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一六章 矿物时代

第三一六章 矿物时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百年国运,易知足说的算是客气的,其实何止是百年!琦善的到来,让他意识到林则徐在广州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他自然要抓住机会引导对方,灌输自己的观念。

    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咱们身处在一个大变革时代,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咱们大清没有人意识到,英吉利、、美利坚等等欧美强国,估计也没有几人能意识到这一点。

    应该庆幸的是英吉利发动的这一场战争,会促使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这一点,凡事皆有利弊,这一场战争,对于大清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打破了咱们****上国的美梦,让大清的官绅士商都清醒的认识到,咱们大清只是世界众多国家中的一个,不是什?猪?猪?岛?小说 zhuzhudao. com么****上国,而是一个可以被其他国家任意欺凌的一个老弱帝国。

    为什么说这一战关乎大清百年国运?原因很简单,这一战,大清没有丝毫赢的可能,两国实力相差太过悬殊,根本就不对等,这一场战争的结局,不外乎三种。

    一,大清惨败,英吉利不费吹灰之力,以微弱的代价轻松赢得这场战争。二,大清积极抵抗,让英军付出沉重的代价,虽败犹荣。三,大清倾国而战,而且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或许能拖跨英军,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然后在谈判中稍做让步,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

    三种结局,不胜不败自然最好,但朝廷怕是没有这个决心,也没人能意识到这一战对大清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和灾难性的后果,再则,朝廷也没银子,无力支撑一场倾国之战,所以,这种结局的可能微乎其微。

    第二种结局,积极抵抗英军入侵,虽败犹荣;要做到这点,皇上就必须坐镇江南督战,否则,面对英军强大的攻势,积极抵抗只能是奢望。

    如果是第一种结局——英军以微弱代价轻松赢得这场战争,对大清而言,则是灾难性的后果,不仅英吉利日后会,变本加厉的频频来犯,欧洲其他强国也会相继而来,通过武力从大清攫取各种利益,将大清变成他们的海外殖民地,届时,大清的处境比印度更为不堪。”

    这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林则徐伸手打断他的话头,道:“英夷所求,是租借口岸通商,自由贸易,平等往来,似乎并不威胁大清根本。”

    “自由贸易也包括鸦.片贸易在内。”易知足毫不客气的抢白了他一句。

    鸦.片贸易是实实在在的危及大大清国本,否则朝廷也不会下大决心禁绝鸦.片,林则徐被他这句话噎了一下,却也不恼,抚了抚长须,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知足能否详细说说。”

    “自英吉利开始工业革命,以机器工业代替手工业,机器工厂代替手工工场,机器制造业机械化以来,不到百年间,人类的生产力发生了质的飞跃,超越了人类过去三千年的发展总和。”易知足缓缓说道:“英吉利人开创了一个时代。”

    “矿物时代?”林则徐好奇的道:“什么是矿物时代?咱们大清现在又是处于什么时代?”

    “植物时代。”易知足道:“数千年来,我们一直是处于植物时代,吃穿住行等必需品都无一例外地来自植物,粮食、衣物、房屋、车娇、照明、取暖等等都是来自植物,所需要的一切都必须依赖土地上生长的植物。”

    林则徐想反驳,家禽牲畜等就不是植物,但话到嘴边,却反应过来,这些家禽牲畜也都是依赖于植物才得以生存,看来对方说的不无道理,他好奇的问道:“英夷难道就不需要依赖植物?”

    “英夷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摆脱了对植物的依赖。”易知足缓声道:“英夷出行,交通工具是火车铁路,房屋是钢筋水泥建造的,燃料是煤炭,以蒸汽机为代表的机器动力取代了人力畜力甚至是水力。

    随着西方科技的发展,粮食、肉食、衣物、照明、交通工具等等都将由矿物取代,一应衣食住行等必需品将会完全依赖于矿物,而不是植物,所以说,英夷开创了矿物时代。”

    林则徐仿佛是听天方夜谭一般,难以置信的道:“粮食、肉食、衣物、照明这些怎么可能由矿物取代?矿物还能产出粮食不成?”

