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三零章 白沟驿

第二三零章 白沟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广州是大清一口通商之地,既是鸦.片走私最严重的地方,也是吸食鸦.片风气最盛的地方,但凡殷实之家,吸食鸦.片者十有六七,林则徐是严禁派代表,赞成严惩吸食鸦.片者,朝廷若是以林则徐为钦差前来广州禁烟,将是什么情形?

    在场的军政大员和一众行商心里都是一紧,邓廷桢看了易知足一眼,沉声问道:“何出此言?”

    虽说气氛压抑沉闷,但堂上一众军政大员易知足平素里都有往来,倒也不怵,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天津两艘洋船便查获走私鸦.片十三万两有余,足见天津鸦.片走私规模之大,亦可知京畿之地吸食鸦.片风气之盛,皇上雷霆震怒,实是预料中事。

    此番天津禁烟,实乃直隶总督琦善大人之功,皇上何以急召湖广总督林大人进京?很显然,严禁和弛禁之争已见分晓,皇上赞成严禁,急召林大人进京,只为一点,严禁鸦.片!

    在哪里禁烟?不可能是天津,从皇上严旨斥责广东这点来看,林大人必然是前来广州禁烟。”

    这事简单,众人只是没往这方面去想而已,听的易知足这话,一个个都做声不得,邓廷桢今日召集众人,本就是冲着禁烟而来,道光严旨斥责,虽未降罪,却让他心惊肉跳,他心里很清楚,若是不做出点成绩来,降罪下来是迟早的事。

    略微沉吟,他才道:“鸦.片屡禁不止,本部堂固然是难辞其咎。但绿营水师和尔等行商却是首当其冲。今日召集诸位前来。就是为商议严禁鸦.片之事......。”

    略微一顿,他沉声道:“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

    “末将在。”关天培连忙起身躬身道。

    “即日起,提督署移驻沙角,增调水师巡船加强洋面巡查,严密监视和控制海口,不得放过一艘走私快蟹进入虎门。另则,潮州、惠州一带洋面亦要加强海上巡查,严防走私洋船北上。”

    “末将尊令。”关天培连忙躬身道。

    “巡抚怡良、广州知府珠尔杭阿。7∞7∞,”

    “下官在。”怡良和珠尔杭阿连忙起身。

    “大索全城。严搜城内所有兴贩鸦.片者!会同府县官员,严拿各府县乡镇之囤贩窖口,严查一切滞留在内河内洋之船只,尤其是揽载走私之快蟹各艇,禁阻内地任何船只出洋,杜其出入之路,清贩运之源!”

    怡良和珠尔杭阿连忙躬身道:“下官尊令!”

    邓廷桢扫了几人一眼,厉声道:“不论是地方官员还是水师官兵,胆敢营私舞弊,玩忽职守。通风报信,暗中勾结。一律革职查办,毫不姑息。”说完,他看向粤海关监督豫堃。

    豫堃哪还敢安坐不动,连忙起身,躬身候立,邓廷桢瞟了他一眼,又看向一众行商,语气森冷的道:“鸦.片走私,泛滥至此,尔等行商有不可推卸之责,本部堂信得你们,天下人却信不得你们,该如何积极配合严禁鸦.片,尔等回去拟个章程上来。”

    易知足还是头一次见到邓廷桢如此疾言厉色,暗忖今儿算是见到了他的真颜色,不妨邓廷桢却点到他头上,“易知足。”

    楞了下,易知足连忙躬身道:“下官在。”

    “即日起,《西关日报》全力宣传鸦.片之害,禁烟之必要,配合朝廷禁烟。”

    “下官尊令。”易知足连忙躬身道。

    出的总督府,十三行总商伍绍荣就急忙叫住了易知足,勉强笑道:“总督大人着行商积极配合严禁鸦.片,咱们既无权又无兵,如何配合?知足素来多智,还望不吝指点。”

    易知足笑了笑,道:“这不简单,有人出人,无人出钱,再则行商消息灵通,尤其是对外商的动向了如指掌。”

    “知足的意思,是向官府提供外国鸦.片贩子的情报?”伍绍荣左右张望了一下,道:“这以后还如何做生意?”

