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六八章 人事变动

第二六八章 人事变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英国人宣布自十二月十一日起封锁广州口岸和珠江口,这可急坏了美国一众商船主,领事斯诺更是心急如焚,旗昌行、卫特摩行的船队才抵达广州,短短几天时间,根本不可能离开,一旦被堵在广州,天知道什么时候解封?

    况且这段时间肯定还会有商船源源不断的抵达广州,若是万一与英国人发生冲突,说不定美利坚就会被逼卷入这场战争,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元奇总号,容园,听的伍长青转告这个消息,易知足抽着雪茄一声不吭,义律此举是有意挑起更大的事端,将事态进一步扩大,看来,他是担心伦敦方面不会贸然出兵开战,所以才借题发挥。

    见易知足不吭声,伍长青暗自奇怪,这家伙怎会如此好涵养?稍稍沉吟,他才开口道:“义律此举欺人太甚,一旦封锁广州口岸和珠江口,所有海船皆无法进出,花旗商、行商、盐商、茶商、糖商、布商等等凡事与海贸有关的岂非都得歇业?这损失可不小。”

    易知足淡淡的道:“技不如人,别人欺上门来,也只能捏着鼻子忍着。”

    “知足兄真打算忍?”

    “不然还能怎么的?”

    “义律手头现在也不过四艘小战舰,咱们在八所有四艘大战舰,咱们完全可以杀杀他的气焰?”

    “老爷子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伍长青讪笑着道:“知足兄何必明知故问,您都如此沉得住气,何况老爷子?”

    “四对四,咱们未必是对手。”易知足缓声道:“况且,战争都还没开始,长青就打算将底牌先亮出来?再说了。这个时候暴露实力,咱们可是两头不讨好,官府和英夷都会打压咱们。”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英吉利战舰封锁珠江口?”

    易知足翻了他一眼,道:“长青有法子?”

    “花旗国在黄埔有二十多艘商船......。”

    “想都别想,花旗国不会,也不敢挑衅英吉利。”

    听的这话。伍长青大为沮丧,嘀咕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真是窝囊透顶!”

    “是朝廷窝囊!”易知足白了他一眼,道:“你窝囊个什么劲.......?”

    李旺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瞧了一眼,小心翼翼的道:“禀少爷,许公子、金公子在外求见。”说着,他还特意眨了眨眼睛。

    见他眨眼睛,易知足登时明白是许怡萱和金兰香这两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来了。可有些日子没见二女了,不过,她们来的可真不是时候,这个时候,他还真是没心思见她们,想想拒见也不妥,略微沉吟,他才道:“请她们进来。”

    见这情形。伍长青反应也不慢,立即猜到是许怡萱和金兰香两人。当即闷声道:“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有什么回避的?”易知足说着,顺着先前的话题道:“英吉利封锁珠江口,影响极大,反响也必然不小,官府不敢坐视不理,咱们没必要急着出头。先看看各方面的反应再说......。”

    各方面的反应?伍长青眉头一挑,“能不能借这机会想方设法将花旗国拉下水?”

    “将他们拉下水也无济于事。”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花旗国海军太弱,根本不是英吉利海军的对手,拉他们下水,局势会更乱。得不偿失,咱们只需要他们提供机器设备和技术人才就足够了。”

    两人说着话,许怡萱和金兰香缓步走了进来,见的伍长青也在,金兰香象模象样的拱手笑道:“易大掌柜、伍公子,别来无恙?”

    易知足含笑还了一礼,才道:“今儿是什么风将二位吹来了?”

    “西洋风。”许怡萱淡淡的道。

    听的这话,易知足颇觉意外,道:“二位亦是因为英吉利封锁珠江口一事而来?”

