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二七零章 南洋天地会

二七零章 南洋天地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的严小妹在内院,易知足迟疑了一下才缓步走进大门,踱到雁翅照壁前,饶有兴致的打量上面刻画的寓意吉祥的图案,对于严小妹,他心里甚是纠结,明媒正娶,他不乐意,纳妾,严家又如何会同意?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

    雁翅照壁上图案很精美,中间是一副鱼跃龙门图,四角还有天仙寿芝、四季平安、玉堂富贵、本固枝荣等四副花草图,都雕刻的栩栩如生,易知足打量了一阵,才暗叹了口气,缓步向后院走去,逃避不是办法,眼下,他得先摸清楚情况,两人究竟有没有肌肤之亲,若严小妹还是处子,这事情就好办多了,若已经破瓜,说不得,该负责的还得负,就当是还债。

    过的轿厅,严世宽兄妹就迎了上来,严世宽笑嘻嘻的道:“三哥好眼力,这园子八万大洋可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咱们还真没捡着便宜。”易知足含笑道:“战事一起,这园子六万大洋都没人要。”说着,他便看向严小妹,上着短夹袄下着月华裙的她看起来似乎清瘦了些,却也显得更为高挑。

    严小妹没有见礼,也没有吭声,一双大眼睛上上下下的看着易知足,神情很是平静,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见两人这情形,严世宽轻咳了一声,道:“我去叫桌席面,今日咱们就在这里着对李旺和宋喜眨了眨眼睛,带着两人离开。

    严小妹看了身后跟着的两丫鬟一眼,吩咐道:“去冲壶茶,上些瓜果。”

    待的丫鬟离开,易知足才道:“广州局势严峻,你们不该回来的。”

    严小妹却幽幽的道:“三哥忙的连回信的时间也没有吗?”

    严小妹初到上海接连给他写了几封信。易知足一封没回,他自知理亏,当即一笑,道:“我要说没有,你相信吗?”

    “三哥变了。”

    “是长大了。”易知足说着伸手礼让道:“园子景色好,走走吧。”

    他越是客气。严小妹就越是觉的他生分疏远,两☆☆,人并肩默默的走了一段路,她才幽怨的道:“我不去上海了......。”

    “不行。”易知足毫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头,道:“林则徐如今调任两广总督,严家随时都有不测之祸,你和世宽必须尽快离开广州。”

    严小妹敏感的道:“三哥刻意疏远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是刻意疏远,是真的很忙。”易知足说着轻叹道:“元奇如今可不比以前,钱庄、顺德机器缫丝厂、长乐机器制造厂、天宝表厂、长州造船厂。洛溪弹药厂、昌化铁矿、佛广铁路、西关报馆......,如今一天到晚,四处忙着见人说事,你五哥回来这些日子,都没能见上我几面......。”

    严小妹停下脚步道:“三哥不用骗我。”她咬着嘴唇道:“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可以不要名分!”

    见她连不要名分的话都说了出来,易知足不由的一阵无语,这年头。名分大如天,做妾和做妻。可说是天壤之别,严出这个话来,可见是铁了心,他不由的大感头疼,严小妹敢不要名分,严家却是丢不起这个脸的!况且还有个严世宽。

    折回几步。他温和的道:“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乖乖回上海,等打完这一仗......。”

    话没说完,一个丫鬟匆匆赶过来。道:“**,老爷来了。”

    老爹来了?老爹怎么会来这里?严小妹登时有些心慌,易知足宽慰道:“不用担心,你和丫鬟从后门出去,我去档一档。”说着,便快步离开。

    垂花门外,严启昌背着双手打量着院子里的景色,等候着,他是听儿子说易知足买下了磊园,办完事情就会到磊园来,是以掐着这个点赶过来,他哪里知道女儿在这里跟易知足私会。

    自开始走私鸦.片以来,他就极少公开与易知足见面,他担心交从过密,一旦东窗事发牵连到对方,不过这次他却是有些沉不住气了,听的易知足建议,他不仅倾其所有还通过易知足借贷了一百万两银子囤积了三千多箱鸦.片,如今林则徐却摇身一变成了两广总督,他哪能不心慌?

