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八九章 视察大营

第二八九章 视察大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定海县城,地势险要。东、北、西三面,青山环绕。城南二三里即道头港,有吉祥、竹山、大渠三口,乃外洋船只入口门户,道头港以南,有大小五奎山、大小盘峙山、大小渠山等岛屿。

    浙江水师在定海设水师镇,共有水陆兵勇二千五百余人,城东南东岳山上设有炮台一座,名关山炮台,有火炮八门,驻兵五十,大小战船七十有七。

    易知足坐在容园的书房里看着才送来的有关定海的资料,暗忖这定海的防御怎的如此之差,区区八门火炮的炮台,估计还都是一些小炮,难怪的如此不堪一击。

    李旺快步走到门口禀报道:“少爷,关军门来了。”

    易知足一早没出去,就是在等关天培,原本还以为他要上午才会来,不想一早就到了,看来,关天培很可能是昨日就赶来了广州,他不敢怠慢,连忙起身迎了出去。

    一见面,关天培就埋怨道:“知足好生糊涂。”

    易知足自然明白他指的是出兵定海之事,当即含笑道:“进屋再说。”

    两人进屋关天培一落座,便沉声道:“知足为何会同意元奇团练出兵收复定海?拿起鸡蛋碰石头的事,知足也能做的出来?”

    易知足给他斟了杯茶,这才在∈长∈风∈文∈学,w↑ww.c≮fwx.☆t他对面坐下,缓声道:“明知不敌,元奇岂会出兵?英军主力北上,留守定海的兵力必然不多,以多打少。又占据天时人和。未必就不能打一打。”

    说着。他起身将方才看的有关定海的资料拿过来递给关天培,道:“关军门来的正好,且看看这资料是否有误,既说定海是兵家要地,海防重镇,为何定海镇兵额只有二千余,炮台只有一个,火炮只八门。与虎门相比,如此悬殊?”

    “定海岂能与虎门相提并论?”关天培接过资料略微瞟了几眼,才接着道:“虎门是水师提督驻地,定海不过是一镇,这就好比虎门是府治所在,定海是县治所在,自然不能一比。

    定海炮台少,那是因为定海防御主要是以城防为主,而虎门是以炮台防御为主。至于说兵额少,那是因为承平日久。定额屡被削减的缘故。”

    “承平日久,不修战备。将懦兵弱,又遭遇强敌,焉有不惨败之理?”易知足说着摇了摇头,道:“无险可据,无坚可守,防御又简陋不堪,即便能够收复定海,只怕也难以长期守住。”

    听的这话,关天培惊讶的道:“知足真有把握收复定海?”

    “岂敢说有把握。”易知足含笑道:“能否出兵,能否收复定海,这得看英军究竟会留下多少兵力驻守定海。”

    关天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既是如此,为何还跟林部堂表态,愿意出兵收复定海?若是想找机会博取军功,在广州同样有机会,何必巴巴的跑去收复定海?”

    听的这话,易知足便知道他不知情,犹豫了下,才道:“出兵定海,是为部堂大人分忧,广州禁烟,引发战端,大清丧师失地,岂能无人揽责?唯有尽快收复定海,部堂大人方有回旋余地。”

    为部堂分忧?关天培道:“是为林部堂,还是邓部堂?”

    易知足含笑道:“确切的说,是为林邓二位部堂分忧,广州禁烟,林部堂是钦差,邓部堂是两广总督,英夷因鸦片被销毁,断绝两国贸易而发动战争,二位部堂都脱不了干系。”

    倒是听说这小子重情重义,但置元奇一万团练生死不顾就为了替林邓两位部堂分忧,关天培显然不相信,当即将信将疑的道:“元奇团练乃广州地方团练,职责乃是保境安民,跨省出兵收复定海,邓部堂未必领情,林部堂也有越俎代庖之嫌?毕竟收复定海是闽浙总督、浙江巡抚之责。”

    见他追着这问题不放,易知足苦笑道:“因为广州禁烟,英军入侵,林邓二位部堂已是荣辱与共,联手抵抗英夷,实属正常,不存在越俎代庖。直说了罢,林部堂是希望元奇出兵定海激怒英军,吸引英军主力南下广州,以免英军舰队北上天津,威胁京师,或是祸害两江。”

    激怒英军?关天培心里一沉,道:“那广州岂不是岌岌可危?”

