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六七章 货到地头死

第二六七章 货到地头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林则徐如此,邓廷桢转念就反应过来,看了怡良一眼,他才道:“这子还真不是省油的灯,这是借招募团练之名,顺带为昌化铁矿招募矿工,一举两得。”

    昌化铁矿的事情林则徐隐约听过,却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听闻一下招募五千矿工,他不由的大为惊讶,道:“昌化铁矿需要如此多矿工?”

    “不敢有瞒大人。”邓廷桢含笑道:“昌化铁矿储量巨大,开采规模预计得上万人。”

    如此大规模?林则徐略微沉吟便道:“铁矿开采何必急于一时,眼下要务乃是抗击英夷。”

    抚须沉吟片刻,邓廷桢才沉声道:“这一万团练,皆是元奇职员,又招募士子充任各级武官,而且元奇不仅有钱还有渠道可以采购西洋火器......。”

    “维周兄可是担心元奇作乱?”林则徐不以为意的道:“多虑了,一万团勇和士子皆是从各府县筛选而来,即便不为族人着想,也得为家中亲人着想,焉敢作乱?”

    听的这话,邓廷桢也觉的自己有些担忧过甚,这一万团练不是广州本地人,就算元奇有心作乱,他们为着家中亲族着想,也不敢附从,他自失的一笑,坦然道:“之所以有此担心,还是因为元奇招募士子充任团练各级武官的缘故。

    之前,着元奇组建五千团练,好是从督标和水师中抽调武官协助训练团练,那子却是弄批士子充任团练各级头目,这明摆着是不想让咱们插手团练事宜.....。”

    “维周兄此举有些欠妥。”林则徐毫不客气的道:“你插手的不仅是团练。而是元奇的事务。元奇团练以后解散。大批团勇也会进入元奇各个厂子或是钱庄.....。”

    “林大人的是。”怡良接着道:“昨日易知足前来禀报,也曾流露过,担心督标和水师武官带坏元奇团练的风气。”

    “这子倒是自视甚高。”邓廷桢含笑道:“罢了,元奇团练咱们不插手,让他自个折腾,不过,得好好敲打敲打他,咱们对元奇团练可是寄予厚望。准备大用的。”

    怡良看了两人一眼,道:“下官如今是担忧易知足未必肯组建一万团练,一年下来,这可是笔不的开支。”

    “别听他哭穷。”邓廷桢道:“元奇本银就是数千万,一年三四十万开销对于元奇来算得什么?”

    林则徐忍不住道:“元奇资金如此雄厚?”

    “元奇未垄断之时,仅是广州大钱庄当铺钱局总本金就在二千万以上。”邓廷桢着笑了笑,道:“广东虽然富裕,却是不及两江。”

    听他这话似乎暗有所指,林则徐略微沉吟才道:“月初我就已上折子向皇上举荐维周兄出任两江总督,估摸着这几日就应该有回音了。”

    邓廷桢一楞之后。连忙问道:“为何?”

    “鸦.片未绝,边衅又将起。我这个钦差短时间怕是难以离开广州。”林则徐缓声道:“两江重地,总督岂可久悬,易知足英军可能会攻击江宁,想想也似有可能,江宁若有失,咱们可就是朝廷罪人,朝中重臣,鲜有了解英吉利者,唯有维周兄坐镇江宁,才足以抵抗英夷进犯。”

    十一月二十八日,旗昌行船队抵达黄埔。

    船队进入港口,约翰.格林和卫特摩两人便被领事斯诺派遣守候的人用船接往十三行商馆,进的斯诺办公室,卫特摩声音洪亮的抱怨道:“非季风季节航行,实在是太糟糕了,咱们比正常的航期足足多航行了一个月时间。”

    “你应该感谢上帝,能平安抵达广州。”斯诺着起身问道:“茶?还是咖啡?”

    “谢谢,茶,绿茶。”约翰.格林笑道:“我想我爱上绿茶了。”

    卫特摩道:“我也是。”

    斯诺看了他二人一眼,道:“绿茶真能预防坏血病?”

