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五一章 广州禁烟(十五)

第二五一章 广州禁烟(十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光下,一艘小船晃晃悠悠的出了榕青园水道,进入腰带水河道,船舱里,黄殿元静静的坐着一声不吭,他既想不通元奇为何会发展的如此之快,也琢磨不透易知足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大清真的有外患?还是根本就是一个托词?

    “少主。…≦,”姚启昌缓步进来,道:“被盯上了。”

    黄殿元起身踱到船头向后看了一眼,月色下,一艘小船影影绰绰的缀在后面,笑了笑,他折回船舱坐下道:“不用理会,应是易知足的人。”

    对外吩咐了一声,姚启昌才在下首落座,试探着道:“少主真打算派人去海南开矿?”

    “包吃住,一月三块大洋,这等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为什么不派人去?”黄殿元说着看了他一眼,道:“你担心什么?”

    “那易知足总觉的有些看不透。”姚启昌道:“三千人,若是有什么意外,那可是大伤元气。”

    “你也忒谨慎了。”黄殿元不以为意的道:“易知足的根基在广州,他能不知道三.合会在广州的势力?不知道三点会三合会同根同源?”

    姚启昌道:“在下不是担心他做朝廷走狗,而是担心被他吞并......。”

    “那得看他有没有副好牙口。”

    略微迟疑,姚启昌还是忍不住道:“可他为何不找三.合会?”

    “元奇明摆着是要自立门户。”黄殿元缓声道:“广东是三.合会的地盘,换做你是元奇大掌柜,你会让三.合会掺和到元奇里来?”略微一顿。他长叹了一声。道:“这小子不简单。可不仅仅只是会赚钱,先跟他结点香火情,不是坏事。”

    三月十九(五月2日),虎门收缴泵船鸦.片已超过一万箱,十三行商馆区的戒严也随之解除,除了积惯贩烟,有案底在身的颠地等十六名大烟贩依旧被扣押在商馆外,其余英商。包括义律在内,都恢复自由,准许照常活动。

    获得自由的一众英商纷纷乘船离开广州前往澳门,义律却没离开,依然留在商馆,他担心林则徐处置这批大烟贩。

    林则徐根本就没有处置这十六名烟贩的想法,他的任务是禁烟,而且还不能挑起边衅,自然不会激发矛盾,扣押十六名烟贩。只是为了完成缴烟任务。

    三月二十一,旗昌行二十一艘大商船组成的船队抵达黄埔。带来了大量的人员和机器设备,四天后,佛广铁路正式破土动工,两广总督邓廷桢、广东巡抚怡良、广州知府珠尔杭阿等大小官员都前来庆贺。

    三月二十三日,十三行商馆区大整改,所有外国商馆后门全被堵闭,附近商馆各街巷也予堵断,只留一路,以通往来,商馆附近各街巷所设铺户,限期勒令迁移,数十年来形成的鸦.片交易大本营,被彻底肃清。

    时间一晃就是大半个月,四月十日,虎门缴烟圆满完成,二万余箱鸦.片在虎门水面全部缴清。

    次日,被扣押的颠地等十六名大烟贩被限期驱逐出境,义律通告所有广州英吉利国民,办理离开广州的手续,并将他们遭受的损失,开列清单,各盖钤记,递交给他。

    两天后,义律同剩余的英人撤离广州商馆,前往澳门,并且发出通告,不许任何一艘英籍船只开进黄埔。

    四月二十二,虎门硝烟正式开始。

    历来烧毁烟土,都是拌以桐油,用火销化,天津销烟就是采取这个法子,不过这法子有弊端,鸦.片烧化之后,会有残膏余沥渗入土中,掘地取土,仍能得到二三成鸦.片。

    林则徐别出心裁,在虎门挖了两个销烟池,将鸦.片切碎先用盐水浸泡,再投入生石灰,销化之后,利用退潮之机将烟水流入海,彻底销毁。

    虎门销烟公告早几日就广为发布,待的销烟首日,广州澳门以及周边府县前来观看的人可谓是人山人海,这等盛况,易知足自然没有错过,与老百姓自发的前来看热闹不同,他是被请来的,广州大小官员和十三行行商都被林则徐请看观看。

