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五九章 团练告示

第二五九章 团练告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停止对英吉利铁的进口?易知足缓缓摇了摇头,道:“不行,只要英吉利不涨价,就没必要停止进口,这个价格现在就是白菜价,比咱们自己采矿冶炼还要便宜,不是经济危机,英吉利的铁价也要高达**十元。”

    顿了顿,他接着道:“咱们自己的钢铁厂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才能建成投产,今后几年,广州对铁的需求量会大幅上升,铁路修建只是开始,不仅佛广铁路要延伸,昌化至八所的铁路也已动工,长乐机器厂对铁的消耗也会持续增长......。”

    “那是否考虑推出元奇龙洋?”孔建安试探着道:“铸币厂囤积的龙洋已高达三百万。”

    “三百万少了些,不足以全面铺开。”易知足说着看了两人一眼,道:“如今不是海贸旺季,市面对银的需求量也不高,不过是占用了六七百万,发行的银票都足以抵消,更何况还有大量的存款,何至于出现银根紧缩的情况?”

    孔建安一脸苦涩的道:“外面谣传会与英吉利开战,不仅是士绅商贾,就连小民百姓也都纷纷兑换现银,还有不少人连息都不要,也要提取存款......。”

    “挤兑?”易知足心里一沉。

    “还没到挤兑的地步。”解修元缓声道:“元奇本金雄厚,行商丝商茶商存款所占比例较高,暂时还稳得住,不过,持续下去,就很难预料了。”

    易知足点了点头,遭遇战乱,谁不想将银子捏在手里?这是人之常情,看来,鸦.片战争爆发,对元奇也是一次不小的考验,略微沉吟,他才道:“距离战争还远。不要担心,当务之急是稳定人心。”

    距离战争还远?解修元诧异的道:“大掌柜,真会爆发战争?”

    易知足看了两人一眼,取出一支雪茄缓缓点上。这才缓声道:“与英吉利的战争,预计会在明年五六月间爆发。”

    两人对易知足的话素来是深信不疑,况且易知足说话的语气又颇为沉重,孔建安、解修元两人哪敢怀疑,当下脸色都是一变。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天灾**,尤其是兵灾,有道是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广州若是爆发战事,元奇如何能够幸免?

    见的两人神情,易知足不以为意的笑道:“不用担心,英吉利未必能打进广州。”

    “大掌柜千万别掉以轻心。”孔建安严肃的道:“元奇如今是名声在外,若是爆发战争。必然会被勒令大额捐输,更为可虑的是,挤兑!人心慌乱,必然会出现挤兑,况且兵凶战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大掌柜须得未雨绸缪。”

    解修元接着道:“元奇一统广东钱业,虽然本金雄厚,但分号遍布全省各府县,一旦出现挤兑。后果不堪设想,还请大掌柜早做谋划,窃以为,当前应收缩银根。停止一切放贷,加紧收贷,套换现银,积蓄实力,以应对即将出现的挤兑,至于稳定人心。稳定银钱比价,那都是官府之责......。”

    易知足抽着雪茄半晌没吭声,元奇银行的举措,具有最直接的影响,比报纸宣传和散播小道消息的效果要强得多,这一系列举措出台,广州士绅必然会人心惶惶,声势一造起来,有利于争取士绅办团练。

    眼下,对于他来说,重中之重,就是争取办团练的权利,元奇名下的众多股东,不论是银商、行商还是丝商,大多都是士绅的身份,一旦官府允许地方士绅办团练,护商团要扩编一万,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半晌,他才开口道:“不必着急,待我去见过总督大人和抚台大人,再做定议。”

    卖麻街,总督府,签押房。

    两广总督邓廷桢轻轻放下手中的《谕沿海民人团练自卫告示》,心里犹豫不定,这份告示早在八月间林则徐便已拟好,但他却一直犹豫着不敢用印,林则徐成立绅士公局,发动士绅禁烟,他就担心糜烂地方,若是再允许士绅组建团练,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而这还不是他最担心的......。

    巡抚怡良看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声,道:“九龙、穿鼻两战,虽是小胜,但广东水师将懦兵疲,临阵脱逃之弊习却也暴露无疑,小战尚可,大战断难指望,唯有坚壁清野,以民制夷,方可拒夷于外。

    士绅组建团练,不利地方靖宁,不利施政,不利教化,其弊甚多,然两害相权取其轻,即便地方糜烂,以后还可再花精力慢慢整治,英夷进犯,就不只是糜烂,而是丢城失地......。”

    孰轻孰重,邓廷桢岂能掂不清楚,半晌,他才闷声道:“林大人让悦亭来游说的?”

