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一五章 百年国运

第三一五章 百年国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殿元敢开口索要火器,自然是有底气,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源源不断的为元奇团练提供英军的情报,不过,易知足却不打算给他,其实,定海缴获的英军火器,元奇团练根本用不上,因为米尼弹对于枪管的口径有着相当高的要求,为了保证武器规格的统一,尽量减少后勤压力,他是直接放弃了将那批火枪改装成线膛枪的打算。∮∮∮∮

    可以,缴获的那批英军火枪就是给黄殿元准备的,但易知足不敢现在就给他,他担心天地会用这批火枪助纣为虐——协助英军攻击沿海港口城池,那会让他心里不安。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有容兄消息灵通,应该清楚,定海的缴获,元奇是与广东水师平分的,元奇团练一万团勇,如今装备了火枪的,不过才六成,英军增兵,对广州虎视眈眈,元奇的这子家当可全在广州,这节骨眼上,哪还有火器分给有容兄。”

    黄殿元知道对方的是实情,他原本也只是顺带提一下,没报多大指望,当下也不强求,转而问道:“元奇的弹药局,是否能制造开花弹?”

    易知足笑了笑,道:“有容兄如此打探,今晚这酒可就没法喝了。”

    “好,不问。”黄殿元笑道:“这酒席什么时候能送来,等了知足大半日,可真是有些饿了。”

    “我让人去催催。”易知足着起身开门,才出门,就见李旺领着几个丫鬟厮提着食盒一溜进了院子,待的席面布好,易知足吩咐李旺去院子门口守着,这才入席,酒过三巡,他才斟酌着道:“有些话,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天地会反清复明,在下不反对,但协助英军祸乱东南,从而达到削弱清廷力量的做法,很是欠妥。

    不客气的,这是汉奸行为,有容兄想过没有,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有遭一日,天地会帮助英军的事情传扬开来,遭天下人唾弃,还如何反清复明?”

    黄殿元自斟了杯酒,这才慢条斯理的道:“协助英军打清廷与扯旗放炮造反,两者有何区别?别跟我外夷入侵,满清难道不是外夷?”

    “满清是外夷?”易知足斜了他一眼,揶揄着道:“满人就不是黑头发黄皮肤黑严眼珠?怎能将满人与英夷相提并论?”

    黄殿元摆了摆手,道:“《西关日报》我每期都看,咱们不这事。”着,他举杯一口将酒干了,这才道:“天地会的情况,知足也清楚,岂是我能左右的,为兄若是象知足这般,手握上万精兵,那倒是能一言九鼎.......不提也罢,喝酒。”

    易知足笑了笑,道:“有容兄若是在天地会过的不痛快,元奇团练竭诚欢迎。”

    “别——。”黄殿元干脆的道:“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什么时候元奇竖旗造反,为兄倒是可以考虑。”着,他笑了笑,道:“既组建了元奇团练,知足被清廷逼反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不的,到时候还真会前来投奔知足。”

    “朝廷若真容不下元奇团练,我倒也不介意公然造反。”易知足缓声道:“不过,实话,我是真不愿意如此......。”

    见他欲言又止,黄殿元连忙追问道:“知足是怜悯天下苍生?”

    “不完全是。”易知足着长叹了一声,呷了口葡萄酒,他才沉声道:“有容兄且,英吉利能够打上门来,明了什么?”

    黄殿元一笑,“别兜圈子,直接。”

    “时代不同了。”易知足道:“明代之前,大规模航海,也就是郑和下西洋,但最远也就抵达过非洲,如今,欧洲的船队已能环绕整个地球,欧洲各国包括在美洲的花旗国在内的大量商船能轻松的往返于广州,商船能来,战舰自然也能来,大清朝廷那些个酒囊饭袋却没一个人意识到这,否则海防也不至于如此之差。

    不扯远了,欧洲美洲众多商船前来广州商贸,明了什么?明咱们再也不能象以前一样,封闭在一隅之地,咱们再也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而是与世界各国紧密联系在一起,随着航海技术的不断快速发展,咱们与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会越来越紧密。

    这次英军舰队中的蒸汽轮船,有容兄应该留意到了,那应该是以后航海发展的主流趋势,以后的大型商船战舰如果都无须再依靠风力,而是依靠蒸汽机为动力,可以随时随地的自由航行,有容兄想想,那会是什么景象?”

    黄殿元听的一头雾水,迟疑着道:“知足这圈子绕的也忒大了,这跟元奇不造反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而且很有关系。”易知足含笑道,呷了口茶,他才侃侃道:“工业革命,有容兄可有耳闻?就是以机器为动力,取代手工作业,英吉利率先发动并完成了工业革命,因此英吉利成为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堪称世界霸主。

    工业革命最大的特就是极大的提高了生产效率,但凡是实行工业革命的国家都必须走上对外扩张掠夺的道路,这是工业革命这一特所决定的,如今欧洲各国都在相继推行工业革命,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二十年后,这个世界将是群雄并起,争霸世界的格局,就好像咱们的春秋时代,七国争雄一样的格局,只不过,这天下不再是咱们中国这一隅之地,而是整个世界,各国之间会大打出手,争夺世界霸主,全球霸主之位!”

    听到这里,联想到元奇开办的一系列厂子,黄殿元已是隐隐明白了他的心思,忍不住感慨道:“咱们是在碗里争,知足却是在锅里争,论眼光长远,论气魄宏伟,实是无人能望知足项背,不服都不行。”

    顿了顿,他接着道:“知足纵有气吞天下之志,可如此朝廷,岂容知足有一展抱负之机?”

    “得争取。”易知足沉声道:“这节骨眼上,咱们不能内乱,一旦内乱,咱们就没有成为世界
死神之最强市丸银sodu
强国的机会,甭参与群雄争霸,反而还会被人家瓜分......。”

    黄殿元惊愕的道:“知足是要帮助大清成为世界强国?”