    易知足一出垂花门就看见负手而立的严启昌,当即拱手道:“世伯。”

    严启昌转过身来,含笑道:“贤侄这园子处处都别具匠心。”

    易知足在路上就猜到对方可能是因为林则徐接任两广总督一事而来,听的这话,不由的一笑,道:“世伯该不会是专程来欣赏园子的罢?”

    严启昌瞥了站在门口的李旺一眼,含笑道:“世宽呢?”

    “订席面去了。”易知足说着伸手道:“世伯请。”

    易知足对园子情况也不熟悉,两人随意拐进一个偏僻的院子,他才开口道:“世伯可是听闻了林部堂接任两广?”

    “不错。”严启昌轻声道:“风声稍稍有些缓,只怕又得紧了......。”

    易知足轻描淡写的道:“世伯不用担心。”

    严启昌哪能不担心,如此多鸦.片囤积在手头,一旦有什么闪失,损失点银子是小事,严家一家老小只怕都有被送上刑场的可能,他原本以为林则徐在广州禁烟呆不了几个月时间,哪料到林则徐如今却成了两广总督,这岂非意味着广州禁烟会长期持续下去?弄不好三年五载都有可能。

    “不瞒贤侄,老夫如今是心急如焚。”姚启昌压低声音道:“林部堂接任两广总督,形势必然是越来越严,而货物价格又逐步走低.....。”

    鸦.片降价了?易知足大为意外,虎门销烟时,一箱鸦.片的价格已高达三千,他连忙问道:“如今是多少?”

    “一千二。”

    好家伙。腰斩都不止!他抽出支雪茄点燃,缓缓吸了一口,鸦.片价格腰斩,只有一个可能,供货量又开始恢复了,英吉利在广州外海的商船这段时间可说是焦头烂额。因为水师加紧了巡逻和监视,鸦.片走私的数量有限,不可能导致广州城
仙碎虚空全文阅读
鸦.片价格暴跌,除非是另有走私渠道。

    沉吟半晌,他才开口道:“世伯可知个中原委?”

    严启昌闷声道:“如今鸦.片贸易中心已转移到淡马锡、槟榔屿和马尼拉,据悉是天地会在组织走私。”

    天地会?易知足皱了皱眉头,道:“南洋天地会势力大不大?”

    “天地会在南洋的势力怕是比广东和福建的都大。”严启昌沉吟着道:“淡马锡的义福会和义兴会,分别以福建人和广东人为主,各自都有四五千人。其他一千多人的会团至少还有五六个,槟榔屿和马尼拉也都有天地会的分会。”

    天地会在南洋还有如此大的势力?易知足倒是有些意外,看来林则徐在广州禁烟反倒是促进了天地会的壮大,不知道林则徐知道这个情况,会不会气的吐血,想了想,他才道:“世伯可别跟我说,三千价位的时候。你没卖?”

    严启昌苦笑着道:“风声恁紧,哪敢出手?”

    “小心驶得万年船。”易知足微微点头道:“反正不会亏。还是谨慎为好,银子有的是机会赚,命却只有一条,世伯无须急,也不要慌,再等几个月。一旦与英吉利爆发战事,林大人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战事上面去。”

    “还要几个月?”

    “最多半年。”

    “老夫听贤侄的。”严启昌说着便拱手道:“贤侄事务繁忙,老夫就不打搅了,贤侄留步。”

    易知足却一直将严启昌送出大门,他没那么多顾忌。严启昌本就是行商身份,况且严世宽回来后一天到晚在他跟前晃悠,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目送严启昌起轿,他叼着雪茄正准备转身,却一眼瞥见伍长青、严世宽两人缓步而来,当即就站住了。

    南洋走私鸦.片兴起,对于他来说,倒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那四艘快速巡防舰一直没得到实战锻炼,倒是可以让他们在海上缉拿鸦.片走私船,既能得到实战的机会,也能缴获白银和鸦.片。

    不过,此举肯定会刺激到南洋的天地会,一直以来,他与天地会都素无往来,双方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若是结仇,怕是对元奇今后的发展不利。

    他心里正自纠结,伍长青两人已到的跟前,严世宽有些紧张的道:“我家老爷子来这里做什么?”

