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九三章 养贼自重

第二九三章 养贼自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着几人争抢着要统领驻澳元奇团练,易知足不由的暗自好笑,不就是一个名分,至于如此争抢?还真以为有了名分就能指挥元奇团练?不过,要说督标、提标以及澳门海防军民同知这三家,他倒是乐意挂在澳门同知名下,毕竟澳门大小事务都是澳门同知管理。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他之所以提出让元奇团练进驻澳门,当然就不会只是想接管澳门的防务那么简单,他不仅要插手澳门的贸易,还想进一步排挤打压葡萄牙在澳门的地位,绝对不会给葡萄牙割据澳门的机会。

    见的几人据理力争,林则徐没急着表态,而是含笑看向易知足,道:“元奇团练打算派多少兵力进驻澳门?”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英夷一直有染指澳门之心,此番撕破脸皮,公然宣战,极有可能会武装占据澳门,兵力太少,无济于事,在下想暂时抽调四个营——二千人进驻澳门,即便英夷大举进犯,也足以支撑到援兵赶来。”

    元奇团练不过一万团练,易知足却开口就派二千团练进驻澳门,看来对澳门很是重视,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澳门还可能爆发大的战事,这让林则徐有些担忧,略微沉吟,他才道:“修挖战壕,知足可要原本驻扎澳门的绿营协助?”

    “不需要。”易知足毫不客气的拒绝道:“有绿营帮忙挖修战壕固然能够加快战壕的修筑进度,但在下担心绿营带坏元奇团练的风气,在下宁愿出钱雇请民夫,亦不愿用绿营官兵。”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在座几人脸上都有些讪讪的,绿营是不堪用,但如此当众打脸,还是让众人有些难堪,关天培笑骂道:“你小子这不是诚心断香山绿营的财路?谁不知道驻扎澳门是肥缺?”

    “如今澳门可不是肥缺,而是险地。”易知足道:“况且,元奇团练也不会一直驻扎澳门,战事结束,自然要将防务移交给香山绿营。”

    “眼下,守住澳门,不让英夷登陆澳门才是首务。”林则徐缓声道:“就依知足的,原本驻扎澳门的香山绿营移防他处,澳门前山寨、关闸、新庙、内港等地防务概由元奇团练接管。至于名分,还是挂在水师提标之下,澳门防务离不开水师,而且虎门距离澳门也近。”

    关天培欣喜的道:“谢部堂大人。”

    沉吟片刻,林则徐才看向易知足道:“方才知足说要打击英军气焰,加强对澳门的管理,澳门之事已定,打击英军气焰,知足是何想法?”

    易知足沉声道:“水师前几日才在狮子洋大型军演,以壮军威,英夷随后就攻击澳门关闸,此举不仅是公然挑衅水师,亦是公开藐视我大清天威,若不以雷霆手段还击,朝廷颜面何存,水师军威何在?”

    “雷霆手段?”关天培道:“英夷兵船泊于磨刀洋,水师战船以十二艘西洋战船战力最强,速度最快,但较之英夷兵船,仍是稍有不足,水师若是大举进攻,英夷兵船见势不敌,必然逃逸,咱们根本追不上,如何能雷霆打击?”

    “论打仗,在座诸位都是久经沙场。”易知足说着一笑,“不怕诸位见笑,别说是亲历战场,就是远远观战,在下也不曾有过,这调兵遣将,排兵布阵,在下可没有发言权,不过,在下细细比较了一下。”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道:“水师的西洋战船,论单舰的战力和速度,都及不上英夷战舰,但如今水师却是胜在数量多,是英夷战舰的一倍,论及火炮数量,却是强过英夷战舰一倍有余,关键就在于速度。

    英夷战舰皆是巡防舰或是轻巡防舰,速度快是其固有的优势,若是能削减对方速度上的优势,水师西洋战船完全能够碾压对方。”

    “别兜圈子?”关天培道:“如何削减英夷战舰的速度优势?”

    易知足道:“水师西洋战船敢于夜战吗?”

