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五零章 广州禁烟(十四)

第二五零章 广州禁烟(十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殿元喝烈酒,易知足、姚启昌两人则喝百花酒,三人对饮,转眼,便是几杯酒下肚,有了上次喝醉的教训,易知足并不因为百花酒度数低而豪饮,他知道这酒有后劲,一旦醉了,比烈酒更难受。△¢,

    酒杯再次被斟满,易知足含笑道:“有容兄酒量无双,就算是喝这百花酒,在下亦难以奉陪,天色尚早,咱们不妨浅斟慢饮。”

    黄殿元也没有再次灌他的意思,他很清楚,对于易知足这等人物,凡事可一不可再,当即放下酒杯,含笑道:“在下这酒量在北国亦属寻常,谈不上无双,倒是知足赚钱的本事,才真真是天下无双。”

    姚启昌不无感慨的道:“不到三年时间,元奇就发展到足以令广东合省官绅士商仰视的地步,知足着实是罕见之才。”

    “恕在下冒昧。”黄殿元接着道:“元奇如此大规模,知足就不担心地方官府忌惮?”

    “忌惮?”易知足含笑道:“元奇如今一年给广东官府上缴的税银高达数十万两,再过一年,能突破百万,而且,这两年仅是捐输,就已高达二百万,那些个官员们现在做梦都能笑醒。

    就算一些官员心里清明,但也不会贸然点破,元奇现在就好比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谁舍得杀鸡取卵?更何况,朝廷也有借助于元奇的地方。”

    元奇竟然如此有钱?黄殿元、姚启昌都是一呆,半晌,黄殿元才道:“朝廷也要借重元奇?”

    易知足点了点头。不无自得的道:“修建铁路。发行国债。朝廷都得借重元奇,否则地方官府也不敢如此放任元奇。”

    发行国债?黄殿元看了姚启昌一眼,元奇要修广州到佛山的铁路,这事早已传的沸沸扬扬,苏梦蝶已给两人说过,但发行国债,却是头次听说,姚启昌连忙道:“修建铁路和发行国债是怎么回事。知足能否详细说说。”

    易知足呷了口酒,将欧洲的铁路和国债简单的介绍了一遍,黄殿元两人听的半晌没有吭声,这两件事情对于朝廷来说,好处实在是太大了,喝了一杯闷酒,黄殿元语气淡淡的道:“知足如此竭心尽力为朝廷着想,想必朝廷给知足的赏赐也不少罢。”

    “赏了个四品顶戴。”

    “捐输几百万,又竭心尽力出谋划策,就赏了个四品的虚衔?”姚启昌笑道:“以知足之精明。岂会做这等亏本买卖?”

    “如果只是一个四品虚衔,自然是亏了。”易知足似笑非笑的道:“不过。有句话,姚掌柜听说过没有?”略微一顿,他才缓声道:“寸金难买寸光阴。”

    什么意思?姚启昌有些不解,黄殿元却是精神一振,爽朗的笑道:“知足大才!非常人能及。”说着,他举起酒杯道:“就冲这笔买卖,当浮三大杯,知足随意。”说着,他连饮三杯。

    易知足陪着喝了半杯,姚启昌也稀里糊涂跟着喝了一杯,才道:“究竟是什么买卖?”

    “当然是买时间。”黄殿元看了易知足一眼,道:“买元奇发展壮大所需要的时间!”

    这话一挑明,仿佛捅破了一层纸,桌子上顿时为之一静,元奇为什么要争取时间发展壮大?发展壮大之后呢?这是不言自明的神情,黄殿元心里兴奋,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心思越发清明。

    易知足在苏梦蝶面前都极少会谈及元奇的事情,为何在他们两人面前侃侃而谈,还点破元奇在争取时间,这无异于是在暗示元奇的目的——很犯朝廷忌讳的目的,就是在亲友面前也不会如此暗示,更何况是在他们两人面前?

    答案只有一个,易知足已经知晓他们两人的身份!不担心泄露!