    “找我还能做什么?借银子。”易知足说着问道:“你叫的席面呢?”

    “随后就到。”严世宽说着吩咐小厮宋喜,道:“席面送来,着他们直接送到正房来。”

    伍长青却道:“园子里的小厮丫鬟,知足兄有何打算?要不先从义学抽调一些过来?”

    这个问题,易知足还真没考虑过,不过,他不想从元奇义学抽调学生过来,当即便道:“家里老头子未必会同意我马上搬出来,这事暂且不急,况且我府上也有些丫鬟小厮。”

    三人说着话进了大门,过了门廊,伍长青才笑道:“知足盘下磊园,咱们以后在西关可就方便多了,我得先号一间客房。”

    “别说一间房,给个院子都没问题。”易知足笑道:“这园中套园,院中套院,十几个院子是有的。”

    严世宽唉声叹气的道:“看着有便宜,却占不到,这心里可真难受。”

    “可别难受。”易知足笑道:“园子也买了,你也该回上海了。”

    严世宽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道:“三哥可不带这么过河拆桥的,怎么着也让我住几日,看看热闹再走也不迟。”

    听他提起看热闹,伍长青问道:“总督府可同意花旗商的要求了?”

    “林部堂回绝了。”易知足道:“两位还不知道吧,邓廷桢大人调任两江总督,林则徐大人接任两广总督。”

    “真调了?两江总督!”伍长青登时大喜过望,邓廷桢接任两江总督,元奇要向两江发展可就轻松多了,他爽朗的笑道:“这可真是好消息,今儿的好好喝几杯庆贺一下。”

    严世宽心里却是一沉,林则徐就任两广总督,对严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看来,他家老爷子方才来磊园,多半就是为这事来的。

    “这园子真心不错。”随着话音,潘仕明和马应龙、谢安州、容坤宜几人陆续走了进来,气氛一下就热闹起来。

    次日一早,易知足循例八点赶到容园,孔建安随后跟了进来,道:“大掌柜,听闻林部堂今日在行商公所召集各行会商贾勒令捐输以采买西洋兵船?”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准备二十万,元奇捐输二十万。”

    “大掌柜......。”孔建安叫了一声,又闭上了嘴,虽然肉痛,他却知道,这银子不能省,易知足笑了笑,道:“放心......。”

    话没说完,李旺急匆匆的跑进来,道:“禀少爷,林大人来了。”

    林则徐到元奇总号来了!易知足一楞,连忙起身快步迎了出去,才出的房门,就见林则徐一身便装进了容园园门,他连忙快步迎上前见礼道:“部堂大人......。”

    “不必多礼。”林则徐笑道:“行商公所离这里不远,我顺道过来看看。”

    两人进屋落座之后,林则徐径直问道:“跟花旗商可谈妥了?”

    “已经谈妥了,花旗商愿意出售十艘商船,不过,船员水手,得咱们自己招募,他们是自由人,商船主无法干涉,以在下看来,只要价格到位,不会有问题。”易知足说着一顿,接着道:“至于商船价格,还得请有经验的船匠去黄埔一一验看,才好定价。”

    林则徐颇为满意,微微颌首,随意的问道:“英吉利封锁海口,是否会影响佛广铁路的修建?”他以前是钦差大臣,对于佛广铁路根本就不关心,但如今是两广总督,可就不不得不关心了,毕竟这是道光关注的事情。

    易知足沉吟了下,才道:“影响肯定有,但不会太大,预计要推迟一年左右,到明年才能完工。”uw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