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七九章 忠义之师

第二七九章 忠义之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晚饭后,是难得的休闲时间,花地大营一众团勇或是在大营里三五成群的溜达闲侃,或是打来热水一边泡脚一边闲聊,一众士子亦不例外,为期一个月的新兵训练即将结束,众团勇和士子们谈论最多的话题自然是各营职位竞争和考核竞比。

    一众团勇对竞争职务倒没有多大的奢望,毕竟早就知道那些个秀才兵是元奇特意招聘来充任各营长官的,一众士子大多也都很淡然,因为花地大营职务多,士子少,根本无须担心,唯有想竞争营长职务的,在暗中较劲。

    冯仁轩如今喜欢上了热水泡脚,疲累了一天,用热水泡泡脚,又解乏又舒服,要说元奇团练大营的条件还真不错,不仅伙食好,每天还能提供充足的热水供团勇洗澡泡脚,而且整个大营里整洁干净,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这让一众团勇对此是又爱又恨。

    副班长陆灿文提水回来,见帐篷里就冯仁轩一个,便问道:“班长,再有两日,新兵训练就结束,有没有听闻什么消息?”

    听的这话,冯仁轩笑道:“咱们一天到晚,什么时候不在一起?能听闻什~长~风~文~学,ww≤w.cfw⊥x.⊕t么消息?”说着,他试探着道:“想竞争营长?”

    花地大营是五千人十个营,如今士子是六个班,除了各班班长之外。还空出四个营长位置。最有资格竞争的自然是各班的副班长。陆灿文也不否认,坐下将脚泡进热水里,才道:“一营之长,统领五百人,谁个不想。”

    “我倒是劝你先观望一下。”冯仁轩沉吟着道:“瞧元奇团练这架势,考核竞比不是做做样子,而且,是连续几个月的考核竞比。没必要如此急。”

    话音刚落,班里的罗承志就快步走了进来,道:“张贴告示了,元奇团练各级职务对应的待遇和考核竞比内容,还有职务竞选办法都已经公开。”

    陆灿文连忙道:“别吊胃口,详细说说。”

    罗承志倒了一杯凉白开,喝了两口,才缓声道:“所有班排连营职务一律分设正副,而且正式授予职务时还会颁受军衔,军衔分兵、士官、尉官、校官、将官几大类。各类又分几级,兵的待遇是月钱二至四元。尉官是四至六元,校官是六至十元。”

    冯仁轩道:“这都是照搬花旗国的军制?”

    “这就不清楚了。”罗承志道:“咱们又不会夷语,不过,估摸着应该是西洋军制。”顿了顿,他接着道:“首轮职务竞选,则是采用举荐制度,十名营官由所有士子以不记名的方式举荐产生,得票多的前十人当选营官,连长人选则由营官自行选拔。”

    “这是什么举荐?”陆灿文疑惑的道:“人缘不好的,岂非根本没有机会?”

    冯仁轩瞥了他一眼,语气平淡的道:“这是首轮竞选的法子,下一轮,肯定会换花样。”顿了顿,他接着道:“都别急,估摸着大家都有机会上台过瘾,元奇这是要量才而用,通过竞比和不同方式的竞选来抻一抻咱们的能耐。”

    陆灿文也不知在想什么,愣愣的没有接话,半晌,他才开口道:“走,出去看看。”说着就擦干了脚穿上鞋子,却又不走,冯仁轩知是在等他,不赶紧也擦脚,一道出了帐篷。

    告示在各营的大门口都张贴有,围观的团勇不少,却几乎没有团勇识字,有士子在大声朗读并解释,冯仁轩两人挤到前面仔细的将告示看了一遍,然后出了营门信步而行。

    黄昏时分,花地大营显的颇为安静,两人一路漫步,到的较为偏僻的地方,陆灿文四面张望了一下,很是突兀的道:“季容兄觉不觉的元奇团练有些古怪?”

    “古怪?”冯仁轩皱了皱眉头,道:“贵真兄可是指元奇团练训练有方,等级森严,制度严谨,在各方面都远胜八旗绿营?”

