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零一章 韭山外洋

第三零一章 韭山外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王鼎这话争锋相对,寸步不让,根本就不是君臣对奏,臣子该有的谨慎和恭谦的态度,道光深悉对方的秉性,心知对方必然是听闻了他发给琦善的谕旨内容——随机应变,上不可失国体,下不可启边衅,否则不至于如此失礼。說

    这是匹犟驴,越拧越犟,道光懒得跟他计较,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定九且,从长远考虑,战与抚,孰优孰劣?”

    “回皇上。”王鼎欠身道:“抚只能抚一时,战,则不论成败,都能太平良久,英夷毕竟远在数万里之外,此番又是因贸易而举兵,不可能倾国力来战,区区数千人,即便船坚炮利,又能攻占几座城池?若是坚持战,必然是先败后赢的局面。

    抚,不仅只能抚一时,而且必然有失国体,英夷的要求太过无理,割地赔款,开放口岸,看似是因为广州禁烟损失严重,实则英夷谋划已久。

    微臣查阅了一下,当年高宗皇帝在位时,英夷遣使团进京朝觐的资料,在那时,英夷就提出在广州附近割让一块地方,以作为英夷在广州的贸易之用,同时还要求在宁波通商,英夷此番攻陷定海,其目的就是冲着宁波通商。

    既是蓄谋已久,必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这还如何抚?另则,朝廷若是主抚,鸦.片贸易必然重开。”

    到这里,他起身跪下,叩首道:“微臣恳祈皇上慎思。”

    半晌,道光才长叹了一声,道:“朕会仔细权衡,先跪安罢。”

    待的王鼎行礼退下,道光才吩咐道:“来人,马上将英夷上次进京朝觐时的有关资料给朕尽数呈上来。”

    不多时。一个太监躬身捧着一个匣子快步进来,躬身道:“皇上,天津来的密折。”

    天津的折子,道光是吩咐随到随进的,当即取了钥匙开了匣子,仔细看完琦善的密折。他却轻易不敢提笔批复,迟疑了半晌,他才在密折上批复——转告英夷,拟可以考虑通商事宜,林则徐广州禁烟,误国病民,办理不善,必委派钦差前往广州秉公查办,定能代申冤抑。

    写好将折子封入匣子。他才长松了口气,英夷若是蓄谋已久,怕是难以安抚,可就算是主战,也不能在天津打,得将英夷远远的调离天津,最好是回广州,毕竟林则徐在广州积极备战。准备充分。

    宁波府,舟山。定海县,道头港。

    下午四,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出现在南韭山外洋海面,负责警戒瞭望的英军哨探望着海面上那一大片黑压压的黑,虽然不清楚前来的船队是自己的舰队还是清国的水师,却依旧毫不迟疑的发出了敌袭的警报。

    “前面就是舟山最南端的南韭山岛。”关天培指着前面海平面的黑线。郎声道:“定海水师在南韭山设有瞭望警戒哨,想来英夷也应该有。”

    易知足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距离太远,根本看不到什么,放下来望远镜。他沉声下令,“通知各船,抵达定海海域。”

    “知足无须紧张,还早着呢。”关天培含笑道:“俗话望山跑死马,望海累死船,看着到了,没有一个时辰到不了,今日就按计划停泊在外洋,明日一早,再进定海,不过,英夷必然会派船前来查探,知足能应付吧?”

