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三二章 公开拒毒

第二三二章 公开拒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则徐离开京师启程南下,广州能够收到消息,那林则徐至少已经离开京师半月之久了,易知足隐约记得,林则徐似乎只用了两个月时间便赶到了广州,看来,也该准备准备,离开广州了。=

    暂时离开广州,这是易知足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他很清楚,林则徐一到广州便雷厉风行的展开禁烟行动,矛头直指十三行行商和所有外商,仅仅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就在虎门举行了震惊中外的虎门硝烟壮举。

    可以说,虎门硝烟就是鸦片战争的导火索,他既然期望鸦片战争爆发,就不能干涉!以他如今在广州的地位和名声,一旦林则徐厉行禁烟,他就会处于漩涡中心,不论是官府还是外商以及十三行,都会找他,一个不好,他就内外不是人。

    他如今可不想得罪人,林则徐、邓廷桢、怡良、豫堃、关天培等军政大员他是得罪不起,义律等英国官员现在是不宜得罪,他不想因为他个人的因素影响局势的变化,至于十三行这边他就更不愿意得罪了。

    要想不得罪人,最好的法子,就是暂时离开广州,等到尘埃落定,再回广州,积极出谋划策,出钱出力,帮着筹划抗英事宜,以博取好印象,博取好名声,他个人声誉倒是无所谓,但他不得不为元奇的声誉考虑。

    见他半晌没吭声,伍长青笑着打趣道:“知足兄该不会是被林钦差吓着了吧?”

    “我又不贩鸦片,吓着什么?”易知足说着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道:“咱们的船队已经训练了几个月时间,也该熟练了,长青有没有兴趣跟我出海去玩玩?”

    “出海?去哪里?”

    “去海南,去八所看看。昌化县的铜矿勘探一直没有消息,还真是有点怀疑究竟有没有矿。”

    这节骨眼上关心昌化县的铜矿勘探?伍长青才不会相信他这鬼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才认真的道:“知足兄该不会是想避开林钦差吧?”

    “我避他干嘛?”易知足说着指了指操坪上正在训练的学生,道:“主要是想带他们去八所。时间紧迫,也该对他们进行实弹训练了,枪炮声动静太大,不方便在广州进行训练。”

    这倒是正理,伍长青点了点头,道:“你这个大掌柜走了,广州这一大摊子交给谁打理?”

    “时间不会太长,不过一两个月时间。没什么打紧的。”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着一众掌柜厂长们各司其职便是,真有大事,不还有你家老爷子在。”

    天色黑尽,一顶二人抬小轿在西善里巷口停下,易知足下的轿来付了轿资,独自缓步前行,径往严府而去,林则徐快到了,他的叮嘱严启昌一声,严世宽和小妹去了上海。看在他两人的面子上,严家他多少得尽点心。

    自兴泰行商欠案发生之后,严启昌这一年多来甚是低调。严府也很是冷清,早早就闭上大门,易知足在外拍了拍门环,随即见有灯光亮起,门房老孙头隔着门问道:“谁啊?”

    “乐仔。”易知足轻声道。

    乐仔是易知足的小名,他自幼和严世宽一块形影不离,可没少来严府,老孙头哪有不知道的道理,不过这一年多来。他极少上门,老孙头有些不太敢相信。举起灯笼隔着门缝照着道:“是易公子?”

    “是我。”易知足笑道:“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见的果然是易知足,老孙头连忙陪着笑道:“易公子可有些日子没来了。”说着便连忙打开小门。易知足进门之后便问道:“严世伯可在家里?”

    “在在。”老孙头连忙关上门道:“小的带易公子前去。”

    严启昌正在书房查看账目,听闻易知足来了,连忙起身迎了出来,将其让入书房,他才问道:“贤侄今日如何有暇前来?”说着一边伸手让座。

    易知足也不客气,径直落座,随即含笑道:“兴泰行如今还有多少商欠未清?”