    易知足悠悠道:“真要成了世界强国,清帝也该主动退位了。”

    “主动退位?”黄殿元愣愣的看着他道:“这怎么可能?”

    “以少驭多,不符合新兴的名族国家体制。”易知足道:“有容兄有时间不妨多向英夷讨教一下.......。”

    “英吉利是君主立宪.....。”

    “如果是大明,还有君主立宪的可能。”易知足道:“大清不行,因为大清是以少驭多。”着,他端起酒杯道:“来,走一个。”

    黄殿元哪还有心思喝酒,呷了一口,便道:“知足可是有成熟想法?能否详细。”

    详细?什么?成熟想法?易知足可没考虑那么长远,他方才不过是随口一,眼下,他和元奇都可是在刀尖上跳舞,能不能撑过去尚且两,哪有闲情去琢磨那些个遥远而且不着边际的事情,喝了口葡萄酒,他才道:“哪有什么成熟想法,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眼下,我只考虑如何守住广州,守住元奇的这子家底。”

    黄殿元今日好不容易算是探出来对方一真实想法,哪肯罢手,一再套问,易知足却是再不肯稍露一口风,酒宴早早散席。

    出了磊园,黄殿元依然还在回想易知足的那番话,很显然,易知足不是而已,元奇这几年创办了长乐机器制造厂,长州造船厂,修建佛广铁路,开办机器缫丝厂,机器榨糖厂,开采昌化铁矿,又组建元奇团练,采用西式练兵法训练团练,以前不觉的,如今一捅破,这可不就是推行机器工业,编练新军?

    这子野心还真是不,可问题是朝廷容的下元奇,容的下这子吗?只怕是有些玄,与英吉利的这场战事只怕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毕竟英人只是要求开放口岸自由贸易,一旦战事结束,朝廷怕是就会对付元奇。

    次日一早,易知足就进城赶往总督府,向林则徐禀报了懿律要求见面商谈的事情,他既然将会面的地定在澳门,又让葡萄牙人做中间人,这事就不可能瞒的住,自然要先给林则徐通气,否则事后,免不了会被无端猜疑。

    懿律私下约见易知足,林则徐倒并不太在意,也没多想,朝廷有规矩,地方大吏不得私下接见洋人,两广总督,广东巡抚可没少拒见英夷,屡屡碰壁之下,英夷学乖了,改而约见易知足,这也是情理中事。

    懿律这次约见易知足,不消,肯定是冲着那几千英军战俘来的,对于那批战俘,林则徐心里其实颇为纠结,当初他可是发布了悬赏令——《悬赏缉拿英夷首级》的告示,俘获英船一艘赏银十万,破坏一艘赏银三万,俘杀白夷五百,俘杀黑夷三百。

    易元奇团练手中的四千多战俘若是跟他领赏,那可是二百多万的赏银,他就是将藩库搬空,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来,是以,在进京献俘行不通的情况下,他根本就闭口不提战俘一事,对于易知足提出允许英军赎回战俘,他也不做明确的表态。

    但钦差大臣琦善明日就到广州,他可不希望易知足因为战俘的事情而与琦善闹翻,略微沉吟,他才道:“钦差大臣琦善明日抵达广州,对于那四千多英军战俘,肯定是要一一验证核实的,元奇团练的战功有一半都是源自那些战俘。

    再则,钦差大人此番前来广州,主要是与英夷谈判,这批战俘,知足得谨慎些,轻易不要应诺英夷,另外,既然会谈,最好是乘机摸摸英夷的真实想法。”

    “在下明白。”易知足欠身道,顿了顿,他接着道:“还有件事禀报部堂大人,英军正在向广州增兵。”

    增兵?林则徐眉头一扬,道:“消息可属实?增兵多少?”

    情报自然不会错,但易知足却不好解,当即便缓声道:“英夷增兵,乃是情理中事,英夷其实很清楚,朝廷不会轻易应允他们的无理要求,所谓的谈判,不过是缓兵之计,待的援兵抵达,战事可能会进一步扩大,至于增兵规模,估计应该会过超过一万。”

    听的这话,林则徐心里不由一沉,英夷这个月来搅的东南沿海不宁,他已是深感不安,大清水师根本无法出外海作战,对于英军舰队,只能是望而兴叹,一办法都没有,这么下去,朝廷迟早是扛不住的,若是战事进一步扩大,且不东南糜烂,他的处境可是大为不妙。

    默然良久,他才闷声道:“琦善是坚决主抚,皇上派他来广州,显然也是倾向于抚,两方若是达成协议......。”

    达成协议还不是一张废纸,易知足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英夷反复无常,部堂大人对此是深有体会,若是大队援兵抵达,必然会另生事端......不过,英夷援兵抵达广州,至少是明年....。”

    略微沉吟,林则徐才道:“知足的意思,是立足于打,让朝廷早做部署?”

    “非是咱们要打,而是英夷要打。”易知足沉声道:“若是败的太惨,英夷必然是得寸进尺,其他西洋强国也会窥觑大清。在下窃以为,朝廷不仅要立足于打,而且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英夷毕竟是远道而来,粮草器械弹药的补给不便,无法长久作战,咱们虽然打不赢,但若是能坚持打,拖到英军难以为继,则有可能换来一二十年的太平。”

    顿了顿,他接着道:“部堂大人最好是上折子,恳祈皇上南下,坐镇江南,倾全国之力打这一仗,这是关系到大清百年国运的一仗。”

    “关乎大清百年国运?”林则徐轻声念叨了一句,不解的道:“知足这话何解?英夷此番挑起战端,也无非是为了贸易,怎会关乎大清百年国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