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四一章 各有盘算

第三四一章 各有盘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至于该如何应对——。『『『『”易知足呷了口茶,这才不急不缓的道:“自然是如朝廷所愿。”

    如朝廷所愿?伍长青不解的道:“明知朝廷不安好心,为何还要遂朝廷心意?”

    “不让朝廷称心如愿,元奇以后的麻烦会更多。”易知足着一笑,略带讥讽的道:“朝廷有朝廷的盘算,咱们也有咱们的盘算,上海,元奇是志在必得,有了上海道的身份,更利于元奇在上海大展拳脚。”

    略微一顿,他接着道:“上海距离广州,海路并不远,不到一千海里,以飞剪船往来,也就是五日航程,即便是长驻上海,也能兼顾广州,况且,上海的发展前景要远大于广州,元奇的重心也要逐步向上海转移......。”

    “元奇重心向上海转移?”伍秉鉴的手指轻轻的在椅子上有节奏的叩着,“朝廷对于两江的重视远甚于广东,既然对元奇有所忌惮,怕是不会让元奇在上海大肆发展。”

    “这一,平湖公无须担心。”易知足语气轻松的道:“英军提出的那几条谈判条件,平湖公难道没听?”

    伍秉鉴还真不知道有这事,不由的看向伍长青,易知足与懿律等在澳门私下会晤,伍长青也是在场的,对于英夷提出的条件他自然清楚,不过,他认为这事与他们伍家没什么关系,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向伍秉鉴提及,见的老爷子看过来,他连忙将那九条谈判条件逐一背诵出来。

    听的第八条,外人在口岸可以开办银行,工厂,兴办学校,开办报馆。伍秉鉴眉头皱了皱,道:“朝廷会同意这些条件?上海会成为为通商口岸?”

    “晚辈早就过。”易知足道:“战争一爆发,英夷必然会提出额外增开通商口岸,广州一口通商将成为历史,十三行也将因此而解散,上海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必然是增开的通商口岸之一,晚辈要掌控江海关,可不只是为了打开两江的大门。

    至于朝廷会否同意,相比起前面三条,朝廷肯定会选择后面这六条,况且,作为战败的一方,朝廷讨价还价的余地并不多。”

    伍长青道:“知足兄是打算让元奇假借外商之名,在上海发展?”

    易知足了头,道:”不如此做,朝廷根本不可能会让元奇壮大起来,这几年,若不是元奇大力捐输,主动提高缴纳税银,出钱出力为朝廷排忧解难,元奇怕是早就被查封了。但若是将一应银行报馆工厂公司学校等等都挂在洋人名下,朝廷怕轻启战端,就只能坐视。”

    欧洲各国对私产的保护,伍秉鉴是十分清楚的,当即就颌首道:“不错,如此一来,知足倒是可以放开手脚折腾了.......只是,这一战能打的起来吗?打起来,朝廷会否输的十分难看?”

    “割地,赔偿烟价,赔偿军费,这三条朝廷是断然不会同意的。”易知足缓声道:“欲求不得满足,英军绝对会开战,开战,大清必败!这是毋庸置疑的。”

    伍秉鉴看着他半晌没吭声,他记的很清楚,元奇银行和西关报馆在筹建之时,易知足就提出让花旗商人入股,看来,对方是早就有这方面的打算,这子,从一开始,就下的是一盘大棋,这一步步走来,直到此时,终于可以隐隐看出这盘棋的大致轮廓了,好算计!

    半晌,他才开口道:“元奇团练,知足是如何打算的,不必藏着掖着。”

    “就知瞒不过平湖公。”易知足道:“五千精锐全部带往上海。”

    伍秉鉴沉声道:“那广州呢?”

    易知足笑了笑,看向伍长青,笑而不语,伍长青楞了一下,才恍然明白过来,难以置信的道:“知足兄交还英夷六千战俘之时,就已经考虑到这一了?”见伍秉鉴一脸不解的盯着他,他连忙解释道:“在交还六千战俘之时,知足兄就与英军约定了,英军若是攻击广州,不得侵犯元奇名下以及所有行商的所有产业。”

    伍秉鉴却是担忧的道:“英夷反复无常,他们的保证能够相信?”

