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六零章 挤兑危机

第二六零章 挤兑危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奇总号,容园。

    易知足在书房里紧皱着眉头仔细的核对着账目,这一年多,经他之手开支出去的,不论是他个人的还是元奇的,数额都着实不小,归属于他个人的,买地,安置流民,修建义学,招收学生,购买战舰和船队,扩建天宝表厂,平日花费......七七八八加起来已经开支八十多万,如今账面上剩下的连四十万都不到。

    由他经手属于元奇的开支更大,修建长乐机器制造厂,长州造船厂,广东水师弹药局,花旗安置村,东煌丝业股份公司,虎门炮台捐输,招募义勇,各种机器设备以及英吉利优质铁的采购,佛广铁路,昌化铁矿,护商团的军火采购等等,总计支出高达五百八十多万。

    好在长乐机器厂和东煌已经开始赚钱,而且东煌卖加盟费卖了二百多万,总体来说亏空并不太大,也就二百多万,若是将三万多吨铁抛出去,还能倒赚二百万,不过,佛广铁路,昌化铁矿的后继投入可不小,另外还要投建钢铁厂和大型锻造厂,这都需要大额的银两。

    推开账本,他伸了个懒腰,起身在房间里慢慢的踱着,摊子铺的太快也太大,如今元奇每月的开支都不是小数目,仅仅是佛广铁路,昌化铁矿,护商团这三样加起来就得超过十万,而且还面临着巨额的战争捐输,问题是元奇如今的日子也不好过。

    战争迫近,没人会将银子存进元奇,就靠元奇的本金,能勉强维持就已属不易了,没有长乐机器厂和东煌,元奇怕是难以熬过这场战争,得想法子赚钱!护商团扩张要钱,打仗更要打钱!问题是,现在上哪去赚银子?

    李旺进来低声禀报道:“少爷,茶行公会黄会长求见。”

    黄子昌来做什么?打探消息?易知足看了门外一眼。道:“请他进来。”说着缓步踱了出去,一见面,黄子昌就含笑拱手道:“易大掌柜一去琼州半载,听说是勘察昌化铁矿。可有收获?”

    “还算可以。”易知足还了一礼,两人落座,他才含笑道:“黄会长次番前来,是担心茶叶贸易还是担心元奇?”

    “都担心。”黄子昌笑道:“元奇此番遭遇挤兑,若用得着茶叶公会。易大掌柜尽管吩咐。”

    “黄会长能有这番心意就足够了。”易知足含笑道:“区区挤兑,元奇还没放在眼里,如今的元奇可不只是钱庄。”

    他这话底气十足,黄子昌忍不住感叹道:“亏得是元奇一统广东钱业,若是以前,出现这等大规模的挤兑,不知道有多少钱庄倒闭。”微微一顿,他接着道:“英商是广州最大的茶叶贸易商,英吉利国的茶叶消耗亦是最大,一旦与英吉利开战。茶叶贸易会否一落千丈?”

    易知足抽出一支雪茄点上,这才缓声道:“从去年开始,英吉利、美利坚就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大量工厂倒闭,工人失业,经济萧条,今年,经济危机会陆续波及整个欧洲,茶叶贸易肯定会大受影响。

    这节骨眼上,朝廷断绝与英吉利贸易。两国交兵,在所难免,对茶叶贸易的冲击肯定不小,一落千丈。或许不是夸张。”

    “以知足判断,会持续多长时间?”

    “短则两三年,长则四五年。”

    这么长的时间?黄子昌的神情有些黯然,长达四五年的贸易低迷期,对广州的茶商来说,可说是致命的打击。

    缓缓吐出一团烟雾。易知足才缓声问道:“今年的茶叶销量是多少?”

