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一八章 先战后抚

第三一八章 先战后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义律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易知足暗自好笑,语气轻松的道:“四千战俘因为你们苦苦相逼而惨遭杀害,这消息若是通过葡萄牙人或是美国人传回欧洲,应该能够轰动伦敦甚至是整个英国吧,总监督阁下若是不介意,大可以试试。”

    “易先生。”懿律沉声道:“我们不是在威胁。”

    义律则换了一副诚恳的语气道:“实话告诉易先生,这批战俘我们必须索要回来,为此可以不择手段,至于声誉,易先生不会认为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声誉吧?要不,咱们赌一赌?”

    易知足自然不愿意跟他赌,这批战俘就算他硬拖着不给英军,钦差大臣琦善也会给英军,琦善绝对无法忍受英军为了这批战俘继续在沿海烧杀抢掠,听对方的语气,他们似乎已经预料到即将被解职的处境,是以不惜冒险一搏。

    见的易知足不吭声,伍长青开口道:“这批战俘你们可以赎回去,你们不是洗劫了好几个港口城池?”

    义律耸了耸肩,道:“是洗劫了几个城池,但财物都进了士兵的腰包。”

    话说到这个地步,易知足也知道从对方身上捞不到一丁点好处了,慢条斯理的点了支雪茄,他才掏出一张告示来,递给义律,道:“这是两广总督林大人张贴的《悬赏缉拿英夷首级》告示,俘杀白夷赏银五百两,俘杀黑夷赏银三百两。

    我原本以为你们能出更高的价钱,看来,我的判断有误,我现在决定将所有的英军战俘全部交给两广总督,换取赏银。”

    “易先生别说笑了。”义律讥讽道:“总督大人会给你那么多赏银?”

    “总督大人不给,钦差大人也一定会给。”易知足说着微微一笑,道:“如今这批战俘成了烫手山芋,我上交给官府,二位去跟总督大人或是钦差大人索要罢。”

    跟清国总督和钦差索要,那就是谈判,什么事情都摆在桌面上,而且对方肯定会以战俘作为谈判的筹码,懿律当然不愿意,否则他也没必要冒险来澳门私下与易知足见面。

    见的懿律两人都不吭声,伍长青暗赞了一句,这下可将对方将住了,将战俘交给官府,可就跟元奇无关了,就算没有赏银也无所谓,总比现在左右为难的局面好。

    安静了一阵,义律才开口道:“易先生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

    主客易位,易知足大感轻松,不过,对方能给他们什么好处?银子是不可能的,除了银子,对方还有什么?战舰、武器、弹药,这些都不可能,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阁下忘了,元奇组建团练的初衷是什么?”

    听的这话,懿律不由的大喜过望,连忙道:“易先生放心,我以女王陛下的名义起誓,大英帝国的军队绝对不会攻击元奇名下的所有银行工厂。”

    易知足道:“不仅是元奇,还有十三行,所有行商的商号和宅院。”

    “没问题。”懿律爽快的道。

    义律则追问道:“易先生什么时候交还战俘?”

    “这事不能急。”易知足缓声道:“战俘并未集中关押,需要时间,十日之内,在九龙交还,如何?”

    十天时间算长,懿律自然等的起,大不了推迟几日谈判,他知道这些行商都是一言九鼎,并不担心易知足说话不算话,当即满面笑容的站起身伸出手道:“非常感激易先生的慷慨。”

    与他握了握手,易知足才道:“贵国大量战舰正在向广州集结罢,这批战俘安然无恙的回归,阁下若是与钦差大人谈判,再能有个好的结果。”

    “易先生的提议很好,非常好。”懿律一脸灿烂的道:“若能与贵国朝廷达成协议,后继舰队完全没有必要前来广州。”

    伍长青看的暗自感叹,瞧这水平,一句话就将英军有无援兵前来广州探的清清楚楚,这些英吉利军官还是嫩了点。

    义律却道:“两国谈判,易先生会参与吧?广州,不,整个清国,可找不出第二个象易先生这样精通英文又熟悉了解欧洲情况的。”