    “仅靠这个约定自然不能让人放心。”易知足道:“但若是有利益存在,就能放心了。”

    “什么利益?”

    “当然是生意。”易知足含笑道:“英吉利是当今世界工业程度最高的国家,元奇要大力发展工业,避免不了与英吉利合作,例如,铁路修建,桥梁建设,机械制造,冶金冶炼等等都可以与英吉利合作,仅是铁路修建,就足以带动英吉利钢铁产业的复苏,他们能不保护元奇的产业?”

    伍长青却道:“元奇团练五千精锐前往上海,难道就不与英吉利正面开战?”

    “这不是咱们该考虑的。”易知足笑道:“是否与元奇团练正面作战,这个问题,该由英军去头痛,我就一个态度,敢来我就敢打,咱们是陆军,也不可能主动去打他海军。”

    伍秉鉴难得的笑道:“朝廷的算盘打的可没知足的精。”

    从伍家花园出来,夜已经深了,快船出了伍家的私人水道,六子试探着道:“少爷,回西关吗?”

    易知足了支雪茄,缓缓抽了一口,才道:“去榕青园。”

    快船转道前往花地,进了榕青园后院的水道,六子熟门熟路的在船头挂了一串由五个灯笼组成的红灯笼,在夜里,老远就能看见。

    榕青园,后院,已经睡下了的苏梦蝶听闻易知足的船来了,不由的一楞,随即问道:“没看错?”

    丫鬟黛青连忙道:“不会有错,奴婢也是不相信,亲去看了一眼。”

    苏梦蝶哪里还敢迟疑,腾的一下坐起身道:“还楞着做什么?赶紧的帮我梳妆.....另外,吩咐后厨,弄宵夜.......。”

    船在码头靠岸,就见几盏灯笼逶迤而来,待的灯笼到的跟前,易知足才缓步上岸,苏梦蝶连忙蹲身行礼,笑盈盈的道:“奴家可没想到,三郎这
军嫂重生记最新章节
时辰还会过来。”

    易知足笑道:“是没想到我从京师一回来,就先来蝶儿这里罢。”

    苏梦蝶猜到他有可能是从伍家花园顺道过来的,却也不破,轻声笑道:“三郎就喜欢给奴家惊喜。”

    易知足来这榕青园可不只是想念苏梦蝶,而是想了解一下天地会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动静,英军大举增兵,天地会是继续观望?还是准备搅浑水?仰或是干脆充当马前卒?他如今已是上海道台,国债之事一了,就要去上海赴任,对天地会的动向自然要弄清楚,至少心里要有个底。

    广州,越华书院,钦差行辕。

    夜已深,书房里仍然灯火通明,琦善正伏案疾书,草拟给道光的折子,钦差绵性的到来,给他透露了道光对于与英夷谈判的最基本的要求——地方不给尺寸,烟价不允分毫。但对于英夷提出的后面六条却是一字未提,这让他在绝望中看到了一希望,他最怕的就是道光全盘否定,那谈判可没有什么可谈的了,既然后面六条没提及,自然是不太反对,他与英夷谈判回旋的余地就大多了。

    当然,最让他欣慰的还是元奇顺利的承揽了一千万国债,易知足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江海关,来广州两份差事,总算是圆满的解决了一件,若是再能与英夷谈判化解这场战事,入军机,那可是毫无悬念。

    让他心里稍稍有不满的,就是易知足回了广州,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来见他这位促成他京师之行的钦差大臣,钦差的接风宴上也没见他人影,晚上也不见来参见,真是一规矩都没有。

    易知足倒也不是不懂规矩,次日一早,进了城,他就直奔越华书院的钦差行辕,帖子一递进去就被门房领了进去,进的院子,见琦善站在门口,他连忙快步上前大礼相见,琦善满面笑容的道:“知足无须多礼。”

    两人进屋落座,琦善便含笑道:“此番进京,知足获益匪浅......。”

    易知足拱手道:“此番进京,全系大人极力促成,下官感激不尽。”

    琦善笑着摆了摆手,道:“都是知足自己的功劳。”着,他径直进入主题,“知足进京,三日三召见,倍极荣**,圣眷之隆,实为罕见,皇上三次召见不全是垂询国债事宜吧?”

