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五四章 广州禁烟(十八)

第二五四章 广州禁烟(十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上一起**,易知足就发现外面正下着细雨,金英端着水盆进来,笑道:“少爷今儿可起迟了。,”

    起迟了?易知足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七点,确实有些迟了,他无所谓的道:“左右无事,迟点无妨。”

    “他们都去码头看热闹了。”金英放下水盆,手脚麻利的给他梳理辫子,嘴里却没停,“早上下雨,好多人都去码头看那批茶叶,黄公子、白师姐也都去了。”

    “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几万两银子扔水里了。”易知足没好气的道,心里很是不忿,那一千六百箱茶叶都是十三行的行商捐献的,他的孚泰行也有份,对于林则徐如此意气用事,他确实不满,就算是要斗气,也没必要如此糟蹋银子,真的是不是自个银子不心痛。

    金英却是好奇的道:“那些西洋商为什么不要那些茶叶?”

    “白芷让你问的?”易知足闷声道。

    “人家好奇而已。”

    “这事说来话长。”易知足道:“出海了闲着没事再慢慢给你说。”说着,他问道:“伍公子呢?”

    “那个懒鬼,还没起身。”

    “谁说我还没起身?”随着话声,伍长青推门进来,瞥了一眼金英,道:“背后诋毁,可不是君子所为。”

    金英一点不惧他,冲他扮了个鬼脸,道:“奴婢可不是君子。”她知道两人有事要说,当即加快速度,麻利的结好辫子,便退了出去,易知足洗漱之后才转身问道:“事情半妥了?”

    伍长青早几日前就来了澳门,为的是收购火帽。当即点头道:“妥了,咱们出的是三倍的高价,那些军火商估计连仓库底都清扫了好几遍,这些日子进港的商船他们也没放过,总计是二千六百多个,昨晚已经装船。”

    二千六百多。听起来多,实则给护商团训练,一人才合三四个,还不够一天训练的,易知足颇有些失望,看来,实弹训练,只能是拖到明年开年以后了。

    见他没吭声,伍长青含笑道:“那些军火商说了。今年每月都能提供点,明年可以大量供应。”

    “明年?”易知足一笑,“明年咱们自己能够大量生产了。”

    “少爷。”李旺在门口轻声禀报道:“早点来了。”

    待的李旺布好茶水早点,伍长青自个斟了杯茶,问道:“这次去八所,大概要逗留多长时间?”

    “不好说。”易知足道:“这次要去昌化县城。”

    “知足兄就不担心广州的局势?”

    “有什么好担心的?”易知足含混的道,咽下口中的蒸饺,他才接着道:“眼下广州是个是非之地。林大人强硬,不达目的誓不休。义律反复无常,咱们要呆在广州,必然是两边不讨好,躲开才是上策,躲上半年,事态明朗了。咱们再回来。”

    半年?伍长青登时觉的口中的茶水又苦又涩,八所那鬼地方就不用说了,昌化县城估计也没有广州的一个镇子大,这下可有的受了,他连忙道:“昌化那地方闹瘟疫。知足可有所防备?”

    “放心。”易知足含笑道:“高价请了五六个郎中,还备了大量防疫病和瘴气的药材,这等大事,岂敢不上心?”

    夏季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风雨过后,海面显的异常平静,第一次乘坐西洋帆船出外海的金英、白芷都显的有些兴奋,到甲板上观赏风景,易知足、伍长青、黄殿元三人则窝在船舱里喝酒闲侃。

    第四日清早,船队便抵达八所,不过才两三个月时间,八所已经有些热闹了,其实这段时间易知足、伍长青陆续从广州招募了一批工匠民夫送过来,两支到马尼拉和安南采购粮食和各种材料的船队来来回回也带来不少苦力,另外还有伊利铁路公司大批勘探技术人员进驻,附近一些渔民也随之汇聚过来招揽生意。

    在易知足、伍长青两人眼里,这里已经算是有些人气了,但在黄殿元和白芷等第一次来这里的人眼里,却是一片荒凉,一眼望过去,根本不见人烟,略微迟疑,黄殿元才道:“铁矿就在这地方?”

