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八一章 合作机会

第二八一章 合作机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下大乱?易知足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这段时间南洋已经成为新的鸦.片贸易中心,走私鸦.片的主力就是天地会,身为福建三会二当家的黄殿元,应该没少与南洋天地会联络,他天下大乱,是什么意思?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试探着道:“天地会想乘着朝廷与英吉利开战的机会......浑水摸鱼?”

    “知足应该清楚,八旗绿营远非英军之对手。∽↗∽↗∽↗∽↗”黄殿元道:“天地会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岂会放过如此难得的机会?”略一顿,他接着道:“知足在八所蓄练私兵,如今又组建一万精锐团练,所为何来?何不乘此难得的机会,内应外合,搅它一有个天翻地覆!”

    易知足听的一笑,“有容兄且别忙着给在下扣帽子,蓄练私兵,元奇可担当不起,八所之兵,乃是元奇护商团和护矿队护港队,前任邓部堂,现任林部堂,水师提督,琼州总兵,皆一清二楚,何来蓄练私兵一?”

    黄殿元笑道:“那昌化铁矿一应矿工以及护矿队、护港队尽皆三会、青莲教会众,知足本身亦是青莲教中人,官府总不会知道吧。”

    易知足取出一支雪茄在鼻端嗅了嗅,这才缓声道:“这话听着怎么感觉象是在威胁我?”

    “不敢。”黄殿元含笑道:“三会数千会众性命捏在知足手中,在下岂敢威胁?不过.....”

    易知足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头,沉声道:“元奇与天地会不同。元奇银行分号遍布广东各府县。机器缫丝厂遍布产丝各县镇。一众东家尽皆士绅商贾,一众职员亦皆良民,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岂会从乱?元奇若是倡乱,立时就会崩溃.....广州那些个大员若非是看准了这,如何会允许元奇组建如此大规模的精锐团练?”

    这的倒是实情,黄殿元了头。随即疑惑的道:“既是如此,元奇何苦作养如此庞大的私兵?可别是为了协助朝廷抵抗外侮。”

    易知足划了一根火柴燃了雪茄,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才道:“元奇团练还真就是为了协助朝廷抵抗外侮,元奇的厂子都在广州城外,一旦战火蔓延到广州城下,后果不堪设想。”

    盯着他看了足有移时,黄殿元才吞的一笑,道:“在下又不是广州地方大员,知足何必的如此冠冕堂皇?昌化团练、顺德团练、元奇团练。再加上海上那几艘西洋战舰,两支船队。知足手中掌握的兵马超过两万,这都是为了协助朝廷抵抗外侮?”

    见对方将自家的这家底摸的一清二楚,易知足并不觉意外,道:“并非是的冠冕堂皇,元奇培植武装,本就是为了自保,抵抗外侮也是自保。”

    听的这话,黄殿元敏锐的道:“知足担心朝廷吞并元奇?”

    易知足翻了他一眼,道:“元奇如此大的规模,不富可敌国,也是富甲一方,能不担心?”

    “那在下还真有些糊涂了。”黄殿元笑道:“元奇如此有钱,且又蓄养如此大规模的私兵,朝廷岂非更加忌惮?”

    易知足含笑道:“那就看元奇如何把握这个中的分寸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黄殿元有些不解,疑惑的道:“知足能否详细?”

    “不能。”易知足不假思索的拒绝道:“事关元奇的发展,在下不便透露。”着,他话头一转,道:“天地会各帮会之间并无统属关系,此番,南洋、广东、福建一众天地会能够联合起来统一起事?”

    黄殿元笑了笑,道:“元奇一心要抵抗外侮以图自保,咱们之间是敌非友,在下可不方便透露详细情况。”

    听的这话,易知足眉头一皱,道:“天地会该不会是想助纣为虐,协助英吉利攻打大清吧?”