    官员们坐在临时搭建的棚厂高台上,行商们可就没那么好的待遇,就在化烟池边观看,也不知道林则徐是不是诚心要恶心他们。

    鸦.片用盐水浸泡还不觉的什么,可当大量生石灰块投下去,整个池水立时象开锅一般沸腾起来,化烟池上顿时水气蒸腾烟雾弥漫,一股令人闻之欲呕的恶臭随即弥漫开来,众人五不掩鼻攒眉。

    易知足用手巾捂着鼻子,赶紧往后退了退,暗忖这烟雾绝对有毒,若是一天都呆在边上,非得中毒晕死不可,当即左看右看,想找个借口离开,恰在这时,左营游击麦廷章快步过来,拱手道:“易大掌柜,关军门有请。”

    还是关天培够意思,易知足暗松了口气,抬眼往官棚里看了一眼,却不见关天培,连邓廷桢也不见,他不由暗自奇怪,林则徐都杵在这里,这两人去哪了?

    随着麦廷章远离了化烟池,易知足才道:“这等法子销烟,一天能销毁多少?”

    麦廷章随口道:“还不熟练,一天也就能销毁个三四百箱。”

    一天才三四百箱,二万多箱要销毁多长时间?易知足摇了摇头,林则徐看来是真有耐心,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一个衙署,穿过院子,进的房间,就见邓廷桢、关天培两人在喝茶说话,他忙上前见礼。

    “知足无须多礼。”邓廷桢说着伸手示意他坐,一俟易知足落座,他就接着道:“知足可知,皇上已经下旨,着林大人出任两江总督。”

    林则徐出任两江总督?易知足一楞,随即大喜。林则徐任两江总督。元奇要进军两江。岂非是轻而易举?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道光为什么在这节骨眼上调林则徐出任两江总督?当即试探着道:“朝廷对禁烟有所动摇?”

    “那倒没有,邓廷桢缓声道:“原两江总督陶澍,因年迈多病,且患风痹,上疏告病,特举荐林大人继任两江总督。如今林大人是以两江总督的身份兼任钦差。”

    两江总督管辖江苏、安徽、江西三省,不仅辖区
网游之白帝无双sodu
大,而且是朝廷的财赋重地,有着‘天下财赋,半出江南。’之美誉,在八大总督中,两江总督仅仅排在直隶总督后,林则徐由湖广总督改任两江总督,这可是好事,邓廷桢巴巴的告诉他这事是什么意思?

    一转念。易知足就反应过来,邓廷桢这是担心林则徐完成虎门销烟之后就赴两江上任。广州这个烂摊子最后还得由他这个两广总督来收拾,更担心最后挑起边衅的罪名落到他头上,这倒并非是杞人忧天,见好就收,功成身退,都是官场惯例,林则徐完成虎门销烟的壮举,前来禁烟的差事也算是完成,没理由不去两江上任。

    不过,易知足记得很清楚,林则徐没走,而是留任了两广总督,站在他的立场来说,他虽然希望林则徐接任两江总督,但却不希望林则徐现在就走,至少得把鸦.片战争挑起来再走,毕竟邓廷桢不如林则徐那么强硬,魄力也稍有不足。

    见他半晌没吭声,邓廷桢神态肃然的道:“英夷对呈缴鸦.片和销毁鸦.片似乎并无激烈反应......。”

    这是质疑英吉利会否发动战争?稍稍沉吟,易知足才开口道:“如今广州看不到一个英吉利人,黄埔也没有一艘英吉利商船,大人难道不觉得异常?”

    “这确实很反常。”关天培沉吟着道:“不过,义律只是一个商务监督,他敢挑起战端?”

    易知足道:“义律是英吉利派驻广州的商务总监,有权节制在广州所有的英吉利商船和贸易,相当于咱们大清派往他国的钦差大臣,英吉利与大清不一样,不怕战争,英吉利欧洲霸主,海洋霸主的地位,海外的殖民地,都是通过一场场战争获得的。

    所以,义律不怕挑起战端,为了争取商贸利益和继续鸦.片贸易,他以及英吉利不少权贵都不惜挑起战端。”

    关天培神情凝重的道:“如此说来,岂非是战事随时有可能爆发?”

