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二九九章 为谁而战

第二九九章 为谁而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逐个逐个扫了众人一眼,这些团长营长们都在十七到十九岁之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个个脸上充满了热切和渴盼,他自己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心里很清楚,经过了两年时间军训,他们一个个都渴盼着上战场一展身手,一较高下。

    招手令众人坐下,他才缓声道:“咱们这次是出兵定海,收复被英夷占领的定海县城,虽说上个月起就开始筹备,但战机不成熟,也就一直没有给你们通气。

    就在今日清晨,元奇五艘战舰配合广东水师在磨刀洋一举全歼了英军留驻广州的粤海舰队,无一艘敌舰漏网,这为出兵收复定海提供了宝贵的战机,所以临时决定出兵。”

    说着,他看向众人,道:“谁来说说,咱们为什么要出兵收复定海?畅所欲言,无须起立。”

    众人跟他时间长了,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这是存心考较他们,可不敢信口开河,见众人凝神思考,易知足微微笑了笑,掏出一支雪茄缓缓点上,这帮子军官太年轻,他是一有机会就培养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当然,他也会通过这个法子来发掘人才。

    不过片刻,燕扬天便沉吟着道:“英吉利入侵,这是国战,从大的方面来说,咱们是为国而战,从小的方面来说,咱们是-长-风-文-学,wwvw.cfw⊙x.↖t为元奇而战,出兵收复定海,打击英军嚣张气焰,削弱英军实力,这其实就是间接的守卫广州。”

    “标下心里没有朝廷和国家,有的只是校长和元奇。”陈洪明沉声道:“出兵定海,从英军手中收复定海,元奇团练必然是一战成名,对英吉利的战争只要持续下去。元奇团练就能借机进一步扩编。”

    “标下也是如此想。”营长宋大河接着道:“咱们不是八旗绿营,拿的不是朝廷的饷银,忠君爱国,那是八旗绿营的本分,咱们是元奇团练,忠于校长和元奇才是咱们的本分所在校长常教育咱们。要做一个纯粹的军人,做一个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出兵定海的目的和原因,那是校长考虑的事情,咱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打好这一仗,不给校长丢脸,不给元奇抹黑。”

    易知足听的一笑,正待开口。却见肖明亮欲言又止,当即点名,道:“肖明亮,但说无妨。”

    点了点头,肖明亮才开口道:“总体来说,元奇团练的训练略显不足,大部分团勇训练时间不到半年,定海亦非元奇团练必救之地。”沉吟了下。他才接着道:“校长绝对出兵收复定海,是为元奇团练争取合理的长期存在的理由罢?”

    这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易知足笑了笑,才道:“你们的一些想法我的纠正一下,不错,你们是元奇的人,元奇团练上下,拿的也都是元奇的银子。但你们想过没有,元奇的生存、发展壮大,依附的是什么?”

    略微一顿,他才沉声道:“是国家,元奇的生存发展壮大。都必须依附于国家,古话说的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没完了,元奇也就完了,所以说,你们心里不仅要有元奇,还要有国家。”

    陈洪明迟疑着道:“校长的意思,是要咱们忠君爱国?”

    “爱国跟忠君是两码事,不要混为一谈。”易知足耐心的道:“爱国不是爱朝廷,不是忠于一家一姓,而是爱咱们这个国家中国,爱咱们这个名族中华民族,咱们元奇生存的土壤是中国是中华民族,不是大清朝,不是满族,任他改朝换代,只要中国不亡,中华民族不绝,元奇也就不会亡。”

    听的这番话,一众人都面面相觑,这话真心有些绕,见的众人神情,易知足缓声道:“咱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也就是大清的疆域,就叫中国,朝廷是什么?朝廷只是治理这个国家的机构,简单的说,咱们热爱生我养我的家乡,但咱们不一定热爱治理家乡的县官,对不对?如果县官是个清官好官,我们当然热爱,如果是个贪官狗官,咱们如何去爱?”

    这话浅显易懂,众人登时发出一片轻笑,待的笑声稍歇,易知足接着道:“但是当咱们的家乡遭到外敌入侵的时候,不管那治理家乡的县官是好官还是狗官,咱们都必须义不容辞的守护咱们的家乡,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洪明朗声道:“标下明白了,英吉利举兵入侵,不论朝廷是好是坏,咱们都必须义不容辞的抵御外侮,守护国家。”

    “对,就是这个道理。”易知足颌首道:“英吉利此番大举入侵,是为了贸易而战,是为了继续向咱们中国倾销鸦.片,不仅是朝廷的大敌,也是元奇的大敌,此番出兵定海,你们不仅是为国而战,也是为了元奇而战,当然,也是为了你们自己
超级慧眼系统吧
的荣耀而战!