    “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不过,确实如此。”约翰.格林着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下,道:“一年时间,我的船队往返两次,船员水手中没有出现一个坏血病,真是神奇的树叶,今年,我要多订购绿茶,海军那些家伙们肯定也会爱上它。”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斯诺着吩咐侍从道:“三杯绿茶。”走到门口关上门,他才问道:“他们是否同意交换?”

    “当然同意。”约翰.格林笑道:“为什么不交换?装填速度快,四百码能保证七八成射击精度的米尼弹专利,这笔生意,我想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不会拒绝。”

    “不过,还是有些遗憾。”卫特摩缓声道:“我们无法提供制作火炮的各种钻膛、削切车**,美利坚目前没有掌握这个技术,该死的英吉利人对武器的技术和机械封锁的很严密。”

    “完全不用担心。”斯诺笑道:“匆忙将你们请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情况有变。”

    “领事阁下已经拿到了米尼弹的技术?”

    “没有。”斯诺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半年来,清国与英吉利关系极为紧张,双方已经发生几次规模的武装冲突,各有伤亡,而且清国断绝了与英吉利的贸易,一场战争即将爆发,米尼弹的秘密,应该很快就会公之于众。”

    “真会爆发战争?”

    “以英吉利人的骄傲,这场战争已无法避免。”

    听的这话,约翰.格林眼睛一亮,“领事阁下的意思,与元奇的交易已经没有必要,咱们可以将这批机器设备和技术卖个好价钱?”

    斯诺笑了笑,道:“我想,元奇现在应该急需这批机器和设备。听这半年。澳门的所有火帽都被高价收购一空。”

    卫特摩心翼翼的道:“美利坚会不会卷入这场战争?”

    “不。”斯诺毫不迟疑的道:“我们需要贸易。但不需要战争。”

    略微思忖,卫特摩才道:“不参与战争,阁下能保证
相思闲最新章节
获取到米尼弹的技术?英吉利人可是惯于技术封锁。而且,这笔交易,是战争部的官员们特意批准的,米尼弹的技术需要明年夏季送回国。”

    斯诺迟疑了片刻,才一摊双手,“看来。咱们很有必要继续这项交易,不过,我希望能卖个好价钱,而不是纯粹的交换。”

    次日上午,易知足、伍长青两人就匆匆来到美国馆,易知足虽然心里笃定美国会同意交换,但什么事情都有意外,他是真担心美国那些个军火商或是官员们脑子被驴踢了,如今元奇团练已经开始招募,战争也迫在眉睫。一应厂房工匠原材料也都准备好,就等机器设备和技术人员。但旗昌行和卫特摩行的船队到了一天才通知他,这让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斯诺带着约翰.格林在门口迎接他们俩,略微寒暄,便上了二楼会客室,不见卫特摩和奥利芬两人露面,易知足心里的感觉越发的不好,落座之后,他含笑问道:“船队一路可还顺利?”

    “上帝保佑,一切顺利,就是稍稍耽搁了时间。”约翰.格林着,不无自豪的道:“完全不受季风影响,横跨太平洋、大西洋的,如今也就我们美利坚商船。”

    对方这倒不是吹牛,在非贸易季节,前来广州的外国商船也确实只有美利坚的商船,易知足含笑了头,道:“美利坚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冒险和探索精神。”

    “谢谢易先生的称赞。”

    见对方不主动,易知足也懒的兜圈子,径直问道:“咱们的交易是否出了意外?”

    约翰.格林笑了笑,道:“听闻贵国与英吉利将会爆发战争?”

    听他如此问,易知足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货到了,对方这是想坐地起价呢,见的下人奉上香茶,他含笑道:“劳驾,换杯咖啡。”着,他取出一盒雪茄,散了一圈,自个缓缓燃,抽了一口,才开口道:“格林先生是担心爆发战争,米尼弹的技术会很快泄露?”

