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九六章 一场惨胜

第二九六章 一场惨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旗舰——“吉星”号巡防舰上,易知足举着望远镜看着英军战舰起锚升帆,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这是他第一次亲历如此大的海战场面,也是第一次上战场,跟一般的新兵蛋子没什么两样。

    林则徐这次可说是孤注一掷,将所有能调动能出海参战的水师战船全部调来,加上元奇的两支船队和战舰,大大小小的战船总数已经超过一百,为的就是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将磨刀洋的英军粤海舰队连锅端了。

    这一战,输赢是毫无悬念的,问题只在战果能有多大,易知足特意命令两支船队和战舰都悬挂美国国旗,目的就是想增加英军一方的压力,瓦解英军的斗志。

    英舰队动了,向着东南方水师战船的方向迎面冲去,易知足看的心里一紧,暗自佩服英军司令史密斯的果断,这种情形下,敢于正面冲锋是需要勇气的,也唯有乘着包围圈还未成型,正面突围,英舰队才有一丝突出重围的希望,而选择水师所在的方向,那自然是吃柿子指着软的捏。

    易知足没有下令,海战他是十足的外行,身在旗舰,不过是为了鼓励士气,真正指挥船队的是退役的花旗国海军少校——三十多岁,一只脚有些跛的大卫,他报不过是个样子货,见的英舰队的反应,大卫很快下令,转向,战舰和武装商船一分为二,前后包抄。

    下完命令,大卫才看向易知足,道:“这一战能不能赢的漂亮,就看广东水师能不能缠住对方。”

    “没问题。”易知足简单的回了一句,心里却是暗暗祈祷,希望副将陈连升、游击马辰、麦廷章他们能够给水师稍稍挣回点颜面,早在做部署时,他就指出,面对包围,而且在发现还有战力和速度都不逊色的五艘花旗国巡防舰参与包围时,英舰队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投降,一是正面突围!

    英舰队要正面突围,攻击的重点自然是包围圈的薄弱环节,毫无疑问,广东水师大小战船就是最为薄弱的环节,也就是英舰队突围攻击的重点,能不能取的大捷,就看水师战船能不能扛住英舰队的冲击。

    关天培自然清楚这一战的重要性,将水师战船的指挥权交给了才因功擢拔为副将的老将陈连升和素来敢于打硬仗,多次袭击英船的游击马辰、麦廷章三人。

    “都鲁壹”号巡防舰一马当先,率先冲进了水师船队之中,水师一众官兵临战之际的心理素质明显要差许多,迫不及待的率先开炮,但却无一命中,就在他们手忙脚乱的装填炮弹之时,切入了水师战船群中的“都鲁壹”号巡防舰,才近距离的开炮还击,刹那间,甲板上的大口径卡隆炮和舷炮接连不断的开炮,隆隆的炮声随即响彻海面。

    英战舰不仅善于短兵交接,也习惯进距离开炮,火炮的命中率大幅提高,“都鲁壹”号一轮炮击,就重创了两艘大米艇,三艘小米艇,水师米艇战船论坚固远远不及英军战舰,十八磅炮进距离炮击,能够轻易洞穿单薄的船身,相比于舷炮,更令水师丧胆的还是卡隆炮。

    大口径卡隆炮发射的是空心爆炸弹,对于水师战船甲板上的官兵有着巨大的杀伤力,对于风帆的破坏力也相当大,一炮命中,风帆立时就千疮百孔,速度大减。

    眼见的英舰火炮厉害,不少水师战船都心生恐惧,纷纷转向避让,这等于是给“都鲁壹”号让开一条路,见这情形,副将陈连生不由的又急又怒,一旦让“都鲁壹”号冲出去,后面的英舰就能顺势全部冲出包围,这一仗可就白打了!

