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七七章 以身作则

第二七七章 以身作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花地,周村,元奇团练大营。

    元宵之后,随着元奇护商团两个连队进驻大营,这里就开始逐日热闹起来,元奇从各府县招募的团勇陆续赶来,每日都有新兵前来报道,大营里宽阔的操练场上,新入伍的团勇一天到晚操练不辍。

    每日里,都有不少人远远的观看团勇操练,除了周村以及附近几个村的村民和士绅前来看热闹之外,还有不少年轻的士子——不消说,这些都是有心加入元奇团练,前来打探元奇团练情况的。

    元奇在下面各个府县招募的团勇,每个县只一百个名额,而且一旦被录用,就是元奇的学徒,录用之日起就算工龄,包吃穿之外,还有月钱两元,虽然月钱看起来比元奇工人的正常水准四元要低,但却是包吃穿,而且在顶身股方面,比一般的元奇职员要宽松的多。

    元奇的考核制度是所有掌柜职员三年一考核,通过考核就能顶上身股,晋级身股,但考核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谁都知道身股不容易顶,一般不熬个十年八年,很难顶上身股。

    但团勇在顶身股方面却优厚的多,除了正常的三年考核之外,无过错,满五年就能无条件顶上身股,是以元奇招募团勇的消息传开之后,虽然明知团勇有风险,各个府县依然是踊跃报名。

    能够前来广州的团勇不说是百里挑一,也是二三十人里面挑选一个,各分号掌柜对这事也不敢怠慢徇私,都是悉心选拔,是以一众团勇都是身强力壮,身高一米六以上的壮小伙,看着可比绿营兵丁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大营栅栏外则不远处,一座临时搭建的半人多高的木台上,十多个年轻士子或坐或站的边看边七嘴八舌的轻声议论,“元奇团勇的号衣可真是古怪,怎么看都觉的别扭。那些西夷也不是这种款式,中不中,西你西的......。”

    “团勇号衣是西关被服厂制作的,据说是元奇易大掌柜亲自设计的。从内到外,从头到脚,全部都是统一定做,至于说看起来别扭,还真是有点。”

    “是别扭。不过,简单利索,比绿营的号褂好。”

    “别只说号衣,看看他们的操练,明显有别于八旗绿营,也是自创的?”

    “元奇团练是采用西洋练兵之法,确切的说,是花旗国的,原本元奇护商团——也就是现在的这些个个教官,都是花旗官兵训练的。”

    “听说元奇团练准备配备火器。是不是真的?”

    “这只怕不是空穴来风,之前,关军门组建义勇,元奇就捐输了三千枝西洋火枪,虎门炮台的火炮更换为西洋炮,也是元奇捐输采买的,据说都是跟花旗国采买的,元奇不缺银子,又有门道,况且。接连两任部堂大人对元奇团练都很重视,这事极可能是真的。”

    “哎——,你们注意到,他们的辫子呢?不会是剪了吧?”

    “自然是剪了。你们没见过那些团勇摘下帽子的样子?头发都剃光了,就后脑留一条小辫子。”

    “金钱鼠尾?”

    “比金钱鼠尾还要少,也就象征性的留了小指粗细一尺来长的小辫子,戴上帽子根本看不出还有辫子。”

    “咱们若是进元奇团练,岂非也要如此?”

    “实在是有辱斯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一个二十左右。颇为清秀的士子哂笑道:“这额头都刮的光溜溜的,还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倒觉的这辫子都藏在帽子里,看起来分外利索。”

    “季容兄莫非是动心了?”

    被唤为少容兄的冯仁轩用折扇敲打着手心,揶揄着道:“这样子的团练,你们都不动心,你们想要什么?直接给你们一支岳家军、戚家军?”

    话才落音,一个士子一溜小跑着过来,扬声道:“易大掌柜来了。”

    冯仁轩连忙问道:“人在哪里?可是进军营了?”

    “没有,在军营门口被学海堂的拦住了。”

    “走,咱们也去看看。”冯仁轩说着快步下了木台,台说一众士子也纷纷跟了过去。

    军营大门口,易知足被一群士子围着,听的众人七嘴八舌,连珠炮一般的发问,他扬起双手道:“大家静一静。”待的众人安静下来,他才道:“大营忌喧哗,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诸位随我进去,慢慢再细问,如何?”

    说着,他便招手将负责接待新兵的几名护商团官兵叫过来,吩咐道:“引他们进去,去会议室。”说着,他瞥了一眼正陆续赶过来的几个士子,道:“欲见我的,都带进去。”

    一刻钟之后,易知足才缓步走进会议室,实则就是一个简陋到极点的棚子,遮风都谈不上,仅能起到遮阳挡雨的作用,大营建的仓促,一应物事都简朴到极点,不过,桌椅还是不缺。

    扫了众士子一眼,见的约有二三十人,易知足冲着众人点了点头,含笑道:“举手发问,点到谁,谁站起发问,否则就乱套了。”

    话一落音,齐刷刷就举起了十多支手,易知足指了指最前面的那人,那士子随即问道:“请问易大掌柜,咱们士子进入团练,是否亦要与团勇一同训练,一样着装?”

    “当然。”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作为统领,必须事事以身作则,诸位一旦进入元奇团练,与新兵无异,一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才会根据诸位在新兵训练期的表现,暂时委以职务,接下来,则是对抗竞比训练,一月一考,选优淘劣......。”

    “易大掌柜......。”那士子话一出口便意识到不对,连忙闭口举手。

    易知足笑了笑,指了指他,道:“说。”

    “易大掌柜,外间都传,英吉利人在夏季就会大举进犯,元奇团练此时才组建,开始训练,请问,时间来得及吗?”

