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九四章 不能免俗

第二九四章 不能免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出了延辉楼,伍长青屛退小厮,自个打着灯笼为易知足照路,走了一段路,他才迟疑着道:“收复定海,朝廷果真能够封赏爵位?”

    易知足吞的一笑,道:“定海不过一县城,虽是海防重地,兵家必争之地,但终究只是个县城而已,若是咱们都是满人,看在咱们练出一支强兵的份上,说不定还有封爵的可能。”略微一顿,他反问道:“老爷子最近身体可好?”

    什么意思?伍长青脚步一顿,道:“知足兄是怀疑阿爷有恙在身?”

    这次谈话,伍秉鉴一改以往的稳健和谨慎,催促易知足抓住机会利用元奇团练建功以博取功名,对此,易知足确实有些怀疑伍秉鉴是不是自知时日不多,才会如此一反常态,毕竟伍秉鉴今年已经七十有一,这可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

    见易知足不吭声,伍长青凝神想了片刻,才道:“最近可没听闻阿爷身子不适,知足兄可是觉的阿爷极力主张元奇团练出兵收复定海,颇为反常?”

    要说伍秉鉴的这个想法也没错,元奇团练要想不解散,唯有得到朝廷的认可,最直接的法子,就是将元奇团练变成朝廷认可的兵马,出兵收复定海,自然是争取朝廷认可的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但蹊跷的是,伍秉鉴怎会以封↙长↙风↙文↙学,ww■w.cfw¤x.n¤et爵来激励他?是随口无心之言?还是心里确有这份奢望?

    他没理会伍长青的问话,反而问道:“听闻老爷子在家里有时候会穿官服?”

    “是有这事。”伍长青点头道:“过年,祝寿。阿爷一般都会穿官袍。蓝顶子官帽(蓝宝石顶子。三品官官衔的顶子)阿爷极少在外人面前戴,在家里重大场合却会戴。”

    关起门来过官瘾?易知足心里暗笑,随意的问道:“伍家子弟有没有中举中进士的?”

    听的这话,伍长青轻笑道:“我算是明白阿爷的心思了。”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一直以来,阿爷很是羡慕潘家,潘家发迹之后,购田置地。培养子弟读书,潘家子弟也争气,连连高中,如今潘家已是广州有名的书香世家,科第名门。这些年来,十三行一直是两总商,潘家和伍家,但出了事,官府总是找咱们伍家,就是这个原因。”

    说着他苦笑了下。接着道:“阿爷也不是没有悉心培养后辈子弟读书,但咱们伍家似乎与科第无缘。虽有不少子弟埋首苦读,却屡试不中,我估摸着,阿爷这是想另辟蹊径,让子弟走军功封爵的路子,一样可以让伍家成为广州显赫门第,这其中怕是还有为他自己身前身后名考虑。”

    这就对了,易知足心里暗叹,中国人似乎都是一个思路,发家之后,购田置地,培养子弟科举,成为地方名门望族,伍秉鉴也没能免俗,想想也不奇怪,这其实就是一种自保的手段,一旦成了科第名门,即便是改朝换代,家族也能屹立不倒。

    再则,这年头,有点身份和地位的,对于身前身后名也是极为看重的,伍秉鉴可说是一举奠定了伍家的根基,他岂能不重视身前身后名?

    略微沉吟,他才笑了笑,道:“老爷子的这点心愿咱们的尽量满足,伍家和其他行商子弟有意走军功路子的,都招进元奇团练,这事的有劳长青费心。”

    易知足从河南赶回西关磊园,已经是晚上九点,刚进大门,小丫头金英就一脸雀跃的迎了上来,道:“奴婢还担心少爷今晚不回来了呢。”

    见金英出现在磊园,易知足颇觉意外,屛退了管家下人,这才道:“不是约好明晚吗?”

