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四六章 广州禁烟(十)

第二四六章 广州禁烟(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伍秉鉴也是这意思?易知足不觉有些意外,不知不觉中放缓了脚步,说实话,与义律私下达成协议,由元奇和伍家拿出四五百万银元悄无声息的补偿英商,这可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唯一能化解清英鸦.片危机,避免战争爆发的办法。

    他是渴望鸦.片战争的爆发,所以不愿意私下补偿英商,伍秉鉴却是********要避免战争的爆发,为何也不愿意?伍家数千万的身家,拿出两三百万元来,不说九牛一毛至少是不至于伤筋动骨。

    再说了,提出这个建议,很明显是在试探义律的反应,作为英吉利驻华商务总监,也是英吉利在华级别最高的官员,义律的态度至关重要,可以说很关键!伍秉鉴为何要试探义律的态度?

    若是义律同意私下补偿,他们又反悔的话,不啻于是玩弄和激怒义律,会激发战争的爆发!是伍秉鉴改变了态度?还是他不敢冒险?但若是怕冒险,就没有必要玩火!

    只有一个可能,伍秉鉴的态度转变了!跟他一样,希望爆发战争!是什么原因促使伍秉鉴的态度突然转变?

    半晌,他才开口问道:“老爷子没说为什么这么做?”

    “知足兄应该想得到的。”伍长青笑了笑,道:“老爷子这次算是对五叔(伍绍荣)彻底失望了,生怕他步四叔的后尘,若是爆发战争,十三行解散,五叔就不再用担任这个行商总商。”顿了顿,他接着道:“还有件事,如今外界已经有谣言,说钦差大人用茶叶换鸦.片,为此,林大人曾严厉告诫五叔,若敢私下或是事后补偿英商,必取其性命。”

    对于这个解释。易知足有些将信将疑,却也不再多问,茶叶换鸦.片这件事情,伍绍荣确实处理的欠妥。将伍家陷入两头不讨好的处境,伍秉鉴因此而改**度也是正常,不过,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改**度,却不象是伍秉鉴的行事风格。

    乘轿回到元奇总号。轿子落地,易知足方下轿,迎客伙计就快步迎上来禀报道:“禀大掌柜,顺德丝商——何叔泰、王朝揖两人求见,现在会客厅候着。”

    “请他们去容园。”易知足说着便快步前往容园。

    见他回来,金英殷勤的打来水侍候他洗手净面,易知足吩咐道:“不用侍候,去泡壶好茶。”

    “是,少爷。”金英笑嘻嘻的应了一声,随即轻声道:“白师姐回来了。说是想见见少爷您。”

    “不见。”易知足干脆的拒绝道,他很清楚,白芷这个便宜师姐见他没好事,无非是要银子和催要制糖机器这两件事情,他才没那闲功夫。

    金英白了他一眼,道:“白师姐是来催问机器的,少爷就算不见,总得有句话交代吧?”

    抹了把脸,易知足才道:“告诉她,如今机器厂忙着生产缫丝机。腾不出人手生产制糖机器,而且蒸汽机现在也供应不上,现在也不是榨糖的季节,她催的那么急做什么?半年以后再说。”

    “半年?”金英瞪了他一眼。小脸一绷,道:“这话我可不敢说,你自个去说,要不,让白师姐明儿自个来容园。”

    易知足还真不敢让白芷登门,他可是清楚。白芷这大半年来一直在顺德活动,根据林大安和任安两人的情报,白芷在缫丝女工中颇为活跃,已经引起丝商们注意,他不敢不谨慎,沉吟了片刻,他才道:“这么处心积虑的要见我,是不是要银子?”

    “这——我哪知道,少爷您见见她不就知道了。”

    “晚上你去问问。”易知足丢下一句,便转身出了房间,“胆小鬼,还怕白师姐吃了你不成?”金英在他背后轻声嘀咕了一句。

    客厅里,何叔泰、王朝揖两人见的易知足进来,连起身拱手道:“大掌柜。”

    “无须客气,坐。”易知足说着径直在主位上落座,俟两人落座,他才问道:“春茧该上市了罢,怎的有时间来广州?”

