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二九二章 染指澳门

二九二章 染指澳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急匆匆进城赶到总督府却是扑了个空,林则徐已从天字码头上船前往虎门,听的这消息,他心里暗喜,很显然林则徐已经知道关闸之战的情况,如此匆忙赶往虎门,不消是要组织水师反攻英舰。∷∷∷∷

    他虽不在官场厮混,却也清楚,出了这档子事,林则徐不反攻英舰,还真是没法子向朝廷奏报,打的赢打不赢,另,打不打却是态度问题,况且天高皇帝远,战斗又是在海上,输赢都由林则徐了算,英国人难不成还能向道光去申辩?

    不过,他的赶去虎门烧把火,不能让林则徐敷衍了事,关闸之战很,但影响却不,这事不能轻轻带过,英国人敢如此挑衅,不狠狠回击,必然是军心不稳,士气不振,而且澳门的葡萄牙人还可能因此动摇立场。

    易知足从总督府出来,到的卖麻街口,正好看见身着四品官袍的余保纯哈腰下轿,他如今已经正式接任广州府知府,正是春风得意,街口一众人等早已回避,易知足缓步而来也就分外显眼,余保纯一眼就看见了他,连忙热情的招手道:“知足——。”

    易知足迎上前含笑拱手道:“在下见过余大人。”

    “易大掌柜可别跟老夫客气。”余保纯丝毫没有架子的笑着拱手还礼,然后才道:“见过部堂大人了?”

    “部堂大人去虎门了。”易知足道:“余大人可是为澳门关闸之事而来?”

    余保纯轻叹了一口气,道:“澳门距离广州不过咫尺之遥,关闸之战,如今已在广州传遍了,市井间人心惶惶,英夷战力如此强悍。且恣意妄为,着实令人担忧......。”

    消息这么快就传开了?易知足沉吟了下才道:“英夷股人马就敢攻打澳门,日后也必然敢攻打广州,余大人得督促下面做好防御.......在下还的赶去虎门见部堂大人。”

    听的英夷要攻打广州,余保纯不由一惊,对于易知足的话他可谓是深信不疑。这位大掌柜不仅了解欧洲情形熟悉英夷秉性,而且眼力过人,预判极准,他还真不敢不重视,当即问道:“易大掌柜这话可是当真?”

    “如此大事,在下岂敢跟余大人开玩笑?”易知足沉声道:“大人得督促下面组建团练,加强团练训练,而且各乡镇团练之间要加强协作,以免临战之时。手忙脚乱,眼下英夷气焰嚣张,就当是防患于未然罢。”

    听他如此,余保纯哪里还敢怀疑,连连头道:“知足的是,有备无患,有备无患。”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知足去虎门。还劳烦禀报部堂大人,澳门人心涣散。逃离澳门者,不计其数,若是任由英夷嚣张,恐慌势必蔓延......。”

    虎门寨,水师提督署,大堂。

    宽阔的大厅里济济一堂。参加守卫关闸或是支援关闸的一众文武——澳门海防同知蒋立昂,香山县丞汤聘三,广东高廉道台暂驻澳门的易中孚,督标参将波启善、署肇庆协副将多隆武、署抚标守备程步韩、升任南澳镇总兵暂留香山协的惠昌耀以及驻扎澳门前山寨、关闸、新庙、内港的一众大武官们一个个都目不斜视的端坐着,等候林则徐的到来。

    大厅里气氛有些沉闷。虽然人不少,但相互之间大多不熟悉,况且昨日关闸一战,被英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一众人心里都憋屈,一个个心里更是明镜似的,知道林则徐赶来虎门不是来宽慰他们的。

    “总督大人到——。”

    一众人连忙站起躬身肃立,林则徐在关天培的陪同下黑着个脸大步走了进来,径直在案台后落座,带众人上前见礼之后,他才沉声问道:“昨日关闸一战,伤亡情况可已统计出来?”

    见他一来就问伤亡,众人心里都直打鼓,等了片刻,见没人吭声,澳门海防同知蒋立昂才开口道:“回部堂大人,昨日防守好来援官兵,战死十二人,重伤二十余人,轻伤无数。”

    “你们可真给绿营长脸。”林则徐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四千人参战,这么伤亡就将关闸丢了,如此贪生怕死,朝廷养你们何用?”

