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四二章 广州禁烟(六)

第二四二章 广州禁烟(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易知足说的如此笃定,邓廷桢脸色登时凝重起来,他随即想到易知足主动捐输二百万为虎门炮台更换火炮,扩建增建炮台的事情,当即问道:“知足可是在朝廷开始争论禁烟之时就预料到英吉利会开战?”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鸿胪寺卿黄爵滋大人《严塞漏卮以培国本疏》在邸报刊载之后,朝廷禁烟就已经毫无争议,所争议者,不过是禁烟的力度大小而已。

    鸦.片贸易导致白银大量流失,朝廷不可能不禁烟,但英吉利不论是政.府还是商人,在鸦.片贸易上都有着极为丰厚的收益,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朝廷禁烟,再则,英吉利国内从去年开始,爆发了一场极为罕见的经济危机,终止鸦.片贸易,对英吉利来说,不啻于是雪上加霜,英吉利绝对不会允许。

    总而言之,一旦朝廷禁烟,大清与英吉利之间就会爆发战争,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

    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邓廷桢有些疑惑的道:“英吉利不过蕞尔小国,又远在数万里之外,焉敢与我****轻启战端?”

    “英吉利可不是蕞尔小国。”易知足纠正道:“英吉利本土虽然不大,但其殖民地却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自称大英帝国,若论疆域,远在大清之上,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帝国,也是当今世界国力最强盛的帝国!

    英吉利虽然远离大清,但其舰队却能在半年之内抵达广州,若是从印度、好望角等殖民地抽调舰队,只须二三个月时间就能抵达广州,至于说轻启战端,英吉利一直都处在不断的扩张状态,战争对于英吉利来说,司空见惯。”

    邓廷桢听的目瞪口呆,一直与大清贸易往来的英吉利竟然是如此一个庞然大物?而且还是一个穷兵黩武之国?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默然半晌,他才迟疑着道:“可英吉利商人在广州一向都颇为顺从。前来广州的兵船也不过三五艘而已......。”

    “走私鸦.片,炮轰虎门,封锁珠江口,肆意在黄埔抓捕花旗商船。‘阿美士德号’私自北上......。”易知足哂笑道:“英吉利这些行为能称得上顺从?前来广州的兵船少,不过是英吉利隐藏实力而已,英吉利海军舰队拥有上百艘能装载七十四门以上火炮的战舰,装载二十门以上火炮的巡航舰、轻航舰至少上千艘。”

    邓廷桢狐疑的道:“知足不是在虚言恐吓?”

    “绝对不是虚言。”

    邓廷桢脸上神情登时有些阴晴不定,若是易知足说的是实情。后果则不堪设想,要知道,道光可是一再交代不可轻启边衅,如今国库空虚,若是与英吉利爆发战争,林则徐轻则被贬斥,重则遭贬黜,身为两广总督的他,怕是也难以置身事外。

    怔怔的出神良久,他才道:“知足随本部堂一同去见见钦差大人。”

    易知足今日来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就算邓廷桢不领他去见林则徐,他自己也会去越华书院拜访林则徐,如今他倒是不用遮掩了,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林则徐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就算林则徐现在相信英吉利会开战,也不可能不禁烟,两害相权取其轻,放弃禁烟和挑起边衅,孰重孰轻。林则徐不会掂量不出,而且以林则徐的行事风格来看,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越华书院,钦差行辕。

    大厅里济济一堂。林则徐与越华书院院长邓士宪、监院梁廷枏、羊城书院山长陈其琨以及著名士绅张维屛、蔡锦泉、姚补之等广州一众士绅名流相谈甚欢,讨论在大佛寺设立绅士公局,促使众多士绅加入到禁烟的行列之中,以此来推动禁烟行动在广州以及各个府县乡镇全面展开。

    闻报邓廷桢、易知足两人前来,林则徐起身道:“绅士公局不宜拖延,早一日设立。便能早一日全面推广禁烟,诸位先议议......看看有无缺漏。”说着,他冲着众人拱了拱手,随即转身前往签押房。