    “二十六万担。”黄子昌道:“只相当于寻常年份的一半。”

    “明年准备二十万担就足够了。”易知足说着顿了顿,道:“黄会长不妨适当增加一些绿茶,当然,也是中低档的,说不定,这两年绿茶会给茶商带来惊喜。”

    历来对外贸易,绿茶所占的比重甚小,听他说的含糊,黄子昌亦不好多问,当即颌首道:“既是易大掌柜提议,老夫就让他们多进两成。”

    易知足对美国、法国海商推销绿茶,说绿茶能有效仿预防坏血病,这事经过一年的测试,估计明年就会有反应,仅是两国的海军采购怕就不是小数量,听的黄子昌说增加两成,他笑了笑,也不多说,这事毕竟只是猜测。

    黄子昌今儿前来无非就是表明态度,茶叶公会如今与十三行和元奇关系密切,元奇出现挤兑,他不能假装不知道,他知道易知足忙,略微闲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

    易知足起身送他到门口,含笑道:“凡事皆有利弊,这两年茶叶贸易低迷,正利于茶叶公会垄断,一旦爆发战争,对外贸易的格局就可能会大为改变,时间不多,黄会长需得抓紧时间。”

    对外贸易的格局会大为改变?黄子昌正待细问,一眼瞥见伍长青、潘仕明两人联袂而来,便点头道:“易大掌柜放心,茶叶公会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整合茶商,已初步形成垄断格局。”

    “好。”易知足含笑道:“有时间,黄会长给我介绍几个福建和江浙的茶商......。”

    黄子昌一头雾水的出了容园,易知足为什么会对福建和江浙的茶商感兴趣?难不成是对茶叶生产有兴趣?机器制茶?改天得来仔细问问。

    会客厅里,易知足随意的给伍长青,潘仕明两人一人递了支雪茄,又将窗户全部打开,这才道:“如今二位可都是大忙人,怎会凑一块来了?”

    潘仕明如今也抽雪茄抽上了瘾,熟练的点燃抽了一口,才道:“凑巧,在门口遇上的。”说着,他径直道:“元奇出现挤兑情况,我是特意前来问一问,可有用得着报馆的地方?”

    “不用。”易知足摆了摆手,道:“这次挤兑,对元奇来说,是件好事。”

    “好事?”潘仕明、伍长青都是一楞。

    易知足笑了笑,才道:“别看挤兑的厉害,实则也就是今明两日。到后日,就会缓和下来。”顿了顿,他才接着道:“与英吉利一战,在所难免。元奇的挤兑,也就是
我的26岁女上司笔趣阁
迟早的事,这时候发生挤兑,压力比明年五六月间发生挤兑要小的多。”

    “也只有知足会如此想。”潘仕明笑道,略微沉吟。他才道:“如今还未到年关,大量放贷资金尚未收回,元奇哪来的银子应对这次挤兑?”

    “顺德和佛山。”易知足含笑道:“从顺德解了三百万,一百多万是东煌今年的利润分成,剩下的是丝商们的存款,佛山,我卖了一万吨英吉利优质铁,得款一百三十万,另外,长乐还有三百万元奇龙洋。应对这次挤兑,绰绰有余。”

    “佛山铁商如此有钱?”潘仕明惊讶的道:“能够一手拿出一百三十万?”

    “则诚兄可别小看佛山铁商。”易知足含笑道:“佛山铁商——李、陈、霍、梁、冼,五大家,皆是财大气粗,在仓库验货之后,当场就将一万吨瓜分干净。”

    “这事我可听说了。”伍长青笑道:“他们是怕元奇冲击佛山铁市,捏着鼻子吞下的。”

    “长青跟佛山铁商有熟识的?”

    潘仕明笑道:“长青有个堂兄娶的就是佛山霍家的女子。”

    “长青的堂嫂是佛山霍家的?”易知足欣喜的道:“早不说,过几日陪我去趟佛山。”

    “知足兄该不会真是对佛山铁市有兴趣吧?佛山市场规模是不小,但却经不起元奇折腾。”

    “瞧长青说的。”易知足不满的道:“咱是哪种走到哪里就折腾到哪里的人?在海口在徐闻,咱不就很老实很本分?”

