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六一章 羊群效应

第二六一章 羊群效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谓各种票据,自然是元奇发行的各种钱票、银票、庄票、期票、汇票等等之类,这些票据在市面统称‘私钞’,听的解修元提议暂缓兑现私钞,不等易知足开口,孔建安、梁介敏就异口同声的反对道:“不可。∷∷,”

    两人对视了一眼,梁介敏才缓声道:“私钞最重信誉,若是延期兑付,就算元奇能挺过这次挤兑,也是信誉扫地,非万不得已,不可如此。”

    易知足瞥了几人一眼,道:“私钞发放,可突破比例?”

    元奇本金雄厚,发行私钞的规模相当大,但比例并不高,一直严格控制在一比一左右,也就是本银一万,发行私钞一万,确保发行的私钞都有兑付能力,这个比例,与以前西关那些钱庄发放私钞的比例相比,可说是相当的保守和谨慎。

    孔建安连忙欠身道:“回大掌柜,私钞发放,一直严格遵循一比一的比例,偶有浮动,亦都是短期,总体而言,一直维持在这个比例。”稍稍一顿,他接着道:“之所以私钞提现数额大,是因为下面各府县分号发行的私钞有相当大一部分滞留在广州......。”

    听的这话,易知足心里一沉,意识到出大麻烦了,他根本就没预料到下面府县的私钞会集中到广州来兑现,这个数额会有多大?一旦广州不能兑现,就会引起恐慌,会迅速蔓延到下面的府县分号,眼下还没到年关,各个分号的放贷都没收回,存款加私钞一起挤兑,根本撑不住!若是出现这种情况,整个元奇可能在短短月余之内。整个崩塌。

    见的易知足不吭声,解修元沉声道:“若是广州的总号及周边分号被挤兑的无法兑现现银,必然引发大规模的恐慌,后果不堪设想.....。元奇情况特殊,乃是垄断一省之钱业,暂缓私钞兑换。虽然有损信誉,但只要挺过这一关,信誉还可慢慢挽回......。”

    梁介敏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暂缓私钞兑换,亦会引发恐慌,一旦出现恐慌,挤兑就会加剧,后果同样不堪设想。”

    易知足摆了摆手,看向孔建安道:“估计还需要多少银子?”

    这可将孔建安问倒了。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广东阖省九府十五州厅又七十九县,元奇分号已遍及各镇,大小分号总计一千二百余,发放私钞总数约在七千万,保守估计至少有四成在广州,自九龙海战以来,已陆续兑现一千多万。估摸着,至少还得二千万。才能应对这次挤兑。”

    也就是说,还要一千三百万?稍稍沉吟,易知足才道:“都散了,这两日先保证所有的分号不能断银......。”

    孔建安、梁介敏、唐敬元三人拱手告退,解修元却留了下来,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暂缓私钞兑换这事,先观察两日再说。”

    解修元含笑道:“大掌柜,听闻日升昌票号广州分号的王大掌柜昨日来前来拜访,咱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西票来分散一下压力?”

    用山西票号来分担压力,这事王德昌昨日曾主动提起。山西票号主要业务是异地汇兑,着元奇下面府县分号通过山西票号将银子汇来广州,如此,就可以利用山西票号开出的汇票分担一部分压力,不过,易知足很干脆的谢绝了,这个人情大发了,以后难得还。

    略微沉吟,他才道:“我拒绝了王大掌柜的好意,这事咱们的自己想法子解决。”

    自己想法子解决?解修元一楞,随即眼珠一转,试探道:“昨日元奇遭遇挤兑,市井间议论纷纷,却突然冒出一个话题——如果元奇倒闭......,这是大掌柜着人刻意放出去的?”

    易知足摸出一支雪茄,缓缓点上,不置可否的道:“怎么着,解掌柜的觉着这个话题能够缓解对元奇的挤兑压力?”

    “应该能有所缓解。”解修元含笑道:“不过,效果可能不大,即便明知元奇倒闭会造成极大的影响,但却没人会为了元奇而甘冒风险,谁不担心辛苦积攒的银子打了水漂?”