    “嗨。”金英大大咧咧的道:“少爷不知道,真人性子急,非的今晚来。”

    易知足暗忖,来了也好,明天还的装模作样去海南,当即便道:“在哪个院子?带我过去。”

    见易知足没有责怪的意思,金英暗松了口气,道:“在冬院。”

    春夏秋冬四个客院,冬院最为僻静,进的院子,金英就低声道:“奴婢就不进去了,在这里守门。”

    客厅里,一副缙绅装扮的依真人和丫鬟装扮的白芷正枯坐着喝茶,见的易知足进来,白芷连忙起身,依真人大刺刺的端坐不动,微笑着道:“还以为今儿知足不会回府了。”

    易知足拱手道:“见过真人,见过白师姐。”随后他才道:“刚从虎门赶回来。”说着,他伸手礼让道:“白师姐请坐。”落座后,他自个斟了杯茶,咕噜咕噜喝了之后,才道:“真人此番来广州,所为何事?可是机器榨糖厂的事?”

    “机器榨糖厂反响极好,若不是机器供应不过来,完全可以快速扩张。“依真人缓声道:“我这次来广州,不是为榨糖厂的事情。”

    易知足也不接话,取出一支雪茄慢条斯理的点燃,静静的等着他的下文,略微一顿,依真人才道:“英夷舰队攻占了定海,知足可已知晓?”

    缓缓喷出一团烟雾,易知足才开口道:“这事跟青莲教有什么干系?”

    “英夷五艘战舰,短短两柱香功夫便击溃定海水师,不费吹灰之力攻陷定海县城,战力之强悍,实是闻所未闻。”依真人缓缓说道:“若是英夷舰队沿海攻击,势必如摧枯拉朽,无一合之敌,天下大乱,就在眼前,知足难到就丝毫不动心?”

    易知足含笑道:“真人动心了?”

    依真人肃然道:“天下大乱,白莲必昌,值此大乱之际,焉敢不顺势而为?”

    白芷这时开口道:“易师弟手中握有一万团练,元奇在广东以及周边各省声望极高,一旦天下大乱。易师弟只须登高一呼。必然是万众景从的局面。”

    易知足瞥了她胸脯一眼。暗忖果然是胸大无脑,传教传傻了吗,怎的不分对象就胡乱蛊惑?想我为你们做嫁衣,至少也的拿点诚意出来,这根本就不是谈生意的节奏,心里腹诽,他也懒的吭声,悠闲的抽着雪
Actor异乡人全文阅读
茄。

    见他不吭声。白芷识趣的闭上嘴,依真人却故做神秘的压低了声音道:“我也不瞒你,天地会已秘密召集各地龙头,商议协助英夷扩大战乱,乘机起事,两广福建天地会同时起事,再加上英夷入侵,这天下岂有不大乱之理?

    再则,天地会与青莲教素来是同气连枝,天地会起事。四川、湖广、江浙、两江的青莲教必然会纷纷响应,东南西南遍地开花。大清半壁江山都会陷入大乱,推翻满清,指日可待。”

    白芷接着道:“如今青莲教势力遍布各省,教众数以百万,实力雄厚,但青莲教教主之位却一直空悬,若是师弟能够全力协助真人,教主之位,必是真人囊中之物,一旦真人成了教主,这十地大总,还能少了师弟?”

    让他以一万团练全力协助,就许了个十地大总,而且还是空头支票,这些个传教的,果然都是空手道高手,易知足暗自冷笑,口中却道:“真人和白师姐未免也太高估我的能耐了,我虽说是元奇大掌柜,但元奇一万团练,却不是我能随心所欲指挥的,真要有这份能耐,兴中会早就掌管了元奇团练。”

    兴中会是易知足当初为了从青莲教脱身顺手拈来的,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他说的煞有其事,且纲领宗旨组织结构什么的一应俱全,依真人和白芷对于兴中会的存在都是深信不疑,听他如此说,依真人立时就想到了元奇团练招募士子统领团勇之事,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元奇招募的那些个士子,该不会都是兴中会之会众罢?”

    易知足不置可否的道:“还请真人见谅,在下既不会出卖兴中会的机密,也不会出卖青莲教的机密,否则只怕活不长久。”

    略微沉吟,依真人才道:“我也不为难你,只须你提拔一批人,并且允许在团勇中传教,这对元奇团练而言,并非坏事,对于知足而言,亦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你该不会推辞吧?”

