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四四章 广州禁烟(八)

第二四四章 广州禁烟(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虎门的江面虽然宽阔,但主航道却只有一条,就是夹在横档岛与阿娘鞋岛之间,处在几个炮台的眼皮子底下,预先在主航道上标定位置,进行炮击训练,将一应射击诸元全部记录背熟,一旦敌船进入标定位置,炮台上火炮无须瞄准,只需调整射击诸元就可以快速开炮,不仅打的准,而且打的快。

    这法子其实很简单,问题只是想不想得到这点,易知足捅破了这层纸,一众将领都是久经训练的,自然是一听就明白这其中的好处,听的关天培大声称赞,也纷纷跟着附和。

    待的称赞声小了下来,易知足才含笑道:“如今各种规格火炮已经统一标准,装药量和炮弹的统一标准就不是什么难事,各种规格的炮弹,长乐机器厂就能制造,火药却得关军门把关。

    不过,我听闻西洋火枪和火炮所用的火药是有区别的,两者的配方不一样,不知道关军门的火药作坊可能生产专门用于火炮的火药?”

    还有专门用于火炮的火药?关天培还是第一次听闻,当即便问道:“这两者有何区别?”

    “自然是威力更大。”易知足含笑道:“不仅是配方不同,而且西洋火药都是机器生产,不仅威力更大,防潮性能也更好,利于储存......。”

    一听利于储存,关天培立时来了兴趣,广州气候潮湿,虎门火药作坊生产出的火药不能久储,一个月之内不用掉就会潮湿,他为此可谓是头疼不已,易知足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岂能听不明白?当即转身一挥手,对众将领道:“都散了,严加督促各炮台上火炮的安装,钦差大人和制台大人这几日就会来虎门视察和缴烟,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末将等遵命。”众将轰然应到,随即纷纷行礼告退。

    关天培带着易知足缓步踱到颇为清净的炮台西侧。这才开口道:“知足可是想开办用机器制作火药的厂子?”

    听的这话,易知足便知他有投桃报李的意思,微微笑了笑,才道:“美国商船上携带有火炮专用火药。关军门不妨对比一下。”

    对比自然是要对比的,关天培笑道:“知足如此笃定,看来差距一定不小,你也不用藏着掖着,直说罢。”

    “这点小心思看来是瞒不过关军门。”易知足笑道:“据我所知。各省八旗绿营水师都拥有各自的火药生产作坊,火药配方比也各自不同,生产出来的火药差异相当大。

    我想开办一家大型火药制造厂,全部用机器,聘请花旗技工,生产各种专业火药,火枪用药、火炮用药、鞭炮用药、烟花用药,开矿用药.....不仅针对广州一地,广东一省,也供应外省。”

    “知足的胃口不小。”关天培笑着打趣了一句。才道:“机器生产规模不小吧?”

    “那是自然。”易知足含笑道:“若是关军门不介意,我准备用广东水师的招牌,就叫广东水师弹药局,关军门在任一日,广东水师的火药,由火药局免费定量供应,包括各类炮弹。”

    “一言为定。”关天培笑道:“知足尽管筹备,万事有老夫担着。”

    “谢军门。”易知足拱手笑道,有关天培揽着,他就不用偷偷摸摸的生产火药了。可以堂而皇之的建一个弹药厂,大规模生产各类弹药,这其中自然会包括米尼弹。

    二月二十七,林则徐率同邓廷桢、豫堃等一众大员抵达虎门。开始收缴烟土,易知足却离开虎门返回广州。

    上午,两艘快船一前一后在洛溪岛码头缓缓靠岸,易知足带着几名护卫上了岸,另一艘快船上,领事斯诺看了卫特摩一眼。道:“易先生今日约咱们来这里,该不会是为了考察正在建设的花旗村吧?”