    这个话题,确实是易知足着人刻意放出去的,挤兑当然不是好事,但这个阶段出现小规模的挤兑,对元奇来说却是件好事,他希望通过对这个话题的广泛讨论,来引导舆论,持续发酵,反复引导,以期减少鸦.片战争真正爆发之际发生的挤兑压力。

    如今看来,这步闲棋得做正棋用,他如今可没能耐去找一千三百万来填补这个缺口,略微沉吟,他才道:“人都有从众心理,挤兑就是一种从众心理的很好展示......。”

    “从众心理?”解修元一脸不解的道。

    “羊群效应,听说过没有?”易知足笑了笑,道:“羊性情温顺,有较强的合群性,一般情况下,一个200——400只羊的羊群,牧羊人只要训练出一只领头羊即可很好的管理,当羊群出、入圈、过桥、过河或通过狭窄处时,只要有领头羊先行,其余羊只就会尾随。

    在一群羊前行的道路上横放一根木棍,领头羊跳了过去,后面第二只、第三只也会跟着跳过去,这时,把那根棍子撤走,后面的羊走到这里,尽管拦路的棍子已经不在了,它们仍然像前面的羊一样,向上跳一下,这就是所谓的“羊群效应”也称“从众心理”。

    “还有这等趣事?”解修元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道:“人可比羊聪明多了。”

    易知足摇头道:“未必,解掌柜不妨拭目以待。”

    听的这话,解修元登时两眼放光,兴致盎然的道:“大掌柜有何差遣,尽管吩咐。”说着,他一笑,“大掌柜不会是想让在下做领头羊吧?”

    “你当然得算一只头羊。”易知足笑道:“不过,挤兑的那么厉害。一只领头羊可不够。”

    离开容园,易知足便乘轿前往天海阁茶楼,他原本是与伍长青约好去花地拜访张维屛的,眼下自然是去不成了,在天海阁与伍长青草草吃了早茶,两人就前往十三行商馆的美国馆。

    事先得到报信的美国驻广州领事斯诺早就在门口恭候着。一见面,他没有
鸩巢小说5200
寒暄,直接关切的道:“听闻元奇出了点小小的意外,美利坚商人能为元奇做些什么吗?”

    “元奇确实遇上一点麻烦。”易知足直言不讳的道:“我需要朋友们的帮助。”

    “能帮助元奇,是我们的荣幸。”斯诺微笑着伸手礼让道:““易先生,伍先生,里面请。”

    上了二楼办公室落座,易知足才开门见山的道:“元奇遭遇挤兑,需要大量白银......。”

    斯诺耸了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遗憾的道:“易先生,不是美利坚商人不愿意援手,问题是,我们的白银都带回国了,易先生也清楚,美利坚如今特别需要黄金和白银。”

    “我知道。”易知足含笑道:“你们没银子,伍先生给你借。银船都给你们准备好,领事阁下只需要带领美利坚商人大张旗鼓的将银船押送去元奇总号既可。”

    “哦。没问题。”斯诺连忙笑道:“非常感谢易先生给予美利坚商人为元奇效劳的机会,我们将十分荣幸。”说着,他话头一转,关切的道:“贵国真会与英吉利开战?”

    “英吉利若是敢打上门来,咱们大皇帝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宣战。”易知足说着一笑,“我得提前恭喜阁下。恭喜美利坚成为大清帝国最大的对外贸易伙伴。”

    联手美利坚与法兰西将英吉利踢出东西方贸易圈,这是易知足当年提出的这个大胆设想,斯诺做梦也没想到,这才短短二三年时间,这个设想就将成为现实。他为此兴奋的几夜都睡不着,自九龙、穿鼻海战爆发之后,他就一直处于亢奋之中。

    听的易知足这番话,他不由的心花怒放,他太清楚那些英国佬了,断绝贸易,绝对是骄傲自大的英国佬无法忍受的,他们一定会向清帝国宣战!他当即道:“易先生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竭尽所有,想方设法的满足易先生的需求。”

    “谢谢.....。”易知足说着站起身,他现在可没时间扯这些,只要旗昌行、卫特摩、奥利芬行今年年底之前将制造枪炮弹药的机器设备运来,他没什么额外要求,他礼貌的伸出手含笑道:“忙完元奇的事情,我一定会来拜访阁下。”

    走出美国商馆,伍长青才笑道:“下一只头羊是谁?”

