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大清巨鳄 > 第三四三章 怂恿琦善

第三四三章 怂恿琦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藩台衙门距离越华书院并不远,不过两刻钟,易知足便赶到了钦差行辕外,帖子一递进去,很快就被门房领了进去,书房里,琦善正提笔凝思,见他进来见礼,随即搁笔起身,含笑道:“知足来了,无须拘礼,坐。”

    见琦善一脸和煦,易知足暗忖,莫非与英吉利谈判有了转机?果然,他刚一坐下,琦善便道:“此番与英夷谈判,接连磋商了五日,英夷的态度终于是有所松动,放弃了割地和赔偿军费两条,但依然坚持索要烟价,额外又提出,增开厦门、福州、宁波、上海四处为通商口岸。”

    听的这话,易知足略微有些意外,转念他就明白过来,懿律急了,想尽快的达成协议,至少是争取在援兵抵达之前,与清廷达成协议,体面的完成他的使命。

    “本爵阁认为,增开通商口岸,才是英夷最根本的目的,虽说亦属无理,但相较于割地赔款,却要容易接受的多,知足如何看?”

    略微沉吟,易知足便开口道:“广州一口通商,乃是高宗皇帝(乾隆)定下的祖制,皇上有无应允的可能?”

    琦善缓缓的摇着头,一脸苦涩的道:“难——。”

    易知足能够体谅对方的心情,英方放弃割地和赔偿军费两条,转而提出增开通商口岸,可说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但这一条,道光同样不可能允准,到这个地步,谈判基本是陷入了僵局,再要英方让步,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默然半晌,琦善才道:“急着召知足前来,就是为商议此事,在本爵阁看来,两害相权取其轻,一场根本不可能打赢的战争与增开通商口岸,孰轻孰重,不言自明。眼下,英夷是不可能再让步,问题是,如何能让皇上应允,有无这方面的国际惯例?”

    易知足听的暗笑,摇了摇头,道:“没有。欧洲各国重视商贸,所有适宜贸易之港口皆是极力开放,鲜见禁止商贸的。”略微一顿,他反问道:“当年高宗皇帝为何变四口通商为一口通商?”

    乾隆为什么定下一口通商?这一点,琦善很清楚,当年乾隆颁发的谕旨:“嗣后口岸定于广东,不得再赴浙省,此于粤民生计,并赣、韶等关均有裨益,而浙省海防亦得肃清。”重点自然是肃清浙省海防。

    这一点,熟读祖训的道光想来更为清楚,出于长期稳定东南沿海的考虑,道光是断然不会同意增开四口通商口岸的!

    默然半晌,他长叹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的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东南糜烂?”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也不是没有。”

    “知足有法子?”琦善登时来了精神,身子不自觉的向前倾了倾,道:“快说说。”

    “这法子对大人不利,还是不说的好。”

    “如何个不利?”

    易知足一字一顿的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琦善眼睛一下瞪的溜圆,愣愣的看着他道:“什么意思?私下签订协议?”

    “大人是钦差大臣,代表皇上。”易知足沉声道:“大人若与英夷签订协议,英方绝对会认同。”

    他这话可不是心血来潮随口一说,他记的很清楚,真实历史中,就是琦善私下与义律签订了割让香港,赔款六百万的《穿鼻草约》,这说明琦善有这个胆子也有这个气魄。

    琦善胆子是不小,但乍一听到这个提议也是倒吸口冷气,明知道光不可能同意,私下与英夷签订协议,等待他的是什么后果?这是用屁股也能想明白的事情,这小子纯粹是在坑他!但这也确实是唯一能够避免与英夷开战的法子。

    见他默然不语,易知足微微一笑,道:“中堂大人还真动心了?”

    这小子难道是在开玩笑?琦善转念就否定了,不可能!这小子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也非轻浮之辈,如此大事,岂会玩笑?略微沉吟,他才道:“知足这话可是只说了一半?”

