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一七章 澳门斗狠

第三一七章 澳门斗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兵头花园葡萄牙总督署。

    葡督边度心情烦闷的在园子里缓慢的踱着,元奇团练增兵一千五百人,而且还是参与定海之战的精锐,这让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隐隐觉的元奇团练接手澳门防务,不仅仅是为了防范英国人,似乎还是冲着葡萄牙来的,这一千五百人的进驻,让他这种感觉更为明显。

    对于元奇团练接手澳门防务,他原本没当回事,严格来说元奇团练连雇佣军都算不上,在收到元奇团练攻下四千英军防守的定海城之后,他才高度重视起来,对于英军的战力,他可是十分清楚,能够取得如此战绩,足见元奇团练的战力之强。

    让他不安的是,元奇团练修筑的防御工事,似乎隐隐有针对葡萄牙在澳门驻军的味道,这让他有些琢磨不透,在这场清英战争中,葡萄牙可是严守中立的,严格的说,更多的是偏向清国,这包括在澳门积极禁烟,驱逐在澳门的英国人,关闸之战时,葡萄牙驻军也是按兵不动,为什么元奇团练会有意无意的针对他们?

    就在他百思不解时,一个属从快步赶来禀报道:“阁下,元奇大掌柜易知足求见。”

    易知足求见?这个时候?边度一楞,连忙道:“快请。”随即又吩咐道:“安排翻译。”说着,他快步∮♂长∮♂风∮♂文∮♂学,ww○w.c£fwx.n≦et向大门走去,他很了解易知足的底细,知道这为元奇大掌柜能随意的进出两广总督府,与虎门的水师提督关系更是亲密,一点也不敢怠慢。

    易知足不是一个人来的,随行的还有伍长青,这次来澳门,免不了要与葡萄牙人打交道,是以,他刻意的邀请了精通英语和葡萄牙语的伍长青同行。

    边度快步赶到大门口,瞟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两位穿着长衫的年轻人,随即满脸热情的向站在前面半步的易知足伸出手道:“非常荣幸能在澳门见到易先生,您好,我是边度。”

    虽说都是总督,但葡萄牙澳门总督与大清的两广总督可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林则徐巡视澳门,接见边度,赏赐给他四样礼物,色绫、折扇、茶叶和冰糖,给澳门夷兵送了一批牛羊和酒,外加400块银元,完全是居高临下,将澳葡总督当下属的做法。

    边度心里也清楚自己这个总督在清国人眼里的分量,是以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听的伍长青翻译,易知足很是礼貌的与他握手笑道:“一直想来拜访边度先生,却是无暇抽身。”说着,他介绍道:“这位是伍先生,元奇最大的股东。”

    听的伍长青的身份,又见他会葡萄牙语,边度更是热情,免不了又是一番客气见礼,三人刚刚客套完,黄殿元却是恰好赶到,一见这情形,不由的笑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能在这里遇上知足,倒也省的再跑一趟了。”

    一见黄殿元赶来,易知足登时明白,懿律对于在兵头花园见面没有意见,否则黄殿元不会前来见边度,当即上前拱手见礼。

    得知黄殿元是懿律派来的代表,又见他与易知足十分熟络,边度不由的一头雾水,暗自纳闷,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人寒暄着进了园子,易知足才问道:“懿律同意了?”

    “有葡萄牙人担保,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黄殿元含笑道:“这不,让我来叮嘱几句,懿律希望能够尽快见面。”

    四人进屋,听的易知足和黄殿元说明来意,边度连想都没想就一口应承下来,这事表面来看要担些风险,实则没什么风险,在葡萄牙驻军的严密监视和防范下,不可能会有意外发生,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根本没法拒绝,不论是易知足还是懿律,他都得罪不起,这两位都是动动指头就能灭了澳门的主,他乐的卖两人一个人情。

    细细的敲定了一些细节,见的易知足丝毫没有起身告辞的意思,黄殿元很是识趣的起身告辞,待其离开,易知足开门见山的道:“葡萄牙在澳门享有行政权、司法权、驻军权、贸易优惠权等等令英吉利、美利坚、法兰西各国眼红的各种特权,但贵国与我国的贸易额却远远低于英吉利和美利坚,贵国可考虑过我国的感受?”