    见他一口就道破自己的心思,约翰.格林爽快的道:“确实如此。”

    易知足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道:“三个问题,一,英国人掌握了米尼弹技术,会不会公开?二,虎门防范森严,即便爆发战争,战场是不是一定在广州?三,战争究竟会不会爆发?何时爆发?会持续几年?”

    完,他站起身道:“诸位考虑清楚了,再回复我。”着他礼貌的了头,道:“告辞。”不等两人反应过来,他便快步离开,伍长青也赶紧起身快步跟了上去,用中文道:“欲擒故纵?”

    “你可真抬举他们。”易知足哂笑道:“货到地头死!我没那份闲心跟他磨牙。”

    会客厅,斯诺和约翰.格林两人大眼瞪眼,楞是没反应过来,正经八百才两句话,条件都还没提出来,对方居然就走了,什么意思?斯诺回过神来,立刻意识到做了蠢事,对方耽搁不起,他们同样也耽搁不起,况且,对方的很对,天知道战争什么时候爆发?就算爆发,广州会不会成为战场?清国地广人多,战争又会持续多长时间?

    他连忙起身追出去,却见易知足两人已经到了一楼,这让他心里更急,对方显然不是做做样子,而且心里怕是还带有气,这可不利于美利坚与元奇的合作,情急之下,他连忙高声道:“易先生,请等等。”

    易知足停下脚步,抬头望向他,一脸戏谑的道:“阁下就考虑清楚了?”

    “不用考虑。”斯诺连忙道,着他赶紧追下楼,到的跟前,他才一脸歉意道:”约翰只是担心,就这么简单。”

    “交易继续?”

    “当然。”斯诺微笑着道:“易先生的人随时可以去港口提货,货物清单在卫特摩哪里,随后就送往元奇总号。”

    “合作愉快。”易知足微笑着伸出手道:“米尼弹实物和详细原理文字明,我会交给卫特摩。”

    出的美国商馆,伍长青忍不住笑道:“痛快,不过稍稍有些不过瘾,咱们好歹也该听听他们提出的条件,再演这么一出。”

    易知足慢悠悠的道:“咱们与美利坚如今是合作蜜月期,得给他们留份体面。”

    两人前脚回到容园,卫特摩后脚就跟了来,一见面,卫特摩就歉意的道:“方才去了奥利芬行,没料到易先生走的如此快。”

    “最近事情有些多。”易知足着伸手道:“卫特摩先生请坐。”

    落座后,卫特摩取出一份清单,道:“有件事情须的明,火炮的砂型铸造,我们请了两位工匠,但钻膛、削切火炮的车**,美利坚也没有。”

    易知足也不清楚美利坚是真没有,还是出于技术封锁的考虑,不过,他也没心思追究这事,他眼下只需要陆战炮,口径不大,自己铸造或是采买,都没问题,略微沉吟,他才道:“其它的都有?”

    “枪管和火药火帽的机器设备和技术人员都有。”

    易知足了头,道:“没有的,咱们也不能强人所难,成交。”着,他开锁从抽屉里取出一盒米尼弹和一份文件,道:“这是为霍尔式m1819配备的米尼弹,这是原理,可以直接申请专利。”

    待的卫特摩收好,他接着问道:“枪管和火帽,带了多少?”

    “三千枝霍尔式m1819枪管,五万发火帽。”卫特摩笑道:“另外,还有交付的两艘飞剪船,六艘商船,都直接去了八所,您提及的英法陆军装备的制式陆战炮也带了几门。”

    “好。”易知足含笑道:“这两日忙完,我宴请诸位,以表谢意。”

    十二月初一,林则徐遵照道光的谕旨,以钦差大人的名义,正式发布告示,宣布封港,永远断绝与英吉利国贸易。

    十二月初四,义律毫不示弱,着“窝拉疑”号舰长宣布,自十二月十一日起,封锁广州口岸与珠江口。(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