    “矿物当然不能产出粮食。”易知足含笑道:“但矿物能让粮食产量翻几倍,现在粮食亩产多少?以水稻为例,平均不过二石吧,但矿物能让水稻亩产达到五石六石家禽牲畜的喂养以及衣物被褥等等都可以由矿物取代。””太不可思议了。“林则徐一脸惊疑的道:“知足不是在说梦吧?”

    自然不是梦,一百多年后,人类就生存在矿物时代,钢铁水泥,煤炭电力,化工化纤,化肥激素,玻璃塑料无处不在。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将话题拉了回来,“矿业时代是以工业为本,以机器动力,机器生产为本,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指的就是植物时代向矿物时代过渡的这个时期,指的就是工业革命。

    如今欧洲各强国都在极力推行工业革命,元奇也在尝试在广州推行工业革命,但我们起步晚,基础薄弱,底子差,更缺乏基础教育,缺乏人才,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积累。

    这节骨眼上,大清若是被列强频频入侵,大清的工业革命就会被扼杀在起步阶段,错过这关键的十年二十年,大清将追赶莫及,将会被欧洲列强瓜分掠夺,将面临百年的屈辱,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一战,关乎大清百年国运的原因。”

    听他说完,林则徐半晌没吭声,他心里清楚,易知足不会跟他开玩笑,虽然他说的事情令人匪夷所思,但英夷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多了,火车他还没亲眼见着,铁路还没完工,但蒸汽轮船他却是亲眼见着了。

    良久,他才开口道:‘知足将今日所言,细细
不灭道主sodu
写份折子罢。”

    又要写折子,易知足眉头一皱,道:“能不能用白话文写?文言文难以准确表述。”

    “随你。”林则徐道:“此番会见英夷,细细打探一下英夷增兵之事,若是属实,也好早些奏报朝廷。”

    看来对方还是心存侥幸,不相信英夷会增兵,易知足也不多说,满口应承。

    澳门内港,澳门海防同知蒋立昂带着澳门大小官员在码头等候着,不远处,驻防澳门的元奇团练营长冯仁轩也带着一众部下静静的等候着,两拨人等候的自然是易知足。

    英军主力舰队出现在广州外洋,澳门的气氛也随即紧张起来,毕竟英军有过袭击关闸的前例,而且英军粤海舰队被围歼,也正是因为袭击关闸,天知道英军主力舰队会不会将火撒到澳门头上,尤其是现在驻防澳门的还是参加过磨刀洋和定海两役的元奇团练,一些消息灵通的富户商贾都开始撤离澳门,这更是加剧了澳门的紧张气氛。

    易知足此时前来澳门视察防务,澳门的一众官员哪有不来迎接之理?毕竟如今澳门的安危可都系在元奇团练身上。

    蒋立昂瞥了不远处站的笔直的冯仁轩一眼,有心上前搭讪,却又抹不开面子,那小家伙虽是读书人,却一身臭毛病,行事我行我素不说,还不与澳门官场应酬,也不知道元奇团练其他的营官是不是都这样,这次难得见着易知足,非的好好说道说道,最好是给换个营官来。

    “来了来了。”一个小吏一溜小跑过来,满脸兴奋的道:“水师的风帆战船,一共四艘,为首的是关军门的座舰。”

    关天培也来了?蒋立昂心里不喜反忧,难不成英军真有可能再次攻击澳门?否则何以关天培也对澳门防务如此重视?

