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九八章 决定出兵

第二九八章 决定出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包赚不赔?林则徐心里一动,元奇团练出兵定海,若是大败而归或是无功而返,不论是算大帐还是算小账,都是亏本,这小子却语气笃定的说包赚不赔,他凭什么如此自信,难不成元奇团练对于出兵收复定海有着十足的把握?否则如何敢说是包赚不赔?

    梁廷枏对于易知足的这番话却是感觉颇有意思,见的林则徐不吭声,他含笑道:“十三行垄断大清对外贸易,受害最大,尚可说的过去,为何元奇能与十三行并列?”

    “元奇不是与十三行并列。”易知足沉声道:“朝廷若是同意英吉利一系列不平等条款,元奇是最大的受害者,一旦英吉利在几个通商口岸取得平等甚至是超然的地位,英吉利商贾会在通商口岸开办银行,进行金融掠夺,以元奇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与英吉利银行竞争。

    再则,英吉利会以通商口岸为据点,一面倾销英吉利工业产品,一面廉价掠夺大清的各种农业矿业等原材料,破坏大清的经济,元奇的丝业、糖业、茶业和矿业都会遭受重大损失,另外,元奇的工厂和机器生产也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这些,根本不是十三行能相提并论的。”

    梁廷枏有些难以置信的道:“元奇实力如此雄厚,尚且难以与英吉利银行竞争?”

    易知足这个时候哪里有闲情跟他多解释,当即便道:“这事说来话长,梁先生若是有兴趣,改天咱们再探讨。”说着便看向林则徐。

    林则徐却是一笑,道:“上个月让元奇团练出兵收复定海,知足尚且有些不情不愿,如今却又极力要出兵定海,可是因为现今有了收复定海的把握?”

    “没把握的仗,在下自然是不情不愿。”易知足毫不隐讳的道:“如今定海英军发生疫病,磨刀洋一战又创造了突袭的机会,在下自然不愿意错过如此难得的重创英军的机会。”

    虽然易知足已经明言有把握收复定海,但梁廷枏却仍然不愿意林则徐去冒这个风险,他心里很清楚,打仗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况且元奇团练又是仓促组建,从来没经历过战事的,出兵定海,实属冒险。

    听林则徐的口气,似乎有些心动,他连忙道:“机会是难得,但打仗不是做生意,存不得半点侥幸,元奇团练即便堪比绿营,也非是英夷之敌,战情瞬息万变况且是跨省远征,一旦失利,后果不堪想象。

    没人比知足更清楚英吉利的海军实力,毫不讳言的说,大清水师根本不是英夷舰队之敌,不知知足是否考虑过,英夷一败磨刀洋,再败定海,会是何反应?”

    “英夷反应不外乎两种。”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一则是偃旗息鼓,坐下来以谈判的方式和平解决此次争端,另一个,就是继续征兵,扩大战争规模,以武力打到朝廷接受他们的条款。”

    顿了顿,他接着道:“在我看来,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英吉利雄霸欧洲,称霸海洋,不会虎头蛇尾,损兵折将之后必然继续增兵,扩大战争规模。”

    梁廷枏不解的道:“明知是这个结果,知足为何还要出兵定海?”

    “在下出身商贾之家,就从做生意这方面来说,不是所有的生意都非的赚钱不可。”易知足说着瞥了他一眼,语带讥讽的道:“有些生意,明知是亏本,也非做不可,图的不是当前,是长远,图的不是银子,而是人心,梁先生书香门第,饱读经书,当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大清与英吉利相比,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教育,全面落后,这一战,只要英吉利坚决打下去,大清没有一丝一毫胜利的希望,明知胜不了,咱们就不打了?就忍气吞声,屈辱的接受英吉利一系列不平等条款?那会是什么后果?”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变的高亢起来,语速也明显加快,“知道大清如此软弱好欺,欧洲一众强国,包括花旗国在内,谁都会派兵打上门来,强加给大清各种不平等的条款,而且胃口也会越来越大,今天只是割让一个小岛,明天就可能要割让台湾、海南,后天甚至就会提出割让两广或是新疆**以及东北三省,这次战争只要你赔款六百万,下次就可能是二千万,再下次就可能是二亿!