    “可不是。”金兰香道:“粤盐行销七省,仅次于淮盐,广东盐场二十有二,都靠海船转运,英夷封锁海口,盐船无法进出,盐商损失之大,无法估算。”

    伍长青听的一笑,“这事应该去找盐政衙门或是督抚衙门......。”

    许怡萱缓声道:“我们前来,是希望《西关日报》能够大力呼吁,联合各行各业,一齐出钱出力出人,打破英夷的封锁。”

    “一出事就能想到《西关日报》,看来《西关日报》已经深入人心了。”易知足含笑道:“这个提议不错,不过,事关重大,需征得官府同意才可,稍后,我去拜访一下总督大人。”

    话才落音,李旺便在门外禀报道:“禀少爷,严公子来了,另外,花旗领事和几位花旗商行行主在外求见。”

    “真不凑巧。”易知足歉意的道。

    许怡萱自然不愿意见洋人,当即起身道:“那咱们先行告辞。”

    金兰香看了易知足一眼,大半年没见面,见面才说的两句话就要离开,她心里颇有些不甘,但想到易知足今儿怕是有的忙,她也只能跟着起身,拱手道:“那咱们明日再来拜访。”

    “行。”易知足含笑道:“让丫鬟领二位从后门出去罢。”

    两女刚离开,严世宽就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得意洋洋的道:“成了,八万大洋。”

    “八万?”伍长青惊讶的道:“世宽可真行,一下就砍掉了两万。”

    十八甫磊园,原本是叫价十万,严世宽谈了几日都没能降下多少,今儿却一下子降了两万,不消说,英吉利限期封锁海口的消息已经散播开来,外间已是人心慌乱。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咱们也不能贪得无厌,成交!成交之后,将消息散播出去,过两日。我在磊园设宴请客,通知大家都来热闹热闹。”

    伍长青含笑道:“知足兄可是想以此来稳定人心?”

    “既是稳定人心,也顺带收点礼,弥补下损失。”易知足笑道:“这几日手头有些紧。”说着,他一指外间,道:“迎迎他们.....。”

    出门将斯诺、约翰.格林、卫特摩、奥利芬四人迎了进来。寒暄着落座之后,卫特摩便迫不及待的道
黑科造神最新章节
:“英国人宣布自十二月十一日起封锁广州口岸和珠江口,如今只剩下短短六天时间,咱们的船队可没法在封锁之前......。”

    易知足看向斯诺,道:“领事阁下为何不去跟义律商谈一下?”

    斯诺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道:“义律封锁珠江口,是为了报复贵国钦差大人发布告示,宣布永远断绝两国贸易,他不会因为咱们美利坚商船而改变主意或是推延时间。义律很清楚咱们的船队才抵达,期限定的如此短,很可能是有意如此。”

    易知足看着他笑道:“阁下该不会是希望我出面去与义律谈吧?”

    “易先生去谈没有任何意义。”斯诺道:“除非贵国的钦差大人出面去谈,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略微犹豫,他才道:“易先生手中有四艘快速巡防舰,不知能否接应一下?”

    “当然可以。”易知足没有半点迟疑,满口答应。花旗商船队冲破英吉利对珠江口的封锁,对元奇对广州来说都无疑是一件好事。

    迟疑了下。斯诺才道:“易先生知道的,美利坚不喜欢战争,我们也不愿意与英吉利发生正面武装冲突,四艘快速巡防舰不能悬挂美利坚国旗......。”

    不等他说完,易知足就哂笑道:“四艘快速巡防舰,英吉利人一看就知道是美利坚战舰。况且战舰上也有不少贵国的船员炮手,就算悬挂大清水师战旗,英吉利人也不会相信是大清的水师战船,他们对广东水师的战船情况了解的相当清楚。”

    听的这话,斯诺登时沉默不语。半晌,他才开口道:“船队空船离开广州,应该没有问题,时间也来得及,,易先生能否让我们在其他港口装运货物?”

    闹了半天,对方是打的这个主意,易知足略微沉吟,才道:“大清是一口通商,这事我做不了主,须得跟钦差大人和总督大人请示,二日内回复阁下,如何?”

    “谢谢。”斯诺微微欠身,语气诚恳的道了一声谢。

    易知足看了奥卫特摩三人一眼,道:“这几****会通知十三行,着他们尽快卸货装货,你们有采购清单没有?”