    “这里是港口。”易知足含笑道:“铁矿在昌化县城附近,采掘的铁矿石将从这里上船运往广州。”

    “如此转运,还有利可图?”

    “当然,亏本的生意,元奇可不会做。”

    白芷却道:“这地方瞧着甚是平坦,而且林木也还茂盛,为何没有人烟?”

    “人少。”伍长青淡淡的道:“闹过瘟疫,瘟疫之后又是兵灾,十室九空,自然就荒芜了。”

    瘟疫?黄殿元一惊,连忙道:“知足,数千人,这可开不得玩笑。”

    “放心。”易知足连忙宽慰道:“瘟疫是道光八年发生的,如今早已没有,而且我也做了充足的准备,请了郎中,备了药草,无须担心。”

    听的时间隔得如此远,黄殿元才放下心来,随着船前行,略微背风处的护商团营地进入了众人视线,一眼瞧见那片整齐的帐篷,白芷好奇的道:“那是什么地方?”

    护商团用的是军用帐篷,黄殿元一眼就看出那是军营,惊讶的道:“这地方还有驻军?”

    易知足笑了笑,道:“这地方哪会有驻军,那是元奇护商团的营地。”

    元奇护商团竟然在这里?黄殿元大为意外,难怪苏梦蝶说不见护商团露面,原来竟然躲在这鬼地方,他心里着实有些纳闷,易知足为什么将元奇护商团扔在这里?他是老江湖,虽然心里疑惑,但却没敢随意打听。

    金英那丫头却大大咧咧的道:“元奇护商团不是义学,怎的在这里?”

    易知足瞥了她一眼,含笑道:“自然是拉到这里来训练。”

    义学?黄殿元心里暗忖,护商团兵丁都是从义学学生中挑选的?心里想着,嘴上却道:“瞧那营盘扎的颇有章法,知足还懂兵法?”

    “我哪懂什么兵法。”易知足含笑道:“不过是照葫芦画瓢罢了。”

    犹豫了片刻。黄殿元终是忍不住道:“可以去军营看看吗?”

    “当然可以,咱们去军营吃早饭。”


小农民修真全文阅读


    船队抵达港湾,因为码头还在图纸上,大船无法靠岸,众人换乘小船登岸,燕扬天早就从瞭望台得知是易知足的座船前来。当即带了一个排前来码头迎接,一上岸,金英就欢呼雀跃的跑向一个士兵牵着的两匹小马。

    两匹马高不过三四尺,长也不过三四尺,体型很小,一匹枣色,一匹黄色,相当漂亮,也不怪金英喜欢。燕扬天快步上前,举手敬礼,道:“学生燕扬天见过校长。”说着又转首向另几人致敬。

    易知足略微点头,含笑,道:“这小马牵来做什么?”

    “回校长,这是海南土产小马——果下马,只有这么大,可以用来代步。”

    海南还产马?易知足有些意外。不过,这马显然只适合做**物。含笑打量了几眼,他才道:“回营。”

    进的军营,黄殿元处处都觉的新鲜,整个军营相当整洁干净不说,而且十分的齐整,随意进个帐篷一看。几人都满脸惊讶,半晌说不出话来,帐篷里同样整洁干净,而且一切东西无不井井有条,牙刷、水杯、毛巾、被子、盆子、饭盒、水壶全部都摆放的整齐划一。尤其那被子,叠的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很是漂亮。

    好半晌,白芷才道:“从来没进过军营,没想到军营里竟这般讲究。”

    黄殿元看了她一眼,道:“白姑娘这话可错了,你没进过绿营兵的军营,跟这比起来,那简直就是猪窝。”说着,他指了指牙刷,道:“这护商团莫不都是少爷兵,个个都用牙刷?”

    易知足笑了笑,道:“护商团都是富贵兵,一月两块大洋,而且还能顶元奇的身股,刷牙,是个人卫生,个人卫生都不讲究,还指望他们讲究集体卫生?

    还能顶元奇的身股?元奇可是富的流油,果然是富贵兵,黄殿元心里暗忖,一一扫视帐篷里的用具之后,他才试探着道:“这些东西都是统一配发的?”