    “自然是广州的官府。”易知足说着笑了笑,道:“总督府、巡抚部院我自去跑,令堂嫂是佛山铁商霍家人,劳烦长青请她转告一声,元奇手头还有四万吨英吉利铁。”

    “你这是威胁!”

    “这话我说是威胁,长青说,就是善意的提醒。”

    “好,我安排好银船就去。”

    麻纱仓大街,天宝表厂。

    宽大的会客厅里济济一堂,在座的都是天宝的中高层骨干和一些高薪的大匠以及顶有身股的工匠,厂长姜申通扫了众人一眼,轻咳了一声,朗声道:“诸位,天宝表厂实行机械标准化流水生产以来,年产怀表已经突破四万块,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今后每年会有四十多万元的利润!各位都是顶有身股的,是天宝的中坚,也是天宝的东伙。

    天宝表厂是谁的?大家都清楚,两个东家,元奇大掌柜易公子,伍家长青公子,都是元奇的股东,元奇如果倒闭,对大家来说,意味着什么,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

    副厂长汪长生接过话头,道:“元奇遭遇挤兑,大家伙也都是忧心如焚,但咱们能力有限,只能是干着急,姜厂长若是有什么好法子,不妨说出来,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咱们毫不犹豫。”

    “我不懂经济,也不懂钱庄的业务。”姜申通道:“但我听说了一件事,昨日,元奇在广州发生挤兑,但是元奇顺德各个分号不仅没有出现挤兑,反而出现了排队存款的情形,排队存款的是什么人?机器缫丝厂的女工!清一色的女工!

    听到这个消息,我都不敢出门,没脸见人,咱们天宝的爷们居然还不如顺德缫丝厂的娘们!古话说的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咱们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但是聚集起来,咱们的能力也不弱!

    发动天宝所有的学徒和工匠,咱们也去元奇存款,有多少存多少!咱们谁都可以不相信,但是不能不相信大掌柜!大家说,是不是?”

    “说得好!”唐士贵站起身高声道:“元奇名下有多少职员?元奇的掌柜伙计,顺德的丝商和缫丝女工,长乐机器厂,长州造船厂.....,加起来至少几万人,若是个个都尽自己的能力去存款,去支持元奇,元奇根本就垮不了!”

    话一落音,下面顿时炸开了锅,顺德缫丝女工都去存款,他们若是不去,以后可都没脸在天宝呆了,也没脸见大掌柜大东家。

    与此同时,长乐机器厂,洛溪弹药局,长州造船厂,元奇义学,各个安置村,元奇名下的各个工地,几乎都在上演着与天宝相似的一幕。

    午后,一群金发碧眼的花旗商押着一溜银船在元奇总号附近的码头靠岸,银船本就吸引人再加上一大群相貌怪异,衣着打扮古怪的花旗商,登时就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不少人上前围观,当听说这些个花旗商是去元奇总号存银子,众人不由的发出一阵哄笑,这些花旗商是缺根筋还是少根弦?这节骨眼上,人人都忙着从元奇提取银子,这些花旗商却巴巴的去元奇存银子。

    见的众人哄笑,伯驾用怪腔怪调的中文,缓慢的道:“元奇发生挤兑,作为元奇和十三行的贸易伙伴,我们不袖手旁观,尽最大的能力帮助元奇,这很好笑吗?”

    听的这话,围观众人的笑容登时都僵在脸上,默默的看着他们将一个个银鞘从银船上搬下,就在这时,有人高声嚷嚷道:“快去看,元奇分号前面存款的排成长龙了!真他吗怪事,存款的和取款的一样多!”

    听的这话,一众人心里大为好奇,呼啦啦一下全都赶往就近的元奇分号,去亲眼目睹一下这难得一见的情景。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