    “我敢打赌。”卫特摩笑道:“一定跟火枪有关。”

    听的这话,斯诺看向跟在易知足身后的那几个护卫挎在肩上的火枪,那是他们熟悉的霍尔式m1819,斯诺皱了下眉头道:“澳门有不少军火商,从他们手中能够买到全世界最好最新的火枪,卫特摩,你别老是推销这种老掉牙的淘汰货色,易先生可不笨。”

    “不是我不想推销新的火枪,而是易先生对霍尔式格外青睐。”卫特摩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的道:“这此易先生又订购了三千枝霍尔式线膛枪管,而且还特意声明要前装式样的。”

    说着话,两人登上码头,易知足微笑着迎上前与两人握手,斯诺含笑道:“每次见易先生,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不知道这次易先生是否会带给咱们惊喜。”

    “惊喜?”易知足笑道:“当然有,不过,这次不只是带给两位惊喜,还会给美利坚一个惊喜。”

    听的这话,斯诺一脸期待的道:“哦,是关于火枪吗?”

    “对。”易知足说着一笑,道:“请允许我先保密。”

    带着两人步行到一处偏僻空旷的地方,易知足才停下脚步,吩咐道:“设置人形靶,丈量距离,四百码。”

    四百码?这是前装线膛枪才有可能达到的射程,卫特摩连忙看向护卫挎在肩上的火枪,马上他就留意到,这不是原装的霍尔式m1819,而是经过改装的,很明显是前装枪,只是他不明白,易知足此举是什么意思?

    更令他们郁闷的是,一应准备工作做好,易知足说是出于安全考虑很有礼貌的请两人后退了三十码,早有准备的五个护卫随即在身后竖立一块木板,完全将身形遮掩住。

    在两人一脸疑惑的表情中,“砰砰砰”沉闷的枪声相继响起,四百多码的距离,斯诺两人根本就看不到靶牌是否被击中,不过,很快,他们就被再次响起的枪声吸引住了,卫特摩反应最快,随即掏出了怀表,护卫们射击的速度超过了他的预想。这根本就不可能是前装线膛枪能够达到的射速。

    枪声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连续响着,盯着怀表统计的卫特摩皱着眉头大声道:“易先生,能否只让一枝枪射击。枪
青诡纪事全文阅读
声杂乱,容易统计失误。”

    易知足点头示意,一个护卫连忙小跑上前下令,四个护卫随即转到木板后休息,只剩下一个护卫不紧不慢的开枪射击。几分钟后枪声停了下来,卫特摩统计的结果也出来了,平均一分钟三点五发!

    斯诺、卫特摩都是一脸的震惊,前装线膛枪根本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射速!这是前装滑膛枪,而且还的是击发枪,才能达到的射速,两人很快就反应过来,斯诺结结巴巴的道:“易先生.....能看看靶牌......看看.....那个士兵的火枪吗?”

    很快,靶牌就被拿了过来,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的窟窿。再看看手中经过改装的前装霍尔式m1819,卫特摩难以置信的道:“这不可能!”

    斯诺却是一脸的振奋,四百码!在射速完全一致的情况下,射程能达到四百码,而且命中率还如此高!这意味着什么?屠杀!

    要知道现在欧洲的主流火枪还是前装滑膛枪,为保证命中率,一般都是在一百码的距离才开始射击,一旦超过一百五十码,命中率连三成都不到,超过二百码。几乎就是放空枪,英军最新装备的制式火枪——布伦威克式击发枪,性能已经很优越了,但也是在一百五十码的距离才能保证命中率。超过二百码,也只有三成的命中率,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卫特摩马上就意识到,原因出在子弹上面,不过,很可惜。靶牌很薄,子弹都穿透而过,无法看到变形的子弹,略微迟疑,他才道:“易先生,能否再试射一次。”

    “当然可以。”易知足含笑道:“卫特摩先生可以亲自去丈量距离,竖立新靶牌。”

    卫特摩倒也不客气,亲自用自己的步子丈量了一番距离,又竖了一个新靶牌,结果依旧,射速每分钟三发多,距离四百码,命中率高达八成。

    枪声停歇下来,再次验看过靶牌后,斯诺一脸热切的道:“易先生有意将这技术与美利坚交换?”

