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零九章 今非昔比

第三零九章 今非昔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易知足自然是不希望林则徐调离,换个满人来做两广总督,那对于元奇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甚至极有可能逼反元奇,但是地方大吏任免,尤其是总督这一级的,完全是圣心独断,全在道光的一念之间,他能有什么法子?

    况且,汉人大员掌控地方武装历来是朝廷的大忌,这事基本上没有转圜的余地,想到这里,他瞥了关天培一眼,这位水师提督与元奇团练的关系在朝廷看来,必然是亲密无间,只怕也有被调离的可能。

    见他半晌不吭声,关天培试探着道:“元奇团练成为朝廷经制之师,知足成为团练大臣,可有回旋的余地?”

    即便如此,怕是也无济于事,易知足略微沉吟才道:“军门无须担心,有此两场大捷,林部堂即便调离两广,也应该是迁升。”

    理是这个理,但圣意难测,谁知道道光心里是怎么想的?关天培沉吟了片刻才道:“英夷接连吃了两场败仗,损兵折将,兵力折损过半,会不会就此偃旗息鼓?”

    “英军的主力是海军,不是陆军。”易知足缓声道:“表面看起来是兵力折损过半,实则海军实力没多大损失,可说实力犹存。”顿了顿,他接着道:“当然,如此多英军被俘,足以打击英军的嚣张气焰,他们也有可能会暂时改变方式,以谈判来化解这次战端。

    不过,大清与英吉利,那是典型的鸡同鸭讲,双方不可能谈的妥,况且,两次大捷,皇上和朝中大臣会认为英夷也不过如此,向英夷妥协的可能不大,谈不妥,那只能继续打。

    广州禁烟,广东水师连番大捷,都为林部堂增添了不少声望和威望,只要没真正完满的解决与英吉利争端,朝廷就不会也不敢贬黜林部堂。”

    听他如此一说,关天培是彻底放下心来,他与林则徐可说是休戚相关,林则徐没事,他自然也不会有事。

    易知足说完便举起望远镜查看黄埔港情况,见的港口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他沉吟了片刻才道:“我就不去黄埔港了,放条小船,我绕道回西关,明日一早,再去总督府拜见林部堂。”

    “这如何能成?”关天培不假思索的道:“收复定海的主功是知足,林部堂迎接的也是知足。”

    “这阵势太大了,出乎我的意料。”易知足缓声道:“此番收复定海,对外宣扬的是水师,而不是元奇团练,咱们不能喧宾夺主,再说,元奇团练如今还是低调一点的好,若是不加收敛,怕是会对林部堂不利,还有那么多官员迎接,我这身份也尴尬不是。”

    听他如此说,关天培也不好勉强,颌首道:“那就依知足的。”

    易知足转身吩咐通信兵,道:“传我命令,船队进港,所有团勇一律不得下船不得上甲板,仪式结束后,再换船回军营。”

    船队入港,港湾欢声如潮,一波接着一波,关天培站在船头,心头有些发虚,戎马一生,他何曾受过百姓如此热情的欢呼,而这一切,应该都是属于元奇团练,属于易知足的。

    船一靠岸,见的林则徐迎上码头,关天培连忙快步越过跳板,迎上前拱手道:“末将幸不辱命。”

    林则徐满脸是笑,道:“易知足呢?”

    关天培连忙道:“回部堂大人,易知足说元奇团练不宜张扬,已乘小船离开,且令元奇团勇不的上甲板不的登岸。”

    这小子,大胜而返,还能思虑的如此周全,林则徐暗赞了一声,也不多说,当即侧身让开,方便广州一众大小文武上前恭贺。

    易知足乘着小船离开船队并未直接回西关,而是顺道去了伍家花园,他一没先着人通禀,船在伍家后院码头靠岸,他上的岸来,伍家管事才知是他前来,连忙遣人去通知,自个忙着上前恭谨见礼。

    易知足也不多废话,径直问道:“平湖公可在府中?”