    见他直接问欠账,严启昌不敢隐瞒,如实道:“对外宣称是一百五十余万,实则已经只欠九十万左右,这主要还是得益于贤侄在茶市崩盘和丝市霸盘时照顾。”

    这不是扯谈么,易知足暗笑,茶市和丝市,严家赚了五十多万,这个他是很清楚的,现在只欠九十万,也就是说,一年多时间严家走私鸦片至少赚了近百万,看来鸦片走私确实赚钱,略微沉吟,他才道:“林钦差已经南下,估摸着一个半月就能抵达广州。”

    听的这话,严启昌长叹了一声,道:“最多一年,就能将全部欠账还请,这当口,朝廷禁烟却一阵紧似一阵,好不容易铺开的关系也都被毁的差不多了。”

    “世伯能安然无恙,就该烧高香了。”易知足含笑道:“银子虽好,搭上性命却不合算。”

    “贤侄言之有理。”严启昌颌首道:“这个月内,我就将所有手尾全部处理干净。”

    对他这话,易知足有些将信将疑,他很清楚,查的越严,风声越紧,鸦片的价格也就越高,走私的利润也就越大,还帐心切的严启昌只怕轻易未必肯放手,得想个法子好好劝劝,不仅是为了对得起严世宽两兄妹,出于对十三行整体声誉的考虑,也不能让严启昌出事。

    掏出一支雪茄来缓缓点了,易知足随意的问道:“现在鸦片价格是多少?”

    严启昌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关心起鸦片的价格来了,他也没多想,沉吟着道:“近半年来风声很紧,官府查的严,伶仃洋批发价格略有下降,约四百五十元一箱,但内地已经涨至七百元一箱。”

    “林则徐以刚严著称。他来广州,局势必然更严。”易知足说了半句,就打住了。

    什么意思?鸦片价格还会持续上涨!严启昌心里一跳。试探着道:“贤侄的意思,是囤积鸦片?”

    看了他一眼。易知足才道:“我若说,鸦片能涨到二千五至三千一箱,世伯可信?”

    “三千!”严启昌失声道,若是从伶仃洋上
隋末阴雄帖吧
进货,那可是六倍利润都不止!他一阵心跳耳热,这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他很清楚,易知足不会害他。而且对于易知足的话,他现在已是盲目的相信,不仅是他,如今十三行一众行商对易知足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于他的话,没人敢轻易质疑。

    急速思忖了半晌,严启昌才道:“可现在官府查的很严,大批囤积根本不可能。”

    “世伯总算还没到利令智昏的地步。”易知足

    足笑着道:“哪里不能囤积,非要在广州?”

    微微一顿,他敛了笑容沉声道:林则徐前来广州禁烟非同小可。世伯必须收手!否则谁也救不了严家!”

    “贤侄放心。”严启昌连连点头道:“保证收手!”

    易知足却是不放心的道:“世宽现在可是元奇分号掌柜,世伯可别打他的主意。”

    “贤侄一万个放心。”严启昌笑道:“千方百计将他摘出去,哪能让他再沾上这生意?”

    林则徐启程南下的消息没过几天就在广州慢慢的传开了。同时传开的还有林则徐禁烟的主张——严惩吸食鸦片者,过期不戒,处以死刑。不少吸食鸦片成瘾的士绅商贾都惶惶不可终日,谁都清楚,烟瘾岂是那么容易戒除的?富有豪阔的瘾君子自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或是采买足够的鸦片储存,或是在家中宅院修建密室,还有的干脆寻找借口离开广州,惹不起还躲不起?

    与之相对应的——家境一般。或是因为吸食鸦片已将家底败光的瘾君子的家属亲友们则是欢欣鼓舞,热切的期盼着林则徐抵达广州后能够强行让他们的家人戒除烟瘾。

    当然。对于这个消息最为敏感的还是大大小小的鸦片贩子,在邓廷桢的严厉的打击之下。原本半明半暗的鸦片销售已经完全的转为地下,一个个犹如生活在黑暗中的老鼠一样,日子本就十分难熬,如今又来了一个更狠的,以后这日子岂非更加难过?