    伍长青哂笑道:“你那是摸底。还没到折腾的时候。”

    “真不折腾。”易知足笑道:“我得找他们要人,钢铁厂、铸造厂和弹药厂都需要大量的工匠。”

    “若只是要工匠,那问题倒不大。”

    “还有,明日上午陪我去馥荫园见见张维屛。”

    一听这话。潘仕明连忙道:“知足又有什么奇思妙文要劳南山公大驾?”

    易知足轻描淡写的道:“想拜托南山公写一篇有关民族和国家的文章。”

    有关民族和国家的文章?潘仕明皱了皱眉头,略微沉吟才道:“这可是犯禁的话题,满族以少驭多,素来对这个话题甚是敏感,知足须的谨慎。”

    “则诚兄无须担心?”易知足磕了下烟灰,道:“南山公岂会不知轻重?况且还有总督府的审核。”

    李旺快步走到门瞥了屋里一眼。见的三谈笑风生,忙躬身道:“禀少爷,日升昌票号广州分号的大掌柜——王德昌,在外求见。”

    易知足看了两人一眼,道:“又是一个前来打探虚实的......。”

    有道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元奇遭遇挤兑,易知足这个元奇大掌柜浑然没当回事,与元奇密切相关的一众人等却都大为紧张,山西票号的掌柜、广州各大小衙门的官员、十三行商馆的美国领事、铁路公司以及众多美商,广州各个会馆的外地商贾,各个行业会所的会长们都紧张的关注着。

    广州城内外的大小茶楼酒肆,客栈码头,街头巷尾,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元奇能不能熬过这一关,幸灾乐祸的,关心的,担忧的,事不关己的......,各种各样的心态都有。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一个话题很突兀的抛了出来,如果元奇倒闭,将会是什么情形......?这个话题一出现,立即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也激起了众人的兴趣,迅速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如果元奇倒闭,小额存款没有机会,低息借贷没有机会,通存通兑没有机会......。

    如果元奇倒闭,肯定会引起连锁反应,长乐机器厂、东煌丝业股份公司,天宝表厂等就算不倒闭,也会大受影响,长州造船厂、佛广铁路肯定会停工,元奇投资正在修建的各个工地和码头也会停工,那意味着有数万人甚至是十万以上的人失业......。

    如果元奇倒闭,肯定会引起广州甚至整个广东的经济崩溃,商贸衰退,市场萧条,银钱比价失控......。

    随着这个话题讨论的深入,不少人都才蓦然发觉,原来元奇跟他们有着密切的关系,只是平日里没觉得而已,短短三年时间,元奇已经悄无声息的渗透到他们的生活之中,已经足以影响士农工商各个阶层,足以影响整个广州的盛衰,在广州甚至是整个广东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次日一早,元奇总号孔建安、解修元和广州分行梁介敏、唐敬元一早就赶到容园外候着,易知足也比平日里提前了半个时辰赶来,这是他定下的规矩,遇上大事,早上提前一个小时开碰头会。

    众人进的书房落座,孔建安便径直汇报道:“经过昨晚汇总,广州、南海、番禺等附近各大小分号,昨日一共支出现银一百三十二万六千四百余元。

    严格的说,这仅仅只是半日挤兑的情况,预计今日的挤兑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有可能会高达二百五十万以上。”

    听的这话,解修元、梁介敏几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开钱庄最怕的莫过于挤兑,即便是实力雄厚的,也怕挤兑,为了追逐利差,钱庄正常情况下都是将银子放贷出去,将银子放在钱庄银窖里睡觉,那铁定是要赔本的。

    一旦出现挤兑,钱庄无银支付,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信誉扫地,对于钱庄来说,没有信誉,根本就无法生存,元奇虽说是垄断广东一省之钱业,但若失去了信誉,同样难逃倒闭的命运。

    在座几人心里都清楚,为了应对这次挤兑,易知足调集了七百多万元,但若是照这个速度,最多能够支撑四天时间,解修元看了几人一眼,缓声道:“我粗略统计了下,兑现数额最大的不是存款,而是各种票据......约占了七成。”说着,他看向易知足,道:“大掌柜,是否能暂缓兑换票据.....现在已进入腊月,最多两个月,元奇就有能力兑换各种票据。”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