    就在他患得患失之际,四艘风帆战舰缓缓进了内港,船靠码头,关天培、易知足两人并肩下了船,众人连忙齐齐迎上前见礼,马蹄袖打的山响,跪了一地,元奇团练的冯仁轩领着众部下却是行的新式军礼,分外显眼。

    易知足回了个军礼,才吩咐道:“后面三艘船上是三团的人,你负责安排。”

    元奇团练一个团是三个营,足足一千五百人,这点蒋立昂还是清楚的,一听给澳门增加一个团的兵力,这无疑是证实了他之前的猜疑,不由的满腹担忧。

    “是,标下遵命。”冯仁轩朗声应道,心里却是暗喜,澳门增兵,这意味着有仗可打,这下总算是真枪实弹的打一仗了,定海一战,河南大营出尽了风头,可把他们花地大营馋死了。

    因为时间紧,关天培、易知足谢绝了蒋立昂的接风宴,稍稍寒暄了一阵,便在冯仁轩的陪同下马不停蹄的视察了内港、前山寨、关闸、新庙、莲花茎等营盘炮台。

    对于澳门的防务,冯仁轩着实是尽心尽力,不仅按照易知足的规划修筑炮台挖修战壕,还多次进行实弹演练,弥补规划的不足,一路视察下来,易知足是颇为满意,关天培则是赞不绝口,蒋立昂则是忧心忡忡。

    视察完防务,关天培将易知足拉到一边,问道:“知足明日可回广州迎接钦差?”

    易知足含笑道:“明日要见懿律一行,如何能抽身回广州,军门为我在钦差面前斡旋斡旋。”

    “要斡旋也是部堂大人的事。”关天培道:“见英夷如何及得上迎钦差接圣旨,推迟一两日,也无甚要紧。”

    易知足笑道:“朝廷封赏还能跑了不成?眼下摸清楚英夷的想法才是急务。”

    “你小子。”关天培微微摇着头,道:“可真真是个异类,迎接钦差,接受封赏,如此荣耀之事,你倒千方百计躲避。””这话可别乱说,传出去又的招惹非议,军门该不会是嫌元奇团练还不够扎眼罢。”

    “这点子轻重老夫岂能掂量不清。”关天培说着一笑,“那老夫就不在澳门逗留了,你也甭送,处理好换防的事情。”

    易知足也不矫情,当即拱手作别,领着一众部下回到前山寨大营,进的议事厅,坐定之后,他缓缓扫了军官一眼,才道:“澳门的防御工事修的不错,堪为表率。”

    “大掌柜谬赞,不过是标下等职责所在。”冯仁轩说着,稍稍迟疑了下,接着道:“禀大掌柜,澳门防御虽然周详,但标下窃以为,火炮过少,难以阻挡英夷登陆。”

    三团团长肖明亮含笑道:“英夷若敢登陆,保证他们有来无回。”

    冯仁轩并不知道河南大营三个团的精锐装备的米尼枪射程远,打的准,听的这话,觉的肖明亮有些狂妄,瞥了易知足一眼,斟酌着道:“若是英军登陆,怕是澳门会毁于战火。”

    易知足轻咳了一声,道:“澳门是葡萄牙的租借地,咱们严阵以待,英军攻击的可能性不大,若是敢攻击,没必要有丝毫顾忌,澳门毁于战火,急的是葡萄牙人,不是咱们。

    至于火炮,咱们火炮严重不足,而且防守的重点在虎门,澳门还真是顾不过来,不过,肖明亮说的不错,英军真要敢象上次一样在澳门登陆,铁定是有去无回。”

    顿了顿,他接着道:“从今日起,澳门防务由三团接管,冯仁轩的花一营暂时并入三团。”

    听的只是暂时并入三团,冯仁轩暗松了口气,连忙道:“标下遵命。”

    黄昏时分,黄殿元赶到了澳门,一上码头,他就听闻了元奇团练增兵澳门的消息,对此,他倒也没太在意,易知足若是真打算借着在澳门见面会谈之机翻脸抓人,也不会如此公开的增兵澳门,看来,元奇团练这是担心英军再次攻击澳门。

    他没多在码头逗留,径直赶往兵头花园,拜见澳门总督边度,前来澳门会谈,懿律并没有异议,但出于谨慎,他还是希望得到边度的保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