    元奇总号,大议事厅,整整齐齐的坐满了人,都是广州及附近大小分号的大掌柜二掌柜们,一众掌柜们难得有机会聚集在一起,纷纷低声议论着,不知道召集他们前来会议要商议什么事情,规模如此大,显然不是小事。

    易知足在孔建安、解修元、梁介敏、唐敬元等一众掌柜们的鏃拥下缓步走上前台,扫了众人一眼,待的大厅里安静下来,他才扬声道:“今日召集诸位前来,只说一件事。”

    略微一顿,他才缓声道:“诸位应该都听说了,朝廷派湖广总督林则徐林大人为钦差前来广州主持禁烟大局,林钦差是严禁派代表,主张严惩吸食鸦片者,一年为期,过期不戒,处以死刑。

    在座诸位也都是小有身家,算得上殷实富足,有没有吸食鸦片的?早在去年十月,皇上急召林大人进京之后,我就开始逐家分号进行摸底,经统计,有两成左右的掌柜吸食鸦片成瘾。”

    听的这话,在座的吸食鸦片上瘾的一众掌柜脸色都是一变,谁也没想到去年开始,易知足就开始调查摸底,一个个登时都眼巴巴的望向他,不知道他是何章程?

    “怎么办?”易知足提高声音道:“本着元奇的声誉着想,也为你们自身的安危着想,我希望你们主动请辞!回家戒烟!什么时候将烟瘾戒除了,元奇依然欢迎你们回来,原有的职位待遇保持不变。

    另外,从今日起,元奇银行加一条铁律,所有广东元奇银行职员,不论职位高低,但凡吸食鸦片者,一律除名,用不叙用,检举揭发者,赏以身股一厘!”

    大厅里登时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元奇的身股是上不封顶的,不论是掌柜还是伙计,没有嫌弃身股多的,一众伙计更是对身股渴盼到了极点,不论总号分号,要想吸食鸦片不为人所察觉,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条规矩和悬赏一定,可以说元奇绝对容不下一个吸食鸦片的,也就是说,元奇现有的瘾君子主动辞柜还有返回的元奇的机会,若是心存侥幸,那就是永远没有再进元奇的机会,而且对于瘾君子们来说,元奇已经足够宽容和大度,一旦戒除烟瘾,原有的职位待遇都保持不变,这让他们无话可说。

    也有瘾君子留意到了,易知足强调的是广东,很显然,外省的职员不在这个之列,不由的暗自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去外省。

    易知足其实早就有心推行这条规矩,只是考虑到吸食鸦片的掌柜着实不少,怕引起人心不稳,是以才特意拖延,等到林则徐前来禁烟之时,借着势头顺水推舟,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待的议论的声音渐渐平息,他才压了压,道:“孔掌柜、梁掌柜,将这条规矩加进元奇考核制度条例,并将这条规矩制成木牌悬挂在各个总号分号大堂,让所有客户一起监督,另外,再加一条标语,‘拒绝鸦片,珍爱生命,从我做起。’一并悬挂。”

    不只是元奇银行,接下来,西关报馆、印刷厂、天宝表厂、长乐机器厂,元奇义学、元奇安置村,易知足一个接一个的跑,召集开会,宣布这条规矩,他给元奇名下的所有职员开给高薪,可不是让他们吸食鸦片的,乘着这次难得的机会,他要来一次彻底的大清洗,将所有瘾君子扫出元奇。

    元奇银行这条规矩和标语很快就悬挂在了总号和各个大小分号的大堂醒目的地方,立时在广州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和热议,元奇如今可不只是银行,名下还有缫丝厂、报馆、印刷厂、机器厂,义学。

    元奇不仅职员多,而且都是高薪——缫丝女工,长乐工匠、义学先生、报馆编辑、印刷学徒等等都是高薪,这在广州已是家喻户晓,即便是中等人家也都以能进元奇为荣,寻常人家就更不用说了,削尖了脑袋也想进元奇。

    元奇公开拒绝吸食鸦片者,所造成的影响可不小,不仅是极大的触动了中下两个阶层的士绅商贾百姓,对各个行业的公所会馆也造成极大的震动,可以说是极大的配合了朝廷禁烟的行动。**.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