    “中堂大人有这份胆魄,能够为国为民不计较个人得失,在下也才敢接着说。”易知足从容说道:“磨刀洋、定海两役,英军可说是颜面扫地,在咱们交还全部的战俘之后,英方两个全权代表——懿律、义律,都已无心再战,只想在援兵到来之前,体面的完成他们的差事。

    问题在于,这样一份协议,英吉利朝廷是否会满意?在下可以肯定的答复中堂大人,英吉利不会满意!即便是签订了这份协议,英夷援兵抵达之后也会撕毁协议,继续战争,以争取更大的利益!”

    琦善听的一口雾水,不解的道:“那本爵阁为什么要冒诺大的风险与英夷签订这份协议?”

    “在下说过,国与国外交,不外乎两条——势与理。”易知足缓声说道:“中堂大人与英夷签订了这份协议,英夷撕毁协议,继续发动战争,则是背信弃义,毫无道理。”

    略微沉吟,琦善才道:“知足的意思,战后还要谈判?这是为日后的谈判预做准备?”

    “正是。”易知足点头道:“大战之后,不论胜败,双方最终还是要坐回谈判桌来。”

    “英夷挟大胜之威,还会跟咱们讲理?”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若是英夷大胜,自然是没用,但若是英夷没能大胜呢?若只是小胜,惨胜,又或是不胜不败呢?”

    琦善疑惑的道:“知足有把握?”

    “在下岂能有把握。“易知足含笑道:“不过,若是皇上坚决抵抗,结果就难说,这,算是未雨绸缪吧。”

    略微沉吟,琦善才道:“如此做,只怕等不了战事结束。”

    “中堂大人可以如实奏报皇上。”易知足道:“不过,须的先斩后奏。”

    琦善犹自不放心的道:“英夷真会撕毁协议,继续挑起战端?”

    “在下久与英商往来,知悉他们秉性。”易知足笃定的道:“大人将赔偿的烟价压低点,最好不超过三百万,英夷援兵抵达,后继统帅,必然
重走枭雄路笔趣阁
会撕毁协议。大人若是不放心,在下可以在奏折上具名。”

    见他连这话都说出来了,显见是极有把握,琦善略微思忖,问道:“国债发行可有进展?”

    这是在问他有没有时间,易知足虽然不愿意参加谈判,却也知道躲不过去,当即痛快的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国债票劵的印刷。”

    琦善颌首道:“好,那明日随本爵阁去虎门。”

    次日午后,易知足随着琦善的官船抵达虎门,前来迎接的关天培一行武将见的易知足也虽行而来,一个个都甚是高兴,恭迎钦差礼仪之后,相熟的一众武将纷纷上前道贺,嚷嚷着要易知足请客。

    易知足情知这一顿逃不了,爽快的应下来,当即掏了一张银票着人去安排酒宴,一众武将这才哄然而散。

    琦善被恭迎进虎门寨安置在提督署,一安顿下来,他就吩咐人联络英夷,安排谈判事宜,见这架势,易知足知道他已经决定下来要先斩后奏了,心里不由的暗暗佩服,以琦善的身份地位,敢如此冒险实属不易,一般官员到了他这个份上,基本上事事都讲一个稳字,追求一个四平八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待的琦善布置妥当,回房休息,易知足才溜了出来,一出大门,麦廷章就迎了上来,道:“这半晌才出来,走,军门在我那里坐了半晌了。”

    两人快步赶到麦廷章的副将府,走进大堂,就见关天培正俯在桌子上在看海防图,听的脚步声,他转头看了一眼,直起身来,笑道:“恭喜,恭喜。”

    易知足打趣着道:“军门如此开心,该不会是巴望着在下早些离开广州吧?”

    关天培瞪了他一眼,道:“老夫正在犯愁,你小子去了上海,广州这摊子谁来打理?”