    易知足既然知道他们的身份,也就足以说明易知足是青莲教的人,否则,金英是不可能向他揭穿两人身份的,他心思灵敏,短短时间就捋顺了思路,斟了杯酒,他举杯遥敬道:“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原来是一家。”

    易知足虽说是青莲教江湖经验,哪里知道这些江湖门派的切口,不过,这话够直白,所谓白莲藕应该就是指白莲教,青莲教源自白莲教,红花自然就是红花会——天地会,这点他还是知道的,至于绿叶,应该是青帮,很显然,对方已经知道了他青莲教的身份,这是用江湖切口跟他套近乎以示亲近。

    江湖切口,易知足不会,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对方心思之缜密,反应之快都出乎他的意料,他来之前也根本就没有承认青莲教身份的打算,眼下这情形,承认不妥,不承认,也不妥。

    稍一迟疑,他才端起酒杯礼貌的回敬了一下,随即放下酒杯,抽出一支雪茄,划根火柴点了,缓缓的抽了一口,才道:“白莲教是专职造反,宋元明清,无朝不反,红花会莫非也想步白莲后尘?”

    听的这话,黄殿元、姚启昌都暗自诧异,要知青莲教出自白莲教,青莲教弟子岂会如此说白莲教?对方难道不是青莲教弟子?不可能,若不是青莲教弟子,金英岂会对他揭穿他们三点会的身份?

    一口将酒干了,黄殿元放下酒杯,沉声道:“知足如此说,不怕背上欺师灭祖之名?”

    “我说的是事实。”易知足漫不在意的道:“当着依真人,我也是如此说的。”

    听他提及依真人,黄殿元顿时心中雪亮,看来之前的猜测没错,易知足果然是被逼入的青莲教,否则不会是这态度,他当即一笑,“知足难道不想造反?”

    “造反?”易知足含笑道:“为什么造反?造反又是为了什么?

    姚启昌不假思索的道:“反清复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吴三桂当年起兵。也是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白莲教造反。也是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易知足哂笑道:“明朝已经灭亡近两百年,能不能别自欺欺人?至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是明太祖起兵反元的口号罢,各位有心争夺天下?能不能别开玩笑?”

    这话不仅刻薄,而且对他们的轻视之意也明显不过,天地会在福建两广势力极大,在江湖门派
我道永恒小说5200
交往中。一般倍受尊崇,何时被人如此轻视过?姚启昌脸色登时胀的通红,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怒喝道:“你——。”

    易知足可不知道他的底细,见他动怒,一提长衫,翘起二郎腿,手却顺势伸进长衫内,握住了柯尔特左轮手枪,对方要敢翻脸。他的手枪也不是吃素的。

    “喲,姚先生可是不胜酒力?”随着话音。苏梦蝶端着个茶盘快步走了进来,她不放心,一直躲在外面偷听,眼见情形不对,连忙进来缓和气氛,扫了三人一眼,她笑盈盈的道:“这是今年新上市的凤凰水仙,诸位尝尝。”

    黄殿元仿佛这时才反应过来,瞪了姚启昌一眼,道:“不能喝酒就别喝,喝茶。”说着,他歉意的笑了笑,道:“让知足见笑了。”

    苏梦蝶上了茶,终究是不放心,干脆就站在一旁侍候,黄殿元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转向易知足道:“知足可是看好青莲教?”

    易知足摇了摇头,道:“青莲还不如白莲。”

    这也看不上,哪也看不上,这小子还真是眼高于顶,黄殿元微微笑了笑,才道:“那知足说说,造反是为了什么?”

    易知足哪肯顺着杆子爬,浅啜了几口茶,他才慢条斯理的道:“我不想造反,有容兄想造反,应该最明白,你为什么想造反?三点会的会众又为什么要入会?为什么要造反?”

    “知足真不打算造反?”

    “俗话说,官逼民反,朝廷不逼,我为什么要反?”