    有没有这个可能?有!欧洲列强在美洲在印度在南洋就是如此做的,只要有了一个立足点,就不断的进行扩张!只要爆发了战争,就会贪婪无度的逐步加大战争赔款,胃口越来越大,不知满足,这是侵略者的本性!

    这就是为什么明知改变不了战争的结局,我依然极力主张抓住机会狠狠打击英军,为的是让所有国家都知道,咱们大清不是那么好打的,要想来咱大清占便宜,先的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先的做好付出沉重代价的心理准备。

    再则,就是部堂大人所言,面对英吉利的强势入侵,大清需要一场实实在在的大捷来振奋军心,激励士气,稳定民心!一场完全凭借自身实力获得的大捷,足以让大清的官绅士民八旗绿营都看到希望。”

    一口气说完,易知足也不理会官场上的规矩,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大口,林则徐、梁廷枏两人都是一脸端凝,神情肃然,两人都清楚,欲壑难填,这是人之本性,大清地广人稠,繁华富庶,若是软弱好欺,易知足所言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十有**会发生。

    梁廷枏瞥了林则徐一眼,他知道林则徐的性情,听的这番话,林则徐必然会不计较个人得失,赞成出兵定海的,这个时候,若还是阻止,殊为不智,他当即露出一丝笑容,道:“皆说知足眼光长远,今日方才见的真颜色,在下是自叹弗如。”

    “论及眼光之长远,大清朝野上下,怕是没有几人能及得上知足。”林则徐顺着话头道:“此番元奇团练定海建功,本部堂一定要重重保举,为国荐才,亦是本部堂职责所在。”

    听的这话,易知足不由的喜笑颜开,道:“部堂大人允准出兵收复定海?”

    “知足为国为民,不计较元奇之得失,本部堂又岂能计较个人之荣辱?”林则徐说着一笑,语气轻
我是保护伞大BOSS最新章节
松的道:“诚如知足所言,咱们不算小帐,算大帐,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狠狠打击一下英夷的气焰,既让英夷和西洋各国知道咱大清不是软柿子,也让朝野上下都知道,船坚炮利的英夷也不是不能战胜的。”

    易知足连忙起身一揖,道:“部堂大人既是赞成出兵,在下先行告退,赶回西关调集一应粮草弹药和兵员,明日上午再回虎门,届时,关军门也应该回来了。”

    林则徐颌首道:“既是奇袭,自然是兵贵神速,知足尽管去忙,但凡有所需求,尽管开口,本部堂集广州全城之力,倾力相助。”

    “禀部堂大人。”易知足含笑道:“在下早几日就已经着人安排,广州内外,只怕英夷耳目众多,倒是不宜声张。”说着,他拱手道:“在下告退。”

    看着易知足离去的背影,梁廷枏感慨道:“这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林则徐笑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梁廷枏道:“大人极为看好元奇团练?”

    “是看好易知足。”林则徐道:“此子虽然年少,但所想所为却迥异于常人,虽然胆大,性喜弄险,却不失谨慎,此番元奇团练数千人出兵定海,若无六七成的把握,他不会极力坚持。”

    迟疑了下,梁廷枏还是忍不住道:“大人这可是把仕途前程和一生荣辱都交付给他了。”

    林则徐摆了摆手,道:“易知足一介商贾,尚且知道算大帐,老夫身为封疆,岂能只顾个人荣辱?此事无须再提。”

    这就是铁了心了,梁廷枏提醒也不过是尽本分,当然不会不识趣的喋喋不休,当即闭口不言。

    从虎门逆江而上,风力渐小,船速也慢了下来,易知足心里暗想,该的尽快着长州造船厂建造蒸汽船了,此番缴获的那艘“企业”号蒸汽明轮完好无损,若非担心泄露消息,他就坐那艘蒸汽船回西关了。

    说实在的,对于那艘“企业”号明轮,他有些失望,蒸汽明轮船的技术含量真心不高,采用螺旋浆的蒸汽船才是主流,那艘“企业”号对于长州造船厂来说,意义有限,不过,反过来想,这也说明在蒸汽船方面他有极大的机会赶超欧洲,因为他很清楚,螺旋浆船才是发展的趋势,元奇可以不惜血本的投入螺旋浆船的研发,这是元奇的机会,也是大清的机会!