    易知足道:“林部堂说会恳请朝廷调集周边各省八旗绿营前来协防广州。”

    林则徐这是想将英军吸引来广州,然后调集兵马在广州与英军决战?那广州可就有的热闹了,默然半晌,关天培才道:“如今英军战舰已封锁海口,知足打算如何出兵收复定海,说出来听听。”

    易知足道:“英军封锁海口,目的是断绝广州对外贸易,岂能阻拦得了元奇出兵?就算要走海路,也不一定非要从广州乘船出海,至于详细的计划,不瞒关军门,还真是没有,昨日,我已遣人去定海打探收集英军的情报,能不能出兵,如何出兵?如何打?眼下都言之过早,须的等定海情报反馈回来再做定夺。”说着他笑了笑,道:“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下看来,情报还应在粮草之前。”

    听他如此说,关天培长松了一口气,道:“知足既是如此谨慎,老夫倒也无须太过担忧。”说着,他关切的道:“元奇团练训练不过四五月,真能与英军对阵?”

    “英军火器精良,堪称百战精兵,又是据城而守,元奇团练仓促组建,训练不足,亦未经过战阵唯一依仗,在于火器不相上下,都是西洋火枪。”易知足沉吟着道:“对阵英军,唯有以多打少,在下估摸着,以三打一。应可以一试。”

    三打一?就算双方火器不相上下。这也未必行的通。老兵和新兵,那可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差距,关天培不置可否的道:“听闻元奇团练乃是仿效西洋练兵之法,虽然时日不长,却已堪称是训练有素,老夫倒是想去开开眼界。”

    易知足含笑道:“军门亲去视察团练大营,这是元奇团练的荣耀,军门何时有暇。在下陪同军门前往。”

    “就现在罢。”关天培笑道:“看看元奇团练的真实情况。”说着,他
仙门歪道sodu
又问道:“团勇可听闻要出兵定海的风声?”

    易知足摇了摇头,道:“广州这地方对于英夷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秘密,在下岂敢走漏风声,如今此事,想来还只有部堂、军门和在下三人知晓。再则,是否出兵定海,尚且不能定夺,自然不宜声张。”

    对于易知足的谨慎。关天培很是满意,广州走私贩卖鸦.片者。跟英商有着密切的联系,即便如此厉行禁烟,广州鸦.片亦未曾断绝,很显然,鸦.片走私仍然在秘密进行,那些个走私鸦.片者可是巴不得朝廷官兵被英军打的落花流水,好恢复鸦.片贸易的繁荣,少不了有人会为英军收集情报。

    花地大营,一众团勇们正如平日里一样进行着火枪射击训练,除了射击步骤训练之外,他们也开始进行实弹射击,不过,用的不是米尼枪而是滑膛枪,对于米尼弹,易知足一直在严密的封锁消息,元奇团练之所以有底气对抗英军,依仗就是米尼枪弹,他自然不会让太多的人接触,目前,还只是河南大营的两千精锐进行米尼枪的实弹训练。

    走进花地大营,关天培就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门口的岗哨,身着西式军装,戴着军帽,虽然看起来别扭,但很精神,而且一个个军姿笔挺,敬礼方式也完全不同,简洁有力,让他诧异的是,易知足居然还给兵丁回礼。

    进的营门,一路前行,关天培总觉的哪里不对劲,细想了下,才反应过来,干净整齐,整个军营给人的感觉,十分干净整齐,一路行来,地面上根本看不见一点垃圾,一应帐篷也都整齐有序。

    大操坪上,有团勇正列队进行射击分解步骤训练,整齐的队列,单调的口号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漫步走过去观看,这才靠近,就有一个头目动作机械的小跑过来,对着易知足立正敬礼,朗声道:“报告大掌柜,十二营正在进行火枪射击分解步骤训练,请指示。”

    易知足立正还了一礼,道:“继续训练。”

    看着那头目有些滑稽的小跑离开,关天培含笑道:“何为火枪射击分解步骤?”