    “这个问题。估计关心的人不少。”易知足缓声道:“训练一
无限瓦罗兰无弹窗
个弓箭手要多长时间?短则一年,长则三五年,训练一个刀兵、枪兵又要多少时间?至少也要大半年,否则根本没法上战场。但是训练一个合格的火枪兵,诸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吗?”

    说着,他抬起手,伸出三根指头,道:“短期强化训练。三个月时间,足够将一名农夫训练成一名合格的火枪兵,半年时间,能训练成精锐火枪兵!为什么火枪能够在战争中迅速的淘汰弓箭刀枪等冷兵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火枪兵大幅缩短了训练时间。

    咱们的时间够不够?在我看来,很充足!英吉利进犯广州必须要借助季风行船,至少要到五六月间,才能抵达广州,再则,虎门防范森严,英夷不敢贸然进攻。就算进攻,也不可能一战而下,这至少能为咱们再争取两个月时间,有半年时间,元奇团练足以训练成一支精锐!”

    “易大掌柜,元奇团练是否全部配备火枪?”

    易知足含笑道:“在半年时间内能够训练出来的,唯有火枪兵。”

    “咱们进入元奇团练,是否享受一样的待遇?”

    “诸位进入元奇团练,待遇要比一般的团勇高,因为元奇团练的待遇直接跟职务挂钩。职务越高,待遇越高,顶身股的机会也越大,各级职务都有详细的待遇规定。”

    “大掌柜。咱们能不能不剃发?剃成那样,咱们可不敢出门见人。”

    易知足听的一笑,“之所以只是象征性的留一小截辫子,是因为训练和作战的需要,体能训练,每天早上都是十里长跑。头发根都是湿的,回来又是队列训练,军姿训练,留着长辫子,一则碍事,再则也脏,而且一旦头部受伤,不易包扎伤口。”

    顿了顿,他含笑道:“刮光了头,是有些不雅,不过,诸位可以戴帽子,西关、广州不乏卖带有辫子的帽子,诸位可以买一顶来戴戴......。”说着,他脱下头上的帽子,赫然也是一个大光头,就后面留了一小截辫子,他笑道:“诸位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在哪里买的这帽子?”

    下面众人登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再也没人好意思提这个话题,易知足这个元奇大掌柜都以身作则,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也难怪元奇团练上上下下对刮个大光头没什么抵触。

    一众士子持续发问了半个多小时,渐渐的才再无人举手发问,易知足是有问必答,说的口干舌燥,喝了杯凉白开润了润嗓子,他才缓声道:“问了那么多问题,就没人问,元奇团练为什么要聘用士子来统领?”

    听的这话,众士子都暗道一声惭愧,还真是将这个最为重要的问题给忽略了,一个个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对这个问题,他们确实都很关心。

    顿了顿,易知足才缓声道:“从明代火器兴起以来,已经有数百年时间,这几百年来,咱们在火器方面发展缓慢,但是西洋各国这数百年来战争不断,极大的促进了火器的发展,各种火器层出不穷,威力也日益增大,如今,在西洋,火器已经全面取代了冷兵器,进入了热兵器时代。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战争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战略战术,临阵指挥,阵型变化,兵种配合、后勤补给......等等等都已经截然不同,可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战争,打的是钱粮,打的是一国的综合实力,同时,也是智慧和谋略的对抗,冷兵器时代如此,热兵器时代,更是如此。

    元奇开出优厚的条件吸纳诸位进入元奇团练,就是希望诸位亲身参与这次对英夷的战争,深切体会一下热兵器时代的战争,然后总结归纳摸索咱们大清的强兵之路,当然,也是希望通过此举来培养热兵器时代战争的人才。

    有句话说的好,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咱们大清偏安一隅的时间太长了,这次对英夷的战争,对大清来说,不是一件坏事!对诸位来说,则是你们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次机遇!元奇给诸位提供了一个展示才华和发掘自身才能的机会,能不能把握,就看诸位自己了!”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开。

    一众士子愣愣的坐在那里,半晌没人起身,都在细细的琢磨着易知足方才说的那一番话,一个个心里既是震惊又是兴奋莫名。

    马应龙坐在中间,冷眼看着众人的反应,心里暗笑易知足还真会煽动人心,这番话说的连他这个压根就没想进元奇团练的人都怦然心动,更何况这些个本就跃跃欲试的士子了,其实,易知足今日前来大营,两人是约好了的,否则易知足进大营,一众士子哪能发现。

    离开简陋的会议室,易知足放缓了脚步,踱到操练场观看新兵训练,身着新军服,扎着武装带的燕扬天一溜小跑着过来,敬礼道:“学生燕扬天见过校长。”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这批团勇素质如何?”

    “很好,比咱们义学那批学生好多了。”燕扬天笑道:“身强体壮不说,服从性极高,怎么说怎么做,剃头换装根本就无须费劲,一个个训练劲头也是十足,没人叫苦叫累,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

    个人卫生习惯得慢慢培养,习惯了就好,易知足对此不太在意,略微沉吟,才道:“他们知道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才会格外珍惜,如今,他们最担心的是不被正式录用,没脸回家。”顿了顿,他接着道:“训练强度大,伙食必须保证,走,去伙房看看。”

    燕扬天亦步亦趋的道:“校长放心,伙食咱们半点都不敢轻慢,各个伙房每天都进行检查,开饭时,也安排有人巡查。”

    “各级军官不仅要抓训练,还要留意他们的思想变化.....。”易知足边走边叮嘱,抬眼看见马应龙从会议室出来,便迎了上去,笑道:“反响如何?”

    “连在下都被知足兄说的心痒痒的,更何况他们?”马应龙笑道:“准备接收他们书生兵吧。”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