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零八章 弄巧成拙

第三零八章 弄巧成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广东水师和元奇团练离开定海的当天,在杭州的浙江巡抚乌尔恭额就收到了道光以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密旨若广东水师收复定海,着其迅速前往定海宣旨,令广东水师坚守定海,以防英夷再次攻陷定海。

    正沉浸在收复定海的喜悦之中的乌尔恭额看到这道密旨,这才意识到自个高兴的太早了,英夷还会攻打定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若是定海再度失陷,就算是在广东水师手中丢的,他这个浙江巡抚怕是也难辞其咎,想到自己如今还是革职留任,戴罪效力的处境,他只觉的后背凉飕飕的。

    不过,冷静下来,他又觉的哪里不对劲,越琢磨越觉的不对,从英夷手中收复定海,这不是一件小功劳,虽说道光如今还未必接到收复定海的捷报,但这道密旨却是建立在广东水师收复定海的前提之下的,为何只令广东水师坚守定海,却无一字褒奖勉励之语?

    稍稍沉吟,他便吩咐道:“派人去请包先生。”

    不多时,身着灰色身长衫,胡须花白的包世臣缓步走进签押房,包世臣,字慎伯,号倦翁,安徽泾县人,自幼家贫,勤苦学习,工词章,有经济大略,喜谈兵。嘉庆十三年中举(时年三十四岁),但会试(考进士)却是屡试不中。

    前年,六≧长≧风≧文≧学,w⌒ww.cf≈wx.n⊕et十四岁高龄的包世臣才以大挑试用为江西新喻县令,仅年余,又被弹劾免职,自此对官场心灰意冷,他曾为两江总督陶澍幕僚,勤于经世之学,擅长经济,并且在漕运、水利、盐务、农业、民俗、刑法、军事等方面均有深刻见解。

    东南大吏每遇兵、荒、河、漕、盐诸巨政,经常向他咨询,因此而名满江淮,林则徐赴广州禁烟,路经江西,还曾专门请教于他,清英战争爆发,英军攻陷定海,才丢官的他极为关注,路过杭州便干脆留了下来,乌尔恭额费了老大的劲,才将他请入巡抚部院,以先生之礼待之。

    进的签押房,包世臣含笑道:“大人召在下前来,可是犒赏广东水师的银两物资已备齐?”他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与乌尔恭额商议好,由他前往定海****,他是想借此机会详细了解一番广东水师的情况,广东水师连番大捷,他隐隐已经猜到是元奇团练的缘故。

    “包先生请坐。”乌尔恭额很是客气的伸手让座,俟其落座,他也不废话,径直将道光的密旨递了过去,道:“包先生看看。”

    看完道光的密旨,包世臣半晌没有吭声,乌尔恭额闷声道:“广东水师前有磨刀洋大捷,此番又收复定海,皇上却以八百里加急送来这道密旨,犒军银两和物资,是否还有必要送往定海?”

    “送,当然得送,十万两不够,最好再加十万两。”包世臣沉声道。

    乌尔恭额闻言一楞,迟疑着道:“天威难测。”

    “大人一生之荣辱,皆系于定海。”包世臣道:“即便是朝廷冷落广东水师,大人也万万不可冷落,反而的加倍笼络。”说着,他长叹道:“此番,元奇团练怕是有的麻烦了。”

    元奇团练?乌尔恭额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道:“元奇银行倒是听闻过,元奇还组建了团练不成?”

    “自此以后,元奇将成为朝野瞩目的焦点,大人该多关注一下元奇。”包世臣缓声道:“广东水师为何能于磨刀洋全歼英夷粤海舰队?为何敢出兵,且能一战而胜,顺利收复定海?非是英夷不济,也非是广东水师战力冠于八旗绿营,而是因为广东水师的背后有元奇团练不遗余力的支持。”

    顿了顿,他才接着道:“在下素好经济之道,对于元奇,对于元奇大掌柜易知足都极有兴趣,与广州友人书信往来不绝,所谈皆是元奇,是以对元奇的情况颇为了解,元奇团练是两广总督林部堂督促元奇组建的。”

    听完包世臣详细的介绍了元奇团练的情况,乌尔恭额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暗忖这林则徐胆子也太大了,难道就不怕养虎为患?略微沉吟,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道:“元奇团练组建不过半年,战力犹在八旗绿营之上?”