    “还能谁打理?”易知足道:“元奇大掌柜又没换人。”

    “坐。”关天培说着随意的坐下,道:“知足不来,老夫都准备过几日去广州。”说着,他竖起手掌轻轻往后摆了摆,麦廷章连忙将大堂中一应人等都屛退,关天培这才接着道:“知足准备何时去上海赴任?”

    “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

    “准备带多少团勇?”

    这才是对方关心的问题,易知足笑了笑,道:“军门认为在下带多少妥当?”

    关天培翻了他一眼,道:“想考较老夫?还是想给老夫出难题?”

    敛了笑容,易知足正容道:“不瞒军门,在下准备带十个营前往上海。”

    “河南大营还是花地大营?还是一半一半?”

    “河南大营。”易知足如实说道,这事他不可能满着关天培,必须的实话实说。

    关天培点了点头没有吭声,他当然知道河南大营是元奇团练的精锐,花地大营基本上还是新兵,这等于是将元奇团练的所有精锐全部抽走,他哪能没有压力,如今广州上下,谁不知道,元奇团练才是整个广州的主心骨。

    见他不吭声,麦廷章开口道:“河南大营尽数调往上海,知足就不担心英军舰队攻击广州?”

    长叹了口气,易知足才道:“广州还有虎门,上海的吴淞口却是有等于无。”

    这话是实情,吴淞口炮台与虎门炮台根本是无法相提并论,尤其是虎门炮台更换了清一色的西洋火炮之后,两者之间可说是天差地别,英军舰队攻击上海,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占了吴淞口炮台。

    关天培不知道朝廷究竟是如何想的,元奇承接了一千万的国债,不给好处也就罢了,反而在这节骨眼上实授易知足上海道,上海道道衙驻上海,与上海知县一样,都是守土有责,这不是摆明了要分化削弱元奇团练的实力。

    默然半晌,他才闷声道:“朝廷的意思?”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允准元奇团练协防苏松,但没有涉及具体兵额。”

    “何须具体兵额?”关天培哂笑道:“知足身为上海道守土有责,不怕你不尽心,元奇产业尽在广州,也不怕你将元奇团练尽数调往上海,或许,元奇团练尽数调往上海,更合有些人的心意。”说着,他轻叹了一声,道:“知足是如果打算的,能否给老夫交个底。”

    抽出一支雪茄点燃,缓缓吸了一口,易知足才开口道:“花地大营虽未经历过战事,但基层头目——班长、排长、连长都是参加过磨刀洋和定海之战的团勇充任的,虽然无法与河南大营相比,但协助水师依托完善的战壕防守虎门却是足够。”

    麦廷章道:“澳门呢?”

    “澳门放弃,交给葡萄牙人。”易知足不假思索的道:“年底就从澳门撤防,各营轮流驻防虎门,熟悉虎门的防御工事和地形。”

    麦廷章道:“英夷有没有可能绕过虎门,从其他地方登陆,直接攻击广州?”

    “当然有可能,英军惯于迂回包抄。”易知足道:“不过,不攻下虎门,英军不敢大规模的登陆包抄,后勤辎重跟不上,小规模的迂回包抄,元奇团练完全能够对付。”

    “老夫不担心英夷攻击广州,担心他们迂回包抄攻击虎门。”关天培道:“英夷攻击上海吴淞口炮台和厦门石壁炮台,皆是从侧面迂回攻占的,若是大举进攻虎门,怕是难以长守。”

    “虎门如今已堪称要塞。”易知足缓缓说道:“英军远来,必然不会先啃虎门这块硬骨头,一战不下,会极大的影响士气。江浙海防远不及虎门,英军必然会先挑软柿子捏,况且,英军攻打广州的意义并不大。

    相较而言,江宁和天津都比广州更具有吸引力,另则,在下此番进京面圣,曾极力游说皇上南巡江宁,若是皇上南巡,英军定然会直接进攻江宁。”

    听的这话,关天培眉头一扬,“知足是建言在江宁与英夷大战?”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对于英军来说,江宁的吸引力比广州要大的多。”

    **.com

    ...