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五二章 广州禁烟(十六)

第二五二章 广州禁烟(十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易知足要找船,金英笑道:“方家小哥俩就在前面,我带少爷去。£∝,”

    前行十余丈,易知足就见到了站在船头上一个劲冲他们挥手的方小六,到的船前,他才含笑道:“你们既要去看销毁鸦.片,将小四小六都带上,早去早回。”

    “我不去了。”白芷说着摇着折扇径直上了船,金英冲着易知足眨了眨眼睛,道:“最迟一个时辰就回来。”说完招呼方家兄弟快步离开。

    李旺自然看的出来白芷是女扮男装,当即也道:“少爷,小的去买些吃食来。”

    几个人转眼走的干干净净,易知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心知白芷有事要跟他谈,估摸着与依真人前来的目的有关,上了船,进了船舱,他才道:“认识白姑娘的人可不少,公然与英丫头结伴而行,就不担心给我招惹麻烦?”

    白芷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别打小师妹的主意。”

    看来方才金英附耳跟他说话的情形显的有些亲热了,易知足哂笑道:“英丫头天天在我跟前转悠,要打主意,还能等到现在?”说着,他径直在对面落座,道:“什么事,说罢。”

    白芷对男人素来都是冷冰冰的,没什么好脸色,这是她多年来自我保护养成的习惯,即便如此,一众男人不管老少在她面前大都和颜悦色,偏偏易知足对金英是有说有笑,对她却是极为冷淡,平素要见一面都难,就算见了面,也是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三言两语说完事就散。这让她心里很是不忿。

    略微沉吟,她才问道:“你跟福建三点会是怎么回事?”

    “真人让你问的?”

    “不是,不过真人肯定要过问。”

    “英丫头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你问她。”

    见他连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白芷一阵无语,半晌才幽幽的道:“青莲教出大事了。”

    易知足心里一惊。这节骨眼上青莲教出了什么事,可别牵连到他头上来,他也不问,取了支雪茄慢条斯理的点上,就听的白芷接着道:“四川掌教郭建文在中江、三台、蓬溪、涪州一带密谋起事,事机不密,遭四川总督宝兴派大军剿杀,随后又严密查拿,众多教徒被杀。多年经营毁于一旦。”

    听说是四川出事,易知足稍稍放心,轻叹道:“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这还真是一点不错。”顿了顿,他有些奇怪的道:“这事怎的不见邸报上刊载?”

    白芷白了他一眼,道:“这事朝廷掩盖尚且不及,如何会在邸报上刊载?”她嘴里边说。心里却边琢磨着‘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这是什么意思?

    易知足接着问道:“真人前来广州是......。”

    白芷不想越俎代庖。轻声道:“见了真人,师弟自然知道。”说着,她追问道:“方才师弟说天下未乱蜀先乱,可是指这天下要大乱了?”

    易知足瞥了她一眼,道:“见了真人再说。”

    见他不愿意多说,白芷颇为无奈。她是真不明白,其他富家公子见了她都是一副神魂颠倒的模样,这个**出名的师弟却对她从来不假以辞色,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只喜欢青涩的小姑娘?可苏蝶娘又是怎么回事?

    易知足夹着雪茄望着河面愣愣出神,心里想着依真人前来广州见他会是何目的?按理说。四川青莲教被剿,依真人应该销声匿迹一段时间,躲躲风头才是,巴巴的来广州找他做什么?

    两人正自闷坐着,小厮李旺提着一包熟食进来,看了白芷一眼,轻声道:“少爷,苏家两兄妹在外求见。”

    苏家两兄妹?易知足随即反应过来,是黄殿元和苏梦蝶,两人也来虎门看销毁鸦.片了?见他没吭声,李旺连忙道:“小的方才在外面遇上他们......。”

    话未落音,黄殿元已上的船来,朗声笑道:“虎门这地方有些邪,来一次就遇上知足一次。”

    易知足连忙起身,对白芷道:“去后面回避一下。”

