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四三章 广州禁烟(七)

第二四三章 广州禁烟(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则徐在《谕各国商人呈缴烟土稿》中,开篇就说洋人离不开茶叶、大黄,无此二物,便无以为命,如今听易知足这一说,他脸上的神情颇有些不自然,如此简单的道理,之前怎的就没想到,这下可算是将脸丢到西洋去了。±,

    不过,他确实有心从两国贸易方面进行挟制,见的易知足嘴角含笑,他点了点头,道:“知足有何高论?”

    “高论谈不上,不过是一点浅见。”易知足谦虚了一句,才缓声道:“三百年前,欧洲通往印度新航路的发现、美洲的发现、环球航行的成功,开启了大航海时代,从此,东西方海上贸易一直没有断绝,东方的贸易主角一直是咱们中国,而西方的贸易主角却一直在变,最初是葡萄牙、西班牙,然后是荷兰,现在是英吉利。

    因为东西方贸易的巨大利润,主导过东西方贸易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都先后成为欧洲的海上强国甚至是海上霸主,如今英吉利取而代之成为新的海上霸主,近些年更是几乎垄断东西方贸易,岂会甘心东西方贸易断绝?

    再有,英吉利在数十年前就开始进行工业革命,大量的机器代替了手工作业,生产能力大幅上升,如今的英吉利不仅需要大清的贸易,更需要大清的市场——以此来倾销工业产品,鉴于这两点,英吉利绝对无法容忍大清断绝贸易,闭关锁国!这只能加大刺激英吉利开战的决心!”

    要说对西洋的了解,林则徐自问远不如易知足,听他说断绝贸易只能是适得其反,不由的将信将疑,毕竟对方还有个行商的身份。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对方都不会赞同断绝贸易,略微沉吟,他才试探道:“知足既判断英吉利会开战,当如何应对?”

    “积极备战。”易知足道:“英吉利的重心和根本利益在欧洲。对于大清,英吉利需要的只是贸易和市场,没有非分之想,即便开战,亦不会倾国而战,无非是派遣一支舰队远征,试探虚实,若能一战而胜,不仅能根除鸦.片。亦可保海疆数十年安宁。”

    这话算是说到林则徐心坎里了,略微思忖,他才道:“知足既是行商又是元奇大掌柜,如今国库空虚,朝廷若是积极备战,免不了要就地募捐,十三行和元奇都在所难免,知足不会看不透这点。为何会主张积极备战?”

    这话的意思,易知足自然明白。要积极备战,就需要银子,这是要十三行和元奇捐输,笑了笑,他才道:“在下是商人,不仅要算小账。还得会算大账,与英吉利一战,不仅事关禁烟之成败,亦关乎广州之安危,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大人放心。整军备战,元奇必然竭尽所能。”

    虽然年少,却能顾大局,识大体,难怪他能执掌元奇,也难怪邓廷桢对他青睐有加,林则徐抚须颌首道:“不过弱冠之年,便有如此见识和胸襟,知足日后成就,怕是不会在你我二人之下。”

    林则徐、邓廷桢都是封疆大吏,位居一品,这话对于易知足来说,可说是极高的褒奖,易知足连忙欠身道:“二位大人皆是国之柱石,小子岂敢望其项背。”

    “知足不必妄自菲薄。”林则徐含笑道:“钦差行辕正缺通晓夷文,熟知英吉利国情之士,知足可愿迁入越华书院,协助本钦差?”