    “据了解,广东水师的战力甚至比浙江水师更为不堪。”包世臣道:“但广东水师却能一败再败英夷,由此可见元奇团练战力之高下。”

    略微沉吟,乌尔恭额才关切的道:“皇上密旨,只是令广东水师坚守定海,元奇团练会否留下来?”

    “这可不好说。”包世臣道:“这也是在下让大人将犒赏银两翻倍的缘故,元奇重利。”

    乌尔恭额点了点头,道:“明日一早,赶赴定海。”

    待的乌尔恭额、包世臣赶到定海,方知广东水师已于二日前全部返回广州,听闻提督祝廷彪禀报,乌尔恭额一阵失神,广东水师竟然回广州了,英夷若是再攻定海,如何守得住?再有,道光的密旨也没法宣读,他总不能巴巴的赶到广州去跟广东水师宣读密旨。

    回过神来,他有些恼怒的瞪了祝廷彪一眼,沉声道:“祝军门未明言,本抚要前来犒赏?”

    祝廷彪苦笑着道:“末将许以厚利,诺以首功,奈何对方去意已绝,无法挽留,不过。”迟疑了下,他才接着道:“元奇团练之统领元奇大掌柜易知足说,若是英夷来攻,可着人转告英夷,所有英夷战俘已悉数被广东水师押往广州。”

    听的这话,包世臣不由的暗赞了一声,含笑道:“易知足此一言,足以解定海之危,只须定海严阵以待,英夷必然不会强攻,会将矛头转向广州。”

    “易大掌柜亦是如此说。”祝廷彪说着看了包世臣一眼,接着道:“另外,易大掌柜还为定海规划了详尽的防御工事,这些日子一直在修建,再有两日就能完工,这些防御工事能够极大
仙入罗天txt下载
的抵御英夷的火炮,另外。”他接着将易知足为定海采购火炮弹药培训炮手之事说了一遍。

    工厂听的连连颌首道:“传言果然不虚,这易知足果然是眼光长远。”略微一顿,他才道:“这些犒军之物资,大人折成银两汇给元奇罢,也算是结个善缘,然后定海或是浙江有难,不定还能请元奇援手。”

    听的这话,乌尔恭额犹豫着道:“广东水师若驻扎定海,****倒也名正言顺,汇去广州,这似乎有悖规矩。”

    包世臣转头望向海港,仿佛没听见似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规矩,这笔银子汇给元奇,既显的浙江方面知情识趣,留一份人情,又能让元奇在为浙江采购火炮弹药的时候手下留情,如此划算的事情,却瞻前顾后,他委实有些瞧不上眼。

    倒是对于易知足,他越发的感兴趣了,这小子果然是个人物,不仅是经济之才,还是练兵统兵之才,年纪轻轻就杀伐果断,一击得手,随即全身而退,而且似乎早就料到朝廷会强令他们坚守定海。

    不得不说,广东水师和元奇团练留守定海,必然是处处被动,道光的心思不难猜,无非是想看到英夷和元奇团练拼个两败俱伤,道光既然有了这份心思,元奇团练以及元奇的日子以后怕是不好过了,道光一计不成,必然还有一计,不知道易知足那小子能否接的下。

    要说,他原本对十三行的一众行商印象极为不好,原因就在于广州的鸦.片走私,他一直认为广州鸦.片走私猖獗,与十三行行商不无关系,清英爆发战争,他一度认为是十三行行商从中挑唆,但元奇协助广东水师连番大捷,彻底颠覆了他原本的想法,对于元奇,对于十三行,他如今是充满了好感,

    望着海面,他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去广州,广州不仅有元奇,林则徐也在,总比呆在浙江强,清英这一战,主战场不在江南,不在天津京师,应该是在广州!

