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三七章 广州禁烟(一)

第二三七章 广州禁烟(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道光十九年正月二十五,广州,天字码头。

    两广总督邓廷桢、广州将军德克金布、广东巡抚怡良、粤海关监督豫堃、水师提督关天培、布政使熊常錞、按察使王庭兰、知府珠尔杭阿等广州大小文武官员齐齐在接官亭候迎即将抵达的钦差林则徐。

    接官亭外,除了一众中低级官员外,还有十三行一众行商、盐商等官商以及广州城里稍有声望的士绅耆老,稍远处则是黑压压一大片百姓,一些个走私鸦.片的外商则在江面的船上用着望远镜观望。

    如此大规模迎接钦差的场面在广州实不多见,原因很简单,所有人都对禁烟极为关注,自然对前来禁烟的钦差大人林则徐也格外的关注和感兴趣。

    “禀大人,钦差坐船已到。”

    邓廷桢张眼望了望,随即吩咐道:“鸣炮。”随即带着众人迎上码头。

    九声炮响之后,官船缓缓靠上天字码头,邓廷桢率先跪下道:“臣两广总督邓廷桢率广东阖省大小文武恭请圣安。”说着便磕头。

    林则徐面南而立,扫了码头上众人一眼,沉声道:“圣躬安。”

    邓廷桢接着道:“下官邓廷桢恭迎钦差大人。”后面一群官员纷纷跟着道:“恭迎钦差大人。”

    林则徐快步下了官船,紧趋几步上前虚扶了邓廷桢一把,含笑道:“邓大人请起。”待的邓廷桢起身,他才沉声道:“免礼,平身。”

    怡良起身便含笑道:“钦差大人舟车劳顿,下官等早已备好接风洗尘宴,请.......。”

    不待他将话说完,林则徐便打断他话头道:“宴席撤了罢,本钦差不赴宴,不受吃请,不收礼,行辕亦无须尔等费心。就设在越华书院。”

    听的这话,一众大小官员不由的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林则徐下车伊始就摆出一副如此刚硬与整个官场格格不入的面孔来,一时间。一众文武大员都不知该如何寒暄了。

    林则徐扫了众人一眼,径直道:“天色不早,去越华书院。”说着自顾升轿而去。

    一众大小文武官员不由的面面相觑,对他们而言,这不啻于是一个下马威。一众士绅商贾见这情形,心里也都是一沉,林则徐如此不讲情面,此番广州禁烟,怕不只是狂风暴雨那般简单。

    第二天一早,钦差辕门外就贴出了两张告示——《收呈示稿》宣明钦差大臣到广州的目的是查办海口事件。

    另一份则是《关防示稿》原文如下:本部堂奉命来粤查办海口事件,现驻扎省垣,不日出巡各口,均应慎密关防。所有随从人等,不许擅离左右;其派在行辕之书吏。即于公馆内给予伙食,不准藉端出入;凡文武各员因公禀谒者,无不立时接见;若避人术士,素无瓜葛,该巡捕官及号房,不得妄行传禀,以肃关防。倘有混称打点关说,在外招摇者,所在地方官,立即严拿。彻究重办。

    至公馆一切食用,均系自行买备,不收地方供应;所买物件,概照民间时价给发现钱。不准丝毫抑勒赊欠;公馆前后,不准设立差房,偶遣家人出门,乘坐小轿,亦系随时雇用,不必预派伺候。如有借名影射扰累者。许被扰之人控告,即予严办。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告示一张贴出,立即引发无数人围观,口口相传,不到半日便传遍广州城,对于林则徐的刚正清廉,广州士绅尽皆交口称赞,林青天之名,随即不胫而走。

    越华书院,红云明镜亭。

    林则徐在听闻广州一众军政大员的汇报后,沉着脸半晌没有吭声,邓廷桢在广州禁烟,根本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查封烟馆,搜捕烟贩,捣毁聚贩鸦.片的窖口,对于走私鸦.片的夷商和吸食鸦.片者都放任不管,如此,焉能见效?

    默然半晌,他才闷声道:“夷人鸦片泵船尽数撤离伶仃洋,去了哪里?”

    “回大人。”关天培欠身道:“英吉利鸦.片泵船尽数在大屿山一带。”

    “既知具体地点,为何不剿?”