    情急之下,陈连生怒喝道:“冲上去,横在它前面!它前面的火炮少。”

    看着挂着“陈”字将旗的大米艇脱离船队,径直迎着英舰冲了上去,他麾下一众战船虽然胆怯,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否则就算能活着回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见这情形,左侧的麦廷章连忙沉声道:“传令,各船火炮用担杆子、交杯子,打桅杆船帆。”

    “都鲁壹”号船上,原本见的清国水师战船躲避,正自高兴的史密斯,见的六七艘战船横插过来阻拦,他哪里肯与对方纠缠,“都鲁壹”号是负责开路的,后面一溜战舰都跟在后面,而且对方两侧的风帆战船正在包抄,他怎肯恋战,当即转向,准备用舷炮给对方来个齐射,彻底摧垮对方的斗志。

    因为是处于下风,“都鲁壹”号的速度并不快,刚刚划了道漂亮的弧线,将船舷对准了那艘挂着将旗的水师战船,就听的一阵连续的炮声,听的炮声,史密斯心里就是一惊,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卡隆炮,清国水师也有卡隆炮?不过,没有爆炸弹,有卡隆炮也意义不大。

    念头刚转,接连几声猛烈的爆炸声就战舰附近响起,“该死的,清国水师也有爆炸弹?”史密斯惊魂未定,就见的眼前火光一闪,一颗爆炸弹在甲板上爆炸开来,紧接着,“咔擦擦”一声,主桅杆被链弹击中,缓缓倾斜了下来。

    与此同时,船身一震,一连串的炮声相继响起,这是舷炮在开炮,陈连生的大号米艇接连被几发炮弹击中。

    见的“都鲁壹”号的主桅杆被击中,麦廷章高声叫道:“打得好,谁打的?回去老子给他请功!”说着又下令道:“避开这艘船,它跑不了,打后面的的去。”

    “都鲁壹”号的主桅杆被击中,水师上下登时士气大振,而英军则是一片慌乱,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之下,失去了风帆,意味着什么,谁心里都清楚,紧跟在“都鲁壹”号之后是“窝拉疑”号,船长埃利奥特心里一沉,稍稍犹豫,便下令道:“继续前进,冲出一条路来。”

    史密斯看了一眼倾倒在一侧的桅杆,心知已经没有冲出去的可能,当即高声下令,“打信号旗,着后面战舰继续前冲。”待的旗号兵复述一遍之后离开,他又高声道:“希望舰上的官兵们依然能够各尽其职,用炮火协助其他战舰冲出包围,女王陛下将会以你们为傲,大不列颠将以你们为荣。”


一夜冥妻txt下载
   装备了四十四门火炮的“都鲁壹”号接连不断的开炮,给水师战船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尤其是陈连生那几艘横路拦截的战船相继被击中,陈连生的坐舰开始下沉,陈连生也是生死不知,所有的水师战船都主动远离负隅顽抗的“都鲁壹”号,这给了“窝拉疑”号机会,它迅速的越过了“都鲁壹”号。

    游击马辰率领的船队是殿后的,见的“窝拉疑”号冲了出来,马辰当即下令,“迎上去,不能让它逃掉。”

    马辰实则不是水师的人,他是林则徐督标的,马辰原任湖南抚标右营游击,曾多次出兵川、楚、台湾、湖南,以军功获朝廷赏戴花翎,道光十八年四月,因家丁舞弊事连累,被朝廷以“失察”罪革职回籍。

    马辰获罪,保荐他的林则徐也被连累,被朝廷降四级留任,前来广州禁烟,林则徐又重用马辰,并且上书道光,恳请重新起复马辰。如此大恩,马辰自然是以死相报,在历次对英船的袭击中,他都是身先士卒,勇猛过人。

    听的马辰的命令,船上一众官兵都面面相觑,前面陈连生的坐舰率领船队迎上前横路的下场众官兵可都看的清清楚楚,马辰不怕死,不代表他们不怕死,千户曾洪亮迟疑着道:“将军,英夷的火炮太猛。”

    话未说完,马辰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勃然怒喝道:“扰乱军心,左右,丢他下海。”见他动怒,两旁亲兵哪敢迟疑,连忙上前拖起他将其推下船,曾洪亮也不敢挣扎,丢下海说不定还能保命,当场杀了,也一点不稀奇。

    马辰心里最清楚,这一战战果大小对于林则徐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哪里肯轻易放过一艘英舰逃离,果断处置了曾洪亮,他冷眼扫了众人一眼,道:“今日是大胜,这已经注定了,各位要想升官发财,不抓住这个机会,还等什么?迎上去!”