    陆灿文沉点了点头,道:“不止于此,仅从这一个月的新兵训练来看,元奇团练的战力绝对非八旗绿营可比。”

    冯仁轩似笑非笑的道:“贵真兄究竟想说什么?”

    犹豫了下,陆灿文才低声道:“我担心元奇有不轨之心。”

    “元奇若是意图不轨,何必招聘士子统领团练?”

    “焉知此举不是掩人耳目?”

    冯仁轩笑了笑,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贵真兄多虑了,元奇真若有不轨之心,岂会巨额捐输以助虎门增强防务?又岂会出钱协助绿营组建义勇?还捐了三千枝西洋火枪?而且元奇团练原本只愿组建二千团练,是邓、林二位部堂着元奇组建一万。”

    陆灿文打断他的话头道:“看元奇团练的情形,根本就是打算长期维持下去,这又如何说?”

    这一问算是将冯仁轩问住了,团练一般都是战时组建,战后裁撤,可谓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也是朝廷允许和鼓励组建团练的根本原因之一,元奇团练比朝廷的经制之师八旗绿营还显的正规,一旦战事结束,元奇团练会甘心裁撤?

    默然半晌,他才开口道:“与英吉利之战,会否是一场旷日持久之战?”

    陆灿文微微摇了摇头,缓声道:“这事,现在谁能断定的了?”

    “这可不好说。”冯仁轩道:“早在两年前,元奇就捐输增强虎门防务,筹建义勇,如今看来。”

    话未说完,罗承志就一溜小跑着过来,还离着十几步。就道:“快。易大掌柜来了。召集所有士子去中军大帐会议。”

    听的这话,冯仁轩看了陆灿文一眼,道:“这可是机会,贵真兄既是心有疑惑,不妨当众问一问。”

    陆灿文笑道:“这问题可有些敏感。”

    冯仁轩道:“这问题贵真兄不问明白,岂会安心呆在元奇团练?”

    三人一路小跑赶到中军大帐,见的各班士子都已列队站好,就他们班差着他们三人。当即赶紧入列,刚刚站好,一身号衣的易知足就从外间大步走了进来,在
宠物小精灵之傲枫小说5200
帅案前站定。

    扫了众人一眼,易知足才开口道:“诸位。”

    众人连忙立正,发出一声整齐的磕脚声,“稍息。”易知足说着略微一顿,才朗声道:“首先要恭喜诸位,即将顺利完成新兵训练!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精英。也只有你们,才有资格统领元奇团练。”

    听的这话。一众士子心里都有些发热,这一个月的强化训练对于四体不勤的他们来说,简直是就一场噩梦,能够撑下来,着实是不容易。

    “一月之期的新兵训练即将结束,诸位马上就将统领一营或是一连团勇。”易知足说到这里略微一顿,然后提高声音道:“我想问诸位一句,心里可忐忑不安?”

    “报告!”一人响亮的道。

    易知足沉声道:“说。”

    “标下等进入元奇团练,即为统兵而来,统兵在即,何来忐忑?”

    “身为营长连长,一营一连团勇之生死荣辱,尽在诸位一念之间,诸位就没有丝毫忐忑之心?”

    大帐里登时一片安静,易知足来来回回的扫了众人几眼,放缓声音道:“职位越高,责任越重,统兵打仗不是做文章,任何一点失误,都会让诸位麾下的团勇付出鲜血甚至是性命,请诸位来统领元奇团勇,不是让诸位作威作福,不是让诸位视团勇性命如草芥,而是希望诸位能带出一支骁勇善战,纪律严明,具备仁礼忠信的忠义之师,以抵御外侮,保境安民。”

    一众士子这才明白,易知足今日召集他们的目的,这是要给他们统兵练兵定下任务和目标,一个个心里不由的都有些打鼓,纪律严明,无须担心,骁勇善战似乎问题也不大,但具备仁礼忠信的忠义之师,这难度可不小,一众团勇可都是大字不识几个,而且又都是冲着元奇优厚的待遇而来的。

    就在众人细细琢磨之时,陆灿文朗声道:“报告。”

    这话还有意见?易知足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道:“说。”

    “标下斗胆。”陆灿文朗声道:“敢问大掌柜,一旦战事结束,元奇团练会裁撤吗?”

