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三五章 睿亲王

第三三五章 睿亲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王鼎不知如何转圜之时,户部尚书卓秉恬开口道:“国债以五年为期,每年本息合计须还三百万,这对朝廷而言,压力不,可否延长期限,降低利息?”

    听的这话,王鼎暗松了口气,延期降息,亏的这静远反应快,仓促之间能提出这法子,既不损元奇利益,也全了道光的脸面,不想,他一口气还没松完,易知足便断然道:“不妥。¤說”

    这话一出口,卓秉恬赶紧闭口,王鼎就差吹胡子瞪眼睛了,暗忖这子怎的如此不知进退!道光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暖阁内气氛登时为之一凝。

    易知足也不抬头,自顾闷声道:“朝廷首次发行国债,期限不宜太长,五年已是极限,对于士绅商贾百姓来,国债是新鲜事物,要想顺利发行,须的有足够的吸引力,一则期限不能长,二则利率不能低。”

    到这里,他语气一转,“当然,朝廷偿还压力大,也不得不慎重考虑,延长期限,降低利息,皆不可行,唯一能稍加变通的是偿还方式,朝廷发行国债,在信用方面是毋庸置疑的,若是朝廷压力大,前两年可以只付息,后三年本息合付。”

    卓秉恬听的眼睛一亮,这法子可行,东南若是开战,头两年的压力最大,若是头两年只付息,朝廷的压力将的多,抬头看了道光一眼,他才缓缓开口道:“若是头两年只付息,不还本,对于朝廷来,这比降低利息更为实在。”

    这子倒也不是不知进退,道光转头看了卓秉恬一眼,没有急于表态,抬手从案几上拿起那分英方的谈判条件,拉开看了两眼又合上,轻轻放下道:“元奇打算在江南推行机器缫丝厂?”

    道光这话问的云淡风轻,易知足心里却是一沉,对方不海关革新,却元奇意图进军江南,这根本就是意在威胁,看来对方还是不死心,希图他在利率上做出让步,都道光节俭吝啬,看来还真是传言不虚,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守财奴。

    略微沉吟,他才缓声道:“回皇上,机器缫丝厂一台缫丝机一年纳税八元,广东现有缫丝机接近七万台,大清三大丝织中心——江浙、广东、福建,其中又以江浙丝织为盛,若是在江浙普及机器缫丝厂,朝廷一年至少能增加八十万税银。

    再则,在欧洲,海关关税历来是各国的一项重要的财政收入,大清对外贸易规模之大,金额之巨都冠绝欧洲各国,但关税收入却是微乎其微,若能顺利推行海关革新,大清关税至少能翻一倍。”

    听的这话,身为户部尚书的卓秉恬心里一跳,大清现在的关税一年就有二百多万,翻一倍就意味着增加二百多万,机器缫丝厂再增加八十万,那就是三百万,轻轻松松就能偿还国债的本息。

    道光也是心动不已,朝廷财政入不敷出,国库空虚,他极力提倡开源节流,但满朝文武却无一人能够提出合理可行的开源建议,他虽带头节俭,却收效甚微,能够一年增加三百万岁入,他如何能不动心?

    不过,对方如此,显然是不愿意在利息方面做出让步了,稍稍沉吟,他才道:“先跪安罢。”

    跪安?就都还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谈呢,就结束谈话了?易知足略微楞了一下,连忙起身行礼,躬身退出。

    俟其退下,道光扫了王鼎、卓秉恬二人一眼,道:“如何看?”