    一众文武都仿佛是庙里的泥胎一般低头垂手,不敢吭声,谁都清楚,这时候开口分辩是自找不痛快,不过,身为澳门海防同知的蒋立昂却不敢沉默,当下硬着头皮道:“禀部堂大人,非是绿营官兵怕死,实是英夷火炮太过密集,短短半个时辰交战,英舰发射了千余颗炮弹。”

    林则徐哂笑道:“你是在英夷的火炮准头很差,千余发炮弹就死伤了这么人?”

    “禀部堂大人。”右胳膊绑着绷带吊着的副将多隆武开口道:“英夷的火炮进战尚且有准头,一旦及远,确实没有准头可言,昨日英夷战舰在距离关闸四百步外开炮,也就对关闸炮台命中率甚高。”

    林则徐恼怒的道:“既是如此,英夷区区三百余人登陆关闸,怎的无人拦截?任由他们搬走摧毁火炮,纵火烧毁营房?推到界墙?朝廷威严何在?颜面何存?”

    这下就就连蒋立昂也不敢开口分辩了,毕竟这是事实,任由三百余英夷在关闸恣意妄为,确实是将朝廷的脸都丢尽了,见的气氛压抑,关天培轻咳了一声,开口解围道:“英军战舰舷炮齐射确实密集,定海之战,守军连两柱香功夫也未能坚持便崩溃......。”

    听的这话,林则徐心里稍稍好受一,关闸之战,好歹也打了二个时辰,英军才开始登陆,口气,接下来,还要指望一众人齐心配合,自然不能太过份,默然半晌。他才缓声道:“值得欣慰的是,关闸之战,各营没有观望不前,而是积极支援.....好了,具体的情况,总结一下......。”

    听的这话。一众文武齐齐暗松了口气,气氛也随之松泛下来,纷纷开口,各抒己见。

    易知足赶到虎门寨时,会议已经结束,林则徐与关天培等几个水师统
乱唐将血无弹窗
领以及蒋立昂、惠昌耀、多隆武、波启善几人正在二堂商议用水师西洋战船攻击英舰的可能性,亲兵进去禀报之后,很快,关天培就大步迎了出来。一见面,他就笑道:“知足巴巴的跑来虎门,是为关闸之事?”

    易知足含笑道:“部堂大人一口恶气闷在心里,定要出了,才会舒畅,在下是来凑趣的。”

    听的这话,关天培一喜,道:“知足有法子帮部堂大人出气?”

    “在下哪有那等本事。”易知足含笑道。两人着进了二堂,林则徐将眼睛从海防图上移开。看过来道:“知足有急事?”

    易知足见礼之后,才道:“关闸战败,部堂大人有何打算?”

    “知足是为关闸之事而来?”林则徐饶有兴致的道:“有何想法,来听听。”

    易知足瞥了一眼屋里众人,见都是武将,心知必然是在商议反击英舰事宜。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英夷挑选澳门关闸炮台作为攻击目标,不外乎是想重回澳门和挑拨大清与葡萄牙之间的关系,在下窃以为,不仅要打击英军气焰。亦须加强对澳门的管理,眼下情况特殊,应对澳门实行军事管制。”

    听的这话,蒋立昂连忙道:“对澳门实行军事管制,怕是澳门葡人会有抵制情绪,关闸之战,澳葡严守中立,两不相帮,还算规矩。”

    “什么严守中立,是怯于英夷兵威!”易知足毫无客气的道:“澳门是大清租借给葡萄牙的,对于澳门来,葡萄牙算是半个主人,英夷肆无忌惮的炮击关闸,澳门一片恐慌,商贾百姓争相出逃,葡萄牙却按兵不动,这守的是哪门子的中立?”

    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直接出兵驻扎澳门,接管澳门,葡萄牙要敢抗议,咱们大清还就不租借给他,欧洲有的是国家垂涎澳门,花旗国、法兰西、西班牙、德意志对澳门都是窥觑已久,咱们完全可以选择租借给一个盟友,为什么非得要租借给一个对大清毫无益处的国家?”