    你们是元奇的中坚,是元奇的脊梁,是元奇的守护,你们一生的名利荣辱都与元奇紧密相连,荣辱与共,生死与共。

    为什么要给你们说这些?就是要你们明白,你们为什么而战?为谁而战?你们明白了,下面官兵才会明白,这一点很重要,只有当所有官兵都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战,才会充分发挥他们的能力和潜力,才能发挥出他们应有的战斗力,这两日在船上你们要跟下面的官兵解说清楚。”

    燕扬天连忙道:“标下们明白。”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出征在即,增加一条规定,元奇的伤亡抚恤很优厚,但不是给贪生怕死之辈的,但凡伤亡,凡是伤口在后背的,一律不给予任何抚恤,情况特殊,例如被夹击包抄的情况下例外,若是有谁敢徇私诿过,败坏元奇团练之风气,定不轻饶。

    再有,各团各营之间,相互竞比,这有利于互相促进,这是提倡的,但是在实战之时,若是出现见死不救甚至是互相陷害等不正当的情形,后果你们自己想,元奇团练每一个团勇,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花费了不少心血培养出来的,你们得给我真正做到爱兵如子,咱们损耗不起,不少人可是希望咱们损耗的越大越好,不要遂了他们的意。”

    “标下等遵命。”众人齐声应到。

    次日一早,规模庞大的盐船队便开始装载各种物质和兵员源源不断的送往九龙,见的各方面都安排的井然有序,易知足暗松了口气,如此大规模的物质和兵员的输送,他还真是有些担心,会出现一片混乱的局面,看来,伍秉鉴安排的人十分得力,这人得想法子讨要过来,后勤这块的管理可不是义学那些毛头小子能胜任的,就连他自己也有些发憷。

    既然无须担忧,他也不敢耽搁,转了一圈便换乘了快船赶往虎门,船过狮子洋,就见的有水师战船在拦截盘查,不消说,定然是林则徐或是关天培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封锁了海口,看来,林关二人对于这次出兵定海比他还紧张。

    待他匆匆赶到虎门寨,已是中午,进的提督府,亲卫直接就领着他来到签押房院子外,道:“部堂大人和军门都吩咐了,易大掌柜无须通报,随到随进。”

    易知足也没客气,径直快步进了房间,就见林则徐、关天培正站在一副大海防图前指指点点,见他进来,关天培连忙招手道:“知足来的正好,英夷在道头港的战舰情况,你可清楚?”

    “不能知彼知己,何敢出兵?”易知足含笑走过去道:“大小战舰十二艘,包括一艘四十四门火炮的巡防舰和四艘二十门火炮的轻巡舰,六艘十四门火炮的快艇,一艘武装蒸汽明轮。”

    林则徐沉声道:“若是突然袭击不成,双方战舰对战,知足有几分把握?”

    “碾压。”易知足笃定的道:“在实力方面,咱们缴获的十余艘英夷战舰,有六艘完好,加上花旗战舰五艘,总计是十一艘,另外还有水师的十二艘战船,不论是火炮炮位还是战舰数量,皆是一倍余敌,在港口混战,削弱了对方战术和舰速灵活的优势,有利于发挥咱们火力优势,即便是强攻,亦毫无悬念。”

    林则徐接着道:“若是对方离着老远就识破了呢?”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易知足从容的道:“就算在海面交锋,也是丝毫无须担忧,五艘花旗巡防舰就足以打的他们无还手之力,花旗巡防舰是统一规格,皆列装三十二门火炮,十八门二十四磅炮,十门十二磅炮,还有四门大口径卡隆炮,不仅速度快,而且火力猛,单独对抗英夷的十二艘大小战舰,丝毫不落下风,想来关军门应该是详细的参观过了。”

    关天培点了点头,道:“花旗战舰的炮火配置确实不错,远近皆宜。”

    林则徐这下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含笑道:“一应物质和兵员调集都妥当了?”

    易知足点头道:“今日黄昏之前,会全部运抵九龙。”

    “好。”林则徐道:“此番出兵定海,事关重大,知足又是初次领兵,关军门久经沙场,经验丰富,且你二人关系密切,甚是默契,就着关军门率领水师战船协助你,如何?”

    派关天培这个广东水师提督亲自前往,这是要抢功劳吗?易知足心里暗笑,他倒是不在意,敢抢这功劳,他们日后就的将元奇团练象大爷一样供着,他当即点头道:“部堂大人虑的周详,换其他人去,在下还不放心,战争从来就不是简单的实力对比,充满了无穷的变数和不可预知的变化,有关军门这位老将,在下心里也稍稍瓷实一点。”**.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