    “当然。”易知足笑道:“元奇不缺钱,那能委屈了他们?”

    “臭讲究。”白芷轻声嘀咕道:“这些富贵兵能派用场吗?”

    易知足笑道:“应该比绿营强点吧。”

    吃过早餐,易知足陪着众人观看护商团的日常训练,无非是体能训练、队列训练,拼刺训练,一路看下来,黄殿元感慨的道:“真没想到,知足还会练兵,这些兵打上一两仗,就远不是绿营兵可比,只是数量太少了点。”说着,他略微一顿,道:“这些火枪可不是绿营兵的鸟枪,都是西洋货?”

    “有容兄好眼力。”易知足含笑道。

    “绿营的鸟铳可没刺刀。”黄殿元说着一笑,“知足能否给咱们也买批火枪?”听的这话,白芷登时竖起了耳朵。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含笑道:“有容兄确定贵会能用得起火枪?”

    “什么意思?”

    “火枪可是烧钱的玩意。”易知足缓声道:“就说这枪吧,六十银元一杆,还要配备高质量的火药和子弹,每次实弹训练,都是烧钱,而且还不耐用,一杆枪打个二三百发子弹就可以报废了,再则零部件的损耗也大,没有一定的机器生产能力做后盾,或是足够的财力做支撑,根本养不起。”

    那么贵?略微沉吟,黄殿元才道:“五百人我还养得起。”

    笑了笑,易知足才道:“那我帮有容兄订购五百杆火枪?”

    略微迟疑了下,黄殿元才道:“这不是小事,我回去与当家的商量下。”说着,他看了易知足两眼,道:“知足带我们来参观护商团军营,应该有所图吧?”

    “这点小心思看来是瞒不过有容兄。”易知足含笑道:“元奇掌广东一省之钱行,大额银钱辗转押送,五百护商团根本就不够用,还有这里的矿场港口码头,也不可能不驻兵镇守。”

    说着,他看了白芷一眼,道:“我打算从青莲教和三点会送来的矿工里各自挑选五百人组建护矿队和护港队,当然,这两个队都归元奇节制。”

    这小子是打的这个主意,黄殿元笑了笑,道:“无利不起早,咱们有什么好处?”

    “有容兄要什么好处?”

    黄殿元笑道:“人情,要元奇一个人情。”

    “有容兄这算盘打的精。”易知足含笑道:“元奇一个人情,那可是千金难买。”略微一顿,他爽快的道:“行!以后三点会有事尽管开口。”

    “痛快。”黄殿元笑道。

    午餐过后,将黄殿元、白芷都安排下去休息后,伍长青才找到机会,将易知足拉到一边,不解的道:“那些矿工来了之后,要建护矿队、护港队什么的,难道还由得着他们?何必许一个人情?再说,知足兄就不担心他们在护商团发展会众?”

    “那些矿工肯定有不少是青莲教和三点会的人,不打招呼,以后就是个麻烦事,话得说到明处,什么护矿队,沪港队,都不过是个名头,这一千人,就是护商团的人。”易知足说着微微一哂,道:“至于说渗透,谁渗透谁可说不定,长青别担心。”

    见他如此有把握,伍长青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那些帮会蛊惑人心还是一套手段的。”

    “长青别担心,护商团的人他们蛊惑不了。”易知足说着轻叹了一声,道:“义学的学生招募的太慢了,有这一千人,咱们也就多一分把握。”

    这倒也是,当务之急,先扩充实力再说,略微沉吟,伍长青才道:“护商团的火枪比鸟铳强得多,西洋火枪都如此厉害?”

    听的这话,易知足看着他道:“长青见到火枪射击都绕着走,怎的突然如此问?看出护商团火枪的厉害了?还是老爷子猜到了?”

    “知足兄对护商团信心满满,老爷子哪有不疑心的道理?”

    “看来还真是瞒不过老爷子。”易知足道:“护商团的火枪威力比西洋火枪是要强一些,关键在火药和子弹上,这事别泄露出去,我正跟美国商人交易,换取他们制造火枪火炮和火药火帽的机器设备和技术,再则,英国人进犯广州,咱们也能狠狠的敲他们一闷棒。”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