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二五章 初遇金玲

第三二五章 初遇金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珠江主航道上,一艘船舷两侧安装了巨大水轮的西洋帆船发出低沉的轰鸣声,飞快的在航道上疾驰,飞快旋转的水打破了平静的江面,在“哗哗”的水声中,蒸汽明轮一路赶超沿途的船只,飞驰而去,在江面上留下一道道水浪,江面上过往船只上的人纷纷出来观看这难得一见的西洋景。

    蒸汽明轮船首甲板上,易知足顶着日头负手而立,在迎面而来的江风吹拂下,他并不觉的热,看着一艘艘各式各样的船只被甩在身后,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其实这艘叫“企业号”的蒸汽明轮速度并不快,但在逆风的情况下比起依靠风力前行的中式帆船却是快了一倍都不止,只是蒸汽机的噪音有些大了,他宁愿顶着日头站在甲板上,也不愿意在船舱里忍受那机器的轰鸣声。

    听的身后传来脚步声,他转过头来,见是伍长青,不由的笑道:“长青怎么也上来了?受不了机器的轰鸣声?”

    “是嘈杂了点,但总比在日头下暴晒的好。”伍长青含笑道:“知足兄就不怕晒的跟黑鬼似的?”

    “多晒晒太阳是好事,晒晒更健康。”易知足说着一笑,“昨日,你家老爷子该高兴坏了吧。”

    “那是。”伍长青笑道:“昨日晚宴,老爷子还特意换了官袍。”说着,他话头一转,道:“船上有不少造船厂工匠,是怎么回事?这船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船没问题。”易知足道:“叫工匠随船而行,是准备抽空闲时间指点他们。”说着,他含笑道:“将他们叫上来罢,船舱里太吵。”

    不多时,一众造船厂工匠都赶到了甲板上,其中还夹杂着不少花旗国技工,易知足看向伍长青道:“我说中文,你来翻译,说两遍太累。”说着,他便扬声道:“对于蒸汽明轮,我提几点要求。”

    缓了缓,他才接着道:“船头是方头,不易破浪,也影响船速,象飞剪船那样,改为尖首,船的体形也可以适当修长一些,机器的噪音太大,要想办法减少,一是加强机器舱的密封,一是将机器舱位置向后移,不用担心影响水轮的安装。

    这种明轮蒸汽船,最大的弱点,就在于外置的水轮,既容易遭受攻击,也容易损坏,咱们要放弃这种明轮,改用船尾后置水下螺旋浆为动力。”

    待的伍长青翻译完,立马就有花旗技工道:“易先生,蒸汽船不是考虑过用螺旋浆为动力,螺旋浆蒸汽船的船速根本比不上这种蒸汽明轮船。”

    早就考虑过螺旋浆了?待的伍长青翻译完,易知足才问道:“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那花旗技工干脆的道:“只是听说曾经试验过采用螺旋浆为动力,后面放弃了,因为速度太慢。”

    是什么原因导致速度慢?易知足不知道,但他知道螺旋浆才是主流,当即便道:“速度慢可以想办法改善,明轮船的缺陷太多,而且都是致命的,必须放弃。”说着他看一众中方工匠,道:“咱们老祖宗很早就开始运用螺旋浆,你们都好好琢磨琢磨,谁能研发出实用价值高的船用螺旋浆,重赏!”

    说到这里,他提高声音道:“研发建造新的螺旋浆蒸汽轮船,这是我们长州造船厂当前最主要的目标,所有工匠和学徒,但凡是能够提出有实用价值的设想和建议以及作出特殊贡献的,重赏!不仅赏现银,赏职务,还赏元奇身股!”

    听的这话,一众工匠不由的喜形于色,长乐机器制造厂的奖励制度他们早就听说过,一个个眼热不已,如今终于轮到他们造船厂了,看的出,大掌柜对新型螺旋浆蒸汽轮船极为重视,这意味着他们的好日子到了。

    将一众工匠打发走,伍长青才好奇的道:“真能研制出什么螺旋浆蒸汽轮船?比这船还好?”