    “什么叫助纣为虐?”黄殿元道:“咱们反的就是清,协助英吉利,有何不可?不过是将英吉利当枪使罢了。”

    还真是准备协助英吉利?易知足一阵无语,半晌才道:“这种行为,与汉奸无异!实在的,天地会反清复明我不反感,但如此不择手段,却就让人不得不反感了,甭元奇不造反,就是造反,也耻于与天地会为伍。”

    见他直言斥责天地会为汉奸,毫不留情面,黄殿元脸色登时有些难看,辩解道:“借助外族之力收复河山打天下的,可谓是不绝于史,何至于如知足的这般不堪?”

    “那不同。”易知足沉声道:“历史上所谓的外族,都是中国周边的民族,虽然武力强盛,但文明落后,最终都融入了先进的汉族文明,但英吉利不同,远隔重洋不,西方文明也丝毫不逊色于咱们东方汉族文明,甚至是超越了咱们,英吉利入侵,代表的是西方文明的入侵,咱们有可能象历史上被同化的少数民族一般被西方文明同化。”

    黄殿元疑惑的道:“被汉族同化的少数民族似乎也没什么不好,有机会接受先进的文明,难道不好?”

    “好!岂能不好。”易知足冷声道:“有容兄也是行过万里路的人,应该知道被同化是什么结果,好听,那是接受先进文明,难听,就是亡族灭种!满人为什么拒绝满汉通婚?为什么要保持满族血统的纯正?就怕被彻底同化!怕亡族灭种!”

    黄殿元愣了愣,才有些不敢置信的道:“知足该不会是危言耸听,有如此严重?”

    磕了磕烟灰,易知足才道:“文化入侵,有容兄可曾听过?”

    黄殿元摇了摇头,道:“这还真是没听过。”

    “西洋传教士前来咱们大清传教,就是文化入侵的一种。朝廷为什么要严厉打压。直至最后严禁西方传教士传教。就因为西方传教士不仅传播西方宗教,还传播西方的文明。”易知足缓声道:“有容兄试想一下,三五十年后,国人都洋文,写洋字,信洋教,穿洋衣,那会是什么情形?”

    这情形。黄殿元还真不敢想象,略微沉吟,他才道:“咱们只是拿英夷当枪使,岂会让英夷入统华夏?
带着iPad闯异界sodu


    易知足毫不客气的道:“自欺欺人!”

    “这还真不是自欺欺人。”黄殿元不以为意的道:“英吉利国地狭,人口稀少,咱们华夏地广人众,英吉利其实只是想通商与咱们而已,根本无心入主华夏。”

    “是,英吉利无心入主华夏,他们的目的只是将华夏变成他们的殖民地。就算天地会最后能够成功推翻满清,但华夏也会变的跟印度一样。”易知足着翻了他一眼。哂笑道:“南洋天地会对英吉利颇为了解,应该清楚印度现在是什么样子罢?”

    黄殿元反唇相讥道:“满清皇帝就能避免华夏成为英吉利的殖民地?”

    “只要打赢这一战,咱们就能避免成为英吉利的殖民地。”易知足道:“元奇不遗余力的捐输,组建团练,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默然半晌,黄殿元才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着,他站起身来,见他想告辞,易知足含笑道:“也不尽然如此,道分大道道,目标分远期和近期,还有最终目标.....。”

    “哦?”黄殿元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缓缓坐下,道:“知足有何高见,在下洗耳恭听。”

    “先不天地会。”易知足含笑道:“有容兄是读书人,而且还有功名在身,是不是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抱负?“

    黄殿元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道:“知足别兜圈子。”

    见他不接这茬,易知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那咱们天地会,在下不过一行商,也无意于仕途,也算得上是帮会中人,一直以来,我很是纳闷,若清初,天地会反清复明,那是心怀故国,一晃百余年,大明早已为人所遗忘,满清正统,已是深入人心,天地会却依旧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穿了,诸位不过是自欺欺人,寻个造反的由头,想推翻满清,自己做皇帝,是也不是?”