    易知足含笑道:“军门略微观看便知。”

    稍稍看了片刻,关天培便明白过来,道:“如此训练,有何意义?”

    易知足解释道:“这是预防上了战场,心里紧张,装填出错,影响射击速度,如此训练,各个步骤深入骨髓,会形成习惯,减少因为紧张而导致的错误。”

    “有道理。”关天培点了点头,道:“可有实弹训练?”

    “靶场距离大营足有七八里路,大营里也没有马。”

    走七八里路?关天培迟疑了下,才道:“小箍围岛上也有个靶场罢,要不去那里看看?”

    小箍围岛是河南大营那二千精锐进行米尼枪实弹训练的靶场,易知足可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让关天培观摩,掏出怀表看了看,见的已将近中午,便笑道:“实弹训练耗费弹药,各营配发的弹药可不多,一般实弹训练都在上午进行,等咱们赶到小箍围,怕是实弹训练都结束了,元奇团练两座大营,花地和河南,咱们今日看花地大营,明日再去看河南大营,如何?”

    “老夫今日可是客,自然要听你这个主人的安排。”关天培笑道:“元奇财大气粗,实弹训练也舍不得银子?”

    “倒不是舍不得银子。”易知足解释道:“主要是弹药局供应不过来,一则局势紧张,要进行弹药储备,再则,要同时供应水师和元奇团练,还有一万多义勇的实弹训练,弹药局初建,尽管一再扩大规模,依然是供不应求。”

    关天培微微颌首道:“也亏的是知足建了个弹药局,产量足够大,否则可没那么多弹药可供消耗。”

    “别提弹药局。”易知足闷声道:“弹药局亏的厉害,我还发愁怎么跟一众东家交代。”

    听的这话,关天培干脆装做没听见,一指排列整齐的帐篷,道:“这军营忒干净,走,去瞧瞧帐篷里是什么情形?”

    待进的帐篷,关天培愣愣的半晌没吭声,帐篷里干净整齐的令他吃惊,所有的物件几乎都摆成了直线,大到行军**,被子,小到铁桶被子毛巾,全部都是整齐划一,回过神来,他一声不吭的进了另一个帐篷,接连看了六七个帐篷,个个如此,他不由的感慨道:“这每天得花多少功夫整理?”

    易知足含笑道:“习惯了,用不了一柱香的功夫。”

    “都瞧瞧。”关天培转身对跟着的几个亲兵道:“跟人家团练大营一比,你们那营房简直就是狗窝!”

    见几个亲兵低着头不吭声,易知足正想解围,却听的军号声响起,当即笑道:“这是开餐的号声,军门就在大营里用顿便餐如何?”

    “行,老夫不讲究。”关天培说着纳闷的道:“大营里一日三餐?”

    易知足点头道:“训练强度大,不一日三餐,团勇们受不了。”

    “穷讲究。”关天培轻声嘀咕了一句,这年头寻常人家都是一日两餐,一日三餐那都是有钱人家,不想元奇团练居然是一日三餐。

    大营团勇进餐都是各自回帐篷,因为没有食堂,易知足等人是在简陋的会议室里吃的,待的一荤一素一汤端上来,关天培用筷子点了点那盆青椒肉片,道:“团勇们也都是这等饭食?”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来的匆忙,没打招呼,委屈军门了。”

    “废话。”关天培道:“团勇们平日里都是这等饭食?”

    “晚餐没肉。”易知足道:“中餐保证一荤,米饭管饱。”

    “元奇还真是阔气。”关天培没好气的道:“团勇吃饭要克扣饷银不?”

    “一月两块大洋,还克扣饷银,团勇还如何养家?”

    旁边桌子上,关天培的几个亲兵都竖着耳朵听着,听的这么好的饭食还不用扣钱,一个个心里都暗自腹诽,虎门大营里的饭食跟人家大营一比,那简直就是猪食。**.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