    “回大人。”关天培谨慎的回道:“大屿山系外洋,不在水师巡逻范围之内,且鸦.片泵船英夷商船尽皆装备火炮,又有英夷战船防护,广东水师无力围剿。”

    暂时奈何不了走私的外商,那就只能先从吸食者入手!先从鸦.片贩子和吸食鸦.片包庇走私的官员入手!林则徐随即从案头取过一份名单,递与邓廷桢道:“这是本钦差随员在广州明察暗访一月之久拟出的名单,其中十七名鸦片贩子,四十五名官员,一体抓捕入狱。”

    四十五名官员!邓廷桢眼皮一跳,连忙接过名单,飞快的瞥了一眼,见都是低级官员,这才暗松了口气,道:“下官尊令,立即遣人搜捕。”

    待的众人告退,林则徐随即吩咐道:“来人,通传十三行所有行商,一律在越华书院附近暂住,以备咨询所需,另外再请几位知名士绅前来。”

    四十五名文武官员集体被捕入狱,马上在整个广州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广州官场一时间人人自危,士绅商贾百姓则是拍手称快,大有出了个口恶气的感觉,一时间广州内外对钦差林则徐一片称颂。

    不过,这称颂只维持了短短几日,二月初一,钦差行辕大门外以及广州城各交通要道,繁华大街,就接连张贴出几张告示——《晓谕粤省士商军民人等速戒鸦.片告示稿》、《钦差大人奏准议禁鸦片章程》、《札各学教官严查生员有无吸烟造册互保》、《查禁营兵吸食鸦.片条例》。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钦差大人奏准议禁鸦片章程》也即《禁烟章程十条》,第一条,士为四民之首,文武生员及捐职、贡生、监生有吸食鸦.片者,实干行止,凡属正人,莫不切齿,特予限两月断瘾,省城以二月始,截止三月底止。外府州县,以奉文日为始,为限两月,一体戒断......。若不乘此猛省回头,以后虽欲改图,噬脐莫及,身家性命,死生祸福所关。各宜凛之,慎之,毋贻后悔!

    不仅是士子,缙绅商贾
重走枭雄路txt下载
,八旗绿营兵丁,幕友官亲、长随书办、衙署差役,小民百姓,全部在列,而且不管瘾大瘾小,都是两月为限。立限断瘾。

    除此之外,《禁烟章程十条》还规定,所有人都可以举报,举报有奖励,只要查出真凭实据,就把吸毒人员的全部家产都作为奖品;下级可以举报上级,只要有证据,直接升职;所有的士绅商贾百姓,必须随时敞开家门,以便搜查;实行五户连保。一个人吸毒,五户连坐,士农工商一视同仁,如果无人担保。直接抓捕下狱。

    这几张告示一张贴出来,整个广州顿时为之失声,之前对林青天的称颂再也听不到一句,吸烟的忧心忡忡,两个月戒烟,不戒死路一条。这戒可是生不如死,没有吸烟的,担心亲朋好友,担心五户连保,担心得罪邻里乡亲,担心祸从天降。

    一时间人心惶惶,哪还有心思称颂林青天?质疑的倒是不少,原本不是说戒烟是一年为期?如何突然变成两月为期?这可是比黄爵滋的奏折、比朝廷钦定的三十九条戒烟条例还要严格的多,这是怎么回事?

    两广总督府,签押房。

    “即便是乱世用重典,也有所侧重,岂能一概而论?”巡抚怡良将《禁烟章程十条》往邓廷桢的案头上一放,高声抱怨道:“如此急功近利,广东百年教化,毁于一旦,以后这风气如何扭转?这根本就是不顾广东地方官员的死活!”

    《禁烟章程十条》邓廷桢早已看过,听的这话,他颇有同感,不论是秘密举报还是互保株连,都极大的破坏影响社会风气,林则徐确实有些急功近利了,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禁烟与教化,孰重孰轻,悦亭该不会掂量不清吧?”