    何叔泰含笑道:“正是因为春茧即将上市,才赶来见大掌柜,如今东煌已经基本垄断顺德的茧市和丝市,几个大的茧市丝市一旦到了旺季,每日里交易往来的银钱数额极大......。”

    王朝揖干脆的道:“元奇护商团配备火枪,东煌也想成立护商团,配备火枪,以防万一。”

    听的这话,易知足没急于表态,元奇护商团要扩大规模,在广州太显眼,他早有想在顺德缫丝厂成立护厂队,安排人训练,一直没行动,他是在等,等广东水师与英吉利爆发冲突,等广州军政大员主动要求周边府县组建团练,再顺水推舟顺势而为,如此才不至于招致广州官员生疑。

    鸦片战争虽然在1840年就爆发,但广州遭遇英军进攻却不是同一年,好像是在次年,一年多时间进行训练,虽说仓促了些,但却胜在安全,若是操之过急,很可能适得其反,出于防范心理,广州官员很可能会限制地方士绅组建团练。

    如今顺德丝商主动要求组建护商团,这倒是一个好机会,顺德的丝市茧市规模大,银钱流动量大,这是事实,有这个要求也是顺理成章。

    略微沉吟,他才问道:“机器缫丝厂的税费定下来了?”

    何叔泰点头道:“初步定下来了,按照大掌柜的意思,给官府一成的税费,与县衙商议的结果,是一台缫丝机一年税费十元,明面上是八元,有二元是规费。”

    一台缫丝机一年纯利百元,这是按照六倍效率计算的,实际上缫丝女工技术熟练之后,完全可以达到八倍效率,这一点易知足心里很清楚,不过,一台缫丝机,一年八元的税费,顺德县一年仅仅是机器缫丝厂的税收就高达二十万元,顺德县、广州府、广东省的一众大小官员都应该笑的合不拢嘴了。

    有了这份丰厚的税费,想来东煌要建护商团。也没人会有意见,点了点头,他才道:“建护商团的事情,顺德县衙打点好了?”

    “无须打点。”王朝揖笑道:“税费一商
南宋英豪传吧
议下来。那些官吏都是满口应承。”

    易知足笑道:“如此说来,你们前来就是讨要火枪?行,要多少,报个数,如数给你们。”

    “大掌柜。”何叔泰连忙笑道:“顺德小小一个知县哪敢妄自做主批准护商团。更莫说配备火枪,这事得向府台大人、抚台大人、制台大人逐级申请,还望大掌柜游说一二。”

    “如今禁烟才是头等大事,广州文武大员的精力都在禁烟上面,不宜提这事。”易知足道:“除非......有案子发生,才好顺势而为。”

    听的这话,王朝揖心领神会,连忙点头道:“大掌柜放心,这事简单。”

    “春茧上市在即,此事别耽搁。也别闹的太大,别让顺德县衙下不了台。”易知足叮嘱了一句,接着道:“你们也别干等着,各个缫丝厂先成立护厂队,一厂一百名,挑选不超过二十岁的青壮,我从护商团抽调一批骨干帮助训练,一旦官府批下来,护商团就可以从护厂队中择优录取。”

    “还是大掌柜虑的周详。”何叔泰随口奉承了一句,接着问道:“护厂队的待遇按什么标准?比缫丝女工低的话。怕是没人愿意来。”

    “与元奇职员一个标准。”易知足道:“允许顶东煌的身股,每月两块大洋。”

    一听可以顶身股,王朝揖连忙道:“大掌柜,这怕是不妥。那些个丝商怕是未必会同意。”

    易知足笑了笑,道:“丝商有意见,那就顶元奇的身股。”

    那岂非是把顺德的护厂队都纳入了元奇名下?两人对视了一眼,何叔泰才迟疑着道:“顶元奇的身股,这怕是......名不正言不顺。”

    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元奇本就是东煌最大的股东,有什么名不正言不顺的?”