    听的翻译,边度心里一紧,这是什么意思?清国有意让英吉利取代葡萄牙在澳门的地位?谨慎的道:“易先生这是代表贵国政府?”

    易知足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我是代表两广总督林则徐前来问询问澳葡总督阁下。”

    这就是官方代表了,边度进紧张的思索着,对方是什么目的?是对葡萄牙在清英战争中保持中立严重不满?略微沉吟,他才谨慎的试探道:“澳门很乐意为总督大人效力,不知道总督大人需要澳门做些什么?”

    “澳门是欧洲各国与我国贸易的跳板。”易知足缓声道:“如今,我们也想在欧洲拥有一块跳板。”

    清国想在葡萄牙本土也租借一块地方?边度一楞,随即说道:“我很抱歉,这事不是我葡萄牙澳门总督能做主的。”

    易知足道:“明年的海贸旺季,我希望得到贵国的答复。”

    葡萄牙会允许清国在本土象他们在澳门这样租借一块地方?这简直是不可能是事情,边度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事根本没有可能,可对方这话的威胁之意十分明显,若是被拒绝,澳门怕是极有可能被收回,或是转让给其他国家,比如英吉利或是美利坚。

    见他沉吟不语,易知足含笑道:“我衷心希望两国能长期友好发展,共同努力推动东西方贸易的繁荣,这对咱们两国来说,是互利互惠的好事,希望边度先生慎重考虑,尽力说服贵国女王,期待您的好消息。”

    听这话的意思,对方似乎不是在找借口对付他们,边度心里暗松了口气,见的对方站起身来,他连忙起身,道:“我会向女王陛下如实转达贵国的善
穿越之萌妻多娇吧
意。”

    两人出了兵头花园,伍长青才问道:“知足兄是真打算在葡萄牙弄块地方?还是找借口?”

    “两者皆有。”易知足含笑道:“就看葡萄牙是什么态度,不识趣,咱们就驱逐,识趣的话,元奇在欧洲也确实需要一块跳板。”顿了顿,他接着道:“对于咱们来说,葡萄牙就是一鸡肋,嚼之无味弃之可惜。”

    次日下午三点,懿律、义律两人在边度的陪同下进了兵头花园,易知足、伍长青早已在二楼的大厅里候着,见面介绍之后,边度便知趣的离开,义律很是随意的道:“真没想到,易先生不仅是一个出色的商人,还是一个从色的统帅。”

    “不过是侥幸而已。”易知足含笑道:“定海的英军运气太差,咱们攻打之时,他们正大规模爆发疟疾。”

    懿律、义律也不相信元奇团练能够堂堂正正的打下定海,俘虏那么多士兵,原本也是怀疑定海守军爆发大规模的疟疾,被元奇团练捡了便宜,易知足这话,无疑是证实了他们之前的猜想。

    懿律也不绕圈子,径直道:“听闻所有的战俘都在易先生手里?”

    “是元奇团练的战利品。”易知足点了点头,道:“二位今日约见,可是为了赎回那些战俘?”

    “不,是交换。”懿律直率的道:“交换战俘。”

    交换战俘?黄殿元不是说英军舰队没有携带战俘?略微沉吟,易知足才道:“贵军手中有多少战俘?哪里的战俘?”

    “咱们手里现在没有战俘。“懿律说着,嘴角微微上翘,“不过,大清沿海各省港口城池驻兵,易先生需要哪里的战俘,需要多少,尽管开口,保证能让易先生满意。”

    这纯粹就是威胁,对方是想强行索要战俘,否则就会攻击沿海各省港口城池,易知足心里暗骂了一句,还真他马的不要脸,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以这种方式了索要战俘,不等他开口,懿律接着道:“易先生如果没有明确的需要,那咱们就在广州附近打一个县城来交换你手中的战俘,如何?”