    这话问的含糊,王鼎、卓秉恬二人也不知道他是问的人还是问的事,但皇帝问话又不可能不回,略一沉吟,王鼎便欠身道:“回皇上,英夷既已大举增兵,发行国债一事,越早定下来越好。”

    “嗯。”道光不置可否的轻嗯了一声,道:“都跪安罢。”

    待的两人退下,他起身下炕在屋子里缓步的来回踱着,易知足为发行国债进京,这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的,元奇的实力势力他是极为清楚的,元奇团练的组建更是让元奇如虎添翼,但身为元奇大掌柜的易知足却因为琦善一言,而只身进京,虽然固执了一,在利率方面没做丝毫让步,但看的出来,对于发行国债,对方比他更上心,考虑的更为周详。

    初次见面,易知足留给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身材挺拔,容貌俊朗,举止沉稳大方,一口官话的极好,不似一般的广东官员的官话让他听着费劲,难得的是话极有条理,对西洋英夷情形十分熟悉,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会赚钱,眼下朝中正是急需他这样的人才。

    易知足走出乾清宫大门,迎面就碰见睿亲王仁寿,他本是心思剔透之人,自然明白不可能是如此恰巧遇上,当即一甩马蹄袖,扎了千儿道:“下官易知足请睿王爷安。”

    待他起身,仁寿满面含笑的道:“易大人收复定海,实是大快人心,此番进京,本王理当略尽地主之谊,明日在府中设宴为易大人接风洗尘......。”

    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易知足略一转念就反应过来,对方笼络他无非是为了银子,他连忙拱手道:“睿王爷厚爱,下官感谢不尽,不过,明日怕是不行,下官还的赶写两份折子。”

    道光明日还召见?仁寿略微有些意外,随即笑道:“易大人圣眷优容,可喜可贺。”略微一顿,他才接着道:“无妨,易大人何日得暇皆可。”

    “谢王爷厚爱。”易知足道:“改日一定到府上拜访。”

    两人在门口一番寒暄,王鼎、卓秉恬二人已是稳步走了出来,少不了又是一番寒暄,仁厚可不敢与他二位多话,寒暄几句就告辞离开,朝廷有规矩,宗室亲贵不得结交大臣,易知足不过是一虚衔,实际身份还是行商,他无所谓,王鼎、卓秉恬是军机大臣和户部尚书,他怕遭人诟病。

    恭送仁寿离开,王鼎抬头看向易知足,道:“元奇大掌柜进京,不知道会有多少宗室亲贵争相宴请,知足可的心,自古宴无好宴。”

    这可是为他好,这句话出来不知道会得罪多少
昭华全文阅读
人,易知足连忙拱手道:“中堂金玉良言,下官必定谨记于心。”

    “走罢。”王鼎着迈步先行,边走边道:“皇上明日必定还会召见,你的心中有数。”

    不等易知足开口,卓秉恬就接着道:“英吉利爆发经济危机,究竟是怎么回事,知足可能详细的一。”

    易知足笑道:“经济危机可不是一时半会的清楚的,要不,在下抽空写一篇《论经济危机》。”

    王鼎哂笑道:“还抽空?回去就赶紧写,不定皇上明日就要。”

    易知足正愁没法请人代笔,他那一手毛笔字不仅写的慢而且也不好见人,当即打蛇随棍上,“在下写字慢,二位大人手下可有字写的又快又好的?”

    卓秉恬听的一笑,“放心,我给你安排两个书吏。”

    次日上午,道光再次召见了易知足,仍然是西暖阁,再次觐见,易知足要轻松不少,进的暖阁见礼之后,他便双手呈上昨天写好的两份折子,打开上面那份折子,道光便皱眉道:

    “请人代写的?”易知足之前上过折子,道光认识他的字迹,但却不知道,那也是请人代写的。

    皇上能认识自己的笔迹,这对臣子来是莫大的荣焉,但易知足却觉的惶恐,连忙道:“皇上明鉴,因为赶的急,微臣也不太熟悉写折子该注意的一些东西......所以请的书吏代笔。”

    大臣上的折子着书吏或是师爷代笔的情况不少,但最后都要自己誊写一篇呈上来,象易知足这般不誊写就直接呈上来的,可是微乎其微,道光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的道:“以后上折子,不允代笔。”

    “微臣遵旨。”易知足嘴里应着,心里却是暗暗叫苦,这下可的好好下番功夫练练毛笔字了。

    道光看的折子是逐条分析英方提出的后六条并不算苛刻,应该还算公允的条件,易知足在折子里依照国际间通商惯例、外交惯例等国际惯例一一加以阐述,对于英方六条,全部赞同,只是对设立涉外法庭略有微词,建议由大清官员主掌涉外法庭。