    “夜战?”关天培连连摇头道:“不行,水师缺乏夜战训练,根本不能夜战,况且,有不少船员水手还患有夜盲症,夜间难以视物,再则,船队夜行,必然是灯火照明,英夷远远就能瞧见,反倒是敌暗我明的局面,不妥。”

    “夜战不行。”易知足沉吟着道:“那就唯有寻找外援,若能得几艘与英夷战舰速度不相上下的战舰协助,缠住英夷战舰。”

    听的这话,关天培眼睛一亮,道:“知足是指十三行和元奇雇佣那几艘花旗国战舰?”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那几艘花旗国战舰早有声明,只护航打击海盗,不参与打击任何国家的战舰,不过,英吉利封锁广州海面时间如此之长,已经严重的影响到花旗国与广州的商贸,如今,花旗国国内正爆发经济危机,对于广州的商贸,花旗国商人和政.府都十分重视。

    请花旗国护航战舰参与围剿英夷战舰,这事在下没有把握,不过,在下想跑一趟海南,跟他们详细谈谈,看看是否能够以高价报酬请动他们协助。”

    “好!”关天培欣喜的道:“若是能够请得动花旗国战舰协助,咱们有十足的把握打沉或是俘虏英夷几艘战舰!”

    听的这话,林则徐不由的大为动心,若是能够击沉或是俘虏几艘英夷战舰,这可就是实打实的大胜,不仅能够打击英夷的气焰,也能好好提振一下军心民心,朝廷对于英夷的态度说不定也会有所改观,更为重要的是,他极有可能会因为这厂大胜而得以继续留在两广总督任上。

    对于十三行和元奇的两支西洋帆船船队和护航的花旗国战舰,他只是隐隐听闻过,并不知道详情,但眼下也不好多问,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知足尽快前往海南与他们商谈,只要他们愿意协助打英夷战船,不论什么条件,只要是本部堂力所能及之事,一应允准。”

    易知足连忙欠身道:“在下一定尽力,明日就前往海南。”

    林则徐却道:“十三行和元奇那两支西洋风帆船队,应该也配有火
神级复兴系统笔趣阁
炮罢?一并过来助战,这一次,本部堂务必要重创英夷。”

    “在下遵命。”易知足连忙道,林则徐不说,他这次亦会让两支船队参加,当然,他的目标是那艘蒸汽轮船。

    从虎门赶回广州,已是黄昏,易知足没回西关直接就去伍家花园,要动用五艘战舰和两支船队,这事他得跟伍秉鉴通气,毕竟一多半战舰和商船是伍家的,他可不好擅自做主。

    听闻易知足来了,正在歇息的伍长青连忙就赶到码头上迎接,两人一见面,他就道:“不是说知足兄去了虎门?”

    “这不刚从虎门赶回来。”易知足说着,径直道:“走,去延辉楼,有事跟老爷子商谈。”

    伍长青道:“知足兄如此急,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

    “也不是什么坏事。”易知足说着将调二千元奇团练进驻澳门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伍长青笑道:“知足兄素来是无利不起早,二千团勇进驻澳门,这是想掌控澳门?”

    “确实有这个想法。”易知足微微颌首道:“葡萄牙租借澳门,坐享种种优惠,却******毫无益处,早就看不顺眼了。”

    伍长青道:“知足兄的意思,是想让花旗国取而代之?”

    “花旗国与咱们合作的不错,但澳门却不能让他们染指。”易知足沉吟着道:“还是欧洲国家更为适合。”

    “法兰西?”

    “不,是德意志。”易知足道:“德意志是欧洲最具活力和野心的国家,虽然现在还不起眼,但潜力很大,大清若是与德意志交好,有利于制衡英吉利。”

    两人说着话一路来到延辉楼,伍秉鉴却不在,去了万松园散步,乘着这机会,易知足胡乱吃了几个点心充饥,天色麻黑,伍秉鉴才回来,见的易知足,又瞥了眼茶几上的点心碟子,他才开口道:“有急事?”