    “对。”易知足含笑点头道:“我不说二位也明白,这项技术的关键就在于子弹,我命名为米尼弹,米尼弹的重要意义,你们方才都看到了,无须我多说,老实说,对于这项发明,法兰西和普鲁士应该需要的最为迫切,英吉利可能出价会最高,不过,我依然是优先选择美利坚。”

    “非常感谢。”斯诺一脸诚恳的道,易知足这话可谓是不含一点水分,如今欧洲最有可能爆发战争的就是法兰西和普鲁士,而英吉利为了维护霸主地位,也确实可能出高价购买。

    卫特摩自然也清楚米尼弹的巨大价值,对于新兴的正处于快速扩张的美利坚来说,这意味着土地和财富,他满脸热忱的道:“能有易先生这么慷慨和真诚的朋友,是美利坚的幸运,易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易知足微笑着道:“作为交换条件,我需要锻造枪管,拉割膛线的机械设备,还有火炮的砂型铸造、各种钻膛、削切等车**,当然,制作火药、火帽的机器设备和化工技术人员也是必不可少,总之,广州需要能够自行生产火炮火枪和弹药。”

    这是实实在在的狮子大开口,斯诺和卫特摩不由的面露难色,不敢贸然答应,两人虽然清楚米尼弹的巨大价值,但易知足的交换条件也着实苛刻,略微沉吟,斯诺才道:“易先生所需要的,美利坚那些政客和军界大佬们怕是不会同意。”

    易知足笑了笑,指了指霍尔式m1819,道:“能够锻造铁轨的大型液压机锻造机自然能够锻造枪管,这款霍尔式m1819的枪管就是由液压机锻造的吧?都多少年了,二十年!你们不会认为还只有英吉利和美利坚才有液压机锻造机吧?

    这已经不是什么先进的保密的技术,火炮的实心钻膛,削切刨刮等机**同样不是什么机密技术,我在澳门采买了少量的法兰西火炮,也都是机械锤削加工的产品,这一点,你们应该都清楚。

    米尼弹的价值有多大?你们应该也清楚,用欧洲一众强国都有的工艺和机器设备换取一项独有的价值巨大的技术,这笔帐你们不会算,美利坚精明的政客和军界的大佬们会算,给你们大半年时间,明年一月一日之前,看不到我需要的机械设备和相关的技术人员,米尼弹,我就转卖他国。”

    斯诺连忙道:“易先生,时间太紧迫了。”

    “我等不起。”易知足扫了两人一眼,道:“对我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见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斯诺考虑了片刻,道:“易先生能否为这批机器设备支付银元?有关技术人员是否也享受三倍的薪酬?”

    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可以支付银元购买,三倍薪酬也不是问题。”说着,他笑了笑,道:“元奇不缺白银,缺的是人才,我希望两位能回国宣传,所有有志于发明创造的科技人才,不论哪个领域,只要愿意到广州来,我都无偿提供研究和试验经费,当然,专利权依然是属于他们的,愿意卖,我很乐意购买。”

    听的他愿意出钱购买,斯诺当即爽快的道:“那就请易先生等我们的好消息。”

    易知足瞥了卫特摩一眼,见他不吭声,估摸着是担心以后的军火生意做不成了,当即对他笑了笑,道:“元奇最不缺的就是生意,卫特摩先生不用担心以后没有生意可做,元奇不会亏待朋友。”

    听的这这话,卫特摩一喜,连忙道:“我很乐意为易先生效劳,只是这次时间太匆忙了。”说着,他一笑,“这次带来的那艘飞剪船,易先生能否借给卫特摩行?”

    卫特摩这次带来了四艘商船一艘飞剪船,还有艘轻巡防舰,因为这段时间水师巡查的严,而且局势也有些敏感,伍秉鉴连夜派人出海直接带领所有船只开往海南了,易知足连一眼都没看到,听的卫特摩要借,他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过几****就让飞剪船停泊到澳门。”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