    “知足这话不无道理。”林则徐颌首道:“葡萄牙租借澳门,享受大清各种贸易优惠,但对朝廷却无甚益处,还远不及花旗国,而且贸易额亦不大,听话则罢,不听话,直接驱逐,没必要客气。”

    听的林则徐如此表态,蒋立昂还真不好反驳,略微迟疑,他才道:“下官担心,如此,有可能会逼迫澳葡与英夷联手。”

    “区区葡萄牙,何足道哉。”易知足哂笑道:“即便葡萄牙与英夷联手,无非也就是多二三艘战舰而已,不足为惧,再了,葡萄牙也未必有胆子不识抬举。”

    南澳镇总兵惠昌耀冷不丁插话道:“英军舰队炮火密集猛烈,而且灵活机动,派绿营进驻澳门,英夷再攻击澳门,将更加肆无忌惮,非是末将涨他人志气,面对英夷攻击,咱们确实难以防守。”

    “绿营守不住,元奇团练守得住。”易知足沉声道:“澳门交给元奇团练驻守,在下担保澳门固若金汤。”

    这话一出口,房间里登时为之一静,一众不知底细的武官们心里都纳闷,元奇团练比绿营还厉害?四千绿营水陆官兵不过几个时辰就被英军打的落花流水,元奇团练却敢保证澳门固若金汤,这场合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林则徐却是大为意外,元奇团练虽比八旗绿营要强一些,但怎么也不会是英军的对手,这子哪里来的底气?敢元奇团练能将澳门守的固若金汤!

    关天培却是立马就想到了战壕,若是元奇团练在澳门修筑战壕,完全可以有效的避免英军战舰火炮的攻击,他当即笑道:“难得知足主动请缨,正好,由元奇团练进驻澳门,修筑界墙、炮台,采买火炮的事情咱们都省心了。”

    易知足苦笑着道:“军门忒不厚道了,元奇出人出力不算,还指望元奇出银子,天下哪有这般道理?”

    听的这话,林则徐也是一笑,确实,让元奇团练进驻澳门,澳门的一应防务都无须从藩库支应了,倒是能省一笔银子,略微沉吟,他才看想关天培道:“元奇团练真能守的澳门固若金汤?”

    “能。”关天培毫不迟疑的道:“元奇团练会挖修战壕,能够有效的避免英军战舰的炮击,末将这段时间也正在请元奇团练为虎门设计规划战壕,不日就要动工。”

    林则徐虽然没见识过战壕,但听的关天培如此,想来不会有错,当即便道:“既是如此,就着元奇团练进驻澳门,澳门一应防务,交由知足全权负责,与澳门葡人的交涉,也由知足做主,即便与澳葡开战,本部堂也全力支持。”

    你过两个月就要卸任了,支持个屁,这不纯粹是空头支票!易知足心里暗自腹诽,却一脸肃然的躬身道:“在下谨尊部堂大人钧令,明日就着元奇团练进驻澳门!”

    林则徐了头,道:“澳门事关朝廷颜面,知足须的谨记,不论何种情形,都不得有损朝廷颜面,再则,若是英夷再次登陆澳门,本部堂唯你是问。”

    “元奇团练定然不会辜负部堂大人厚望。”易知足朗声道,顿了顿,他才道:“元奇团练毕竟不是朝廷经制之师,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还望部堂给个名分。”

    一听这话,关天培迫不及待的道:“这好办,进驻澳门的元奇团练就挂在水师名下,暂时先冠以水师提标左营义勇之称,归由本督直辖。”

    虽然不清楚元奇团练战力如何,但元奇有钱这是众所周知之事,督标参将波启善也不甘落后,连忙据理力争道:“进驻澳门乃是陆营,与水师有何干系?”着他躬身道:“还请部堂大人明裁,将进驻澳门之元奇团练归入督标名下。”

    澳门海防同知蒋立昂也当仁不让的道:“守卫澳门乃是澳门海防军民同知衙署之职责,进驻澳门的元奇团练自当直接归入本官直接管辖之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