    易知足不肯失礼,起身见礼之后,才道:“林大人想攻击停泊在磨刀洋的那六艘英吉利战舰,想调用咱们手头的那五艘战舰和两支船队协助。”

    默然半晌,伍秉鉴才开口道:“知足同意了?”

    “不敢。”易知足道:“只说尽力协商。”顿了顿,他才缓声道:“英军攻占定海,朝野震惊,在下估计,英军舰队不日就会北上天津,威胁京师,林大人极有可能会因为英军大举入侵而获罪,他本人也意识到这点,所以,他迫切的希望能打一场大胜仗,以化解这个危机。

    就在不久之前,他曾胁迫在下,要求元奇团练出兵收复定海,此番关闸战败,林大人急欲报复英夷,在下认为,若是能够帮助林大人在这次海战中取得大胜,元奇团练就无须再出兵定海。”

    这番话信息量太大,伍秉鉴、伍长青听的都是震惊无比,半晌没有吭声,良久,伍长青才道:“英军舰队会北上天津?”

    见的易知足点头,伍秉鉴沉声道:“胁迫元奇团练出兵收复定海,怎的未听知足提及过?”

    出兵定海之事,为了保密,易知足跟谁都未提及过,如今考虑到林则徐在广州海面能打一场大胜仗的话,则出兵收复定海就极有可能没有必要,他才会说出,当然,这也是为了争取伍秉鉴同意派战舰协助水师。

    不过,这话却不能说,否则伍秉鉴心里会不好想,他当即含笑道:“组建元奇团练可不是为了替朝廷卖命,在下当时假意同意,却根本就没出兵定海的打算,是以也就没有跟平湖公提及。”

    伍秉鉴看了他一眼,道:“元奇团练在火器上占优,才兵收复定海,亦不是不可能,朝廷素来最重军功,抗击外侮,收复失土,这可是大功,封爵亦有可能,知足就不动心?”

    “有封爵的可能?”易知足笑道:“小子不过一商贾,就算收复定海,封爵的也不会是我,一则不喜为他人做嫁衣,再则,定海不是好收复的,虽然在火枪上元奇团练占优,但团练毕竟初建,训练不足,更是毫无实战经验可言,面对这世界最强的英军,能是胜少败多,小子可不会拿辛苦训练出来的团勇去染头上的顶子。

    况且,在下对做官没兴趣,官身不自由,眼见的天下大乱在即,真要是授予实职或是封个爵位,小子就会被朝廷当枪使,那可没意思透了。”

    伍秉鉴一声不吭的盯着他,仿佛想看穿他内心似的,半晌,他才缓声道:“知足若是想保住元奇团练,最好还是乘这机会立下战功,得授以实职或是封爵,否则朝廷怕是容不下元奇团练,迟早会逼反元奇。”

    易知足摇了摇头,道:“就算是得以封爵,朝廷也不会容忍元奇团练的存在,满人素来对手握兵权的汉人防范甚严,岂能容忍地方汉员手握重兵?”

    “以前不能容忍,不代表现在不能容忍。”伍秉鉴冷声道:“知足难道不知道养贼自重?英夷的威胁存在一天,朝廷就不得不倚重知足手中这支能与英夷抗衡的力量一天。”

    这话倒是有道理,只要英吉利的威胁存在,朝廷就不敢做那鸟尽弓藏之事,沉吟半晌,他才道:“还是要出兵收复定海?”

    “伍秉鉴点了点头,道:“这份功劳不能让那些个龌龊官员染指,如此,才有可能得以封爵。”

    易知足看了伍长青一眼,道:“那让长青随我前往定海。”

    伍秉鉴点了点头,道:“行商子弟中不乏可造之材,多带几个,日后亦能有个帮衬。”

    “平湖公虑的是。”易知足说着明知故问道:“那战舰和商船队是否协助水师?”

    “既然被林大人惦记上了,不去也是不行。”伍秉鉴说着顿了顿,沉声问道:“元奇团练可能抵挡英军的报复?”

    易知足笃定的道:“元奇团练不同意,英军就过不了虎门。”

    伍秉鉴道:“既是如此,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