    元奇团练中有青莲教的人?易知足一转念心里便释然开来,不论是天地会还是青莲教,都在广东各府县活动,而且主要活动场所就是乡镇农村,元奇团勇尽皆从农民中招募,有帮会中人,不是什么稀奇事。

    对方要他提拔青莲教会众,而且允许在元奇团练中传教,这根本就是想从内部篡夺元奇团练的控制权,易知足自然不会同意,当即不假思索的道:“元奇团练一应军官,完全由竞争产生,我无权干涉,不过,在同等情况下,我可以一言定之,真人若是放心,可以将名单给我,至于传教,这是元奇团练明令禁止的,倒不是为了防备帮会,而是防备官府以此为由,打压解散或是勒索元奇。”

    见他一味的推诿,依真人心里有些不满意,不过想到对方还是兴中会的精英骨干,他也不好发作,毕竟当初招他进教之时,对方已经事先声明,白芷这时开口问道:“师弟听闻天地会利用英夷入侵乘机起事这个消息,丝毫不觉惊讶,是否早已知晓?”

    易知足含笑点头道:“如此大事,岂能瞒得过兴中会?”

    依真人看了他一眼,顺昭话头问道:“对于当前局势,兴中会是何看法?是否有意趁乱而起?”

    易知足摇了摇头,道:“英夷祸乱不了大清,天地会也难成气候,如今只是初呈乱象,远不到起事时机,若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还是埋头发展自身实力,扩展势力为上策,当然,兴中会十分乐意看到天下大乱,各省频频起事,这个局面足以不断削弱朝廷的实力。”

    白芷讥讽道:“兴中会打的好算盘。”

    “满清统御华夏二百年,不是正统,也成了正统,这个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天下的读书人如今还有几个说当今天子是狄夷之君?”易知足缓声道:“满清正统既已深入人心,要推翻满清,就等若是与天下人为敌,不等待时机,不讲究策略,如何能够成事?

    天地会之流,无异于一盘散沙,充其量也就是打打头阵,消耗一下清廷的实力,青莲教若是也愿意充当打头阵的角色,兴中会自然是乐见其成,这不能怨兴中会,人家也没蛊惑你们去起事,你们自己乐意,怨得了谁?”

    白芷被他这番话抵的哑口无言,悻悻的瞪了他一眼,不再开口,依真人却道:“兴中会等待的,究竟是什么时机?”

    “等待清廷尽失人心。”易知足沉声道:“到的那时起事,则是天下响应,推翻清廷,则易如反掌。”

    白芷讥讽道:“你方才不还说,天下的读书人都视清廷为正统,要等到清廷尽失人心,岂非是要等到猴年马月?”

    易知足含笑道:“猴年马月可不够,须得等候一个轮回。”

    一个轮回?依真人道:“十二年?十二年后清廷就会尽失人心?”

    易知足颌首道:“西洋各国垂涎华夏已久,如今强势崛起,自然会频频侵犯,自此次英夷入侵之后,西洋各国会相继入侵,清廷无力抵抗,只能是割地赔款,委曲求全,如此丧权辱国,岂能不尽失人心?”

    依真人听的暗自心折,这兴中会不愧是专业造反的,对天下大势看的透彻,真不是他们这些帮会之人能比的,能听闻这番分析,这趟广州之行,也算是不枉虚行,看来,青莲教还是得听从易知足之前的建议,以推广机器榨糖厂为契机,埋头发展实力,扩张势力范围。

    没必要跟着天地会去蹚浑水,也没必要眼热天地会一时的轰轰烈烈,为他人做嫁衣的蠢事,还是让天地会去做,青莲教其他十地大总要凑热闹也由得他们,两广坐山观虎斗就成,十二年不长,他等得起!

    拿定主意,他才开口道:“如今希望合股筹建机器榨糖厂的不少,元奇能否尽量增加机器设备的供给?”

    听他提这要求,易知足微笑道:“这个可以满足,长乐机器厂如今已扩大规模,今年榨季之前,产量足以翻倍。”**.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