,径直去了伍家花园,虽说乘的是快船,但船的速度在他眼里还是慢的犹如蜗牛一般。他琢磨着一旦船厂建成,得先投钱造一艘蒸汽船动力船,即便是小马力的,也比这快船快上一倍不止,时间都浪费在路上。实在是让人心痛。

    天色麻黑,船才驶进伍家码头,伍家一众管事仆从上上下下如今没有不认识易知足的,见的是他,连忙上前见礼,听闻他要见老太爷,一边遣人前去禀报,一边打着灯笼在前面照路,引他前去延辉楼。

    听闻易知足来了,伍长青也匆匆赶了过来。到的延辉楼门外才堪堪追上,他关切的道:“知足兄这时辰赶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哪来那么多急事。”易知足含笑道:“方才从义学过来,想起点事,前来征求一下老爷子的意见。”顿了顿,他笑道:““这几个月每日下午都要在义学军训,你们得习惯我这个时候来。”

    听的这话,伍长青才放下心来,道:“义学今日开始军训了?”

    “可不敢耽搁了。”易知足点头道:“这几个月我大部分时间都会在义学,长青得帮我分担一点。”

    伍长青道:“我可没闲着。这几日在忙着为造船厂选址。”

  
蟒丛山传奇笔趣阁
听他提及船厂,易知足道:“地址尽快定下来,我还急等着造一艘蒸汽快船,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船上。别提多郁闷了,若有蒸汽快船,从义学过来,两刻钟就足够了。”

    “能有那么快?”伍长青不相信的道。

    “至少快一倍不止。”两人说着话已进了延辉楼大厅,见的伍秉鉴迎出来,两人连忙快步上前见礼。伍秉鉴摆了摆手道:“不用拘礼,坐。”

    落座之后,伍秉鉴才道:“知足有急事?”

    “算不上急事。”易知足含笑道:“在船上想起点事,正好顺路,就过来了。”顿了顿,他接着道:“护商团是以元奇的名义组建的,护商团官兵自然也是元奇的一份子,享受元奇的一应待遇,包括顶身股。护商团五百人的规模只是起步,明年,朝廷一旦厉行禁烟,护商团就会或明或暗的扩大规模,再加上四艘战舰上的官兵,怕是要突破三千......。”

    总督府既然允许元奇组建护商团,情形也就为之一变,明一千暗一千,这不是什么难事,伍秉鉴虽说不希望爆发战争,但在战争无法避免的情况下,自保或是尽量避免广州成为战场就是他最大的愿望。

    对于易知足不遗余力的帮助虎门扩建炮台更换火炮,他是极力赞成的,护商团扩军,他自然不会反对,但涉及到顶身股,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知足是打算让所有官兵都顶上身股?”

    “那倒不必。”易知足道:“不过,数目太少,起不到激励的效果,也稳定不了军心,估摸着,两三成是要的。”

    这是元奇的私军,让两三成官兵顶上身股确实有必要,可就算只以两成算,那也是六百人,这可不是小数目,伍秉鉴点了点头,道:“知足担心身股太多,摊薄了分红?但护商团不实行顶身股制度,又难以稳定军心。”

    易知足坦然道:“平湖公明鉴。”

    “身股能否只给予护商团中的官员?”伍长青道:“如此一来,这人数就大为减少。”

    “不行。”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官兵必须一视同仁,否则护商团就没有战斗力和凝聚力,别说一个月一块大洋,就是两块大洋,也吸引不了人,真正吸引人的是元奇的身股。”

    伍秉鉴看了他一眼,道:“知足该不会是来给老朽出难题的吧,别藏着掖着,说说你的想法。”

    微微笑了笑,易知足才道:“元奇义学和护商团从短期来看,都是赔钱的买卖,与东煌丝业公司和长乐机器制造厂不可同日而语,但这两者却是必不可少的,义学是为元奇培养和输送人才,元奇日后能走多远,能有多大规模,取决于义学办的好坏。

    护商团不仅是为元奇保驾护航,也是元奇向外扩张的武力保障,元奇不论是向国内扩张还是向国外扩张,必要的武装力量都必不可少,一旦元奇坐大,朝廷不仅不会保护,反而还会极力打压。”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