    怡良点了点头,道:“昨日下午遣人送信,着在下务必劝说大人同意地方组建团练。”

    “林大人不是说,英夷不可能为了贸易而跨洋数万里进犯?”

    “听说易知足回来了,昨日与关军门一道去了虎门。”

    话才落音,一个随从就在外面禀报道:“禀部堂大人,元奇大掌柜易知足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邓廷桢说着抚须笑道:“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易知足快步进来,见的屋里只有邓廷桢、怡良两人,当即随意的躬身道:“在下见过二位大人。”

    邓廷桢摆了摆手含笑道,“知足无须多礼,坐。”俟其落座,他才问道:”昨日回来的?”

    “是,昨日晚间才回西关。”

    “九龙、穿鼻、官涌,水师数战数捷,知足还是坚信英吉利会开战,会大举进犯?”

    易知足点头道:“些许小战,不足挂齿,断绝贸易,才是逼迫英吉利开战的原因。”

    听的这话,怡良好奇的道:“自古以来,罕闻有因为贸易而开战的,知足能否详细解说?”

    易知足看了邓廷桢一眼,含笑道:“都是老生常谈。”顿了顿他才道:“东西方贸易有着巨大的利润。英吉利要想维持欧洲霸主,海洋霸主的地位,就必须把持东西方的贸易,若是被法兰西或是美利坚把持东西方贸易。英吉利就会衰败,其霸主地位就会被取而代之,对英吉利来说,这是事关国运的大事,无法容忍。必战无疑!
金丹老祖在现代全文阅读


    “也就是说,事关国运,英吉利不得不战?”怡良沉吟着道:“若是重开贸易呢?”

    “重开贸易?”易知足哂笑道:“那就意味着前功尽弃,意味着禁烟失败。”

    邓廷桢沉声道:“禁烟事关大清国运,大清不得不禁,也就是说,这一战,咱们大清和英吉利都是为国运而战?”

    “正是如此。”易知足点头道。

    “还是知足见的透彻。”怡良说着看了邓廷桢一眼。

    邓廷桢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当即取过那份《谕沿海民人团练自卫告示》递给易知足,道:“这是林大人拟的团练自卫告示。知足先看看。”

    告示都已经拟好了?只瞟了一眼题目,易知足心里就是一喜,看来林则徐也是早有号召地方士绅组建团练的意思,这可正好,当下认真细看,“本大臣、部堂兹晓谕沿海乡村父老绅商居民等,英夷走私鸦.片,流毒天下,为害甚巨,皇上恪天体物........我等兆民。岂忍坐视,当效忠邦国,群相集议,购买器械。聚合丁壮,以为自卫,如见英夷上岸滋事,一切民人皆准开枪阻止......。

    迅速看完,易知足却没明白,邓廷桢让他看这份告示是何用意。难不成是洞悉了他的来意?这个可能不大?略微沉吟,他才含笑道:“既是号召组建团练自卫,还当悬之以赏,杀一英夷赏银多少,如此,方更能激发民众积极性。”

    邓廷桢瞥了他一眼,道:“知足可曾考虑到,这份告示一出,广州市井会是何反应?如今只是谣传会与英吉利开战,就已引起恐慌,银钱比价大幅高升,物价飞涨,元奇这段时间没出现挤兑罢?”