    广州附近的沿海的县城不少,对方机动性强,战力强悍,要攻打区区一个县城,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摆明了,对方不准备跟他按规矩来。

    “这就是英吉利自诩的文明行径?”易知足讥讽了一句,才道:“二十艘大小战舰,四千多官兵被俘,阁下是着急了吧?无法向伦敦交差,面临着被解除职务,声誉扫地的处境,所以才如此着急,不择手段的想索回那些战俘,对吧?”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东方和西方文化差异很大,我们中国,重尊严,重气节,珍惜声誉重过性命,有句话你们应该听说过,‘士可杀不可辱。’我们历来不提倡投降,因为我们有杀俘的传统。”

    说着他看向伍长青,道:“长平一战,秦国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楚汉争霸,巨鹿之战,项羽坑杀二十万降兵,唐代名将薛仁贵,杀铁勒人降兵十三万,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活埋五万燕兵,还有明朝的常遇春。”

    易知足一直是用英语说的,懿律、义律听的心里都是一紧,数十万,数十万大规模的杀俘杀降,这在欧洲历史上可真是罕见,易知足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若敢在广东乱来,对方不介意大规模杀俘?

    伍长青心里暗笑,却是很配合的道:“常遇春有屠城嗜好,杀俘杀降,乃家常便饭,我记的清楚的是,他活埋了程友琼四千俘虏,其实不止是历史上的名将杀俘,各朝各代开国君王,大多都有杀俘杀降的经历,否则,咱们也不会形成杀俘的传统。”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野蛮国家,杀俘是家常便饭,历史上有名的将军和国王都是杀俘杀降之人,懿律有些不敢想象,若是刺激易知足杀了四千战俘,事情传回伦敦,他怕是得上军事法庭。

    对方这是在跟他们比狠!义律眼珠一转,笑道:“易先生说笑不是,元奇银行分号遍布广东一省,旗下还有众多工厂,怎会不顾及元奇的声誉而杀俘?”

    易知足道:“杀的是英吉利战俘,又不是大清的战俘,怎会有损声誉?”

    义律争锋相对的道:“若是因为元奇杀俘而导致咱们报复,攻城屠城,元奇声誉是否也不会受影响?”

    易知足冷声道:“你们可以试试,只要你们敢攻城屠城,元奇就敢在广州公开杀俘,斩首!”

    略微沉吟,懿律开口道:“现在是文明时代,发动战争不是以杀戮为目的,而是为了国家利益的需要,这样如何,咱们保证不杀平民,不杀战俘,易先生将那四千战俘交还给咱们,如何?”

    “如果我没记错。”易知足故意拖厂声调道:“交换战俘,应该是战争结束之后的事情吧,哪有战争尚未结束就交换战俘的道理?”

    懿律当然知道这时要求交换战俘不合规矩,但他却等不及,他很清楚,他这个侵华舰队总司令做不长了,援兵抵达之日,就是他解职之时,他希望能够挽回一些声誉,体面的卸任,希望能够在与清国谈判之前,索回战俘,以免在谈判中处于被动局面,如此,他才能争取到一个较好的谈判结果。

    对方很明显是窥破了他的意图,是以才敢如此强硬,默然半晌,他才沉声道:“咱们能不能以和平的方式结束这场战争?”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前提是送还所有战俘?”

    点了点头,懿律才道:“我保证,从现在起到谈判结束,不主动挑起战端。”

    易知足听的一笑,“谈判未达到预定目标,不仍然要开战,此时送还战俘,岂非是增强你们兵力?”

    见的易知足不知进退,义律沉声道:“易先生莫非是在逼迫我们攻击广东沿海港口城镇?”**.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