    “军门尽管放心。”易知足笃定的道:“花旗国很多人原本就是英吉利人,语言和外貌特征没有多少差别,再了,咱们还有几艘货真价实的英军粤海舰队的战舰,蒙混不过去,那就没天理了。”

    黄昏之际,船队才在距离南韭山岛不远处停了下来,南韭山岛上的瞭望哨探早就看清楚了,来的船队是清一色的西式风帆战船和商船,一颗心早以松懈下来,待的船队驶近,看的前面几艘是留守广州的粤海舰队战舰,而跟在后面的居然还有五艘美利坚巡防舰,所有的商船也都悬挂的是美利坚国旗。

    见这情形,值巡官少尉比尔德不由的一脑门子糊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美利坚战舰和商船出现在这片海域,而且还跟他们的战舰混编在一起。

    看了看天色,船前去一来一回肯定要天黑,不过比尔德还是决定尽到自己的职责,当即带着两个士兵乘着船靠近船队,最前面的是英舰快艇“露易莎”号,船长自然是换了人,换成了美国人安东尼。

    船靠近“露易莎”号,见的有人站到船舷边欢迎,少尉比尔德扬声道:“伙计,怎么回事?怎么跟那些穷鬼们搅在一起了?”

    美国人的先祖虽然大都来自英国,但英国人普遍认为美国是缺乏文化和历史的国家,英国人高度重视自己的传统,有根深蒂固的民族性,这个时期的英国人普遍看不起一穷二白的美国人。

    “他们可不穷。”安东尼着下巴往右侧扬了扬,道:“瞧见没有,三十多艘商船派了五艘巡防舰护航。”

    比尔德可没功夫跟他瞎侃,他知道这些常年在海上漂泊的一个个不是沉默寡言就是非常的能会道,他连忙问道:“他们怎么到这来了?”

    “他们船队前往广州贸易,因为咱们封锁海口,他们也没胆子硬闯,听咱们攻占了定海,要在宁波通商,所以就央求咱们带路前来定海。”

    “怎么来了这么多艘船,广州不用封锁了?”

    “听你们在定海的日子不好过,特意送了些药品茶叶之类的过来,反正不是白跑,美国人出钱雇佣的。”

    “伙计,没打听一下他们装的什么货,用得着巡防舰护航?”

    “这可不好打听,但肯定是值钱的东西。”

    “那些穷鬼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比尔德轻声嘀咕了一句。

    安东尼却朗声道:“定海港口有没有那么多泊位?咱们这次可是带的大生意。”

    “放心,再多一倍,也停的下。”比尔德着,挥了
勇敢者的世界无弹窗
挥手。又转悠到其他的战船,粗粗了解了一番,他总算是放下心来,乘着天才麻黑返回南韭山。

    见的船离开,易知足和关天培都长松了口气,蒙混过这一关。明日一早船队进港就不会有多大的问题,略微沉吟,关天培才道:“让儿郎们今晚都好好休息一晚,养足精神。”

    易知足侧首看了一眼身后的燕扬天,道:“这里风浪不大,叫仍然晕船晕浪的团勇早早休息,明日若仍然晕船晕浪,可就错过机会了。”

    “是。”燕扬天应了一声才道:“其实也就刚开始那两天晕的人多,这两日大多数人都已经适应过来。”

    易知足了头。情况他自然清楚,初次出海的很少有不晕船晕浪的,当初元奇护商团上战舰时就晕的一塌糊涂,他是早有预防,再则,元奇团勇的身体素质好,而且船上又多备有辣椒,他还叮嘱一众团勇少吃东西多睡觉。船在海上航行六天,大多数团勇都已调节过来了。

    关天培对此却不以为意。道:“今日睡一觉,好好休息一晚,明日早上一紧张,保证什么都不晕。”

    次日一早,天际才透出一明亮,易知足就起身来到甲板上。实在的他心里很是紧张,比起早些天的磨刀洋那次还紧张,毕竟磨刀洋围剿是以多打少,不存在输赢的问题,只是能否赢的漂亮与否的问题。而这次却大不一样,虽然在战船数量上他们占据优势,但是陆军方面,他们的优势并不大。

    睡不着的不止是他,易知足走上甲板,就看见燕扬天正在指挥几个团勇在清扫整理甲板,战舰上的讲究多,各种物事器械摆放都有固定的位置而且还很有讲究,规矩特别多,临战之际要求的自然更严格。

    见的易知足上来,燕扬天连忙快步迎了上来敬礼,道:“学生见过校长。”

    易知足含笑道:“怎的起来那么早,睡不着?”