    原来对方是担心地方动荡,怡良心里暗道了一声惭愧,他还真没往这方面去考虑,这份告示一张贴出去,必然会引发更大的恐慌,毫无疑问的,元奇的压力当属最大,一旦引发挤兑,元奇不堪设想,而元奇如今却是广州抗击英夷最为有力的支持者。

    易知足苦心积虑的要获得组建团练的权力,对于元奇的安危,他并不担心,区区挤兑,还挤不垮元奇,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还请大人放心,就算发生挤兑,元奇也有把握有能力应对,不会因为挤兑而倒闭,不过,须得给元奇几天时间筹备调运银两,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恐慌。”

    钱庄最怕什么?毫无疑问的,就是怕挤兑,邓廷桢虽然不懂金融,却也很清楚这点,是以他才犹豫不决,地方糜烂是可以慢慢治理,但若战争还没爆发,先就引发广州经济大崩溃,那这一仗不用打,就败局已定。

    听的易知足信心满满的保证元奇不会因为挤兑而倒闭,他不由的暗松了口气,道:“看来本部堂还是小看了元奇的实力,知足尽管从容布置,不争这几日时间。”说着他看向怡良,道:“士绅商贾良莠不齐,广东历来又是民风彪悍,一旦允许地方组建团练,广东从此多事,最为可忧者,还是会党,广东福建,历来会党猖獗,组建团练,会党必然乘势而起......。”

    听的这话,怡良不由的一呆,组建团练,还有这个隐患?难怪的对方犹豫不决,不过,他很快就定下心来,先解燃眉之急再说,后患无穷,他难不成还能老是在广东为官?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让后面的官员头痛去。

    拿定主意,他才开口道:“会党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历来鲜见有会党成气候者,部堂大人何须太过忧心?况且,会党之害与英夷之患,有内外轻重缓急之分,当先外而后内,先重而后轻,先急而后缓。”

    “抚台大人所言甚是。”易知足连忙附和道:“相较于船坚炮利,堪称百战之师的英吉利海军,会党根本不值一提。”

    邓廷桢微微颌首道:“既是如此,本部堂同意用印,劳烦悦亭回复林大人,待的元奇筹备好,就广为张贴。”说着,他话头一转,问道:”知足昌化之行,情况如何?怎的一去半载?”

    易知足心里清楚,对方关心昌化铁矿情况是关心佛广铁路是否能省银子,关心元奇能捐输多少银子,当即将昌化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才道:“办钢铁厂还要大量的优质煤,在下去海口逗留了一段时间,考察了解安南的煤矿,顺带还去了趟徐闻,了解海安港的糖市。”

    听的这话,邓廷桢笑道:“看来徐闻的糖商们快倒霉了。”

    五日后,广州城内外就张贴出了钦差大臣、两江总督林则徐和两广总督邓廷桢联合用印的《谕沿海民人团练自卫告示》。

    告示一张贴出来,随即在整个广州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无疑是证实了之前的传闻——朝廷与英吉利要开战了。

    当天,元奇就迎来了第一波挤兑风潮,广州城及周边府县的各个分号都排起了长队,无一例外,都是来兑换现银或是提取现银的。

    元奇双门底分号,长长的队伍从大堂一直排到了大街上,虽然早有准备,见这情形,二掌柜候林生还是有些紧张,一边安排伙计们维持秩序,一边亲自出面招呼相熟的大户,将一众大户请入会客厅,他含笑拱手道:“诸位无须心急,元奇已经调集了充足的现银以应对有可能出现的挤兑情况,诸位都是大储户,取现的数额大,按照元奇的规矩,大额提现都需要提前三日预定......。”

    “规矩我们都知道。”一个客户不满的道:“可眼下不是情况特殊嘛,候掌柜方才也说了,这是挤兑,出现挤兑,咱们能不急吗?”

    “诸位.....,诸位。”候林生依旧笑容满面的道:“知道诸位心里焦急,易大掌柜特意吩咐,但凡提取千两以上现银者,若是不愿意在分号等候三日,可前往元奇总号,当日提取现银......。”

    他话未说完,已经有几个大户夺门而出,见这情形,他含笑道:“诸位无须着急,元奇敢承诺让大户当日提现,诸位还担心取不到银子?诸位尽可放心,元奇不会砸了自个招牌,若是有近几日到期的存款,本掌柜给你们担保,延迟几日,连本带息一起取,英吉利离着咱们广州四万里,不差这几日。”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