    “在。”那管事连忙道:“老太爷在延辉楼,四爷去了黄埔港,长青少爷身子不适,也在园子里。”

    伍长青只怕是心病,易知足一笑,道:“带我去见平湖公。”

    听闻易知足来了,伍长青是一溜小跑着快步追了上来,一见面就高声道:“恭喜知足兄凯旋而归。”

    易知足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含笑道:“听闻长青身子不适,没大碍罢。”

    “什么不适,不想去黄埔凑那热闹而已,远远的看着也说不上话。”伍长青笑道,此番远征定海,十三行一众子弟只去了两人,他自然没去,大军远征,攻打被英军占领的定海县城,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虽说对易知足有信心,但他也不愿意去冒那风险,兵凶战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元奇团练才训练半年,说不怕,那是假的,不想易知足却是一战而胜,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复了定海。

    听的报捷,他心里难免后悔,不过,倒也不太在意,他很清楚,易知足少了谁都不会少他那份功劳,对此他倒也豁达,说着,他有些奇怪的道:“知足兄怎的未去黄埔?”

    易知足笑道:“跟长青一样,也不想凑那份热闹。”

    “知足兄可不是凑热闹,你可是今日的正主儿。”

    “今日正主儿是关军门。”易知足含笑道:“元奇团练还是收敛点的好。”

    两人一路说着进了延辉楼,抬眼就见伍秉鉴站在台阶上,易知足连忙快步迎上前,拱手笑道:“何敢劳平湖公亲迎。”

    “知足亲身赴险,为元奇为伍家挣下这无上的荣耀,当的起老夫亲迎。”伍秉鉴难得的露出一张笑脸,说着伸手礼让道:“知足,请。”

    进屋落座,伍秉鉴即关切的问道:“听闻伤亡不大。”

    “确实不大。”易知足点头道:“伤亡不过百。”

    “那就好,那就好。”伍秉鉴欣慰的笑道:“自古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知足以如此微弱伤亡,收复定海,俘虏数千英夷,实在大出老夫意料,不想知足还是难得的将才。”

    “平湖公如此夸赞,小子可当不起。”易知足含笑道:“此战大胜,全仗火器之厉。”

    “以知足如此年纪,大胜而不骄,尤其难得。”伍秉鉴说着话头一转,
透视小保安小说5200
“林部堂那里,知足也打算如此回复?”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此番关军门随军出征,亲眼目睹团勇攻城,元奇团勇火器之厉,无法隐瞒,不过,在下说是从花旗国采购之最新火器,想来应该能够敷衍过去。”

    “敷衍不过去。”伍秉鉴微微摇头道,略微沉吟,他才沉声道:“眼前两条路,要么拥兵自重,最终被逼造反,要么拱手将元奇团练上缴,知足选哪条路?”

    “上缴。”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在下已向关军门放出风声,希望林部堂保荐为团练大臣。”

    团练大臣?伍秉鉴略一转念,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知足远征定海,家中不知几多担心,别在这里耽搁了,赶紧回府去。”

    易知足也不矫情,当即起身拱手告辞,伍长青一直将其送到码头,目送他离开,才匆匆赶回延辉楼,见的伍秉鉴,不解的道:“阿爷,元奇团练可是易知足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难道就这么拱手上缴给朝廷?”

    伍秉鉴慢悠悠的呷了口茶,才道:“你怎么看?”

    伍长青一路都在琢磨这事,当即不假思索的道:“元奇团练上缴朝廷,无非是个姿态,谁也抢不走元奇团练,因为元奇团勇都是元奇职员,绝大部分军官都是元奇义学学生,对元奇对易知足的忠心不二。

    孙儿担心的是,那些官员也并非都是酒囊饭袋,知道无法彻底掌控元奇团练,他们会使阴招,或是将元奇团练损耗一尽,或是分化瓦解,调往他地他省,让元奇无法掌控。”

    伍秉鉴赞许的看了他一眼,颌首道:“思虑的周详,这两年来长进不小,不过,你再想想,为什么易知足不怕?”

    伍长青登时不吭声了,确实,他都能考虑到这层,易知足没理由考虑不到,为什么易知足不怕?默然半晌,他才道:“咱大清与英吉利战事未果,朝廷不会自剪羽翼?”