    “不瞒校长。”燕扬天道:“学生确实睡不着,有些紧张。”

    易知足笑了笑,大战之前,不紧张是假的,连他自己都紧张更何况他们,元奇团练充其量只能是一部分人见识过,近距离的感受过战斗的场面,真正参与这还是第一次。

    “多打几仗就不紧张了。”易知足着便关切的问道:“一众团勇情况如何?情绪可还稳定?”

    “昨晚零,学生起来巡查,还有不少团勇是假寐。”燕扬天缓声道:“估摸着都有些紧张,这也难免,毕竟大多数团勇都是第一次。”

    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船队天亮就要扬帆进道头港,不过,还有段航程,今日吹起**号时间延迟一个时,你去命令信号兵通知各船。”

    “知足倒沉的住气。”关天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从南韭山外洋抵达道头,至少需要一个时辰,让他们多睡一个时不碍事。”

    关天培在调认任广东水师提督之前是江南提督,对于舟山以及定海的情况都了如指掌,易知足自己也做过详细的了解,否则也不敢让团勇推迟一个时起**,转过身来,他含笑道:“军门怎的也起的如此之早?”

    “年纪大了,瞌睡少。”关天培缓步踱过来,看着他,打趣道:“知足也有紧张的时候?”

    “岂能不紧张。”易知足缓声道:“正所谓战情瞬息万变,再好再周密的计划,一旦上了战场,可能都用不上,咱们手头可是操纵着将近一万人的生死,怎么可能不紧张。”

    “再紧张,你也的强自镇静。”关天培毫不客气的道:“你是元奇团练的主心骨,你若紧张,还能指望下面人不紧张?”

    “军门训诲的是。”易知足头道。

    “知足从未统过兵,但悟性奇高。”关天培用毫不掩饰的口吻赞赏道:“稍加磨砺,必能成为一代名将,如今乃多事之秋,知足可有意弃商从军?”

    “在下可不愿长期过这刀口舔血,脑袋栓在裤腰带上的日子。”易知足笑道:“我那元奇大掌柜几多惬意,这次若非事关重大,又无得力干将,这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前来......。”着他一笑,“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名将岂是那么好做的,这花花世界,在下还想多看几年。”

    “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关天培念叨了一遍,长叹了一声,道:“的好,自古名将能善始善终者,还真是不多见。”着,他话头一转,道:“知足这个年纪,正是名利心最重之时,知足为何却如此看的开?”

    “人活世间,为的无非是‘名利’二字,在下又岂能免俗?”易知足着取出一支雪茄上,这才接着道:“世间名利双收之事不多,重在权衡取舍,就在下,元奇大掌柜,虽名声不佳,但论利厚,便是封疆大吏也远远不及,况且官身不自由,怎及得上在下逍遥自在。

    要名留青史,在下虽不过一介行商,但元奇诸多事情皆是开一代先河,在下这个元奇大掌柜又岂会青史无名?”

    听的这话,关天培大笑道:“知足活的明白,跟知足一比,老夫这数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听他的有趣,易知足亦是畅声大笑,甲板上一众团勇不知道这一大清早这两位主帅高薪个什么劲,但见两人如此开怀轻松,他们心里也都是一松。

    天渐渐亮了,船上的一众船员水师开始忙碌起来,做着各种扬帆的准备,天色大亮,目力能够及远,船队便起锚扬帆,向定海县道头港驶去。

    定海县道头港,港湾里只孤零零的停着十多艘英军战舰和快艇,原本泊满港湾的大大的商船货船渔船盐船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天色大明,港湾里一众英舰也开始有了动静,外洋来了一支大规模的西洋帆船队,虽是由英舰带领而来,但出于谨慎,伯麦还是命令港湾的战舰出去看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