    黄殿元讥讽道:“知足也是汉人,就甘心一直让满清奴役下去?”

    “当然不甘心,否则也没必要将有容兄留下来。”易知足笑了笑,道:“若是在欧洲,元奇没有必要如此防范朝廷,因为在欧洲,私人的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元奇完全可以一心一意的发展壮大,但在大清,我却不得不花费极大的心思与朝廷周旋,以保护属于自己的私人财产,就凭这一,我也容不下这个朝廷。

    所以,咱们并非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就长远的目标而言,元奇与天地会有着共同的目标,两家的分歧在于短期目标和最终目标。”

    最终目标,黄殿元有些意外,忍不住问道:“什么最终目标?”

    易知足含笑道:“天地会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是推翻满清,自己做皇帝,应该没错吧?”

    黄殿元白了他一眼,道:“推翻满清,自己不做皇帝,难不成还推举他人做皇帝?”

    “所以,咱们的最终目标不同。”易知足道:“元奇的目标是推翻帝制,实行西方的民主共和制度,彻底赋予士绅商贾和百姓以民主和自由,当然,要推翻帝制,就要推翻满清。”

    “推翻帝制?民主共和?”黄殿元惊讶的道:“没有皇帝,那会是什么情形?”

    眼下比较开明的也就君主立宪和民主共和两种制度,易知足自然不敢君主立宪,这与天地会的宗旨不符,笑了笑,他才道:“有关西方的民主共和制度,《西关日报》会做详细的介绍,有容兄留意便是。

    咱们先短期目标,天地会当前是何目标?协助英吉利海军攻占广州,攻占福建江浙,一路北进,打到京师?”

    略微沉吟,黄殿元才自失的一笑,道:“咱们可没知足想的如此长远,目前得先看看英吉利出兵的规模,战事进展是否顺利,才能决断。”

    “也就是,先观望,英吉利打的顺手,你们就助太平拳,若是战事不顺,就当没这档子事,可是如此?”易知足哂笑道:“这跟见财起意是一回事,谈不上是短期目标。”

    黄殿元被他的脸一红,各个帮会一众龙头大哥商议的结果,还真就是这个打算,是见财起意,还真是妥帖,他坦言道:“不怕知足笑话,这确实是临时起意。”

    “那诸位怕是要失望。”易知足道:“诚如有容兄所,英吉利起兵的目的就是为了商贸,所以,这就决定了英吉利出兵的规模不会太大,况且,英吉利与大清相隔数万里,大军远征,这得多少军费?英吉利不会不算帐,以我的估计,出兵两万,已是极限。”

    “两万?”黄殿元忍不住道:“两万兵马远征来打大清?这怎么可能,这根本就是自触霉头......。”

    “别看英吉利海军。”易知足道:“两万英吉利海军足以在大清沿海横冲直撞。”

    黄殿元有些失望的道:“那也济不了什么事?”

    见他一脸失望,易知足含笑道:“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黄殿元登时有些警惕,道:“什么交易?”

    沉吟了片刻,易知足才道:“大军出动,必须向导,而且英吉利海军对大清的各方面情况都知之甚少,一定需要熟悉了解大清各方面情况,且又放心的人帮着出谋划策,天地会中人可是最为适合的。

    若是英军所向披靡,能助天地会成就大事,元奇在广州不仅可以积极响应,还可以为天地会提供大额银钱贷款,但若是英军难以助天地会成事,我希望天地会能与元奇合作,杀杀英军的锐气。”

    “怎么合作?”

    “简单。”易知足含笑道:“只须引导英军攻击沿海港口或是城市,具体的,届时再。”

    这倒不是难事,而且这个交易对天地会而言,可是有益无害,略微沉吟,黄殿元才道:“有什么好处?”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南洋天地会的兄弟大多都在淡马锡——英吉利人的地盘上讨生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