    易知足点头道:“小规模的冲突随时会发生,战争怕是要到明年,毕竟距离数万里之远。”

    听的这话,两人顿时都不吭声,半晌,关天培才道:“给义勇的那批火枪,何时能到抵达?”

    “早则今年年底,迟则明年年初。”易知足缓声道,虽然火枪就在仓库里放着,但他不敢这时节拿出来,没法解释,况且就算明年年初发放,至少也有一年多时间给义勇训练,他不着急,再说了,对于义勇,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关天培接着问道:“优质弹药呢?何时能大量提供?”

    “相关机器已经下了采购订单。”易知足道:“最快也要到明年年初才能大量提供,关军门放心,误不了事。”

    略微一顿,他看向邓廷桢道:“琼州昌化县石碌的矿藏已有消息,确实有大型铁矿,在下准备近日去一趟昌化,佛广铁路已经开工,明年就需要大量优质铁,如果能自己炼制优质铁,能节约不少,如今局势紧张,铁路修建能省点银子,战事捐输也就能宽裕一些。”

    邓廷桢哪里知道石碌铁矿还要修建铁路,别说明年,后年也难出矿,听说战事捐输能够宽裕一些,他轻叹道:“广州官员和商贾都如知足一般,老夫就省心多了。”

    见他长吁短叹,易知足知道他心里纠结,笑了笑,道:“最近一段时间,英国商船源源不断的前来广州,只是未进黄埔而已,听说都停泊在尖沙嘴一带洋面......。”

    见他说话只说半句,关天培一皱眉头,不解其意,邓廷桢却是眉头一展,端起茶杯笑道:“早去早回。”

    “在下明白。”易知足一笑起身,随即拱手道:“在下告退。”

    待的易知足离开,关天培才道:“那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

    邓廷桢笑道:“英国商船前来广州哪有不夹带鸦.片的?既带了鸦.片,岂有不卖之理?着水师严查,鸦.片未绝,以林大人秉性,不会离开。”

    从衙署出来,易知足自然不会再回销烟现场去受罪,径直赶往码头,打算乘船回西关,虎门恐怕从来没这么热闹过,镇口码头上人来人往,喧闹异常,河道里,来来往往的船只穿梭不停,沿岸泊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船只。

    走到泊船的位置,易知足登时有些傻眼,船不见了,小厮李旺挠着后脑勺道:“少爷,明明记的是停在这里的,怎么就不见了?”

    他们来的早,船停靠的泊位是离着码头不远的好位置,不消说,肯定是被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士绅座船给挤占了泊位,易知足一阵郁闷,道:“往下面去找找。”

    两人当即顺着河道一路寻找,正一路走一路张望,却听的脆声声的一声“少爷。”金英笑盈盈的站在两人跟前,道:“少爷可是在找船?”

    易知足一张脸登时就拉了下来,“你怎么独自跑来了?”

    “人家跟......。”金英顿了一下,将他拉到一边,附耳道:“我跟师姐一起来的,师父来了。”

    依真人来了?易知足一皱眉头,为石碌铁矿矿工的事情?还是有别的事情?“人呢?”

    “在广州。”

    “有急事?”

    “我哪知道。”金英白了他一眼,道:“怕你在虎门一呆几天,特意着我们来找你,应该是有急事吧。”

    肯定是有急事,否则也不至于巴巴的着金英来寻他,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估摸着是要银子,对这个便宜师父,易知足也有些头痛,当即道:“正准备回广州,走,回去罢。”

    金英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道:“人家大老远赶来,热闹都没看,就回去?”

    易知足心里清楚,不准她去看一眼,估计在船上几个时辰耳边都不会清净,当即无奈的道:“找到船再去看,白芷呢?”

    金英朝着他后面扬了扬下巴,转过身,易知足才看见一身男装打扮的白芷持着把折扇站在不远处冷眼看着他俩,他拱了拱手算是见礼,随即转身道:“先找船。”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