    道光看完,半晌没有吭声,良久,他才问道:“允许外夷在口岸开办工厂,兴办学校,开办报馆倒也罢了,你是开办银行的,允许外夷在口岸开办银行,你就不担心元奇银行被挤兑倒闭?英吉利贷款利率可是远低于大清。”

    “回皇上。”易知足沉稳的道:“微臣当然不愿意外夷在口岸开办银行,但经济侵略是英夷挑起战端的主要目的,开办银行——则是经济侵略的重要手段,即便极力反对,英夷也不会放弃这一条,除非大清能够打赢这一场战争。”

    道光沉声问道:“打的赢吗?”

    “打不赢。”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但是打不赢,也必须打!海上打不赢,陆地则未必。”

    就凭目前水师的实力,在海上确实不是英夷舰队的对手,这一道光心知肚明,略微沉吟,他才道:“对这场战事,你是何看法?”

    犹豫了下,易知足才道:“能出心里的真实想法吗?”

    听的这话,道光不由莞尔一笑,“大胆,即便有失礼之言,朕亦恕你无罪。”

    “谢皇上。”易知足着一顿,这才沉声道:“英吉利号称‘海上霸主’,海军之强,举世无敌,大清水师积弱积贫,根本无法抗衡,大清海防,亦形同虚设,有等于无,甭抵抗英军舰队,就连沿海走私也无法有效遏制。

    海战,大清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但是陆战则未必,一则英吉利陆军本就不如海军强,再则,大清毕竟是在本土作战,陆战的话,大清不仅兵力占尽优势也占尽了地利和人和,倘若指挥得当,还是有一定的胜算,不过,要想陆战胜利,皇上非得御驾亲征不可。”

    “御驾亲征?”道光一楞,随即道:“让朕下江南?”

    “是。”易知足沉声道:“英军舰队行动迅速,掌握着进攻的主动权,即便来犯兵力只有二万,但每次攻击,英军都可以集中兵力,大清沿海城镇密布,虽然兵力总数远超英军,但兵力分散,容易被英军各个击破,皇上若不御驾亲征,统一调动,统一部署,实难有胜算。”

    易知足的虽然不太清楚,但道光还是明白他的意思,想想也确是这个道理,大清虽然兵力众多,但处处要分兵防守,总不可能在沿海各个重镇都部署两万以上的兵力,如此一来,反而是英军以多打少的局面。

    见道光没吭声,易知足接着道:“微臣窃以为,倾尽国力打这一仗,不论胜败,都对大清有利。”

    “嗯?”道光轻嗯了一声,道:“这话怎么?”

    “因为英吉利不可能长期与大清打下去。”易知足道:“一则英吉利后勤补给不易,二则英吉利正爆发经济危机,不愿意长期维持一场开支浩大的战争,三则,英吉利入侵,最根本的目的还是打开大清的市场,以刺激国内的生产,尽快摆脱经济危机,他们也不愿意看到大清毁于战争。

    分析的有道理,道光暗赞了一声,但倾尽国力而战,他却不赞同,对于一场几乎是没有胜算的战争,倾尽国力而战,殊为不智,这个问题,他自然不会跟易知足讨论。当即就转了话头,问道:“你对禁烟是何看法?”

    听的这话,易知足一愣,怎的突然问他这个问题?难不成怡良将在藩属国种植鸦.片的主张如实的禀报给道光了?他也不敢多想,稍稍沉吟就道:“皇上,微臣不抽大烟,但却知道大烟上瘾容易,戒掉难,而且就算能够戒掉,复吸的比例也很高。

    微臣赞成禁烟,朝廷必须颁布酷刑严法以禁烟,但酷刑严法针对的应该是贩卖大烟者,对于吸食大烟者,应予惩戒,强制戒除,微臣窃以为,禁烟不可能一蹴而就.....。”到这里,他才反应过来,道光问的不是这个。(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