    这倒也是实情。至少顶元奇的身股比头道:“那就遵照大掌柜的意思办。”

    十三行商馆区,英国馆。

    送走一无所获的伍绍荣、潘正炜、卢继光三人,义律返回二楼自己宽大的总监办公室,独自在房间里发呆,这几****隐隐已经察觉到清国的钦差大人极有可能不会兑现一箱鸦.片五担茶叶的交换条件,但听的伍长青明确说出不可能时,他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愤怒,一种被欺骗被戏弄的恼怒。

    不过,伍家和元奇银行愿意私下补偿,让他多少得到些安慰,至少,他目前还有选择的机会!但也正是因为有选择的余地,让他有些患得患失。

    接受伍家和元奇的私下补偿,也就意味着英吉利从此将被逼放弃鸦.片贸易,一旦十三行和元奇联手清国朝廷,合力禁烟,再想大规模走私鸦.片几乎没有可能,对于垄断对外贸易一百多年的十三行的能力,他是一点不敢轻视的。

    不接受私下补偿,他就是在玩火,在冒险!他是以大不列颠政.府的名义收缴各个烟商手中的鸦.片,而且开出了收据,签发了在伦敦国库收银的会单,限十二个月由本国库给还所缴鸦片之款,不接受私下补偿,政.府就得赔偿这笔损失!

    而大不列颠政.府是公开宣布不保护鸦片走私的,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只是一个表面的姿态,但如今国内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政.府若是公开赔偿,必然会闹出极大的风波。

    要说当时以政.府的名义收缴鸦.片,他就是多了个心眼,担心伍绍荣所说的交换得不到兑现,毕竟没有文字依据,而伍绍荣也不是清国的正式官员,他以政.府的名义,就是要让清国的钦差有所顾忌,当然,此举他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是接受私下补偿?还是不接受?或许这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如果大不列颠政.府不想对烟贩负赔偿烟价之责,就得以实力向清国朝廷代索赔偿,像过去那样在鸦片贸易中置身事外的应付局面,再也不可能维持。

    想到国内有不少野心家一直在酝酿对清国进行武力侵略,义律用力的握了握拳头,这可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借口和机会!不过,对他本人来说,风险也不是一般的大。

    次日一早,易知足在容园呆了半个时辰,见没什么事情正想去洛溪岛新建的厂子去看看,伍长青就匆匆走了进来,屛退了小厮,他才道:“义律答复了,拒绝私下补偿!”

    义律的态度早在易知足的意料之中,他一点不意外,笑了笑,道:“以前不是说义律是反对鸦.片贸易的,瞧瞧他这态度......。”

    这话是伍长青说的,他当即道:“人是会变的,知足兄不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说着,他一笑,“老爷子请你去喝茶,走吧。”

    伍家花园,延辉楼。

    伍秉鉴伸手请茶之后,端起茶盅浅浅的呷了几口,这才开口道:“义律不过是驻华商务总监,他有能力挑起英吉利与大清的战争?”

    “义律无权决定发动战争,但却能挑起事端,不断扩大两国的矛盾。”易知足说着放下茶盅,接着道:“再有,英吉利国内窥视大清的野心家可不少,叫嚣武力打开大清市场的呼声也不低,义律虽然是个小卒,但却是个过河卒,很勇猛,也很关键。”

    默然半晌,伍秉鉴才道:“知足估计,多长时间能够爆发战争?”

    “这可不好说。”易知足笑了笑,道:“今年应该是冲突期,看冲突的大小快慢,冲突迅而猛,明年就会爆发,义律拒绝私下补偿,应该是担了不小的风险,晚辈认为,他会蓄意挑起各种冲突,而林大人似乎也不是柔弱性子......。”

    “也就是说,知足预计明年就会爆发战争?”

    “七成以上把握。”

    对于易知足的预判能力,伍秉鉴现在已是深信不疑,这七成以上把握,也就等于是肯定,他习惯性的用手指轻轻的叩着扶手,半晌才开口道:“虎门防务如今已大为增强,英吉利难道还能稳操胜券?”

    p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