    “知足应该知道,还有逼上梁山这一说。”

    易知足自然明白,黄殿元说的逼上梁山,不是官府逼,而是青莲教或是天地会逼,抽了口雪茄,他似笑非笑的道:“没人能逼我。”

    黄殿元自然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却故意问道:“知足不怕朝廷逼你?”

    “朝廷——,现在是不会逼。”易知足自信满满的道:“过几年是不能逼,不敢逼。”

    听的这话,黄殿元、姚启昌、苏梦蝶都大为好奇,朝廷不能逼,不敢逼,那是什么情况?三人都没开口追问,问也是白问,易知足肯定不会说,略微沉吟,黄殿元才道:“知足究竟想做什么?扶持大清?”

    易知足笑道:“我又不是满人,死保大清做什么?”

    听的这话,黄殿元心里越发好奇,道:“那......知足究竟想做什么?”

    易知足敛了笑容,正色道:“攘外必先安内,有容兄是读书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眼下,最大的危险是外患,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是英吉利,这个时候,窝里斗,只会便宜了俄罗斯和英吉利。”

    “外患?”黄殿元惊讶的道:“不可能吧,英吉利听说离咱们好几万里远。”

    易知足道:“有容兄不懂经济,也不清楚英吉利的国情和实力,不相信亦在情理之中,甭说你不相信,朝廷也不相信。”顿了顿,他接着道:“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就算说了,有容兄一时间也未必相信,今日前来见有容兄,是想与贵会合作。”

    合作?黄殿元随即问道:“是青莲教?还是元奇?”

    易知足笑道:“当然是元奇。”

    “知足请说。”

    “元奇在海南开办了一个大型铁矿厂,需要大量的青壮劳力。”

    “要多少?”

    “暂时先要三千人。”易知足道:“包吃住,一个月三块大洋,伙食你放心,不敢说吃得好,白米饭管饱,矿是露天矿,不存在危险。”

    这可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事,黄殿元爽快的道:“没问题,两个月之内,我就能够组织好三千青壮,不过,船队得元奇安排。”说着,他疑惑的道:“知足为何不用青莲教的人?”

    “当然要用。”易知足笑道:“青莲教暂时也用三千人。”

    六千人?那得多大的矿!黄殿元三人都是一呆,半晌说不出话来,见的三人神情,易知足笑道:“这还是初期,以后还需要更多的人,估摸着得二万人规模。”

    迟疑了下,黄殿元才道:“朝廷会允许那么大规模的矿场开采?”

    “值百抽五,规模越大,官府的收入越高。”易知足道:“尽管放心,两广总督、广东巡抚都已允准。”

    酒宴直到天色黑尽才散,黄殿元二人也没让易知足、苏梦蝶两人送径直在竹园门口告别,待的二人离开,苏梦蝶回头看见易知足一脸寒霜,一提长裙,不言声的就地跪下,她心里很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恨只恨肚子不争气,两年时间都没能怀上一个,如今手上一点筹码都没有。

    见这情形,守在门口的两个丫鬟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方才还好好的,怎的转眼就闹这么一出?两人也不敢杵着,赶紧跟着跪下。

    易知足瞥了一眼两丫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们俩跪什么?先退下。”

    两丫鬟如逢大赦,连忙起身掩了园门,这才快步溜走,听的脚步声远去,易知足才开口道:“起来罢,也不是你的错。”

    听的这话,苏梦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见易知足仰着头看天上的月亮,心里有些忐忑,怯怯的道:“三郎若是......。”

    “去叫白雪和凌璇过来。”易知足打断她话头道。

    听的这话,苏梦蝶登时知道这一关还没过,哪敢多嘴,连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易知足缓步走回厅堂,点了支雪茄,石碌铁矿的开采需要大量的人手,仅靠伍秉鉴调度是不可能的,

    全部用青莲教的人,他不放心,天地会和青莲教各自一半,最起码相互间也能有个制衡。

    再则,他的根基在广州,不可能不与天地会打交道,通过与福建三点会的这次合作,至少能与天地会建立联系,对于天地会,他也不是没有想法,这股势力放着不用,可谓是一大损失,问题是怎么引导?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