    将近黄昏,易知足才赶到河南岛,换了艘快船直接进了伍家花园,到的延辉楼,伍秉鉴少见的没出去散步而是在院子里踱步,见他进来,当即摆手屛退身旁的下人,不等易知足上前见礼,他便道:“脚步轻快,眉眼带喜,看来是竞了全功。”

    “平湖公明鉴。”易知足含笑拱手道:“一网打尽,一艘都没逃掉。”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林部堂对于出兵也是极力赞成。”

    伍秉鉴微微点了点头,道:“也亏的是他,换做是邓部堂,只怕都未必肯担这风险。”

    对于这话,易知足也颇为赞同,邓廷桢虽然胆大,但相比起林则徐,还是略逊一筹,不过,邓廷桢对于元奇对有他来说,都算是有大恩,他不便谈论,当即话头一转,道:“船队准备的如何?”

    “哪里需要准备。”伍秉鉴轻描淡写的道:“自英夷封锁海口,广州盐船船队全部闲着没事,都停泊在河南沿岸,正好用来运送辎重兵员。”顿了顿,他才道:“粮食、药材、随军的郎中,都已给你备齐请好,枪械弹药兵员,可是你的事情。”

    “有劳平湖公。”易知足含笑道:“枪械弹药早有储备,兵员更是无须担忧,小箍围上的精锐,随时都在待命,一声令下,就能开拔。”

    伍秉鉴一楞,道:“你只打算带那两千精锐前去?”

    “是六千五百人。”易知足解释道:“自打林部堂提出收复定海,在下又陆续抽调了五个营入驻小箍围进行强训,另外还有五艘战舰上二千,总计是六千五。”

    伍秉鉴缓缓点了点头,道:“打仗老夫不懂,但老夫知道,元奇团练训练的再好,也是新兵,上了战场,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此番出兵定海,关乎元奇的盛衰,知足凡事都要思虑周全,万不可大意,宁可无功而返,亦不可冒险逞强。”

    “平湖公放心。”易知足沉声道:“晚辈知晓轻重,事不可为,绝不逞强。”

    从伍家花园出来,易知足又去弹药局转了一圈,到的晚上十点,他才来到小箍围的军营,听闻易知足来了,燕扬天立时意识到有大事发生,这段时间,小箍围的团勇增加到了九个营,实弹射击的频率和弹药的攻击都明显增加,易知足又这个时辰赶来军营,没事那才是怪事,他连忙就派人将各营的正副营长全部叫起到的军营大门外迎接。

    见的一众军官在营门外迎接,易知足没多话,直接吩咐道:“召集各营正副营长到会议室开会。”

    燕扬天连忙禀报道:“报告校长,各营正副营长皆已到齐。”

    易知足点了点头,直接迈步进了大营,进的会议室,召集众人落座之后,易知足扫了众人一眼,道:“想来你们也都猜到了,不错,元奇团练明日就要开拔,前去打英夷.......。”

    一听这话,燕扬天立刻起身道:“请校长下令。”

    一众正副营长也齐刷刷的站起身,道:“请校长下令。”

    “都坐下。”易知足虚按了两下,待的众人坐下,他才接着道:“为便于指挥,将小箍围九个营组建成一个旅,旅下设团,团下设营,一旅三团,一团三营,下面,我宣布,燕扬天为副旅长,兼一团团长,二团团长陈洪明,三团团长肖明亮......。”

    易知足一口气任命了三个团的正副团长,不消说,都是元奇义学学生,待的六人起立受命,他才道:“空出的正副营长职位,你们自己安排,明日一早,队伍集结,乘船前往虎门。”

    “遵命。”一众人齐齐起身,轰然应道。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