    易知足连忙拱手道:“大人厚爱,在下感激不尽,不过,在下是元奇大掌柜,事务繁多,往来人员繁杂,迁入越华书院,多有不便,大人若有差遣,尽可派人来传,在下必然必然竭心尽力。”

    林则徐并不想招揽易知足为幕僚,道光对于元奇颇为器重,他不可能让易知足入幕,况且以易知足与邓廷桢的关系,若有入幕以博取晋身之阶的念头,早就做了邓廷桢的入幕之宾,他是真的缺乏通晓英文了解英吉利国情的人手,不过,易知足这话不无道理,钦差行辕可不是闲杂人等能随意进出的地方。

    微微沉吟,他才含笑道:“那日后知足可就有的奔波了。”说着,他端起茶杯呷了口茶,含笑道:“前厅一众广州士绅正在研讨成立绅士公局,协助官府禁烟,知足可谓是禁烟表率,不妨跟他们亲近亲近。”

    什么绅士公局?易知足可没时间和精力跟那些个士绅虚与委蛇,不过,林则徐既然开口了,他也不好推却,当即起身行礼告退,前往大厅,说实在的,他不喜欢跟广州的士绅打交道,原因很简单,别看他是元奇大掌柜,但终究只是个商人,不太被士绅们待见。

    待的易知足退出,林则徐看向邓廷桢,道:“易知足之言,维周兄认为能有几分可信?”

    邓廷桢虽说担任两广总督已三年,但平日里却是极少关注对外贸易,对于西洋的了解仅局限于《西关日报》上刊载的西洋见闻,对于英吉利的国力和军事可说是茫然无知,不过,他跟易知足打过几次交道,清楚易知足的秉性,并非是信口开河之人。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此子既是孚泰行行商又是元奇大掌柜,平素里与外商多有往来,不过,据我所知,此子偏爱花旗国商人,极少与英吉利商人有生意往来,采购机器,修建铁路,聘请技工,全都是花旗国的。

    再则,此子也痛恨鸦.片,元奇公开拒绝招收吸食鸦.片者,所有吸食鸦.片的掌柜都被清退,由此看来,他没必要,也没理由夸大英吉利的威胁,这对他没有好处。”

    这些事情林则徐大都有所而闻,包括花旗商退出鸦.片贸易,他也听说是出自易知足的强烈要求,略微沉吟,他才道:“听闻易知足与伍家关系极好?”

    “不错。”邓廷桢沉吟着道:“易知足迅速崛起,得益于伍家的大力支持,不过。易知足行事极有主见,且言出必行,元奇捐输二百万增强虎门防卫,就是他独自前往虎门勘察之时表态的。”

    林则徐抚着长须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广东水师战力堪忧,先让元奇捐输二十万。
宰执天下无弹窗
招募一万水勇,如何?”

    “二十万问题不大。”邓廷桢含笑道:“元奇拿的出来,易知足也绝对不会推诿,不过,这笔银子最好还是先让十三行的行商和盐商们捐输,好钢得用在刀口上,况且元奇如今正在为虎门更换火炮增建炮台,也让元奇缓口气。”

    林则徐点了点头,想到出京陛辞之时。道光也让他爱惜元奇,便道:“就依维周兄的,着十三行和盐商捐输二十万。”

    易知足来到前面大厅,一眼便瞧见张维屛在座,连忙上前躬身道:“晚辈见过南山公。”

    张维屛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易知足,当即笑道:“知足怎会来此?”说着笑对众人道:“诸位,这位是元奇大掌柜易知足......。”

    众人正诧异,还在猜测是哪家的后辈小子。听的是元奇的大掌柜,不由暗自诧异。他来此做甚?易知足团团一揖,含笑道:“钦差大人着小子前来旁听,诸位接着议。”说着,他自顾在下首落座。

    在座一众士绅名流都是广州顶尖的人物,都是有功名在身的,大都是进士出身。做过官的,最不济的梁廷枏也是副榜贡生,易知足虽然在广州名声大噪,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终究只是一介商贾。一众士绅还真没将他放在眼里,见他大刺刺落座,一个个都有些腻味。

    见的众人神情,易知足暗自好笑,轻咳了一声,道:“诸位尽管畅谈,小子来此,是欲在《西关日报》上报道绅士公局事宜。”

    听的这话,一众士绅登时释然,绅士公局若能在《西关日报》上刊载,影响自然更大,当即都对易知足含笑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继续讨论。

    易知足听了一会,总算是听明白了这个绅士公局是怎么回事,当即就有些坐不住,林则徐让他来,怕是有意着他进绅士公局,他可没这闲功夫,略微坐了坐,就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