    白芷已经猜到苏家兄妹是谁,哪里肯走,头一偏,只当没听见,易知足也懒的理她,快步出了船舱,拱手笑道:“有容兄说笑了,不是虎门这地方邪,而是虎门太着他一眼瞥见一身士子打扮,俏生生的站在河堤上的苏梦蝶,笑了笑,他伸手礼让道:“有容兄请。”随即向苏梦蝶招了招手。

    见的易知足招手,心里忐忑不安的苏梦蝶不由的心花怒放,嫣然一笑,自打上次一别,一个多月时间,这个冤家都没去过榕青园,她这次央求着黄殿元陪着来虎门,可不是来看什么销烟的,而是专门来寻这个冤家的,这番心思总算没白费。

    快步上船,进的船舱,她倩笑道:“易公子......。”见的女扮男装的白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连忙住口,对着她拱了拱手,易知足轻咳了一声,才道:“这位是白姑娘。”

    白芷微微笑着道:“可是苏蝶娘,我是知足的师姐。”

    “原来是白姐姐。”苏梦蝶乖巧的道:“蝶娘见过白姐姐。”

    “妹妹不用客气。”白芷一反常态,热情的道:“不打扰他们,咱们去后面说话。”

    苏梦蝶恋恋不舍的看了易知足一眼,无奈的跟着她去了后舱,见这情形,易知足有些莫名其妙,白芷怎的对苏梦蝶如此热情?黄殿元却含笑道:“知足这段时间很忙?”

    “确实忙。”易知足点头道:“协助官府禁烟,佛广铁路开工,元奇的事情也不少,整天忙着见人说事。”顿了顿,他才道:“有容兄一直在广州?”

    黄殿元含笑道:“知足交代的事情,已让姚先生去办了,近几日应该就有消息。”

    “好。”易知足点头道:“我近几日就前往海南。安排船队。”

    “知足要去海南?”黄殿元笑道:“那正好,我正准备去海南看看。”

    易知足笑了笑,没表态,反而问道:“有容兄的三点会在福州和厦门,可有势力?”

    “知足想做什么?”

    “自然是做生意。”

  
魔法种族大穿越笔趣阁
  “福州是福建会城,可不敢胡来。”黄殿元含笑道:“至于厦门。生意不大,倒能接得下。”

    易知足笑了笑,道:“有容兄不妨在厦门和福州丢几颗闲子,短则一两年长则三四年,元奇用得上。”

    元奇要在福州和厦门做什么?略微沉吟,黄殿元便爽快的道:“既是元奇有需要,我让人去这两地打开局面。”

    次日上午,花地,大通寺。烟雨楼。

    大通烟雨是广州八景之一,得名于大通寺内烟雨井,每遇大雨之前,有烟雾从烟雨井而出,因而得名“大通烟雨”,实则大通寺本身亦景色宜人,寺庙内殿宇巍峻,绿树成荫。景物宜人,相传清乾隆皇帝曾慕名到此观赏。

    易知足独上三楼。凭栏而望,近处殿宇楼阁,远处白鹅帆影,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这地方以后倒是可以多来转悠。正自想着,金英快步上来,道:“师弟,真人到了。”

    一身士绅打扮的依真人在白芷的陪同下一路拾阶而上,得知易知足将会面地点定在大通寺。他自然不好穿道袍,对于易知足这个便宜徒弟的强势,他心里很有些不满,不过,如今却是有求于对方,不得不忍。

    易知足在楼梯口候着,见他上来,含笑一揖,道:“真人来了。”说着伸手礼让道:“真人请。”随即又吩咐金英道:“我让寺里准备了点心茶水,劳烦下去取来。”

    依真人走到栏杆边眺望了一阵,才感叹道:“大通烟雨,果然是名不虚传。”说着,他返身在蒲团上盘腿坐下,道:“这烟雨楼不见一个人影,知足上了多少香油钱?”

    易知足在他对面坐下,含笑道:“真人满意即好,些许香油钱不算什么。”他今日选择在大通寺烟雨楼见依真人,不仅是不让依真人穿道袍,也只让寺里僧人准备了两个蒲团,隔案对坐,不分上下,当然,在寺庙里如此安排并不显的过分。

    见他甚是恭敬,依真人笑了笑,抚着长须道:“榨糖的机器,知足今年可能再增加几台?”