    易知足含笑道:“我非常希望能够参与两国的谈判,但这事我做不了主。”

    懿律道:“我们可以向贵国钦差要求让易先生参与谈判。”

    “别,千万别。”易知足连忙摆手道:“若是由二位要求,钦差大人会怀疑我在谈判中的立场。”

    懿律点了点头,道:“那我们等候易先生的好消息。”

    从兵头花园回到前山寨大营,将一众军官都支开,伍长青才道:“知足兄对于防守广州没有把握?”

    易知足喝了一杯凉茶,这才道:“为何如此问?”

    伍长青白了他一眼,道:“在兵头花园,知足兄不是让英军保证不攻击元奇和十三行的产业?”

    易知足听的一笑,“那不过是找个借口,体面的将英军战俘交还给他们,如此而已。”

    “白白交还战俘?”伍长青不解的道:“那岂非是太便宜他们?”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易知足道:“谁让咱们打不过英军?难道真让英军攻击几个沿海城镇不成。”

    “战争还没结束,就送还英军战俘,钦差单大人那里,知足兄如何交差?还有林部堂。”伍长青担忧的道:“他们若是不同意怎么办?”

    “不同意?”易知足冷笑道:“他们若是不同意,咱们就用战俘向他们换赏银,让英国人跟他们去扯皮,咱们乐的自在。”

    “那岂非是言而无信?”

    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言而无信的事情,义律可没少做,咱们偶尔为之,有何不可?况且,咱们也是出于无奈。”

    伍长青一阵无语,这脸皮可是够厚的,略微沉吟,他才道:“咱们失信,不怕英军恶意报复?”

    “那不是咱们应该考虑的事情。”易知足无所谓的道:“谁反对,让谁头疼去。”
圣古大帝全文阅读


    这倒也是,何必瞎操心,伍长青放下心来,转而问道:“钦差大人应该到广州了吧,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封赏知足兄。”

    “明天一早回广州。”易知足含笑道:“见了钦差大人,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何必瞎琢磨。”

    广州,越华书院。

    因为越华书院地理位置优越,而且环境清净优雅,琦善也将钦差行营设在越华书院,接风宴散罢之后,广州一众文武大员恭恭敬敬的将琦善送到越华书院大门口,琦善不仅是钦差,还是直隶总督,是文渊阁大学士,世袭一等侯爵,深得道光倚重,可谓是位高权重,众官员哪里敢有丝毫的怠慢。

    下的轿来,琦善扫了众人一眼,道:“都散了吧。”说着看向林则徐,道:“林大人陪本钦差熟悉下环境。”

    待的一众官员行礼告退,林则徐才陪着琦善走进书院大门,闲杂人等早已被衙役兵丁清场,一路行来,看不见一个人影,两人默默行了一段路,琦善才开口道:“易知足什么时候能回广州?”

    “不好说。”林则徐道:“不过,应该就在这一两日间。”

    “他回广州,着他随时来见。”琦善说着话头一转,“记的前些日子,少穆还上折子,建言以抚为主,如今广东水师磨刀洋、定海两战皆捷,且都堪称是大捷,少穆如今是主抚还是主战?”

    “抚。”林则徐毫不迟疑的道:“对英夷,必须以抚为主。”

    琦善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道:“广东水师连战连捷,京师不少大员可都是极力主战。”

    林则徐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京师的汉员,他不想谈这话题,也不希望因为党争而改变对英夷的主张,略微沉吟,他才道:“易知足精通英语,擅长西学,熟知英吉利以及欧洲各强国的情形,虽然年少,但凡事善从大处着眼,有着过人的眼光和精准的判断力,待其来拜见,静庵兄不妨与其详谈,定会有所获益。”

    “少穆对此子可不是一般的赏识。”琦善含笑道:“如此说来,此子也是赞成以抚为主?”