    这时候还想着生意,还真是个人才,易知足含笑道:“先保住项上人头,再考虑生意。”

    在道光帝严旨斥责的压力下,广东大小官员全部积极行动起来,在广东全省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禁烟行动,仅仅三天时间,广州城里就抓捕了千余名贩卖鸦.片者,继而在南海、番禹、高要、东莞等县又破获捣毁一大批倒卖鸦.片的窖口,抓获何老斤、区宽等一批开设窖口的巨贩。

    伍家花园,延辉楼。

    伍秉鉴看着易知足,问道:“知足真能断定朝廷会以林则徐为钦差前来广州禁烟?”

    “应该不会料错。”易知足说着有些奇怪的道:“林则徐来广州,是否有什么不妥?”

    默然半晌,伍秉鉴才道:“朝廷若派林则徐前来广州禁烟,足以说明道光禁烟的决心,十三行怕是有得麻烦了。”

    伍长青好奇的道:“林则徐前来广州禁烟,跟十三行有什么关系?”

    伍秉鉴沉声道:“林则徐是福建人。”

    林则徐是福建人,这个易知足自然知道,有什么奇怪的?一转念,他就想到,伍家、潘家都是福建人,可就算如此,又能说明什么?他正想细问,伍秉鉴却长叹了一声“大好前途,何必蹚这滩浑水?”

    这是说林则徐吗?易知足有些奇怪,瞥了眼伍长青,示意他追问一下,不料伍秉鉴居然起身踱了出去,瞧他那样子,似乎满腹心事。

    易知足忍不住轻声问道:“老爷子跟林则徐有旧?”

    “没听提及过。”伍长青摇了摇头,道:“前来广州禁烟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林则徐可是湖广总督,他会来广州吗?”

    “会来。”易知足语气笃定的道。心里却是有些担忧。可千万别因为他这只小蝴蝶翅膀扇一扇。林则徐不来广州,那可就坏事了。

    保定府,安肃县白沟驿。

    白沟驿在保定府与京师之间,距离京师不过二百里,距离保定府不过数十里,是南方各省北上京师的必经驿站,规模不小,仅是大小院子就有十余个。每日里北上南下的官员不少,驿丞肖正元每日里忙着迎来送往,虽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无弹窗
然累,但却甘之如饴,很简单,驿丞虽是末入流的小官,却是实打实的肥缺。

    “驿丞,驿丞在哪里?”一个中年长随吆喝道:“怎的给咱们臬台老爷安排个小院?正北的大院呢?”

    肖正元深知这些个狐假虎威的长随比官员更难侍候,连忙满脸堆笑的迎上前,道:“正北两个大院都早早订下了。还请大爷您多担待。”

    “谁啊?”长随漫不经心的道:“比咱们老爷品秩还高?”

    肖正元不言声,却悄悄伸出一根手指。那长随一惊,低声道:“一品大员?”

    点了点头,肖正元赔着笑道:“大爷您多体谅下小的们的难处,大院空着,小的们哪敢委屈臬台大人......。”

    那长随没兴趣听他啰嗦,取出一小锭银子不动声色的塞到他手里,道:“哪位大人?”

    二两银子到手,肖正元当即干脆的道:“湖广总督,林则徐,林部堂。”

    “林部堂总不至于住两个大院吧,还有谁?”

    “大爷恕罪。”肖正元苦着脸道:“,哪位大人叮嘱过,不得泄露。”

    那长随果断的又掏出一小锭银子,肖正元却干脆连手头上的银子都推还了过去,这一来,那长随马上意识到另外一人怕是来头怕是比林则徐还高,立时就意识到这里面怕是有文章,两个一品大员在这小驿站偶遇,这可能几乎是太小了。

    他可是清楚,别看驿站不起眼却也是官场,这地方虽小,却最敏感,下接地气,上可通天,烽火军情,官员信息,百姓舆情,甚至是宫闱内幕在驿站都有可能打听到,收了银锭,他毫不犹豫的取出一张十两的银票塞了过去。

    这次肖正元没有矫情,瞥了一眼麻利的将银票拢入袖中,随即上前一步,低不可闻的道:“文渊阁大学士,直隶总督,琦善琦中堂,琦中堂是微服前来,大爷不宣扬出去就是体贴小的了。”