    “当然,比这真情明轮要好的多。”易知足含笑道:“不过,难度也不小,能不能鼓捣的出来,很难说。”

    伍长青眼珠一转,道:“那些花旗技工会不会将这一设想泄露出去?”

    易知足笑道:“不用担心,这本就是西洋人放弃的想法,泄露出去,也不会被引起重视。”

    这倒也是,伍长青点了点头,话头一转,道:“那几千战俘,真就这么白白的交还给英夷?”

    “不然,还能怎的?”易知足说完觉的不对,看了他一眼,道:“长青有想法?”

    伍长青点了点头,道:“战俘毕竟是从咱们手里交还给英军的,这事传出去,怕是有碍元奇的名声,这事还是的慎重。”

    “长青虑的是。”易知足含笑道:“若是以这批战俘作为交换条件,让英国人为广州做一件有益于整个广州城士绅官商百姓的事情,怎么样?”

    伍长青一楞,道:“什么事?”

    “让英国人帮助咱们元奇在在广州建一个自来水公司,将自来水安装进城,接入千家万户,从此不用再挑水,如何?”

    “妙!”伍长青轻赞了一句,随即懊恼的道:“我怎的没想到这点?早就听闻英夷提及他们伦敦家家户户使用的是自来水这感情好,如此一来,至少能堵住广州城悠悠之口。”说着,他有些迟疑的道:“懿律能同意吗?”

    “有什么不同意的,这是促进两国关系的好事。”易知足漫不在意的道,自来水安装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就算懿律不同意,自来水公司元奇自己也能建,他有的花旗几个,到时候安到英国人头上便是。

    其实这件事情,他也是反复琢磨,白白交还四千多战俘,这至少是二百万两银子,就这么丟水里,他还真是不甘心,思来想去,唯有从技术上着手,自来水安装只是其一,欧洲各国已经普及的技术,他不介意借这个机会引进几项,当然,这得看懿律、义律是否识趣。

    “我就说,知足兄哪会甘心白白交还。”伍长青话未说完,一脸惊讶的指着前面,道:“怎么回
全萌娘卡潮txt下载
事?”

    易知足一转头,就见前面不远,一艘原本直行的官船突然横斜过船身,很明显是冲着他们船来的,他不由眉头一扬,谁这么不晓事?外地来的官儿?广州这地界上的官员没有谁不知道元奇手里这艘缴获自英军的蒸汽明轮,不少官员还特意来乘坐尝鲜。

    驾驶蒸汽明轮的船长经验丰富,眼见的前面官船打横,迅速一打舵,明轮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几乎是挨着官船擦过,激起的水浪让官船摇摆不已,两边过往的船只见这情形,纷纷减慢速度,远远的瞧热闹。

    蒸汽明轮兜了一圈,速度已是慢了下来,易知足吩咐道:“靠上去,问问是怎么回事。”

    “是巡抚部院的官船。”伍长青沉声道:“不过,船上没有旗牌,抚台大人应该不在船上。”

    “肯定不在。”易知足道:“抚台大人在船上,他们敢如此莽撞,长几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官船上,女扮男装的金玲一脸得意的看着缓缓靠过来的蒸汽明轮,眼里充满了好奇,这种没有风帆也能跑如此快的船,她还是头一次见着,瞥了一眼身后脸色苍白的船老大,她缓声问道:“这是什么船?怎的从来没听说过?”

    船老大福庆并不是原本官船上的船老大,他是琦善府中的家生子奴才,官船确实是巡抚部院的,但因为金玲是女扮男装,所以只借了船,却没要船夫,船上一众随从只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是巡抚衙门的充当向导。

    福庆也没见过蒸汽明轮,但在天津见过英军战舰,当即就道:“回小少爷,这应该是夷船。”

    夷船?金玲眼珠一转,道:“跟他们说说,将这船借咱们几天,租也行。”

    “是。”福庆忙躬身道:“奴才这就跟他们去交涉。”

    待的蒸汽明轮靠近,福庆才快步走到船头,见的对方船头上是两个年轻的公子哥儿,他估摸着对方应该是广州富商家中的子弟,一般官员不与夷商打交道,这个规矩他是知道的,当即他便神完气足的呵斥道:“瞎了眼的东西,没见抚院的官船在前面?还敢如此肆无忌惮?”