    林则徐微微摇了摇头,道:“他极力主战。”

    “主战?”琦善有些意外,林则徐主抚,易知足主战,两人主张不一,但林则徐却依然对他赏识有加,这可真是咄咄怪事。

    林则徐微微颌首道:“易知足不是单纯的主战,总的来说,他是主抚,但却主张先战后抚,那小子见解不凡。”

    听他如此一说,琦善登时来了兴趣,道:“如何个先战后抚,少穆详细说说。”

    林则徐一笑,“此事说来话长,涉及面也广,静庵兄且忍忍,听易知足为你仔细剖析。”说着,他笑了笑,道:“英夷舰队停留在天津时,静庵兄可曾见过他们的蒸汽轮船?易知足买了一艘,正准备仿造,广州到佛山的铁路,预计年底就能完工,河南岛元奇还建有机器制造厂,静庵兄最好是先看视察一番。”

    琦善此番前来广州,除了与英军谈判,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考察元奇,闻言当即颌首道:“那明日一早,咱们就先四处看看。”

    林则徐其实最想问的还是朝廷对于广东水师和元奇的封赏,见的琦善绝口不提,他也不好多问,只是暗暗纳闷,道光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眼下战事未歇,有功不赏,就不怕寒了绿营官兵的心?

    次日上午,十点多钟,易知足就赶回了广州,先去了总督府,却被告知林则徐去了越华书院的钦差行辕,赶到越华书院,却又被告知,钦差大人与林部堂出去视察了,两次扑空,他心里很是郁闷,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

    回西关吧,一会这两位大佬回来,肯定要召见他,况且与懿律约见商谈的事情他也的及时禀报,来来回回的奔波,实在累人,不回西关,却又不知道两位大佬何时才能回来?就在他犹豫之时,一个衙役快步迎上来,微微躬身道:“易大掌柜可是要拜见钦差大人,东边厢房清净。”

    清净?只怕一会就不清净了,易知足可不愿象那些官员一般坐在厢房里等待,不是没那份耐心,而是不想与那些官员应酬闲侃,在一众官员眼里,他就是唐僧肉,人人都想吃一口,他可不想自投罗网。

    他当即摸出一张二十元的银票,不动声色的塞过去道:“我去卖麻街元奇分号办点事,钦差大人回辕,劳烦通知一声。”

    那衙役一楞,合着这易大掌柜竟然一点不懂官场规矩?他连忙低声道:“拜见长官,哪有让长官候着的道理。”说着,他一指院子里的一长溜厢房,道:“咱这位钦差大人可是非同小可,前来拜见的官员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还不都的乖乖的候着,有的一早就来了那话怎么说来着对,便是怒目金刚,在这里也的低眉折腰。”

    这家伙可真是嘴碎,易知足耐着性子听他说完,才道:“放心,我自有分寸。”说完,扬长而去,那衙役楞了半晌才嘀咕道:“狂妄。”低头一看银票,忍不住又乐了,这易大掌柜可比那些个官员阔绰多了。

    一直等到黄昏,易知足才闻报琦善回行辕了,他也没着急,先去了趟总督府,得知林则徐还没回来,这才赶往越华书院。

    帖子一递进去,很快就有人出来,将他引了进去,在厢房里枯坐了一天的一众官员见这情形不由的又羡又妒,不认识的纷纷打听,认识的则是一肚子不满,合着在钦差大人眼里,他们还不及一个行商。

    一个穿着四品官袍的官员摇头晃脑的道:“这位易大掌柜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总督府、巡抚部院随到随传也就罢了,钦差行辕居然也是随到随传。”

    “少说两句,瞧这光景,这位易大掌柜青云直上只怕为时不远了。”一个官员低声道:“没听说人家的四品顶戴是圣上御口亲赐,而且传闻定海大捷,人家功绩也不小,既会赚钱,又能打仗,谁个不欢喜?”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