    见他开口就提榨糖机器设备,易知足可谓是正中下怀,当即含笑道:“真人能否说说机器榨糖的效果如何?”

    “机器自然非人力可比。”依真人沉吟着道:“榨糖效率高,而且出糖率也有所提高。”

    听他说的简单,易知足知道他必然是对榨糖机器没怎么关心,笑了笑,才道:“增加机器可以,今年榨季之前至少能生产百套左右,不过,得用银子买。”

    依真人语气温和的道:“要多少银子?”

    “具体价格得长乐厂机器厂的厂长定。”

    这意思就是公事公办了,白芷连忙提醒了一声,“师弟......。”

    “我只是元奇大掌柜而已。”易知足瞥了她一眼,道:“去年送的那套机器,完全是我垫付的银子,知道价值多少吗?”他伸出两跟手指,道:“西班牙银元,二万。”

    两万银元?那么贵!依真人和白芷都是一呆,半晌,依真人才道:“机器如此贵,如何用得起?”

    易知足一笑,道:“白师姐在顺德呆的时间不短,应该知道顺德的机器缫丝厂情况。”

    “茶来了。”随着话音,金英端着一个大托盘上来,手脚麻利的布好一应茶水和点心,易知足给依真人斟了杯茶,自斟了一杯,伸手请茶后,才端起茶盅嗅了嗅茶香。

    依真人对顺德机器缫丝厂的情况有所了解,但并不彻底,当即问道:“机器缫丝厂成本多少?多长时间回本?”

    “少则四十万,多则六十万。”易知足道:“连本带利,三年回本。”

    数额那么大?依真人迟疑了下,才道:“元奇放贷?”

    “不错。”易知足说着一笑,“不过元奇放贷是需要抵押的。”

    依真人闷闷的道:“青莲教可没什么能抵押的。”

    易知足浅呷了几口茶,才道:“真人的目的是传教,自然是希望教众越多越好,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教众?很简单,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开办大规模的机器榨糖厂,就是一个好途径。”

    说着,他看了金英和白芷一眼,道:“给你们送机器的时候,我难道说的不够清楚?”

    依真人笑了笑,道:“说的很清楚,但是机器榨糖厂真能赚钱?”

    白芷却直言不讳的道:“开办机器榨糖厂,青莲教难道就没一点收益?”

    “机器榨糖厂是否赚钱,真人应该比我跟清楚。”易知足道:“至于青莲教的收益.....。”他笑了笑,道:“教众富裕了,青莲教还怕没钱?”

    话说到这里,依真人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的道:“机器榨糖厂能不能象东煌丝业那样,元奇出机器设备,青莲教来管理,五五分成。”

    “把当地士绅都踢出局?”易知足哂笑道:“真人该不会是在说笑吧?”

    白芷不服气的道“为什么不行?难道非的要当地士绅入股?”

    “不错,必须要士绅入股。”易知足不容置疑的道:“原因很简单,土地大都在士绅手中,不让士绅入股,原料难以保证,再则,也不利于榨糖厂长期稳定的发展。”顿了顿,他沉声道:“恕我直言,青莲教不应该拒绝士绅,而是要千方百计的吸纳和笼络士绅,士绅既能协助朝廷治理乡村,也能协助青莲教统治乡村。”

    这话是不无道理,依真人沉默了半晌,才道:“那允许士绅入股,该如何分成?”

    “这要详细考察,才能定下来。”易知足缓声说道:“我认为,真人应该将眼光放长远一点,青莲教完全可以借助于机器榨糖厂的推广而迅速的发展壮大起来,大清产糖主要集中在四川、广东、福建和台湾,还有广西。

    白糖不仅在国内销量大,出口的销量也不小,广州这几年的白糖出口高达百万元,青莲教若能不计较蝇头小利,在这几省,联合当地士绅和百姓,稳步推广机器榨糖厂,收揽人心,积累实力,用不了几年,这几省就是青莲教的天下。”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