    “皇上极为关心广州局势。”易知足当然知道他关心的是什么,当即将觐见道光时,但凡与英吉利谈判有关的情况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细细听完,琦善终于是明白了道光为什么对英夷提出的后面六条条件一字不提,原来依照国际惯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苛刻的条件,稍稍琢磨,他就回过味来,觉的有些不对,既然后面六条不是什么苛刻条件,那也就不是谈判的重,重还是前三条,赔偿烟价、赔付军费,割地。

    略微沉吟,他才道:“对于与英夷谈判,皇上明确提出——地方不给尺寸,烟价不允分毫,至于赔偿军费,更是不可能了,知足以为当如何与英夷周旋?”

    听的道光是这个态度,易知足心里暗喜,这可是不想打都不成了,他就是全权参与谈判,也不必担心背负‘汉奸卖国贼’的骂名,至于如何与英方谈?反正怎么谈,最后都只是一个结果,打!打了再谈!但跟琦善,他可不能如此,对方满腔心思都是通过谈判化解这场战争。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后面六条大体同意,已经足够表明大清的诚意,英方若是坚持前面三条,那就足以明英方没有谈判的诚意,下官窃以为,先与英方谈一谈,看看对方的态度再。”

    琦善了头,道:“好,知足准备下,三日后咱们去虎门。”

    从院子里出来,易知足正待快步离开去总督府,他今日的主要任务还是招揽包世臣,他一早就收到了有关包世臣的详细资料,昨日初见,听闻名字,他只是觉的有些耳熟,一看资料,才知能让他耳熟的,果然不简单。

    这包世臣居然曾做过两江总督陶澍的幕僚,是东南有名的‘全才幕僚’,对农政、漕运、盐务、河工、银荒、货币以及水利、赋税、吏治、法律、军事等方面的实际情况,都相当熟悉,如此人才,送上门来,他自然不能错过。

    虽对方做过两江总督陶澍的幕僚,又做过一任知县,名满东南,不是轻易好招揽的,但对方对元奇感兴趣,那就不是什么难事。

    穿过一条长廊,易知足不由的放缓了脚步,前面站着一个姐两个丫鬟,他不放慢脚步不行,那女子虽的一身汉装打扮,但能在钦差行辕的除了琦善的千金——金玲,还能有谁?对方明摆着是在堵他。

    缓步走到跟前,易知足略微瞟了对方一眼,一身女装的金玲显的明艳动人,一身气质也不是寻常的大户人家女子所能相比的,一瞥之后,他收回目光,微笑着拱手道:“金公子。”

    见对方依然称呼她金公子,金玲嫣然一笑,道:“易大掌柜在京师,肃顺陪侍的可周到?”

    “十分周到。”易知足着拱手道:“还要谢.......。”

    “谢就免了。”金玲笑道:“那艘飞剪船也回来了罢,借我玩几日。”

    “没问题。”易知足爽快的道:“不过,方才长途航海归来,须的检查维护一下,船员水手亦要休息调整,稍迟几日,如何?”

    见他如此爽快,金玲欣喜的道:“一言为定。”

    “在下岂敢失信于金公子?”易知足着左右张望了一眼,他心里有些虚,毕竟是在钦差行辕,跟琦善的千金如此私下相见,传出去可不好听。

    金玲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放心,早就打发人四下里看着。”略微一顿,她接着道:“听绵性,你要请他夜游珠江,可别忘了叫上我。”

    大老爷们夜游珠江,捎上你还怎么尽兴?易知足也不想扫了她的兴,怕她胡搅蛮缠,当即笑道:“一定。”(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