    广州黄埔港,林则徐率领广州大小文武官员在港口码头候着,城里城外但凡是能走动的士绅商贾也齐齐赶了过来,都来迎接收复定海凯旋而归的广东水师和元奇团练,水师和元奇团练在磨刀洋全歼英军粤海舰队,缴获十余艘战船,俘虏千余名英夷的消息早已在广州传的沸沸扬扬,这才半个月时间,如今又跨海跨省远征收复被英夷侵占的定海,大胜而回,实在是让人热血澎湃。

    除了官员士绅商贾,码头周围还挤满了闻风而来的平民百姓,都是争相一睹凯旋而归的水师和元奇团练的风采,最重要的是,英吉利大举入侵带来的战争阴影和恐惧被这接连两场大胜驱散的干干净净。

    接连两场大胜让广州所有的官绅士民都充满了信心,水师和元奇团练完全有能力抵挡英军对广州的进攻,船坚炮利的英军根本就不是大清的对手。

    一大片西洋帆船远远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内,整个黄埔港登时都骚动起来,林则徐站在码头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里,望着那一片如云的风帆,心里说不出的喜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此番出兵收复定海,易知足可谓是给他挣足了脸面,

    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伤亡,一战而胜,攻下定海,缴获英夷战船六艘,击沉两艘,俘虏英军近四千,缴获大小火炮无数,这等战绩,实是少见,远胜于康熙当年的雅克萨之战,这是足以青史留名的一战!

    有此两场大捷,他足以向朝廷交代,也足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不仅能安然度过这场仕途危机,反而还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尺,并且,他在朝野的声望亦将一时无双。

    这一切,都是易知足给他带来的,他为当初对易知足的信任感到自豪,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出兵定海失败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不奉旨而调兵跨省远征,只这一条,就足以抹杀磨刀洋大捷的功劳,就足以让他从两广总督的任上灰溜溜的走人,当然,胜了,谁也不会计较这点,也没人敢提,就连道光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水师旗舰上,易知足夹着雪茄站在船首甲板上,望着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黄埔港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关天培走到他身后,见他没有察觉,轻咳了一声,打趣着道:“想的如此出神,可是在想家里的******?”

    易知足听的一笑,转过身看了他一眼,道:“你说,林部堂这两广总督是否能做的长久?”

    “什么意思?”关天培诧异的道:“接连两场大捷,收复定海更是少见的大捷,还不足以让林部堂挽回圣眷?”

    “我有种弄巧成拙的感觉。”易知足闷闷的道。

    “弄巧成拙?”关天培瞪了他一眼,道:“你可别吓老夫。”

    易知足转过身望向黄埔港,声音显的有些干涩,“京师在广州的耳目不少,这两年英吉利嚣张跋扈,广州鸦.片走私猖獗,广东水师应是京师重点关注的对象,磨刀洋、定海两战,元奇团练即便再低调,也瞒不过有心人的推敲,林部堂是汉人,朝廷怕是不会放心。”

    “知足的意思,朝廷会派个满人来做这两广总督?”关天培关切的道:“那林部堂呢?调回京师?入阁?”

    易知足沉吟着道:“这可不好说,我对朝廷的局势不太清楚。”说实在的,他如今只关心广州,京师,朝堂,他就是关心,也是瞎操心,他没那个闲工夫。

    关天培是汉人,汉人武将能够做到提督已经是到顶了,况且他又一把年纪,因此对于朝堂的情形并不是很关心,但他觉的易知足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元奇团练规模大战力强,而且财力雄厚,确实不让人省心,那些满人亲贵难说不会在道光面前进谗言,略微沉吟,他才担忧的道:“可有法子弥补?”**.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