    见他张口就骂,而且一口京片子,易知足脸色一沉,伍长青显然也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巡抚部院的官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加上对方一口京腔,这一点也不难猜,见的易知足了不好看,他连忙道:“不过是一个家奴,没的辱没了身份。”

    易知足哂笑道:“一个家奴也敢如此猖狂。”

    “岂不闻,宰相门人七品官。”伍长青道:“仗势欺人的家奴可不稀奇。”

    福庆是想借船,一上来自然是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见的对方自顾私语,还以为镇住了对方,当即高声道:“叫你们家主子出来回话。”

    易知足确实也懒的跟一个奴才计较,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当即沉声道:“请你家大人出来说话。”

    见对方说话客气,福庆更加没将对方放在眼里,当即讥讽道:“你算什么玩意?真把自己当颗葱了?就你也配见咱们大人?”

    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易知足沉声吩咐道:“开船。”

    一见对方要走,福庆不由的急了,对方船快,一旦离开他们的官船可追不上,当即就扬声道:“钩住他们的船。”

    见对方一再纠缠不休,易知足的火气终于压抑不住,沉声吩咐道:“警卫连!”

    警卫连连长候云贵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听的这一声,当即一挥手,“一班跟我上!”

    官船上,一众随从正在七手八脚的准备钩住对方船舷,猛然看到船舷上伸出一排黑洞洞的枪口,持枪的兵丁也根本不是八旗绿营,而是穿着深蓝色式样怪异的号褂,一个个登时噤若寒蝉。

    福庆也是一呆,心里暗暗叫苦,瞧这阵势,对方可不是什么富家子弟,不过,仗着他们的船是巡抚部院的官船,他料定对方只是吓唬吓唬他们,不敢真开枪,当即招手叫来巡抚部院的那个小厮,问道:“对方是什么来路?”

    “元奇团练。”那小厮缩着脖子道:“船上的二位是元奇大掌柜易知足和伍公子。”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尽量别招惹。”说完,他赶紧的退回船舱。

    元奇团练,元奇大掌柜易知足?才赏加参将衔,赏三等轻车都尉世职的易知足?福庆想到刚才自个说的话,顿时就觉的嘴巴有些发苦,他求救的向船舱里的金玲望去。

    听的对方的身份,金玲“刷”的一下张开折扇,缓步走出船舱,仰首望了一眼对方船头情形,朗声道:“元奇团练,易参戎好大的威风。”

    听的这声音,易知足瞥了伍长青一眼,道:“是女的?”

    伍长青也是一楞,“琦善的女儿?”

    “总不会是琦善的小妾。”易知足说着缓步踱到船舷,看了对方一眼,第一感觉就是个头不矮,估摸着至少在一米六五以上,这对于广州的女子来说,已经是很高了,年纪也不大,估计也就十七八岁,气度从容,不可能是小妾,看来应该是琦善的女儿。

    打量了两眼,他摆了摆手,示意警卫连收队,这才淡淡的道:“如此胡闹,你父亲知道吗?我正要去虎门见你父亲。”

    见对方一口就道出了她的身份,金玲丝毫也不以为意,展颜一笑,道:“易参戎原来是要赶去虎门,正好,带我一程,我也正好要去虎门。”

    易知足原本是威胁对方要去琦善面前告状,让她老实点收敛点,怎么也没料到她还会打蛇随棍上,竟然提出捎带她去虎门,看来,琦善对这个女儿不是一般的溺爱,这女子估计也是个无法无天的角儿,

    略微沉吟,他才道:“胡闹,没功夫陪你瞎闹。”说着,回头吩咐道:“开船。”

    金玲毫不迟疑的道:“钩住他们的船。”

    **.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