    见的又是十几艘战船直接冲上来横档,“窝拉疑”号船长埃利奥特不由的暗暗叫苦,怎的这些原本贪生怕死的清国水师今天一个个都不要命了,他一迭声的下令,“开炮!开炮!”

    前面,“都鲁壹”号缓缓斜过船身,全力开炮轰击两侧的水师战船,尽最大努力减轻后面战舰的压力,麦廷章不得不分神,组织小米艇从“都鲁壹”船头船尾方向靠近,实施火攻。

    海面上登时就打成了一锅粥,易知足用望远镜观看着海面上的混战,心头无比震撼,广东水师这一战打的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强,不过,瞧这情形,只怕伤亡不小,只希望陈连生、马辰、麦廷章几位将领能够无事,否则,广东水师怕是的元气大伤。

    虽然水师打的顽强,但六十余艘大小战船楞是没能完全堵截住全部的英军战舰,二艘轻巡防舰,一艘快艇,一艘武装蒸汽轮船楞是冲了出来。不过,迎接他们的是五艘花旗巡防舰和六艘水师的西洋战船。

    “都鲁壹”号,瞭望手源源不断的将战场情况传达给下方的信号兵,副官快速的走到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战船的史密斯身边道:“上校,对方旗舰发来旗语,要求咱们立即停火,在半小时内升白旗投降。”

    “发旗语,降帆,停火,升白旗投降。”史密斯干脆的道,再攻击下去除了增加伤亡之外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他可不希望这一千多官兵因为自己的固执和不识时务而白白牺牲在这遥远的东方。

    麦廷章、马辰等并不明白升白旗意味着什么,好在都知道这一战最主要的目的是缴获英夷战船,俘虏对方官兵,见的对方战舰齐齐停火,当下也就不再攻击,各自开始打捞落水的人员。

    见的一众英军战舰很快就降帆停火,升起了白旗,易知足有些无语,这投降投的也太爽快了,早这么爽快,岂非是能减少那么多不必要的伤亡,“一群混蛋!”易知足暗骂了一声,这才对大卫道:“该换下美利坚国旗了,全部换上大清水师的战旗,另外,打信号旗,着英舰关闭炮门,所有人员全部上甲板。”

    大卫应了一声正要离开,易知足却又叫住他道:“差点忘了,赶紧的派人接收这四艘战舰,这可是咱们的战利品,先接收那艘蒸汽轮船。”

    不多时,关天培在坐船就缓缓靠了过来,搭好跳板后,易知足连忙赶了过去,却见关天培站在甲板上一脸苦涩的望着硝烟还未散尽,一片狼藉的海面。

    易知足知道他心里难受,这么多战船,围堵十二艘战舰快艇武装轮船,竟然还差点没堵住,损失更是不小,粗粗估计,至少损失了二三十艘各式大小战船,搁谁心里都难受,默然半晌,他才问道:“战船损失了还可以再造,人才是最重要的,陈连生、马辰、麦廷章三位将军情况如何?”

    “这些****的也太能打了。”关天培忿忿的骂了一句,才道:“马辰、麦廷章没事,陈连生负伤,情况不明。”

    “那就好。”易知足说着一笑,“这可是一场大捷,军门的高兴些,这愁眉苦脸的,倒象是打了一场败仗。”

    关天培被他说的一笑,缓声道:“英军战力如此强悍,若是攻打广州,虎门如何守得住。”

    这是担心英军报复,攻击虎门?易知足笑了笑,道:“军门不必担忧,挖修了战壕的虎门绝对称得上是固若金汤,再说了,还有元奇团练全力协助,就算英军主力舰队全力攻击,也动摇不了虎门。”

    “这倒也是。”关天培颌首道:“老夫不懂夷语,这受降事宜,还得劳烦知足。”说着,他一指那四艘正被接管的战舰道:“花旗人在做什么?”

    易知足脸不红心不跳的道:“花旗人说那四艘战船是他们的战利品。”

    关天培恼怒的道:“他们一炮未开,还有脸抢战利品?”

    “军门息怒。”易知足连忙道:“何必因小失大,以后还有用得着他们的时候,区区四艘小战舰,算不得什么,在下去跟他们交涉,先暂借给水师。”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