    二月十八,绅士公局成立,林则徐腾出手来,注意力转向收缴泵船鸦.片之事,二万多箱鸦.片的收缴自然不是小事,为防止广东一些个龌龊官吏上下其手,他严密规定了点验、经收、押运、看管、存贮、守护等层层手续,又亲自酌定了“收缴趸船烟土章程”,命令英商鸦.片泵船陆续从洋面驶至虎门附近。

    二月二十一日,新成立的绅士公局广州在大佛寺成立收缴烟土烟枪总局,易知足、潘仕明都受到邀请,易知足原本没打算去,不过听闻总局不仅收缴烟土烟枪,而且配制断瘾药料,施给烟民,估摸着可能还需要捐输,也就欣然前往,这种事情,元奇自然是不能落后的,当然,这也是给元奇博取好名声的机会。

    才出元奇总号大门,迎头就碰上虎门提标左营游击——麦廷章,他连忙拱手道:“麦将军。”

    “易大掌柜这是要出门?”麦廷章笑吟吟的拱手道:“关军门特地遣末将前来请易大掌柜前往虎门一行。”

    易知足一笑,道:“火炮到了?”

    麦廷章点头道:“昨日到的。”

    火炮到了,易知足哪里还有心思去搞什么慈善,当即吩咐道:“着孔掌柜的去大佛寺,捐输积极些,我去一趟虎门,怕是得有几日。”

    虎门,靖远炮台。

    一门门崭新的西洋火炮在一众官兵整齐的号子声中被拉拽上炮台,所有官兵的脸上都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和喜悦,算得上见多识广的他们都知道,西洋火炮不仅威力大,尤其难得的是质量好,不用担心有炸膛的危险,说实在的,他们最怕的就是自家的火炮炸膛,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关天培兴致极高的在炮台上转悠,看着一众官兵忙碌,对于这个今年才建好的,规模最大的炮台,他是很满意的,当然,更满意的是这一批西洋火炮,看着一门门黝黑发亮的大口径重炮,他心里也满是欣喜,增添了五个炮台,更换了这批火炮,他再也不用担心英吉利的战船冲击虎门。

    一名亲兵一溜小跑着过来,禀报道:“禀军门,元奇易大掌柜上来了。”

    “哦,来的不慢嘛。”关天培说着一招手,道:“随我去迎迎咱们的财神。”

    听的这话,一众将领当即附和着笑道:“迎财神去。”

    易知足大步走上炮台,见的关天培等人迎了过来,连忙拱手道:“关军门。”随后又冲他身后一众将领拱手行礼,众将纷纷还礼。

    关天培爽朗的笑道:“知足这批火炮来的可真是及时,这些日子,本督可是一直担忧英吉利兵船硬闯虎门。”

    易知足笑了笑,道:“可派人仔细验收?各个口径的火炮规格可都一致?”

    “不错,每一门都仔细检查过,都是好货色,象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关天培满意的道,说着,他指了指火炮,道:“如今火炮全部更换,知足所说的标准化炮击该详细解说一下了吧。”

    “其实很简单。”易知足说着走到炮台边缘,指着江心,道:“相比于舰炮,岸防炮的最大优势就是炮击的精准度高,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岸防炮可以先标定炮击诸元.....就以横档岛为例,各种口径的火炮可以事先确定好炮击横档岛的诸元,例如火炮的射击角度和方向等等,一声令下,群炮齐射,命中率又高,会是什么情形?”

    “知足的意思,是在水道中预定位置?”

    “不错。”易知足点头道:“可以着兵丁在岸边设置参照物,比如说两跟一条直线的标杆,船过标杆,就发信号,可以多标定一些预定位置。”

    “哈哈哈。”关天培大声笑道:“好法子,火炮规格统一,装药量统一,炮弹大小重量统一,火炮射击诸元事先记熟悉,一旦敌人战船进入预定位置,一轮齐射,不沉才怪!这下有的训练了。”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