    易知足跟随邓廷桢进了签押房,抬眼瞥了林则徐一眼,还别说,身着便服的林则徐与他所见过的林则徐铜像还真有几分象似,身形微胖,圆头圆脸,浓眉大眼,蓄着长须,邓廷桢提醒道:“知足还不快见过钦差大人。”

    易知足连忙一撩下摆,跪下道:“孚泰行行商,元奇掌柜,易知足,拜见钦差大人。”

    对于易知足,林则徐可说是闻名已久,对方一进门,他便仔细的打量,见他果然是年轻,而且容貌俊挺,气度沉稳从容,丝毫没有一众行商初次见他时的畏惧和谨慎,心里顿生几分好感,待其礼毕,他才微微颌首,道:“免礼。”说着一摆手,对邓廷桢道:“维周兄请坐。”

    落座之后,邓廷桢看了易知足一眼,含笑道:“知足也别站规矩,坐。”

    见邓廷桢对易知足如此抬举,林则徐心里暗自惊诧,行商在他这个钦差大臣和两广总督面前哪有坐的资格,让其平身,已经是破格了,看来这个易知足在邓廷桢心目中的分量是相当的不一般,邓廷桢的面子他自然不会驳,当即含笑道:“知足别拘谨,坐。”

    “谢大人赐坐。”易知足略一拱手,随即大马金刀的在两人下首落座,没有丝毫拘束和谨慎,林则徐忍不住暗自琢磨,这个易知足与邓廷桢究竟是什么关系?

    见邓廷桢没有开口的意思,易知足冲林则徐拱手道:“在下斗胆,敢问大人,禁烟与边衅,孰轻孰重?”

    见他居然还敢主导话题,林则徐不由的微微有些错愕,瞥了邓廷桢一眼,见他神情自然,心知两人必然是详细交谈过,当即好奇的问道:“知足何以如此问?”

    “若是禁烟会挑起边衅......。”易知足沉声道:“不知大人是放弃禁烟,还是坚持禁烟?”

    禁烟会挑起边衅?英吉利商人不是已经同意呈缴手中所有的鸦.片?而且义律的反应也不是很激烈?怎么可能会挑起边衅?林则徐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如果不是邓廷桢在,他会毫不犹豫的加
史上最强乌鸦嘴sodu
以斥责,见邓廷桢丝毫没有喝斥的意思。他心里登时一沉,不答反问道:“禁烟会挑起边衅?”

    邓廷桢点了点头,道:“不是没有可能,知足将英吉利的情况详细说与林大人听听。”

    易知足转向林则徐。道:“,恕在下放肆,在下想先知道林大人的态度。”

    这可不是一般的放肆,林则徐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才冷笑道:“好胆。那本钦差就明确的告诉你,鸦.片一日不绝,本钦差一日不回,广州禁烟,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甭说挑起边衅,就是断绝贸易,亦阻止不了本钦差禁烟之决心!”

    听的这话,易知足彻底的放下心来,拱手道:“大人为国为民。忠心赤胆,实是可敬可佩。”说着,他将对邓廷桢的话又说了一遍。

    听闻英吉利比大清更强大,而且海军舰队实力强横,前来广州只须半年时间甚至是更短,,林则徐亦是半晌做声不得,他很清楚,如此大事,易知足绝对不敢信口开河。此人不是为求出名而故做惊人之言的士子,而是掌控着元奇银行的大掌柜,对方不会不清楚,一旦他这个钦差相信了英吉利会开战。必然会积极备战,元奇银行和十三行必然会被要求大额捐输,仅从这一点考虑,对方就不可能信口雌黄!

    默然半晌,他才问道:“知足主动捐输二百万增加虎门炮台防务之时,就已经预料到了英吉利会开战。为何不事先提醒?”