    怡良一楞,随即不服气的道:“完全没比必要如此急功近利嘛。”

    邓廷桢语气平淡的道:“易位而处,悦亭亦会急功近利。”

    什么意思?怡良登时瞪大了眼睛,道:“在下愚钝。”

    “身处绝境,没有退路,唯有快刀斩乱麻。”

    怡良略一琢磨便明白过来,忍不住轻叹了口气,确实如此,此次禁烟天下瞩目,不同以往,本就是个不净不休的局面,况且林则徐在京师八日,道光接连八次召见,破格礼遇已到极点,若是广州禁烟失败,不仅难逃身败名裂的下场,还会拖累这场全国范围内的大禁烟,换做是他,也唯有破釜沉舟,一往直前。

    “对于吸食鸦.片者,急功近利也罢,快刀斩乱麻也罢,都无关紧要......。”邓廷桢缓声说道:“若是对英夷也是如此,怕是会断绝贸易,更为可虑的是挑起边衅。”说到这里,他不由的想起易知足主动捐输二百万为虎门炮台更换火炮,增扩炮台的事,这事他一直耿耿于怀。

    怡良漫不在意的道:“夷人是主动上门来恳求贸易的,岂会轻易断绝贸易?至于边衅,英吉利不过蕞尔小国,又远隔数万里,能起什么边衅?”

    见他不以为意,邓廷桢也不愿意多说,端起茶杯道:“林大人圣眷正浓,禁烟亦是利国利民之举,少些抱怨,且忍忍罢。”

    “下官明白。”怡良说着连忙起身告退。

    怡良才离开,关天培未经禀报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急火急燎的道:“大人,韩肇庆等数名将领被押往钦差行辕。”

    邓廷桢心里一跳,韩肇庆以前是他的督标副将,是他一手保举,才迁升为水师总兵,林则徐这是什么意思?默然半晌,他才道:“沉住气,我去钦差行辕探探。”

    越华书院,林则徐正在草拟《会谕收缴鸦.片增设绅士公局告示稿》闻报邓廷桢求见,连忙搁笔迎了出去。

    见的林则徐亲自迎了出来,邓廷桢心里稍安,心下也有了判断,连忙躬身行礼,道:“下官邓廷桢见过钦差大人。”

    “维周兄无须多礼。”林则徐含笑虚扶了一下,随即伸手礼让道:“请——。”

    两人进房间落座,林则徐也不废话,直接道:”维周兄因何事而来?”

    邓廷桢知道他忙,见他问的直接,当即试探着道:“听闻钦差大人抓捕了水师总兵韩肇庆?”

    “不错。”林则徐颌首道:“本钦差在几个书院做了一次观风试,一众士子皆言水师官兵包庇纵容甚至是直接参与鸦.片走私,抓捕几个水师官兵审讯,实是令人发指,水师总兵韩肇庆勾结外夷,以巡船援助鸦.片走私,并将受赠鸦片作为走私没收品上报朝廷邀功,欺君罔上,诿过饰功,罪该当诛。”

    听的罪该当诛,邓廷桢心里一跳,他可没少收韩肇庆的孝敬,真要诛杀韩肇庆,那厮还不得胡乱攀咬?这人必须得救,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广州禁烟,天下瞩目,成败系于大人一身,下官忝为两广总督,深受皇恩,不敢尸位素餐,必当竭心尽力配合大人......。”

    这是要以此为条件与他做交易,不杀韩肇庆,换取邓廷桢的全力支持,林则徐根本就无须权衡,当即便含笑道:“韩肇庆民愤极大,死罪可免,革职查办是免不了的,否则不足以平民愤。”

    只要保的韩肇庆不死,邓廷桢已是心满意足,当即拱手道:“多谢大人。”

    林则徐摆了摆手,道:“广州禁烟,水师官兵不堪一用,我想另外招募义勇,协助禁烟。”

    邓廷桢笑了笑,道:“广东水师去年下半年招募了五千义勇,已训练半年之久,正合大人所用。”

    林则徐大为意外,道:“广东水师还有银子招募义勇?”

    邓廷桢含笑解释道:“是元奇易知足捐输的银子。”

    又是易知足,元奇看来真是不缺银子,林则徐点了点头,才道:“这几日召见十三行行商,并不见易知足,他不在广州?”

    “琼州府昌化县发现大型铁矿,易知足前去实地勘察。”邓廷桢道:“佛广铁路今年夏季就要破土动工,他指望广州能够自己炼铁,以大幅削减铁路的修建成本。”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