    “不用清单。”约翰.格林道:“茶叶,不管红茶绿茶,不管档次高低,有多少装多少,除了茶叶,生丝、布匹、瓷器、大黄.....有什么装什么,我们相信十三行的信誉。”

    打发走斯诺一行,伍长青长叹了一口气,道:“难怪义律敢如此狂妄,凭借着四艘战舰就敢扬言封锁海口,他是算准了花旗国商船不敢挑衅。”

    易知足笑了笑,道:“义律的背后是有着‘海上霸主’之称的英吉利海军,他当然有狂妄的资本,知道为什么斯诺如此胆怯?而我也不希望美利坚卷入战争吗?”

    严世宽识趣的问道:“为什么?”

    “很简单,一旦美利坚向英吉利宣战,海洋虽大,却无美利坚商船的容身之地,英吉利海军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抓捕劫掠美利坚商船,咱们与美利坚的贸易也会中断,这对于咱们来说,可不是好事。”

    说着,他起身道:“我得去总督府一趟,这个忙咱们的尽力帮,世宽,你去将磊园的事情交接好,我吩咐他们一声,银元在总号柜台划拨,长青去一趟行商会所和黄埔,催促他们尽快卸货装货,尽量逐船逐船的装满。”

    说着,他掏出怀表看了看,才上午十点多钟,略微沉吟,他才道:“今日这里怕是不得安宁,完事后,大家去磊园碰头。”

    匆匆乘轿赶到总督府,名贴一递进去,一个门子就笑吟吟的出来,利落的见礼后才道:“大人早有吩咐,易大掌柜随到随进,易大掌柜请。”

    进的签押房,易知足才发现,不仅林则徐、怡良在,粤海关监督豫堃也在,这是什么阵仗?他略一迟疑,正准备向众人行礼,林则徐一脸和煦的摆手道:“知足不用多礼,坐。”

    易知足也不客气,团团一揖道:“在下见过诸位大人。”

    怡良含笑道:“今日不同往昔,知足这礼可不能省。”

    什么意思?易知足一楞,一转念,他就反应过来,脱口道:“邓大人调任两江了?”

    这话一出口,在座几人都是一楞,齐刷刷的望向他,林则徐率先问道:“知足是如何得知的?”

    “邓大人调任两江,那么林大人想来是调任两广了。”易知足说着一笑,拱手道:“恭喜邓大人,恭喜林大人。”

    林则徐道:“本部堂由两江调任两广,何来之喜?”

    “求仁得仁,焉得不喜?”

    “坐。”林则徐说着抚了抚长须,道:“知足是如何得知的?”

    笑了笑,易知足才道:“这不难猜,林部堂迁升两江,却迟迟不去赴任,自然是放心不下广州局势,两江乃天下财赋重地,又是英夷攻击目标之一,总督之位岂能长久空置?环顾当今天下,除了林部堂,能胜任两江总督的,唯有邓部堂。

    在下方才进的房间,邓部堂没开口,却是林部堂先开口,主客易位,如此明显,又得抚台大人提醒,在下若还不明白,岂非糊涂?”

    “心思缜密,见微知著,无怪乎元奇能如此迅速崛起。”邓廷桢含笑道:“不过,老夫调任两江总督,知足就一句恭喜送行?”

    听的这话,易知足敛了笑容,起身一揖,正容道:“没有邓大人支持,也就没有今日的元奇,大人提携之恩,小子永不敢忘,有朝一日,邓大人有难,元奇必然拼死相助。”

    这是什么话?好端端的,怎的说出这话来了?怡良、豫堃面面相觑,林则徐则是沉吟不语,邓廷桢亦是一呆,他本是想敲一批西洋火器,却不料易知足如此郑重其事的给个承诺,他当即就意识到,对方这是暗指江宁有一场大战,他心里不由一沉,缓缓点头道:““好,知足一诺,可是难得的厚礼,老夫收下了。”

    林则徐心里却有些琢磨不定,易知足这口气可不小,难不成元奇团练还有出省作战的能力?问题是元奇团练如今都还没开始筹建,这小子哪里来的底气?u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