    听的这话,易知足苦笑着道:“一则在下人微言轻,不敢妄言,再则,在朝廷大力禁烟之时,在下若说禁烟会导致两国交兵,一个危言耸听,扰乱人心,破坏禁烟的罪名怕是跑不了,还有,在下之前只是预判,在看了义律缴烟的举动之后,方才敢确信......。”

    义律缴烟的举动?确信英吉利会出兵?林则徐瞥了邓廷桢一眼,义律缴烟的举动,两人都一清二楚,怎么就没看出英吉利有开战的迹象?他当即放下架子,含笑道:“知足且详细说说。”

    易知足从袖子里取出一份折子,道:“这是义律通知所有英吉利商人缴烟的通知.......。”说着,他缓声念道:“本监督念及旅居广州的全体外国人之自由及生命安全等重要原因,谨以不列颠女王政.府的名义并代表政.府,责令广州的所有女王陛下臣民,为了效忠女王政.府,将各自掌管的鸦.片即行缴出,以便转交中国政.府……。

    本监督特别警示所有旅居广州的女王陛下臣民……如在本日下午6点以前不将自己的鸦片缴出,本监督即宣布,女王陛下政.府对该英国商人的所有鸦.片不负任何责任。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英商财产证明,及一切遵照本通知缴出的鸦片之价值,将由女王陛下政.府随后公布的原则和办法予以决定。”

    义律的这份通知,林则徐和邓廷桢都不知道,当时义律同意将泵船上的所有鸦.片全部呈缴,两人都是大为兴奋,满怀欣喜,都为略施小计便令英商上当而自得,根本就没留意到义律这份通知英商缴烟的通知。

    听的义律是以英吉利政.府的名义让英商缴出手中的鸦.片,而且还明确表示英吉利政.府对英商缴出的鸦.片负责,两人脸色登时都很是难看,这个义律用心太过险恶!

    易知足瞥了两人一眼,缓声道:“自皇上御极登基以来,便开始禁烟,虽然禁烟时松时紧,但鸦.片违禁却是不争之事实,十余年来,鸦.片一直都是大清的违禁之物,所有外商十分清楚明白鸦.片贸易乃是非法贸易。

    朝廷禁烟,打击不法外商走私鸦.片,乃是一个主权国家行使正当的司法权,这是无可争议的,也就是说,这是大清的内政,是很普通的一次反走私的司法行动,但是,义律一份通知却将违禁的鸦.片变成了英吉利政.府的财产。

    大人收缴走私的鸦.片,如今却变成了收缴英吉利政.府的财产,这至少是给了英吉利向大清开战的一个借口。”

    他这话虽然没有明说,却是毫不留情面的指责林则徐、邓廷桢两人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失误,当初就不应该将义律这个英国驻广州的商务总监督放来广州,因为对方是英国官员身份。

    林则徐对此却是很不服气,当即驳斥道:“这些走私的鸦.片岂能因为义律的一个通知就变成英吉利朝廷的财产?这简直是比指鹿为马更为荒唐可笑。”

    易知足一阵无语,微微摇了摇头,才道:“义律此举并非指鹿为马,既不荒唐,也不可笑,原因很简单,鸦.片贸易,背后其实就是英吉利政.府在主导,鸦.片的种植,生产,包装、运输、拍卖批发,都是英吉利政.府一手操控,因为大清禁烟,为顾忌声誉,他们掩耳盗铃,将最后的一道环节——销售,包给了英吉利商人——也就是英吉利鸦.片走私商。

    况且,就算义律是在指鹿为马,他也依然给了英吉利政.府开战的借口,英吉利侵略成性,素来又极为重视商贸,有如此一个借口,政.府就能光明正大的发动战争。”

    “无耻!”林则徐半晌才蹦出一句话来。

    邓廷桢却道:“就没有法子避免发生战争?”

    易知足清脆的道:“有,放弃禁烟。”

    林则徐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道:“不可能!”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如今禁烟,还有与英吉利一战之力,再任由鸦.片泛滥十年二十年,大清将无饷无兵,即便是想一战,亦无可能,拼着丢官罢职,拼着与英吉利开战,本钦差亦要彻底禁烟!”

    说着,他话头一转,道:“都说英吉利人离不开茶叶、大黄,若不得此二物,便无以为命,此事究竟是否属实?”

    “纯属谣传。”易知足含笑道:“与英吉利的茶叶贸易才多少年?不过百年,英吉利国却已经有二千年以上的历史。”顿了顿,他才含笑道:“大人可是欲以断绝贸易要挟英吉利?”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