    伍秉鉴微微颌首道:“元奇团练两战皆胜,已展露出能抗击英军的实力,战事未歇,朝廷还要倚重元奇团练,尤其是广州大小官员,如今已视元奇团练为依仗,将保卫广州的希望都寄托在元奇团练身上。

    再则,元奇团练使用的火器和弹药,在咱大清那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不论将元奇团练调往何处,都必须要依靠元奇供应弹药,否则仗就没法打,再则,广州官员为了自保,也不会乐意元奇团练调往外省。”

    顿了顿,他才接着道:“易知足从来就不缺乏野心,辛苦训练的元奇团练哪里会轻易交出去,他是要建立一个类似英国东印度公司那样一个庞大的以武力做后盾的公司,眼下上交元奇团练,不过是权宜之计,他自有分寸。”

    伍长青点了点头,易知足不是一个轻易能吃亏的主,还真是不用担心,爷孙俩正说着,伍绍荣却赶了回来,待其躬身见礼,伍秉鉴才道:“这么快就完事了?”

    “易知足这个正主儿不见人影,自然是散的快。”伍绍荣说着问道:“听说知足来过了。”

    伍长青道:“他没去黄埔,先来拜见阿爷。”

    “他倒是有心。”伍绍荣说着看向伍秉鉴,话头一转,道:“孩儿一直不明白,父亲当初为何会大力支持创办元奇义学,组建元奇护商团?”

    伍秉鉴沉吟了一阵,才开口道:“百年的王朝,千年的世家,为父相信易知足有能力让伍家成为屹立千年不倒的世家门阀。”

    伍绍荣沉声道:“父亲就不怕易知足起兵造反,拖累咱们伍家。”

    伍秉鉴板着脸,声音有些枯哑的道:“你是不相信为父,还是不相信易知足?”

    听着这干巴巴不带丝毫感情的话,伍绍荣不由的一窒,他听的出这话里的火气,略微沉吟,他才道:“那也不能将伍家的兴衰交到一个外人手里,元奇团练不能都掌握在易知足一人的手里。”

    “哼。”伍秉鉴冷哼了一声,道:“想染指元奇团练,你自问有那个能耐吗?你既不是朝廷那些官员的对手,也不是易知足的对手,元奇团练早被易知足打理成铁板一块,你最好乘早死了这份心思。”说着,他看向伍长青道:“从今日起,那几艘战舰都划拨到长青名下。”

    听的这话,伍长青一楞,迟疑着道:“孙儿不懂兵事,也没兴趣。”

    伍秉鉴面无表情的道:“没指望你统兵,积极协助易知足便是,眼下情况未明,不允家中子弟上舰。”

    “孙儿明白。”伍长青连忙应道。

    伍绍荣不由一呆,没想到换来的是这个结果,不过后面那句话他算是听明白了,不论是那几艘战舰还是元奇团练,伍家最好都撇清关系,眼下这情况,还难说的很,看来朝廷对元奇团练很是忌惮。

    回到西关,易知足没去磊园,而是径直赶往易府,这一出门就是大半个月时间,又是领兵打仗,易府两老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他自然要先赶回去给两老请安报个平安。

    易知足如今可是今非昔比,元奇团练远征大捷,谁都知道,朝廷少不了会封赏的,他已经是四品顶戴,如此大功劳,就算不授予实职,最不济也会赏以三品虚衔,这可是行商能够获得的最高虚衔品级,他才多大年纪?

    闻报三少爷回府,易府上下登时一片忙碌,见的一顶青布小轿在门外落下,管家苏云轻连忙脚步轻快的迎了上去,一俟易知足出轿,他便躬身道:“小的恭贺三少爷大败英夷,收复定海,扬我大清国威。”

    易知足听的一笑,“自家人,何必如此自吹自擂。”抬头见的府门大开,他一阵无语,“本少爷回府,何须如此郑重其事?”

    “回三少爷。”苏云轻含笑道:“这是老爷吩咐的,三少爷得胜回府,光耀门楣,该当如此。”

    说着话,易家大少爷易知书已是快步走了出来,见他出门相迎,易知足连忙快步迎上前,拱手道:“知足岂敢有劳兄长出门相迎。”

    “这不是急着见一见咱们威震四海的三弟。”易知书笑着打量了他一番,才笑道:“还好,完完整整的回来了,快去正房,父亲母亲都等不及了。”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