    这家伙胆子不小,如此敏感的问题也敢当众问出来,易知足看了他一眼,又扫了众人一眼,反问道:“你们是希望元奇团练裁撤?还是不希望?”

    听他如此问,一众士子登时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一个个闷着不吭声,易知足清楚,这帮书生加入元奇团练时日太短,对元奇没有归属感,对元奇团练也没生出感情,一个个都还是新兵蛋子,真让他们统兵了,只怕想法就不一样了。

    见没人吭声,他缓缓开口道:“我方才说了,希望诸位将元奇团练练成一支具备仁礼忠信的忠义之师,何谓忠义之师?这不需要我来解说吧?”顿了顿,他才接着道:“当天下太平,元奇团练自然会裁撤,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这一万团练,元奇一年要开支多少?你们知道吗?”

    说着,他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道:“至少一百万元!元奇有钱,却也经不起年年如此折腾,你们当元奇银子多了扎手?”

    略微一顿,他话头一转,道:“不过,诸位尽可放心,元奇花如此大的代嫉练出来的团练,不会短时间内裁撤,诸位有的是立功封赏的机会,林部堂着我转告诸位,元奇团练建功,必定极力保举诸位。

    这次英吉利大举进犯,不仅是当今世界两大帝国的碰撞,也是东西方霸权的争夺,只要朝廷不屈服,决意打,就将是一场旷日持久之战!

    诸位或许不清楚,对大清威胁最大的,还不是英吉利,而是西北的俄罗斯帝国!一旦元奇团练建功,诸位必为朝廷器重,飞黄腾达,青云直上,出将入相,绘像凌烟阁,书生万户侯,都不是梦!”

    一众士子本就名利心重,绘像凌烟阁,书生万户侯,更是所有读书人的梦想,众士子登时被撩拨的热血沸腾,一个个脸都胀的通红,但碍于军规,却没人敢交头接耳。

    待的众人心情差不多平静下来,易知足才接着道:“告示已经张贴,职位竞选,考核竞比都已经说的很清楚,我就不赘言了,提醒诸位一句,元奇团练分花地大营和河南大营,考核竞比,前两个月在各自的大营内竞比,后面三个月,将是两个大营合并一起考核竞比。

    鉴于加入元奇团练的士子太少,河南大营皆是元奇义学的学生统领,诸位要是被元奇义学的学生比下去了,丢的不仅的职位,更会丢越华书院和学海堂的脸面!好了,最后送你们一句话,训练多流汗,战场少流血!解散!”

    待的一众士子离开,燕扬天殷勤的奉上茶水,谨慎的道:“校长,学生不明白。”

    易知足呷了几口茶,才道:“说。”

    “学生不明白,校长为什么要招这些个书生秀才来统带元奇团练。”燕扬天谨慎的道:“义学学生统领团练,校长能收如臂使指之效,这些个书生,个个自命不凡,学生担心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易知足捧着茶杯看着他,道:“怎么,对考核竞比没信心?怕竞比不过他们?”

    “还真是有些心虚。”燕扬天道:“自打这些书生秀才进了大营,大家都开始认真习读兵书,不为别的,就怕给校长丢脸。”

    “这是好事。”易知足道:“有竞争才有动力,才有进步,才有发展,军营里就要有股子你追我赶的劲头,告诉他们,考核竞比我不会有丝毫偏私。”

    “校长尽管放心,咱们绝对不会给校长丢脸。”燕扬天朗声道,顿了顿,他接着道:“校长能否多借些兵法方面的书籍。”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们找些西洋军事教材方面的书籍,不过,论战争智慧和指挥,西洋不如咱们中国,你们要尽量博采众长,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切忌生搬硬套。”

    “学生明白。”燕扬天响亮的回道。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