    正北大院,正房,两大盆炭火将整个房间都烧的暖烘烘的,才五十出头的琦善歪在炕上假寐养神,他从京师返回保定,中午便抵达白沟驿,问知林则徐今日歇在白沟驿,便刻意在此等候。

    他才陛辞出京,自然明白道光的心意,也因此而忧心忡忡,禁烟他不反对,但反对严惩吸食鸦.片者,林则徐去广州,若是严惩吸食鸦.片者,怕是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今国库空虚,可经不起折腾。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长随进来轻声禀报道:“老爷,林大人已经到了。”

    “唔。”琦善睁开眼,随即一个翻身坐起,看了窗外一眼,道:“快请。”

    听闻琦善就住在一墙之隔,林则徐稍稍洗漱就赶了过来,进的房间,一眼瞅见琦善缓步迎上来,他连忙迎上前含笑拱手道:“琦中堂。”

    “林大人来的好快。”琦善含笑回了一礼,随即伸手礼让道:“请坐。”

    “琦中堂请。”两人礼让着落座,林则徐含笑道:“琦中堂在天津一举缴获走私鸦.片十三万两,实是可喜可贺。”

    琦善摆了摆手,径直切入主题道:“皇上急召入京,少穆可知原委?”

    “天意难测,岂敢妄自揣摩。”

    琦善也不与他兜圈子,道:“天津之案后,京师又发生一起轰动京师的大案,庄亲王奕轼、辅国公溥喜等贵族在一座尼姑庵中聚众抽鸦.片,被官兵当场抓获。两案连发,圣上震怒,有意着少穆前往广州禁烟。”

    京师皇室丑闻并未外传,林则徐也是初闻,虽说他早就料到道光召他入京是为禁烟之事,但他以为是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一次规模宏大的禁烟行动,却没想到是派他去广州禁烟,他当即问道:“其他省如何?”

    琦善道:“严禁鸦.片,重在广州。”

    也就说其他省不禁?林则徐有些疑惑,‘严整海口,正本清源。’不是琦善的主张?怎么不让琦善去广州,而是让他去广州?

    琦善看出了他的疑惑,缓声道:“广州禁烟,事关重大,不可有失,非少穆前往不可。”

    “这是圣意?”林则徐沉声道。

    “不错。”琦善点了点头,道:“我力争去广州,圣上不允,说广州禁烟,非少穆不可。”

    听的这话,林则徐心里一沉,广州禁烟之难,众所皆知,十三行与鸦.片走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偏偏十三行又是道光的钱袋子,再则,如今正闹银荒,银贵钱贱已到了不可复加的地步,广州对外贸易断不可绝,所有督抚大员鲜有赞成封关锁国,断绝对外贸易的,又要禁烟,又要不断绝对外贸易,何其之难!

    见他沉吟不语,琦善补充了一句,道:“如今国库空虚,少穆是知道的,广州禁烟,断不可轻启边衅。”

    林则徐不以为意的道:“蕞尔小国,也敢与我****上国交兵?更遑论西洋各国远在数万里之遥。”

    琦善也认为这事可能性不大,略微沉吟,便道:“广东吸食鸦.片风气之盛,冠于全国,对吸食者处以重罪,颇为可虑,还望少穆慎而又慎。”

    林则徐这时哪有心事跟他探讨争论禁烟主张和措施,微微点了点头,便问道:“广州禁烟,圣上可有提及银钱兵马?”

    琦善缓缓摇了摇头,有银子有兵马,广州禁烟有什么难的?还轮得到你?就因为国库空虚,道光不想调动兵马,不想支付银子,才让你林则徐前去。

    既无银子,又无兵马,广州这烟如何禁?林则徐不由的一呆,半晌说不出话来,没有银子,如何调动的了广东绿营兵马禁烟的积极性?况且,广东鸦.片泛滥至此,与广东绿营不无关系,广东绿营能否可用,尚且两说,这无钱无兵,赤手空拳去广州禁烟?这差事断不可行,非得推卸掉不可!

    琦善对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道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说广州禁烟事关重大不可有失,却又不支银,也不给兵,难道给林则徐一个钦差的头衔,他就能去广州完成禁烟的差事?uw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